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足球该为了荣誉而舍弃传统吗?

作为斯图加特队球迷的他当即决定讲述德国足球,因为有各种精彩和危机可讲。他的演讲包括这支球队的队史简介,以及对未来独具慧眼的预测。

2018-03-11 10:00 来源:虎扑翻译团 文/Swatow_C 0 13592


我的家庭有讲故事的传统。曾经有一次,我和我父亲都对一本书产生强烈感受。我已经不知道这一传统始于何时,但我保证,我的成长环境是被各种故事和辞藻文句所包围。我父亲最喜欢的一个故事是有关德国足球的。当他在瑞典林雪平的大学修德语时,被委以一项演讲工作,内容是关于德国体育。作为斯图加特队球迷的他当即决定讲述德国足球,因为有各种精彩和危机可讲。他的演讲包括这支球队的队史简介,以及对未来独具慧眼的预测。


他的演讲中有一章名为“我们从不想看见的丑陋比赛”。在这部分里,他讨论了德国足球商业化在未来可能面临的危机,还描述了未来柏林西门子队同斯图加特梅赛德斯-奔驰队在柏林夏洛滕堡的西门子体育场展开较量。这只是他预言的诸多场景中的一例。德国足球在他眼里已经消亡,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商业世界,足球被公司的价值观所主宰。


这个故事让我回味无穷,德国足球竟然遭到质疑,真是少见。不过,随着我对德国文化的音乐、足球、艺术、政治等等越来越热爱,我也逐渐认识到,在德国,对改变的恐惧比欧洲任何其它地方都强。例如,德国政治家理查德-梅耶尔在一次接受ABC的采访时说道,德国政客既要保持社会稳定,又要具备远见,才受人喜爱。这让我思考:商业化在足球世界里的存在是否合理?毕竟,德国足球的独特之处是以前的方式所塑造出来的。


许多人认为对传统价值观的颠覆将让足球走向穷途末路,就像我们所了解的足球在德国一样,这是欧洲的一大著名文化。但这里有一大问题,传统在大多数德国俱乐部里深入人心,恐惧改变的情绪遍布机构乃至全国。当RB莱比锡和霍芬海姆这样的球队挑战大伙儿的价值观,他们立刻就被贴以“破坏者”的标签。这些陈词滥调看起来更多是令人厌烦,但说教的人发出的,却是德国球迷群体里最大的心声。


我想通过审视传统与商业来探讨两者间的截然对立,试着质疑传统,看看它是否影响到德国足球俱乐部国际地位的衰落。没人能给出答案,但我们可以就这一问题建立一个认知的基础,从而促进对德国足球文化的理解。此问题甚至还可以催生一场伏尔泰式的启蒙运动。


很少人考虑,假设将传统作为优先考虑的事情会怎样。考虑到运动将胜利看作高于除生命外的一切,而有些球队却将自己的历史凌驾于成绩之上,不得不令人担忧。我并不是说尊重传统就无法取得好成绩,相反,两者往往相辅相成,但在一个商业味更浓的世界里,勒沃库森、霍芬海姆和RB莱比锡等球队每年都在欧洲赛场为荣誉而战,从而获得大量收益。相比之下,传统的球队可能会失去上升通道,并被这些财大气粗的球会甩开差距。


看看多特蒙德本赛季24场比赛过后拿到41分——他们成为自1994年以来,德甲积分榜第二名球队里最差的,我想说,传统事实上有可能成为伤害德国足球的隐患。如果“传统”是德国球会欧战中前进的绊脚石、传统本身竟是德国足球最大的威胁,那将会是多么的令人绝望?


“你知道,坚持‘50+1政策’并不仅仅是秉承传统,更是为了保持我们所热爱的运动的样子,让它始终如一!”他咯咯地笑了,似乎对自己的言语很满意。阳光洒在法兰克福摩天大楼的玻璃上,闪闪发光。


“但是,传统不就该是这个样子的么?让事情保持它们一贯的样貌?”我对自己的反驳同样感到满意。我们就这么讨论了一段时间。自从我们搬到位于法兰克福这一处有着漂亮天台的寓所后,形状各异的玻璃楼数量在这座号称“欧洲心脏”的城市翻了一番。


“我认为,不止这些。‘50+1政策’更重要。没了它,就谈不上文化。我们会变得枯竭,成为英格兰。那是你想要的吗?不,当然不是。别傻了。”菲利普继续着他的立场。他明白我对于传统的看法很正常,也知道我需要对一切持怀疑态度。


你看得出来,这并不是一次令人激动的谈话。这纯粹是两个热爱德国足球多年的好友间的讨论,也是两个捍卫德国不同价值观的球迷之间的讨论,一个喜欢汉堡,一个喜欢法兰克福。我喜欢我的球队被尼科-科瓦奇执教的时光,我那亲爱的朋友菲利普可没这么幸运,他那等同于传统化身的球队本赛季处境艰难。


