被告林丹,羽坛第一人的荒诞讨薪记…

林丹讨薪反成被告,这是怎么样的一波操作?原来是因为林丹在“讨薪”案件中胜诉,而败诉的广州粤羽方面对劳动仲裁不服,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因此林丹就成为了这起诉讼里的被告。

2018-04-03 10:00 来源:体坛周报 0 3951


禹唐体育注:

林丹将在五月份的汤姆斯杯中出任第三单打?根据世界羽联的规定,3月29日的世界排名将决定汤姆斯杯各支球队队员的出场顺序,因此,世界排名第四和第五位的谌龙、石宇奇将作为中国征战汤杯的一二号单打,而世界排名第七的林丹只能出任三单。


然而,出任汤杯三单只是关于林丹最新的一条新闻,却并非是最具有热度的新闻,搜索“林丹”二字,最具有热度和话题度的新闻,依然是和“讨薪”挂钩。从2017年5月林丹在微博上公开“讨薪”,到今年3月继续“讨薪”并成为“被告”,林丹与广州粤羽羽毛球俱乐部之间的“欠薪风波”始终没能有一个结果,这其中,林丹、广州粤羽羽毛球俱乐部、惠州起跑线文体发展有限公司、河源市政府之间,到底有着怎样错综复杂的关系?


俱乐部只负责比赛?


早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之前,各家俱乐部就开始为新赛季的羽超联赛招兵买马,那时候,已经从八一队退役的林丹自然也在诸多俱乐部的兴趣范围之中。里约奥运会后,广州粤羽羽毛球俱乐部开始和林丹深入洽谈,尽管那时候林丹身陷“出轨门”风波,但他还是在11月与广州粤羽达成共识,签订了新赛季的合约。


在一个较为敏感的时候力邀林丹加盟,广州粤羽俱乐部董事长兼总教练高军当时表示:“运动员证明自己的舞台主要在赛场上,我们不能因此全面否定林丹这样一名伟大的羽毛球运动员对中国羽坛乃至世界羽坛作出的贡献,他依然具备击败任何对手的实力。我们愿意给林丹提供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也不希望这位优秀的运动员因为场外的风波而错过了重返赛场的任何可能。”


当时看来,广州粤羽俱乐部是拿出了100%的诚意,双方谈妥的400万薪酬也的确是符合林丹的实力和身价的。林丹在与广州粤羽俱乐部签订的合同中,明确表示了林丹需要参加俱乐部全部七个主场的比赛,而俱乐部要在联赛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分别结束后为林丹发放薪资。


在2016年12月至2017年2月的羽超联赛期间,林丹在广州粤羽七个主场都上场参赛,并且还打了一个客场比赛,帮助粤羽俱乐部保级成功,并在俱乐部的安排下参加了一系列的公益宣传活动,可以说是超值地履行了合同的要求。按理说,比赛打完了,工资付了,那么这个赛季的羽超联赛对于林丹来说就结束了,但问题就出在,比赛打完了,工资却没有付。


当第一阶段比赛打完后,粤羽方面就应该给林丹发放一部分薪酬,但由于俱乐部方面表示“资金有困难”,林丹也没有说什么,继续打了后面的比赛。毕竟合同上白纸黑字在那儿摆着,偌大一个俱乐部还能抵赖不成?然而,林丹也没有想到,俱乐部还真就抵赖了。


整个联赛结束后,林丹没有收到酬劳,他不得不主动联系付迅,但对方有时候不接电话,有时候不回短信,即便联系上了,也没有明确的说法。那么问题来了,既然高军是广州粤羽的“一把手”,为什么薪资的联系方是付迅。


其实早在2015年的时候,广州粤羽俱乐部就和付迅负责的惠州起跑线文体发展有限公司签订了四年的合作,后者负责粤羽俱乐部的经营开发,也就是说,粤羽将俱乐部的经营权是全权外包给了付迅所在的起跑线公司,高军和粤羽俱乐部只负责具体的比赛,付迅和起跑线公司则负责俱乐部有关“钱”方面的问题。


在当初签约林丹的时候,付迅方面就和后来成为粤羽主场的河源市达成了共识,引进林丹这块金字招牌,将主场设立在小城河源,林丹能够为河源带去足够的关注度,而河源方面来承担林丹400万薪酬的一大部分费用。所以在联赛结束后,一直没有给林丹支付薪酬的主体是广州粤羽俱乐部,但往深里说,也可以说是付迅的起跑线公司和河源方面。


经营权外卖谁买单?


去年五月,就在林丹随着国家队出征苏迪曼杯赛的当晚,他在个人微博上突然发布了一份“关于粤羽俱乐部拖欠薪金的声明”:“至今我们全部运动员仍未收到粤羽俱乐部支付的薪金!请广州市粤羽羽毛球俱乐部有限公司、高军先生及付迅先生尊重运动员的付出,立即支付拖欠运动员的全部薪金。否则,我们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我们的权益!”


