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FC迪纳摩︰“十一头猪”与秘密警察的故事

任何好故事都需要有一个反派,还有什么比因获得国家支持而在比赛里横行无忌的一支球队更能惹起球迷的怒火?

2018-02-23 08:30 来源:文/卢齐-克勒曼 译/kimwong888 0 20876


任何好故事都需要有一个反派,还有什么比因获得国家支持而在比赛里横行无忌的一支球队更能惹起球迷的怒火?联赛十连冠是个不得了的成绩,但如果你知道了这成绩是得益于秘密警察的支持,那它看上去就有些丑恶了。回到冷战阴云弥漫的年代,这样的事情就曾真实地发生在东德。


如果你要列出柏林著名的俱乐部,你也许会遗忘了在那些年夺得最多冠军的一家球会。是的,你会知道德甲的柏林赫塔,德国足球的铁粉或许会记得次级联赛的柏林联。不过,若不去乌灯黑火之处深挖这座城市的足球史,这份名单就不会完整,因为缺少了冷战时代由斯塔西(译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家安全部,成立于1950年2月8日,被认作当时世界上最有效率的情报和秘密警察机构之一)控制的一家俱乐部——BFC迪纳摩。


这个队名就能说明很多事情。在东德,与军方有关系的球队名字中都带有“福瓦尔德(‘Vorward)”,而与警方有关系的球队名字中都带有“迪纳摩(Dynamo)”。BFC迪纳摩则是由东德的秘密警察机关斯塔西管理,并为其服务。


他们最重要的一位球迷是前东德国家安全部部长埃里希-米尔克,他在东德历史上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担任此职,总长超过30年,直至东德消亡才下台。显然,作为斯塔克的领导人,米尔克应该没少假手于人取人性命,但他却海曾亲自出手过:1931年,*河蟹*在柏林谋害德国警官,事件被称为比洛广场谋杀案(该广场现名罗莎-卢森堡广场),米尔克就是其中一位杀手。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除了米尔克以外的杀手都已经离开人世,其中一位被斩首,一位不想面临同样的结局,在家中自缢而死。还有一位在西班牙第二共和国担任秘密警察,在执行任务时被杀。另有两人与米尔克一起逃到苏联,但这两人在肃反中被处决。


米尔克则积极地投身到肃反运动中,这一点或许毫不让人意外。随后,他在1945年回国出任警队督察,并在1957年成为斯塔西的领导人。在他的领导下,斯塔西招募了85000名国内探员,而这个数字还没有计算那17万名“Inofizieller Mitarbeiter”(德语,意为民间线人)。在这部厚重的名册里再加上几位足球运动员,当然不会让斯塔西的荷包大出血。


事实上,BFC迪纳摩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53年,柏林迪纳摩体育俱乐部在那一年成立。该俱乐部最早是一个为秘密警察和普通警察服务的机构,但不久后就向全国的游泳、排球等项目的优秀运动员们开放。迪纳摩俱乐部的条件非常棒——至少以东德的标准来说是如此,而这里的训练中当然也涉及大量使用兴奋剂,但运动员们往往并不知情。


1954年,德累斯顿迪纳摩及柏林其他警察俱乐部的球员被迫转会到柏林迪纳摩。为了占领宣传阵地,东德需要打造出可以与西德诸强竞争的球队,所以必须把各队的优秀球员集合到一起。 “在足球场取得成功,更能突显社会主义制度在体育发展上的优势。”米尔克这样阐述自己的梦想。


不管怎样,米尔卡是一位真正的球迷。他留下了许多照片:或是在球场里微笑,或是在俱乐部里踢球。他现场观看迪纳摩的大部分比赛,还会在宫廷酒店(Palast Hotel)设宴,为球队夺得联赛冠军庆功。他用“我的孩子们”来称呼手下球员,这也带来许多令人忍俊不禁的时刻。有一次,一位脚踝受伤的球员在看台上陪同米尔克,受球队的出色表现刺激,米尔克不断上蹿下跳。最终,那位受伤球员位保险起见,也在剩余的比赛时间里陪米尔克一起站着,以免因态度不够热诚而被打断更多的骨头。


