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场上的中国女冠军

在冰雪运动方面,杨扬、李琰和张虹这三个女性,几乎就是大半部中国冰上运动史。

2018-02-28 17:00 来源:界面 文/石一瑛 0 94246


禹唐体育注:

中国体育的阴盛阳衰由来已久,即使是最具统治力的乒乓球项目,男队的统治力也难比女队,更不要说对比最为惨烈的三大球项目。而在冰雪运动方面,杨扬、李琰和张虹这三个女性,几乎就是大半部中国冰上运动史。


从2002年杨扬在盐湖城为中国冬奥破冰、夺下第一块金牌,到李琰率队在2010年温哥华单届短道速滑四金,再到2014年索契,张虹为中国拿下速度滑冰第一金。


2018年的平昌,命运的各个交叉点。转身之后,李琰现在既是国家队总教头,又是中国滑冰协会主席,而杨扬则是中国运动员中转型“从政”、在国际体育组织中最成功的模范,决定退役的张虹则希望学着杨扬的道路,走进国际体育组织。


中国的冰雪运动,基本靠着东北三省在支撑,而这其中,这三个生于东北的女性,都曾在运动场争金夺银,现在、或即将在教练岗位、在国际组织为中国体育做着不同贡献,身份不同,立场不同,性格不同,却是相似的强硬和坚韧。


杨扬:华丽转身,转型“从政”


再见大杨扬,距离上一次时隔已是五六年的时光。2010年前后,忙着退役、读书、转型的她,想把家安在上海,想在浦东开一个自己的冰上运动中心,给这座南方城市带来一些冰雪运动的气息——现在,位于浦东三林的飞扬冰上运动中心已经成为了上海最重要的冰上运动场所,承办着KHL冰球联赛中国球队昆仑红星的主场比赛。


而2018年,距离创造了诸多历史的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已是16年光景。彼时,杨扬被称为大杨扬,是中国短道速滑队的一姐,在那届冬奥会上拿下女子500米的金牌,那是中国冬奥开天辟地的第一金,随后她又在之后的1000米比赛中问鼎,单届冬奥两金。


出生于1975年的杨扬,保养得很好,丝毫看不出这位中国冬奥首金得主已过不惑之年。平昌冬奥会,杨扬的身份可谓多元,一方面她是国际奥委会委员,要在奥运村等办公机构值班,同时她要担任央视的嘉宾、接受新华社等媒体的采访,此外,她还是奥运会官方合作伙伴宝洁中国冬奥助威团大使。


她笑言,在平昌一待就是将近一个月,家人之前来看望过她,已是先期回国过年。朋友圈里,除了冬奥的相关信息,杨扬几乎每天都分享着一儿一女的各种小视频,思念之情也是跃然纸上。


2月14日情人节当天,在平昌冬奥会的宝洁之家,杨扬自如地让操刀过维密秀的美国化妆师Gabriel上妆,白色小西装外套,配上长卷发,着实精致。而当宝洁冬奥会全球大使关颖珊来访时,两人戏称能组个“黑白双煞”组合。


杨扬和关颖珊,背景不同、运动项目和轨迹不同,却有着一种相似的精英感——这是一种在绝大部分以朴实为主要特征的运动员群体很少见的特质。平昌冬奥会期间,关颖珊还担纲了宝洁“因爱无畏”座谈的主持人,组织各国女运动员们一起聊运动、爱与家庭。


她们的对话中,少不得心系着中国代表团的表现,关颖珊急切地询问着接下来的夺金点,特别关心老本行花样滑冰的情况,而杨扬则在介绍了花样滑冰双人滑短节目的排名,又普及了短道速滑的赛况。


9岁开始专业训练,2002年拿下冬奥首金,2006年退役后走进国际体育组织,从运动员委员会委员、到国际奥委会委员,现任北京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主席。在普世价值看来,杨扬可能是中国运动员转型最成功的一个,但她自己却觉得所谓成功远比不上努力的过程、幸福感来得重要。


杨扬说:“在我看来,运动员的成功取决于成绩和荣誉,而退役之后,转型的成功则取决于幸福感。幸福包括很多,比如做自己喜欢、适合自己、或体现自己价值的事情。”


职业生涯里,杨扬总共赢得了59次世界冠军,是赢得世界冠军最多的中国运动员。但到了2018年,在平昌冬奥,过往的磨砺和辉煌已不那么显眼,杨扬的美,更多在于她的淡定和从容,努力地将中国体育和世界体育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不亢不卑,尽力去平衡各方关系。


在短道速滑赛场内外蔓延了一整个冬奥会的争议之中,她的为难最甚,她理解中国体育迷的愤怒,她懂得运动员和教练员的付出和不甘,与此同时,她也了解世界体育政治的游戏规则。


