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至欧洲第四大联赛,德甲沉沦的病因有哪些?

本赛季欧战德甲仅剩拜仁和莱比锡RB……来到这个阶段,德甲在欧战表现上被其他三大联赛完爆。

2018-03-27 10:00 来源:体坛周报 0 14358


禹唐体育注:

随着多特蒙德在欧联杯1/8决赛耻辱般地被奥地利冠军萨尔茨堡淘汰出局,只剩下拜仁慕尼黑和莱比锡RB分别在欧冠和欧联杯捍卫德甲荣誉。截至这两项赛事决出八强,德甲本赛季欧战系数仅为8.428分,居于英超、西甲、意甲、俄超、法甲和葡超之后。德甲的5年总分也从本赛季开始前分别领先英超3.536分和意大利6.166分,位居第2,变成如今分别落后英超7.321分和意甲4.322分,跌至第4。


目前西甲在欧冠还有3队,在欧联杯则有夺冠头号热门马竞,英超和意甲则各剩3队(均为欧冠2+欧联杯1)。显然,本赛季来到这个阶段,德甲在欧战表现上被其他三大联赛完爆了。如果不是拜仁在换帅后奋勇争先,豪取欧冠6连胜,甚至在首回合已5比0大败贝西克塔斯的情况下,依旧以主力阵容外加1伤3黄的代价完成对土超冠军的双杀,德甲的系数还会被其他三大联赛抛离更远。


拜仁独大——德国人哀叹:德甲好无聊


本赛季德甲的崩盘看似有偶然因素,例如莱比锡RB和霍芬海姆都是首次出征欧战,科隆阔别欧战也有1/4个世纪之久,普遍外战经验匮乏,而本该挑起大梁的多特蒙德又交出10战仅1胜的成绩单,但德甲这种除拜仁外就没有球队可以在欧战稳定有所作为的现象绝非偶然。


自1997年鲁尔双雄分别问鼎欧冠和联盟杯以来,德甲在过去20年只有不来梅在2008-09赛季打进过联盟杯决赛,而在此期间,西甲、英超和意甲都至少有2支不同球队赢得过欧冠或欧联杯(联盟杯)冠军。但不来梅本身在欧战也不是扮演什么光彩的角色。在沙夫任内,他们5次打进欧冠正赛,但3次未能小组出线(包括打进联盟杯决赛那届),从未打进八强,还出过2比10被里昂淘汰这样的惨案。


总之过去20年里,除拜仁外,只有多特蒙德可以勉强兼顾双线作战,他们在2013年淘汰皇马打进欧冠决赛,还曾在2014和2017年打进1/4决赛,以及在2016年打进欧联杯八强。欧战表现长期集体低迷,不过是德甲生存状况的镜像。就连总是满足于自娱自乐的德国人,最近两三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联赛太过无聊了。德甲不仅沦为拜仁的独角戏(继创纪录的4连冠与5连冠之后,6连冠也即将水到渠成),还逐渐变成了像荷甲、葡超那样的“供给型联赛”,连年为财大气粗的英超加工与输送人才。


欧战失势——技不如人,被列弱霸凌


以2003年阿布入主切尔西为标志,欧洲足球版图在过去15年里发生巨变:西甲和英超统治了欧冠,西甲共有19队次进入半决赛,英超则有17队次,意甲和德甲各有8次,均不及西英一半,法甲只有3次。拜仁一队就6次打进四强,五大联赛中只有德甲如此一边倒,剩余2队次由鲁尔区双雄分享,沙尔克04在劳尔和诺伊尔带领下于2010-11赛季历史性跻身这个阶段。同样是在这15年间,西甲俱乐部7次问鼎欧冠,英超和意甲各3次,德甲只靠拜仁在2013年占得一席,穆里尼奥的波尔图在2004年成为唯一的非五大联赛赢家。


与此同时,西甲和英超都有59队次跻身欧冠小组赛,意甲第3(48队次),德甲第4(47队次),法甲第5(40队次)。英超晋级淘汰赛的成功率最高,达到83.1%,西甲以81.6%次之,意甲79.2%第3,德甲只有72.3%,法甲仅为55%。光是这个赛季莱比锡和多特蒙德双双小组出局,就拖了这个数据后腿,这还没有算附加赛出局的霍芬海姆。迄今德甲只在2013-14和2014-15赛季实现过4队集体小组出线。