除了是斯塔西的领导人,米尔克亦是迪纳摩俱乐部的荣誉主席,虽然他表面上不参与管理,但俱乐部实际上受到他的控制。迪纳摩在五年内就升上东德足球超级联赛,还夺得了杯赛冠军。不过,随着从德累斯顿挖来的球员开始年迈,后备力量又顶不上来,他们在1967年降级。米尔克没有灰心,而是更努力地投入工作,试图打造出一家足坛前所未的伟大俱乐部。在降级之前,该俱乐部重组并改名为BFC迪纳摩,并成为一个全新的机构,不再附属于迪纳摩体育俱乐部。


BFC迪纳摩的头号粉*丝一位权势滔天的杀手,这就是他们最大的优势。一方面,最棒的一线队及青年队球员纷纷转投柏林这支时髦的“新”球队,另一方面,米尔克也对裁判施加相当大的压力。在此前,德累斯顿迪纳摩是东德足坛首屈一指的球队,但他们的实力不足以在国际赛事上扬名立万。德累斯顿迪纳摩从未在冠军杯中突破过四分之一决赛,还在1974年不敌东德的拜仁慕尼黑。米尔克想要自己的球队取得更好的成绩,在德累斯顿迪纳摩于1978年夺得联赛冠军之后,米尔克告诉球员称“现在该轮到BFC迪纳摩了”。


他并不是开玩笑,在1979年至1988年期间,BFC迪纳摩连续夺得十个联赛冠军,但过程中不乏争议。除了滥用兴奋剂,裁判亦被迫帮助这支斯塔西球队,包括把明显的越位进球判成有效——其中一个明显到从不敢在电视上回放,以及无中生有地判点球。


毫无疑问,最著名的那个案例发生在1986年,一位BFC迪纳摩的射手无缘无故地在对方的禁区内跌倒,之后立即获得一个点球。 “这怎么可能。”这是电台评述员的第一反应,无疑也是东德大多数球迷的看法。在德国足球的史册中,这件事被称为“耻辱的点球”。尽管事后的重审发现裁判的临场判决其实是正确的,但为了平息公众的怒火,那位裁判甚至遭到禁赛。放开这个点球先不谈,在同一场比赛的较早时候,一名球员因此在任意球开出前离开人墙而吃第二张黄牌被罚下场,这可能真的是一个误判了。


德国足协也知道BFC迪纳摩在当时受到关照:“在政治环境更迭之后,斯塔西头子埃里希-米尔克的那支迪纳摩得到许多好处。有好几次,他们会通过轻微地施压来获利。”老实说,“轻微地施压”这个说法可能过于轻微了一点。有报道称,在一次BFC迪纳摩罕见地输掉比赛之后,所有裁判都被召集在一起,并被告知“类似的情况不可以再次发生”。这也是他们被称为“ Schiebemeister(作弊的冠军)”的原因。


不用说,DFC迪纳摩成为其他俱乐部球迷的眼中钉,原因不仅仅是赛场上发生的那些事件,还有他们享有的其他许多特权。他们在大巴上拿着橙和香蕉招摇过市,饥肠辘辘的球迷们可看不下这样的画面。此外,还有许多报道称,DFC迪纳摩球员在住宿时也有特殊待遇,这也激起了公众的怒火。


他们与“人民球队”柏林联的德比战极度火爆,在其中一场比赛中,整个球场都遭到了破坏,长凳被拆毁,暴力成为了主旋律。人人纷纷嘲讽BFC迪纳摩,在他们踢客场的时候,有人肆无忌惮地展示出了写有“我们欢迎BFC迪纳摩及他们的裁判”的横幅:此外,还有人唱出了攻击性更强的口号“我们不要斯塔西的猪”,这些人偶尔也会遭到警察的逮捕。BFC迪纳摩的一线队经常被敌对球迷称为“十一头猪”。


