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是万用良药吗?

世界杯几乎成了成功学的代名词,于是乎,篮球、乒乓球、曲棍球等球类项目都打造了世界杯赛,连ITF也按捺不住,要打造网球世界杯,以取代日渐式微、渐成鸡肋的戴维斯杯男子网球团体赛。

2018-03-06 11:10 来源:广州日报 记者/孙嘉晖 0 15932


禹唐体育注:

日前,国际网球联合会(ITF)宣布将对戴维斯杯男子网球团体赛进行改革,准备在2019年打造“网球世界杯”。有趣的是,这一改革还是在足球明星皮克主导下进行的。人们不禁要问:“网球采用足球的模式运营,就能像足球世界杯一样成功吗?”


世界杯几乎成了成功学的代名词,于是乎,篮球、乒乓球、曲棍球等球类项目都打造了世界杯赛,连ITF也按捺不住,要打造网球世界杯,以取代日渐式微、渐成鸡肋的戴维斯杯男子网球团体赛。


嘉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雷 煜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孙嘉晖

中国男子网球队教练组组长、戴维斯杯中国队队长 姜惟

亚洲之路俱乐部理事长、广州体育资源交易平台负责人 余小波

  

“世界杯”能救 戴维斯杯吗?


孙嘉晖:最近大家都看到了ITF的大动作,准备用网球世界杯取代戴维斯杯男子网球团体赛;刚好今年是男足世界杯年,加上这次改革的主导者又是足球明星皮克,这样做真的能拯救“戴维斯杯”吗?


余小波:戴维斯杯原来的赛制太复杂了,比赛打3天,而且采用5盘3胜制,主客场制势必导致球员舟车劳顿,影响比赛状态和后续比赛,虽然始终保持传统,但已不适应网球本身的发展了,改革势在必行。


姜惟:今年年初,我们在天津打了戴维斯杯亚大区的比赛,战胜了新西兰队。应该说,戴维斯杯的改革已经启动,比如由过去的3天比赛压缩至2天;赛制由原来的5盘3胜改为3盘2胜;取消了欢迎晚宴,取而代之的是简单的见面会。对于这样的改革,大家还是持赞同意见的,能够感觉到,ITF力图通过改革呈现新的东西。


孙嘉晖:这种更换汤药的改革就能改变戴维斯杯的命运吗?毕竟世界杯的名号不是万能的,乒乓球世界杯的影响力也不及世锦赛,在核心资源不变的情况下,似乎靠赛制改革无法从根本上改变戴维斯杯沦为鸡肋的命运。


姜惟:今年改革迈出了一小步,队员的印象还是不错的,特别是赛制缩短,比赛更加紧凑,避免了前两天比赛分出胜负,导致第3天比赛无关大局的尴尬局面。的确,过去戴维斯杯的赛制会给职业球员带来一些不便,比如中亚等地方交通不发达,路途遥远,往往会影响队员接下的比赛;周日打完第5场,时间已很迟了,打下一周赛事会很辛苦。


余小波:一项成功的大型赛事的核心要素是:顶尖球员、精彩比赛、热情的观众以及大量的商业赞助,ITF应该从这些方面入手,名称叫什么反倒不重要了。


孙嘉晖:戴维斯杯代表了国家和地区的至高荣誉,但近年来,随着大牌球星率队夺冠“完成任务”,我们在这项赛事中就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我想这才是戴维斯杯衰落的关键。毕竟,职业体育的核心资源还是体育明星。


热与冷——“世界杯”会改变网坛格局吗?


孙嘉晖:我想,世界杯能否成功,还在于它对球星和各方资源的吸引力,那么,在职业化程度最高的网球领域,世界杯的出现以及它的各种商业价值、品牌价值、国家荣誉感等,是否会对现有的网坛格局形成冲击?


姜惟:我们也通过媒体报道看到了ITF改革的相关信息,网球世界杯的方案大致是:由18支国家(地方)队参赛,持续时间为一周,开始时间为2019年11月,地点将选择一个国际闻名的城市,已有不少城市对于举办该赛事表现出很强的兴趣。比赛也将会变成先进行循环赛,再进行淘汰阶段——每场会变成两场单打一场双打——3盘2胜制也将被采用。


余小波:要使这项赛事在网球领域具有最高荣誉、最高规格和最高竞技水平以及最高知名度,就必须从奖金、积分和赛制方面进行改革,这是一个大手术;当然,牵涉到提高奖金,市场开发也需要进行创新,通过各种形式提高其品牌价值,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想要改变国际网坛格局,恐怕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