实现冬奥金牌零的突破是运动员生涯的制高点,转战国际体育机构是为中国运动员开疆破土、探索一条新的道路,现在,杨扬面前又有新的挑战——北京冬奥会的筹备工作,以及中国体育在世界舞台上的话语权……


而在这些高大上的背后,她亦能安心经营着自己的滑冰俱乐部。“业内也有人会问,已经是国际奥委会委员了,为什么还要做一个小的滑冰俱乐部。于我而言,滑冰就是一种情怀,如果扔掉情怀而只做很高大上的事情,我会很失落,”杨扬解释道,“我觉得,一定程度上还是得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这会让我感到幸福。”


对于杨扬来说,9岁开始,她的人生和冰面一直牢牢羁绊,而这个滑冰俱乐部就像是她运动生涯的延续:退役之后的她,依然怀念过去的运动生涯,但也懂得要面对新生活——杨扬说,在各种尝试之后,最终找到了能让自己继续兴奋、激动的事情,也承认幸运能做自己喜欢和擅长的事情。如今,虽已不能像以前那样站上领奖台,但她觉得,看到后备力量进入国家队,往昔的骄傲感同样强烈。


也许就像她一直最喜欢的那个词:飞扬。这个中国体坛女将,从来没有在挑战和困难面前低过头,从来,她都是飞扬地最美的那一个。


杨扬说:“可能大家看不到镜头之外我的工作状态,以及面对困难的状态。其实,运动生涯带来的不只是坚毅的性格,还有做事的方法。这些都能让自己体会到克服困难之后,那份成长的快乐。”


张虹:不舍转身,继续“向前”


明眼人都知道,2018年2月18日的冬奥会速度滑冰女子500米是张虹最后的一场比赛了。甚至于,饱受伤病困扰的她其实早该结束运动生涯了。但中国体育向来如此,以奥运周期为规划。外人也许永远无法理解,仅仅四年过去、未满30岁,怎么就状态一落千丈了。


观众永远是要成绩的,仿佛一切理所当然。只有运动员自己最清楚这一路的难。张虹的伤病有多重,连她的母亲都只知道个大概,教练和队友更是不愿多谈。也许该感谢速度滑冰项目的赛制,张虹运动生涯的结尾很安静,没有戏剧性的对比,没有不忍直视的惨烈,只是静静地,随着时光流去。


2018年的平昌,和2014年的索契一样,张虹同样是出战两项:速度滑冰女子1000米和500米。然而,2018年的平昌和2014年的索契全然不同。


速度滑冰先进行的是1000米的比赛,2月14日情人节,张虹的一个趔趄,仿佛是真的要和这个从7岁开始相伴了二十多年的冰场分手了。那一天,张虹的妈妈在现场,为数不多的中国记者、观众陪着她。这个不到二十人的小方阵加油声特别响亮——人就是这样,算不上关心的项目,甚至规则都一知半解,但到了那个场合,五星红旗不自觉地挥舞起来,“张虹加油”、“中国加油”的呼喊声不曾停歇。


和看台上的用力加油相比,张虹显得很安静,安静地热身,安静地比赛,安静地结束比赛。都能看得出咬着牙坚持完成比赛,忍着膝盖上的疼痛,也许还咬着牙不掉眼泪。


随后是告别之日的500米比赛,同样是拼尽全力,同样是让骄傲的冰上女王不想面对的战绩。但一切都不重要了,张虹知道,是时候说再见了。她在微博上写道:“不想说但还是要说‘再见’。再见最爱的速度滑冰,最爱的冰场,最爱的队友、对手们; 22年来的一切都要告一段落了,但也许,也许我们还会再见。”


事实上,张虹并不愿意就此彻底结束运动生涯,她说:“我给自己两年的时间,看看身体的恢复情况,两年之后,如果身体允许,如果家人、朋友支持,我一定努力站上北京的速滑馆。”


结束了自己比赛的后一天,张虹去到央视担任解说嘉宾,喊到声嘶力竭,见证了20岁的中国小将高亭宇在男子速度滑冰项目上创纪录地拿下一块铜牌。未来属于年轻人,年轻才能肆无忌惮地叫嚣着下届给奖牌换个颜色。


张虹清楚地知道这一点,而她的人生,至少目前,应该要进入下一篇章了。其实张虹对自己很有规划,她清楚地知道2014年索契的那块金牌,是她接下来的一大砝码,2018年的平昌,她走上了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的竞选舞台。“跟随杨扬姐的脚步”,是张虹给自己的下一步规划。


其实这个时候能否入选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在一届奥运会的这短短15天里,完成这样的坚定转身,自称大大咧咧的张虹显得如此通透。也只有谈到恋爱、婚姻问题时的羞涩和天真,还能让人依稀看到当年索契拿完金牌之后,笑言要在30岁之前把自己嫁掉的小女孩。


