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展西扩:西部冰雪运动进行时

事实上,在包括四川、云南、重庆、陕西、贵州在内的西部地区,冰雪运动正逐渐兴起,地方政府也开始出台引导政策,希望借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契机,推动冰雪运动“南展西扩”。

2018-02-06 11:1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李果 0 41979


禹唐体育注:

每年12月一过,扎西次仁总喜欢去四姑娘山双桥沟的瀑布下转一转,不时把瀑布结冰的情况发送到朋友圈里。“冰壁成型了,很快大家可以来攀冰了”,2017年12月初,他其中一条朋友圈这样写道。


在扎西看来,四姑娘山有着丰富的山地运动资源,除贯穿四季的登山活动,最受山友喜爱的就是这里的上百条的冰壁,颇受国内外攀冰爱好者欢迎。


而在距离扎西次仁两百公里外的西岭雪山,早在2017年10月23日“霜降”当日,便迎来第一场冬雪,“有了雪,这里又是滑雪爱好者的天堂了”,西岭雪山负责媒介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事实上,在包括四川、云南、重庆、陕西、贵州在内的西部地区,冰雪运动正逐渐兴起,地方政府也开始出台引导政策,希望借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契机,推动冰雪运动“南展西扩”。


各地“风口”布局


北京、张家口联合申冬奥时,曾提出“3亿人上冰雪”的愿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尽管冰雪运动的“南展西扩”仅两年时间,但西部各省市已经显示出勃勃雄心。


2017年10月,四川省体育局“冰雪运动发展征求意见稿”出台,提出了“350万人上冰雪”计划,同时希望充分依托四川得天独厚的“暖雪”优势,以滑雪、滑冰、攀冰等运动项目为重点,以迎接举办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契机,深入挖掘横断山脉东南缘、秦岭南麓冰雪资源,开发大众冰雪旅游项目,普及冰雪运动。


而拥有大量雪山资源的四川省阿坝州,更是希望借冰雪旅游产业推动当地经济发展。草拟中的《关于加快阿坝州体育产业发展促进体育消费的实施意见》中,把国道317沿线的茂县、理县规划为冰雪运动产业区,开发滑雪、滑冰、攀冰运动项目。


而与四川省相比,气候条件更加适宜的陕西省,则提出了2022年“500万人上冰雪”的计划。同时,2018年1月前后,陕西省多个县市还举办了形式多样的冰雪节,以推动全省“旅游 +体育”融合发展。


重庆尽管尚无冰雪产业规划出台,但地方政府也在此方面有所布局——2017年宣布将在当地的金佛山建设“长江以南最大的冰雪运动基地”,同时明确将打造“以冰雪运动为龙头的运动休闲特色小镇”。


与其他城市相比,贵州省六盘水发展冰雪运动的初衷,更具迫切性。这座原来的“煤都”,在经济转型的大背景下,正通过夏季开展马拉松,冬季开展冰雪运动的方式,推动城市产业结构从矿产资源开发到旅游资源开发转型。


六盘水市市长李刚称,近几年该市先后兴建了4个天然滑雪场,场地条件已经达到了“赛事级”标准。2017年,六盘水还以50所中小学体育运动骨干学校为基础,制作冰雪运动动漫教学片在学校播放,开展冰雪运动常识普及系列活动。


此外,六盘水也在向专业化冰雪项目发力。“我们组建了六盘水市冰雪运动管理中心,成立了贵州省第一支越野滑雪队和冰壶队,并制定了冰雪运动中长期规划。”李刚说。


“玩雪的多、滑雪的少”


成都体育学院休闲体育系管理学副教授杨强长期研究冰雪运动,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在南方地区,冰雪运动开展的一个难题是,“玩雪的多、滑雪的少”的现象。


“四川或者说南方地区与北方相比,青少年冰雪运动的培育方面是缺位的,”杨强说,“这使得很多城市并不具备冰雪运动的群众基础”。


就杨强看来,其中的原因因素有三个方面,第一是目前南方地区开展冰雪运动课程的中小学校不多;第二是与北方不同,南方降雪量、降雪时长都明显弱于前者,使得南方的冰雪运动仍要“看天吃饭”;第三是主要人口集中的城市基本不降雪,更不要说能够有足够厚度的积雪,可供群众就近开展冰雪运动。