孙嘉晖:我认为,ITF这次改革的动机很清楚,就是要拯救日渐衰落的戴维斯杯;找的人也正确,这项改制计划的幕后合作者是西班牙足球明星皮克与他创立的公司,他们将引入职业联赛的一些运作手法和奖金分配方案,据说,他们与ITF这项重磅合作长达25年,金额高达30亿美元,每年的奖金高达2000万美元,这对于明星球员来说具有了吸引力。


余小波:但恐怕会遇到很多问题,毕竟网球与足球篮球特点不一样,比如网球突出的是个人,而足篮强调的是团队,网球还有拥有百年历史、运作成熟的四大满贯等。ITF改革等于另起炉灶,打造属于自己的IP赛事,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成功的确会改变国际网坛利益分配的格局。


孙嘉晖: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实际上,一直以来,很多城市都在宣称打造“第五大满贯”,现在ITF的改革似乎已经剑指第五大满贯了,从赛事档期来看,世界杯应该是在ATP年终总决赛之后,让球星们再次相聚,来一场对决。


余小波:但问题也来了,网球赛最大的卖点是球星,如何协调球星与比赛的关系,也是ITF要认真考虑的事情,毕竟,到了赛季末,球员普遍疲劳,需要休养生息,如此一来等于占用了球员的假期,如果没有强制参赛等措施,恐怕只靠奖金也吸引不到费德勒这样的大牌球星。另外,观众已经习惯了四大满贯,如何把他们吸引到世界杯赛上也需要下功夫。


利与弊——“世界杯”模式的适用性如何?


孙嘉晖:足球明星皮克主导了网球世界杯的诞生,“世界杯”的模式在足球、篮球等领域无疑是有着辉煌的历史和现状,但并不是所有项目都适合采用这样的模式,有些项目的世界杯就是很边缘的比赛。


余小波:现在大家对这次改革最大的争议是,改变了戴维斯杯沿用百年的主客场制,法国名将马胡表示,“他们这样做相当于杀死了戴维斯杯,这项历史悠久赛事的精髓就是主客场制。我首先要说的就是,我们需要改造它,但并不是摧毁它”。当然,如果是世界杯就不应有主客场,就应该由有意主办的城市去竞争,究竟成效如何,肯定需要一段时间的磨合。


姜惟:我认为,戴维斯杯改革无论成功与否都是势在必行的,让我们看看效果。实际上,联合会杯女子网球团体赛亚大区就一直是赛会制,赛会制的比赛更密集,可以吸引更多观众,电视转播也比较密集,容易形成热点,集聚观众流量,扩大商业价值。


余小波:世界杯只是一种形式,国际网联其实是要举办一项最高水平、最具商业价值以及最有广泛性的赛事以取代已经落伍的戴杯,以确保网联的最高权威和利益,因为在四大满贯中没有集中体现团体这点。


姜惟:今年年初,在戴维斯杯亚大区第一轮比赛后,ITF就奖金、积分、赛事服务等问题对教练员和队员进行了调研。我认为,增加奖金比较容易,如何增加积分需要研究一下,是以团队的形式,还是个人的形式给积分,是否可以纳入ATP积分体系,这些都需要两大组织进行磋商协调。因为现在ITF低级别比赛的分数已经不能纳入ATP积分体系了。


孙嘉晖:作为一项赛事IP,世界杯肯定有它的卖点,唯一性、权威性、集体荣誉、巨额奖金、顶级球星……如果能将各种资源集中在一项赛事当中,其实叫什么并不重要。当然,前提是不能有雷同的比赛,像乒乓球世界杯分站赛,比赛太多了,商业价值自然就没有那么高;如果足球世界杯改为每年一届,估计价值也会大打折扣,而4年一届则会吊起观众的胃口。奥运会、亚运会之所以能够集聚巨额商业赞助,也是因为稀缺。


姜惟:不管怎样改革,对于中国男子网球来说,不断提升自己的整体实力是我们始终不变的目标,至少有一两名选手进入世界排名前100位,中国男网才有希望在国际大赛上占有一席之地。因此,我们要不断提升个人实力,进而实现团队整体实力的提升,这是我们目前的当务之急。


孙嘉晖:总的来讲,集体球类项目,能激起国家和地区人民荣誉感、凝聚力的赛事,更适合用世界杯这样的名号;而像乒羽网这样突出个体的项目,在职业化程度如此高的年代,似乎世界杯概念并不适合,或者说缺乏大球项目的那种仪式感和集体荣誉感。


本文转载自广州日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世界杯是万用良药吗?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