张虹说道:“其实吧,不说这个(恋爱)问题,我也想不到,这一年接下来真的有好多事情,读书、竞选之后的事情,学英语等,我有时候觉得真没时间去找男朋友。”


滑冰这条路,张虹一个人强大地走了二十多年,走上过奥运金牌这个运动生涯最高峰,而人生的路,她也已经给自己规划好了下一程,她相信:“努力的路上,会遇到一起努力的人。”


李琰:每一个转身皆是传奇


2月22日晚,2018年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比赛全部结束,刚刚在最后一个项目中夺取银牌的男子5000米接力队五个大男孩牢牢地拽着国旗,也不忘宠溺地由着前几个比赛里受了委屈的女队队友们嬉闹。这个时候的李琰,被队员们簇拥在最中间,是个快乐的小姑娘,得意地扭动着,比着V的手势。


这一刻,李琰终于可以卸掉了所有的压力。没有金牌的日子里,含冤受屈的日子里,李琰始终得像大家长一样,控制着全局。她要安抚好队员,她要应付好媒体,她还得去跟裁判、跟仲裁据理力争。很大程度上,现在,李琰就代表着整个中国短道速滑。


而这背后是进入奥运村之后几乎每一天的失眠。直到全部比赛结束,李琰才敢透露自己的情况,“这几天就是每天吃一片安眠药睡,凌晨2点就醒,再吃一片,再睡一会儿,然后5点钟又醒了。”


短道速滑的第一比赛日,中国队半小时被判四次犯规,李琰直指队员发挥不够完美,被人抓到了小辫子,在媒体一片对东道主韩国的谴责中,大气到令人敬佩;到第四个比赛日女子3000米接力——这个武大靖男子500米之前最后一个冲金点,被判犯规,李琰又能第一时间抓到问题:判罚不统一。


李琰有她骄傲的底气,之于中国短道速滑,这个个子小小的奇女子就是“教母”。是她,在短道速滑还是表演项目时就为祖国摘金夺银,使其成为中国一直以来的重点项目;是她,2006年回国接队开始,一手带出了王濛、周洋、武大靖等几代奥运冠军;是她,将中国短道速滑的整体实力带到了真正的世界一流——以奥运为例,一方面是不再阴盛阳衰,男队同样具备了多个项目冲金、夺金的实力,另一方面则是两个团体项目,女队的3000米接力和男队的5000米接力也有了夺金实力。


在2月22日的这场男子500米最终的大决战前,女队的曲春雨还在遗憾着未能进军女子1000米决赛,言语间满满是小女生的撒娇,“其实我不想这么早结束比赛啊,就希望这个奥运会滑完老师(李琰)对我比较满意吧。”


而另一边,李琰已经顾不上安慰心有不甘的姑娘们了,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武大靖身上,这个她最为得意的男弟子,寄托了她、中国短道速滑队、中国代表团,甚至于背后13亿中国人对本届冬奥会最后的希望。


短短40秒不到的时间里,李琰爬上护栏、跪在护栏上,一面绿旗一面黄旗,不断地给出指示,如同完成了一曲交响乐指挥。好在,赛道上,武大靖没有让他嘴里亲昵的老师失望,干干净净的第一,无可争议的金牌,冲线之后,武大靖握紧双拳,第一时间投入李琰的怀抱,师徒俩相拥庆祝。


那一刻,李琰也许想起了阿波罗,美国名将是武大靖之前李琰最得意的弟子,代表着李琰七年海外执教的成就。2006年都灵冬奥会,同样是一个人对抗整个韩国队,最终阿波罗抢下了男子500米金牌,打破了安贤洙单届包揽金牌的垄断。


武大靖夺金之后,一句“没有让老师失望”道尽数日以来的酸甜苦辣,这个耿直的23岁大男孩几天之前还被央视掐掉了现场采访。李琰的脸上也终于绽放笑容,“我们一直在强调要做好自己。其实全队上下都憋着一口气,已经不止是有压力了。我们要求运动员今天一定要拼出来,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这支队伍,为国家,赢得尊严。”


23岁的武大靖,21岁的韩天宇,20岁的任子威,21岁的曲春雨,还有17岁的李靳宇,李琰的眼里,有骄傲,更有对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希望。出生于1966年的李琰,已经51岁了,四年之后的北京,也许就是她的收官之作了。


会是一个怎么样的结局?谁知道呢,属于李琰的故事里,之所以一直是传奇,最美不过未知、曲折和最终的神奇。


人的命运总有很多交叉点,李琰和杨扬的命运在2006年都灵冬奥会之后交叉,杨扬和张虹的国际组织身份也可能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之后交接。


同是生于东北,她们都如此坚毅,却又有着彼此不同的鲜明性格。终究,她们代表着三代人的冰雪梦,梦里有奥运金牌的荣耀,更有整个冰雪运动兴盛的大理想。


本文转载自界面,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冰场上的中国女冠军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