德甲不仅在欧冠缺乏集体竞争力,在欧联杯与小联赛竞争时也屡屡受挫,最新案例便是多特蒙德被牌面实力远逊的萨尔茨堡淘汰,这是德国球队自1978年世界杯的“科尔多瓦之耻”以来,首次被奥地利球队淘汰出局。而上赛季,沙尔克则在欧联杯1/4决赛被荷甲亚军阿贾克斯击败。


更离谱的是“第三梯队”。本赛季小组赛,霍芬海姆、柏林赫塔和科隆集体小组出局,3队总计9个小组对手里只有阿森纳和毕尔巴鄂竞技2支五大联赛球队。霍芬海姆被布拉加(葡)、卢多戈雷茨(保)以及巴沙克城(土)压在身下,赫塔面对首次参加欧战的瑞典球队厄斯特松德仅1平1负,还被乌克兰球队卢甘斯克佐里亚击败过。科隆尽管不用垫底,但也因被贝尔格莱德红星双杀而出局。


这还不是最离谱的。弗赖堡和柏林赫塔分别在本赛季和上赛季欧联杯资格赛第3轮,被来自斯洛文尼亚(多姆扎莱)和丹麦(布隆德比)的球队淘汰。美因茨更是典型的欧战分母,2011-12和2014-15赛季资格赛第3轮,先后被罗马尼亚(梅迪亚什天然气)和希腊(特里波利之星)的不知名球队淘汰。就连欧战经验不可谓不丰富的斯图加特,也曾在2013-14赛季附加赛被克罗地亚球队里耶卡踢走。


如果说德甲在欧冠只能靠拜仁扛起大旗早已见怪不怪,那么这种集体外战外行的现象逐渐扩散到本该是抢分主力的欧联杯,则不得不让人感到忧虑乃至恐惧,而这种现象的成因绝不是一句“不重视”即可搪塞。归根到底,这是技不如人,即德甲整体技战术水平下滑,明星球员和教练不断流失。


人才流失——除了拜仁,全是跳板


德甲留不住人的现象在“第二梯队”中最为明显,鲁尔区双雄和两支厂队(勒沃库森和沃尔夫斯堡)在并不需要靠出售球星来维持俱乐部正常运转的情况下,依旧不得不连年卖血,甚至落得人财两空的下场。无论是德国国脚还是明星外援,他们都不愿在除拜仁外的德甲俱乐部久留。


德拉克斯勒从沙尔克转会狼堡仅一个赛季后就闹着要走,还抛下一句很伤人的大实话,“我觉得狼堡有良好的前景,但也将其视作跳板。我们各方一直很清楚,只要有机会,我很想去一家国际顶尖俱乐部。”财大气粗如狼堡者,也无法说服一名当时还算不上“大腿”的本土球星留下,更不用说像德布劳内这样原本就以征服英超为目标的国际大腕了。


还记得两个月前那场火星四溅的英超红蓝会吗?不是曼联对切尔西,而是利物浦主场4比3击败领头羊曼城。两位曾在德甲智斗两年的明星教头克洛普和瓜迪奥拉,带着菲尔米诺、埃姆雷·詹、马蒂普、卡里乌斯、德布劳内、萨内、京多安等一众前德甲球星,为英超乃至全球观众奉上了一场视觉饕餮,令人回味无穷。但对德甲球迷来说,这样的比赛越精彩,心里就越不是滋味。


除拜仁外,其他德甲球会都只能屈服于现实,“到期”就得乖乖收钱放走核心,甚至眼巴巴看着价值连城的球员合同到期,免费走人。同时德甲还有个“不成文规定”,那就是拜仁想要的德甲球员都能如愿得到。1月中旬,当拜仁宣布今夏将从沙尔克免费引进德国国脚戈雷茨卡时,董事会主席鲁梅尼格曾话中有话地表示这笔收购“确保了戈雷茨卡留在德甲”。而曾执教拜仁的范加尔则在日前透露,他任曼联主帅期间曾求购莱万多夫斯基,“对于曼联来说价钱不是问题,但拜仁不愿放人。”不仅是莱万,拜仁还不止一次避免当打之年的里贝里离队,即便求购方是皇马和巴萨。


守旧民族性——与世界接轨?人民不答应


德甲只有拜仁留得住人才,归根结底是金钱作怪。于是,话题就转移到了德甲如何在“50+1”这个紧箍咒下,继续与财大气粗的英超以及其他联赛豪门竞争。按“50+1”规定,德甲不可能出现阿布,也不可能出现中东酋长或美国财团老板。尽管饮料巨头红牛成功规避“50+1”,通过买壳打造出莱比锡,但这种从零开始且耗时数年才能初见成效的投资,显然不符合大部分投资人的利益。于是越来越多德国足球的管理者要求废除或至少放宽“50+1”,以让更多国内外资源流入德甲,但这又与“由会员当家做主”的德国球迷文化相冲。