成都市政府参事、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员李明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与川内和东北地区相比,尽管四川雪山资源在南方排名前茅,但由于山势陡峭,不适宜初级滑雪者,“毕竟我们发展冰雪运动的出发点,是希望成为群众性健身运动的选择,而非从开展竞技类冰雪运动要求出发”,而一些位于甘孜州或阿坝州的雪场,却存在道路等交通基建不完善的问题,限制了外地游客的前往。


“现在南方地区搞冰雪运动其实存在一个误区”,杨强说,“尽管冰雪运动和旅游有关系,但不能完全以旅游开发的角度去建滑雪场,我们应该将冰雪运动,尤其是滑雪理解为体育产品,而且有一定危险系数的体育产品,从而建立滑雪学校,培养持证的滑雪教练,建立滑雪培育体系,最终形成良性的循环。”


事实上,对于青少年冰雪运动的培育缺位,四川省已经先于其他西部省市一步,开始规划。


四川同时提出了到2025年培育“350万人上冰雪”的计划,以及“百万青少年上冰雪”和“校园冰雪计划”,并形成具有四川省特色、体系完整的冰雪运动事业基础等目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四川“冰雪运动发展征求意见稿”提出将建立中小学校园冰雪运动特色学校,促进青少年冰雪运动的普及发展,“以政府购买服务方式,支持学校与社会培训机构合作开展冰雪运动教学活动。到2025年要实现全省1350所大、中、小学校园开展冰雪项目,100万青少年参与冰雪活动。”


四川优势明显


就四川地区而言,攀冰和滑雪,是主要的冰雪运动。


毛毛是常年活跃在四姑娘山的“雪山之吻”高山协作队的负责人。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除开展登山活动外,冬季四姑娘山主要的冰雪运动是攀冰,在绳索、冰锥等工具的帮助下,沿由瀑布结冰后形成的冰柱体,向上攀登。


“攀冰的目的是通过掌握攀冰技术,去攀登更高的山峰。”毛毛说,他在四姑娘山开展户外运动已经11年。


四姑娘山由四座高度不一的雪山组成,前三座雪山,即大峰、二峰和三峰已经成为国内5000米级雪山的代表,常年吸引着大量初级登山爱好者前往尝试攀登。而包括半脊峰在内的四川省其他雪山,则包含了除积雪外的更多复杂高山地形结构,因此在四姑娘山练习攀冰和登山,已经成为了国内不少登山爱好者的“必修课”。


而四川省大邑县的西岭雪山,随着2017年冬季的一场大雪过后,这里迎来一年中客流量高峰。2017年8月,四川省出台《关于加快发展健身休闲产业的实施意见》,“南国冰雪节”被列为四川省的品牌赛事之一,其主办场地位于西岭雪山。


“与其他雪场相比,这里的条件更适合初级滑雪者”,西岭雪山负责媒介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目前西岭雪山已经引入了多个国际性的滑雪赛事,希望以此扩大四川省在南方冰雪行业中的影响力。


杨强正在参与制定《2018年-2020年四川省体育旅游三年行动计划》,根据他的统计,四川省正在开发的滑雪资源共7个,计划开发的有14个,主要分布在成都、南充、阿坝等地,占整个四川省未开发体育旅游资源的7.4%。


“从排名上讲,四川省的冰雪资源排所有体育旅游资源的第三位,排前面是山地和水上运动”,杨强说,“但从占资源比例上看,仍远小于山地运动和水上运动的资源,这是天然的劣势”。


但杨强认为,作为西部经济最好的省份,四川省应该在冰雪运动上发挥进一步的力量。


“现在整个四川省没有一个室内滑雪馆,我觉得在四川省的主要城市,如成都,修建1-2座室内滑雪场,是有足够的市场空间的,”杨强说,“除四川省经济实力强,群众有消费能力外,南方开展冰雪运动的舒适性很强,户外滑雪场的日间平均温度都在零上两三度,相较之北方零下几十度的寒冬,四川省的冰雪运动优势还是很明显的”。


本文转载自21世纪经济报道,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南展西扩:西部冰雪运动进行时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