这是林丹在2017年2月联赛结束后,屡次向俱乐部催促发放薪酬未果不得已做出的选择,既然私下联系俱乐部方面不给解决,那只能把问题放到台面上来。一石激起千层浪,关于林丹“讨薪”的话题瞬间成为了热议,甚至苏杯的风头都被此盖过。


声明刚刚发出后,林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就愤愤不平地表示:“俱乐部完全没有合约精神,不能说你叫我们去比赛,我们签了合约打了比赛,但打完就完了?”至于粤羽俱乐部董事长高军将俱乐部经营权外包给付迅所在公司,本答应支付薪酬的河源方面又没拿钱出来的纠葛,林丹并不关心:“他们怎么协商是他们的事,薪金是我们运动员应得的。”


本以为林丹将问题公之于众后,粤羽方面会在舆论的压力下尽快支付薪酬,然而,高军在随后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自己的薪水也没拿到呢。“这件事和粤羽无关,我们其实是背了黑锅。在羽超球队成立后,我们就将经营权转让给了惠州方面,惠州方面在河源寻找了赞助,根据合同,运动员与教练员的薪水,都应该由河源方面支付,这也是我们之前将羽超比赛主场放在河源的原因。”


尽管高军在林丹发了微博后的第二天就前往河源了解事情的最新情况,但并未得到任何进展:“粤羽的冠名是河源农商银行,但他们只是其中一家,当初惠州方面在河源的赞助单位有很多家,包括我们熟知的一个矿泉水品牌,其实也是赞助单位之一。我是没有什么好回避的,我们粤羽俱乐部是背了黑锅。”


而付迅也随即给出了反馈,他表示自己已经通过各种渠道筹集资金,即使变卖财产也会支付林丹的全部薪酬。对于何时能够给出支付的时间表,他说自己“需要一两天时间来计算和协调”,并且希望这个时候“林丹先专心征战苏迪曼杯。”


然而,四个月时间过去了,就在新赛季羽超联赛已经开始筹备时,林丹表示“依旧没有收到粤羽俱乐部应该支付的薪资”。而羽超联赛组委会则责成粤羽俱乐部在2017年11月15日之前解决好欠薪问题,否则将根据联赛纪律处罚规定的相关条款,给予取消其羽超联赛参赛资格等处罚。


可是等到了联赛组委会给出的最后期限,粤羽俱乐部依然没有妥善支付薪酬,因此联赛组委会纪律委员会依照纪律处罚规定,将广州粤羽俱乐部从羽超降级至羽甲。广州粤羽俱乐部在对联赛给出的处罚意见复函中表示,对处罚没有意见,支持中国羽协所做出的决定,会积极努力争取尽快解决此事,并以此为鉴。


反诉为了拖延时间?


去年11月,林丹联合另外几名被广州粤羽羽毛球俱乐部欠薪的球员向广州越秀区劳动仲裁部门提出了仲裁申请,在首次开庭的时候,林丹本人并没有出席,而付迅也没有出席。直至今年2月,广州越秀区仲裁委员会做出裁决,支持林丹等六名运动员的讨薪行为,林丹表示自己在2月份也收到了广州市越秀区劳动仲裁委员会支持讨薪主张的仲裁裁决书。


3月中旬,林丹在比完全英公开赛后回到广州,将仲裁生效证明递交给广州粤羽俱乐部和起跑线公司,然而,林丹等到的并非是拖欠了许久的薪酬,而是一纸诉讼,自己竟然成为了被告,于是3月22日,林丹不得不再次通过微博发声:“第一次当被告居然是因为讨薪。比赛打了,薪水不付,还要浪费诉讼资源。粤羽请尊重事实,不要给羽毛球运动抹黑了。”


林丹讨薪反成被告,这是怎么样的一波操作?原来正是因为林丹在“讨薪”这个案件中胜诉,而广州粤羽方面对劳动仲裁不服,才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因此林丹就成为了这起诉讼里的被告。对于自己突然间成为了被告,林丹觉得“挺惊讶”,因为“他们没有一点点有理的成分在那边”。


林丹在第二次微博发声后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的合同是和广州粤羽签的,而且法人代表是高军。当时大家谈得还不错,包括价钱。当时我们谈到价钱的时候,我相信高军肯定是知道的,他不可能到后面来说林丹的价钱这么高。我觉得是件很荒唐的事情。你当时觉得高就不要把我引进过去。”


而在事件进行到这里的时候,高军已经不大愿意接受记者的采访,表示“自己不方便再说什么,一切交由律师来处理”;而在林丹首次微博讨薪后承诺会变卖财产来支付薪酬的付迅则说,由于和河源市的合作中有款项没有拿到,所以自己现在的确无法筹集到足够的资金来支付林丹的薪酬。


可见,从目前的态势来看,林丹的“讨薪”事件远远还不会结束,林丹最新的表示是:“有人在拖延时间,甚至反诉我们,相信中国法律是有公义的”。


本文转载自体坛周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被告林丹,羽坛第一人的荒诞讨薪记…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