在接受《世界报》专访时,传奇门神卡恩曾表示:“我认为,让合适的投资者进入俱乐部,同时保持俱乐部的传统与文化是可行的。也许修改一下50+1规定是可行的。严谨的投资者并不是坏事,只要他们真的想让俱乐部变得更好。”鲁梅尼格则更进一步,“每家俱乐部都应该独立做决定。对拜仁来说,废除50+1不是什么问题。我们坚持70%的股份必须由俱乐部持有。”


上月,《图片报》找到德甲18家俱乐部负责人,12家明确表示支持改革“50+1”,3家未表态,唯一上市的德国职业俱乐部多特蒙德是3家反对者之一。德国足球职业联盟(DFL)也迈出了第一步。在未来几个月里,DFL将全面检讨“50+1”,并与各方讨论可能采取的改革方案,重新找出德国足球在保护传统价值与寻求未来发展之间的平衡点。


正如鲁梅尼格所言,德甲俱乐部如今要面临的不再仅是内部竞争,因为足球已变成全球化的游戏。表面上看,“50+1”是德甲在全球化竞争中掉队的罪魁祸首,但真正阻力其实是广大德国球迷认同的传统价值观。对绝大多数德国球迷来说,德甲永远是“德国人的德甲”,而非“全世界的德甲”。本季德甲揭幕战上,拜仁极端球迷就拉出一系列标语,痛陈德国足协各种“罪状”,其中一点就是开拓海外市场。最近几周德甲的周一晚场安排闹得沸沸扬扬,当中还有不少反对者指责DFL此举不过是想从中国捞钱——拜托,周二凌晨3点半的德甲比赛,在中国能有收视率?


即便DFL真的在短期内放宽甚至废除“50+1”,德国足球思维中的“50+1”仍将继续保存下去。“50+1”并非制约德甲发展的全部原因。为什么拜仁能在“50+1”制约下依旧发展壮大,成为世界上最富有且财政最健康的俱乐部(没有之一)?为什么从来不受“50+1”制约的两支“厂队”勒沃库森和狼堡始终无法跻身豪门行列?这些才是更值得德国足球去深思与反省的。


引援幼齿化——挖掘机开向全球U17


事实上,莱比锡的发展模式,已为德国足球打开一扇窗。一直以来,莱比锡坚持只买24岁以下球员的原则。去夏,莱比锡解散了U23队,职业队直接对接U19队。本赛季中途,体育主管兰尼克又决定全面整改梯队球探体系,并亲自参与U15到U19队的球队会议。他明确指出:“我们希望掌握世界上每一名球员的信息。无论他是在中国、印度抑或其他任何地方。”换言之,莱比锡要在全球范围内开动“挖掘机”。


为什么要这样做?不久前兰尼克说过:“我最近看了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文中指出参加了去年欧冠1/4决赛的球员中,有83%在17岁时就已经踢上一线队。”多特总裁瓦茨克不久前也指出:“姆巴佩和登贝莱们已不会在20岁时来多特蒙德了,看上去也不会去拜仁。”换言之,德甲已意识到要更大胆地提拔与重用新秀,同时要加强青少年球探网络的发展,进一步强化青训领域的软硬件建设。如今的球星越来越早熟,以德甲的财力与吸引力,沿用几年甚至十几年前那套发掘人才的方式已经行不通了。


多特蒙德在克洛普任内已证明过,即便无法留住核心,也能发展壮大到可以跟拜仁分庭抗礼,甚至具备欧冠夺冠实力的地步。尽管这样的成功需要总裁、体育主管、球探部门、教练和球队完美协作,缺一不可,可持续发展的前景也不甚明朗,但至少证明了要在德甲和欧战取得成功,并非只有拜仁这一种模式。德甲日后的发展以及欧战竞争力,显然并不仅仅取决于财政状况。不过换一个角度来说,如果那些本身就很有钱的英超俱乐部和国外豪门也能在管理上变得英明起来,那么欧战对于绝大部分德甲俱乐部来说,将彻底变成负担而不是福利。


本文转载自体坛周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德迷慎入!我们痛心疾首说了德甲四千字坏话…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