令事态变得进一步复杂的是,受西方影响的足球流氓为了更好地挑事,选择追捧BFC迪纳摩。这些流氓不是政府的粉丝,而是1980年代中期光头dang文化的追随者。他们中的一人透露:“我们没人真的懂政治,但在人民警察面前行举手礼、致敬希特勒,这太他么爽了。”柏林德比到最后通常这样收场:BFC迪纳摩球迷一路追赶柏林联球迷到腓特烈大街车站,车站已经预先关闭,警方犹如路人一样袖手旁观,调笑着眼前的血腥场面。


BFC迪纳摩虽然在国内盛气凌人,但从没有在欧洲赛场打出名堂,斯塔西的触手无法伸到那里帮助他们的球队。他们在1971-72赛的欧洲优胜者杯中闯进了半决赛,踢到点球大战被克格勃——对不起,我想说的其实是莫斯科迪纳摩——击败。BFC迪纳摩主宰了东德足坛后,也成为了冠军杯的常客,但从未在赛事里取得成功。虽然他们在安菲尔德及罗马有一些难忘的回忆,但两次闯入四分之一决赛已经是DFC迪纳摩的最佳成绩,德累斯顿的球迷可能难免会暗自发笑。


然而,曾在那里效力的球员仍怀念那段光辉岁月、怀念他们曾享有的特权及停不下来的胜利。一次出国踢客场时,一些球员曾在比赛开始前不久试图躲开紧密的监视叛逃,但大部分队员都没有这样做。正如一位前BFC迪纳摩后卫所说:“我本来可以轻易地离开,完全不成问题,但我在国内过得不错,我的家人都在这里,柏林就是我的家。”他还补充道:“我不觉得裁判偏向我们。”


这名后卫在1984年加盟BFC迪纳摩,一直效力到1991年。他的一位前队友说道:“你无法通过操控比赛得到10个联赛冠军。论技术、体能及心态,我们都是最棒,我们有出类拔萃的球员。”至少在某程度上,这种说法恐怕是没法成立的。


在柏林围墙倒下之后,“作弊的冠军”也和其他东德俱乐部一样,迅速撇除与东德有关的特征。大部分东德俱乐部都更改了名字及队徽。米尔克再无无法庇护他宠爱的俱乐部了,他被指控贪污,在1989年末入狱,并于1992年都接受迟来的比洛广场谋杀案审判。即使是在狱中,他依然坚称“如果dang对我委以重任,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可能不会消失,我很肯定这一点”。1995年,87岁的米尔克获释,看上去好像罹患了痴呆症。


米尔克在五年后去世,与他及东德不同,他最喜爱的球队仍然存在。 BFC迪纳摩曾短暂地把名字改成FC柏林,但像许多其他的前东德球队一样,他们最终意识到获得球迷认可的重要性,于是重新起用原名及原来的徽章。但事情往往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他们并没有旧队徽的版权,因此只能启用一些替代方案,而这些方案从未给球迷留下深刻的印象。俱乐部在2001年申请破产,但这并没有帮到他们。


2009年版本的队徽引发了许多争议,被指会令人想起dang卫军,此举可以看作是在尝试讨好依然支持俱乐部的极右翼球迷。BFC迪纳摩目前在第四级联赛混迹,现状与当年那段丑陋的光辉岁月相去甚远。


2004年,德国足协定下了一套规则,准许球队根据队史夺冠次数在球衣上点缀用作纪念的星星。 BFC迪纳摩递交了申请,但没有得到答复。因为在一开始,这套规则并没有考虑东德联赛的冠军,但德国足协最后决定承认东德联赛的夺冠记录。这也意味着,不管BFC迪纳摩的冠军来得是否名正言顺,那代表十连冠的星星会一直留存下去。命运总是无常,十连冠将会成为米尔克留传最久的一笔遗作。


本文转载自虎扑翻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BFC迪纳摩︰“十一头猪”与秘密警察的故事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