不过,他对传统的看法着实令我吃惊。他支持的是德国最有底蕴的俱乐部之一,受到“50+1政策”——该政策令多队受益——的庇护,但他的球队近年来一直在缓步下滑。当年欧联半决赛同富勒姆一战在他脑海里宛如昨日,但他也意识到,今年北方银行竞技场的德甲时钟很可能将不再走了。


菲利普的担忧在多方面都是彼此相关的。他认为英格兰一些历史悠久的俱乐部稀释了传统,我也这么认为。我俩都见证了英超球票的飞涨。恐惧商业化是基于害怕德国足球重蹈英格兰的覆辙,这情有可原。人们也许不再对票价恐慌,但担心的是汉堡成为权贵的玩物,而不再属于热情的民众。体会了这些忠诚拥趸患得患失的心情,对了解德国习俗里的价值观非常重要。票价,以及粉丝同球员之间的关系,是大伙儿最不愿意让步的两大件。这是非常好理解的。


凯泽斯劳滕在令人震惊地降级以后,经过一年卧薪尝胆,于1997年又杀回德甲。他们对新赛季寄予厚望,至少要留在德甲,而那个联赛是众所周知的对升班马非常不友好,好在他们除了那个降级赛季外从没缺席过德甲,可谓经验老道。他们是德甲里的主力,虽然只拿到过1次冠军,是在1991年,但他们树立起顶级联赛常客的地位,成为德国足球的招牌之一。


那一年他们开局不错,一路赢球,靠的是一套相当年轻的班底,有老将布雷默和还没出名的巴拉克,他们在主场击败卫冕冠军拜仁慕尼黑令人刮目相看。他们还在著名的弗里茨-沃尔特体育场击败了欧冠冠军多特蒙德(注:原文错误,那个赛季凯泽斯劳滕主客场都和多特蒙德战平),这座高耸的建筑成了“德甲红魔”的堡垒。


那个史诗般的赛季结束后,这支由传奇教练奥托-雷哈格尔挂帅,拥有巴拉克、布雷默和马绍尔的球队加冕了德甲冠军。以68个联赛积分问鼎1997-98赛季的德甲,这在德国足坛算是一大奇迹。


后来这一切都改变了。2003年,俱乐部因财务问题,在赛季一开始就被扣掉3分,这成为他们命运的凶兆。即使这家伟大球会努力想要留在德甲,但经济上的困境在他们身上体现得非常明显,让这个全队内外陷入了一种前途未卜的愁绪中。“贝岑山”军团威力不再,再也无法从财务窘境中爬出来,尽管在2010年曾再度升回德甲,但很快又降了回去。这似乎表明德甲不再是这家球会能待的地方了。 


不同于菲利普对一支球队的从一而终,来自苏格兰的热刺球迷琼尼-克拉克对凯泽斯劳滕这样的国外球队路转粉。当菲利普坐在法兰克福的时候,琼尼却呆在风光旖旎的苏格兰,关注着他所喜爱的这支德国球队,纵使相隔万里,激情却没有打折。“球迷、文化和整体的气氛比足球所在的级别更重要,这是德国足球吸引我的地方。”琼尼告诉我。


这不是什么秘密,对他、对我都不是,他的观点绝不是仅仅是他个人的感受。然而,非独创性的观点也不等同于陈词滥调。琼尼又进一步说,德国足协经常成为德国足球的敌人,他们总是效仿英格兰安排周一比赛或一周双赛,这是徒劳无功的。在琼尼看来,这样做会减少令德国足球变独特的元素。这个观点真有意思。


正视两队日益分裂和对立是理解该问题的关键。 汉堡和凯泽斯劳滕是德国足球历史上最伟大的两家球会,这些球迷基本上代表着传统阵营。因此,我们必须深入探究事物的商业方面。


我记得,霍芬海姆的崛起令我惊叹不已,多么美好的励志故事!不被看好的球队接近了大赛舞台,去年夏天差点触及欧冠正赛,我真为他们感到高兴,尽管我很清楚他们扮演的角色会加速德国足球的潜在滑坡。迪特马-霍普的霍村在短短数年间,从地区联赛一路杀到德甲;升级的那个赛季,他们在夏窗期比德乙任何俱乐部的投入都要多。然而自那时起,他们却不再受德国传统主义者的待见,他们仍被视作德甲殿堂里的耻辱,甚至被当作伊甸园里的那条蛇。


霍芬海姆只不过开了个头。萨利霍维奇、伊比舍维奇和登巴-巴是那支霍村的主力,当霍普把这支黑马带到德甲数年后,他们的敌人横空出世——RB莱比锡简直就是那支被恶嘲为“霍夫军团”的球队的升级版。相信你们都听过之前的段子:德国足球正被资源大鳄用金钱和少数成员所腐蚀。


这支红牛集团旗下的球队成为整个德国球迷众矢之的,被认为会“将德国足球带向毁灭的命运”。有人提出,莱比锡要为德国足球的最终没落负直接责任。但有人却认为,这项运动在日耳曼的发展因为有它们而将向好。不管如何,这是一支饱受争议的球队,人们的分歧一时半会儿不会停止。


菲利普-奥尔特曼在上赛季的首轮赛事结束后,为《卫报》写了一篇非常棒的稿子。他采访的是多特蒙德众多球迷在某个人的号召下,拒绝随球队前往萨克森州打客场。“大黄蜂”球迷们拒绝跑到210英里外的德国东部去为球队助威,是为了对萨克森人资源崇拜的商业价值观的抗议。


活动的发起人在采访中表示,多特蒙德赚钱是为踢比赛,而莱比锡赚钱是为了推广品牌。在他看来,这是两个阵营之间的主要差异。奥尔特曼进一步阐述了莱比锡结构上的另一个问题:多特蒙德算是将传统保留得最好的一队,是众多每年会费在60欧元上下的德国球队之一,而莱比锡的会费却接近1000欧元。如果像莱比锡和霍芬海姆这样的球队获得投票权,将会费提高到许多球队的球迷不愿接受的地步并强制执行,到时候将咋办?那会令我们所熟悉的德国足球走向灭亡吗?


琼尼-克拉克不这么认为。他认为,德国足球的价值观根深蒂固,并以汉诺威的情况为例,说明球迷文化最终将压过商业势力。在汉诺威,投资者马丁-凯恩德试图购买俱乐部大部分股权,持股比例超过5成,这是违背“50+1政策”的。所幸,通过广泛的抗议活动,汉诺威的球迷们终于将俱乐部从功利主义的魔爪中救了回来。传统价值观和背后的激情成为胜方,也许将为以后可能出现的事情树立一个基准。


那么,商业化真是问题吗?它能否跟传统并存,抑或注定是一场零和博弈?答案经常被忽视:两者已经并存了多年。制药巨头拜耳公司赞助球会早已是人所周知,甚至为两家参加过德甲联赛的球会冠过名。乌丁根05目前正在德国第四级别联赛里苦苦挣扎,但他们曾经的地位不逊于今天的拜耳勒沃库森,他们的名字就叫“拜耳乌丁根05”。


乌丁根的财力在当时颇为雄厚,俨然就是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勒沃库森。然而,当他们在场上开始不顺时,拜耳认为不值得再为他们投钱,抽身离开,转而将注意力放在勒沃库森上,并义无反顾地赞助他们直至今天。沃尔夫斯堡是另一支有大公司撑腰的球队,大众汽车的各个工厂推动了有着超过780年历史的古城沃尔夫斯堡的发展。


关键问题在于,RB莱比锡的野蛮生长是否催人反思:德国足球需要加强传统么?这么卖力的宣传和自我炒作的需求,会否让在纯正无污染的以球迷为中心的模式下浸淫多时的德国足球文化魅力锐减?德国足球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传统大过天。这并非夸大其词。显而易见,德国文化习俗的意义甚于球队战绩,甚至可蔑视竞技体育输赢的主旨。


也许,价值观也是生活的一个方面,反映出人们对社会更加稳定的期盼。毕竟,对于已知过去的因循守旧,好过冒险地断言未来。然而,研究这篇文稿的同时也可以明显看出,随着霍芬海姆和莱比锡RB的崛起,人们对保护传统的渴望有增无减。这两家俱乐部扮演了黑脸,触发了人们对未来的恐惧。从本质如此极端的他们身上,可想见商业主义占据上风的后果。那不啻于现实中的恐怖故事,使得人们对变革的恐惧从有理走向正当。


话虽如此,但俱乐部为强调自身传统的自我正名也会是一大问题,尤其当它成为一项优先权的时候。迎接未来如果放不开历史,就是在玩火。这样的后果是俱乐部哪怕错失冠军或降级,很多人也庆幸传统的那一套依然完好无损。对我来说,这是个矛盾的问题:是用金钱赢得比赛,还是死抱传统的大树、接受输球的结局?


除开俱乐部本身,球迷们看重的是另外一些方面。也许,这就是德国足球分歧最大的地方。“球迷、文化和整体的气氛比足球所在的级别更重要,是德国足球吸引我的地方。我相信别人也这么认为。”这样的观点与我跟菲利普在那个寒冷下午于法兰克福谈论这一话题时,他的观点如出一辙,当时他说:“德国足球比成绩更重要,在我看来是激情,还有人们同球员之间的亲密关系。这使得我们可以廉价观赛,以便宜的价格喝着啤酒配香肠。能带给球迷如此多的利好,这在全世界的其它联赛中可是少见。”


这样,一切就都说得通了。整个问题本质可归结为:你想要什么?文化还是成绩?传统还是进步?我认为,可以这么说,在很多情况下。传统虽然阻碍德国球队战绩的提升,却能培养出一种世界上最具感染力的球迷文化。传统跟商业利益是对立的矛盾,本就如此。对球会总裁来说,牺牲名望和口碑,却能因俱乐部征战顶级联赛而获得巨大财富,如何取舍,不言自明。但对球迷来说,票价高企、比赛散场后就再也见不着球员,以及对历史的忘却,就标志着德国足球已死。总而言之,这个问题的争论,还将继续


本文转载自虎扑翻译团,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德国足球该为了荣誉而舍弃传统吗?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