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王子阿提亚是个怎样的体育人?

阿提亚在2018年达喀尔拉力赛中获得亚军。

2018-02-10 12:00 来源:网易体育 文/白小生 0 73911


投最好的娘胎


卡塔尔,一个人均GDP世界第一,人均年纯收入世界第五的顶尖富国。


阿提亚家族,卡塔尔最有权势的家族之一,掌握着卡塔尔的“油管子”和“枪杆子”,权倾朝野,富可敌国。


这样的国家,这样的家族,它的嫡子最钟爱的会是怎样的座驾?劳斯莱斯、宾利、法拉利这些“厂牌”明显已经不够档次,毕竟人家肯定有能力把年度豪车排行榜上那些普通人叫不上名字的限量“大玩具”按照字母排序买一个遍。


“丰田,毫无疑问,丰田海拉克斯是最棒的。”


纳赛尔-萨利赫-纳赛尔-阿卜杜拉-阿尔-阿提亚,这位阿提亚家族嫡子在被问起2018年最钟情的座驾时却给出了这样的答案。其实在丰田之前,三菱、大众、福特、mini、宝马、悍马,这些“平民座驾”也都曾得到过这位“王子殿下”的垂青——而它们载着他飞驰而过的并非多哈或者摩纳哥灯红酒绿的柏油路,而是中东、非洲和南美黄沙漫天、岩石嶙峋、崎岖坎坷的荒漠。


其实熟悉赛车运动,熟悉达喀尔的朋友们大概看到文章开头的“卡塔尔”三个字的时候大概脑子里就会自动浮现出纳赛尔-阿提亚那张布满灰白胡茬的黝黑脸庞——这位“土豪冠军”实在太有名了,他的家族,他的跨界运动传奇史,他的奥运铜牌,他的十余次各种级别拉力赛冠军,特别是两次达喀尔冠军,十几年来一直都是体育迷津津乐道的话题。


2018年1月的达喀尔拉力赛,阿提亚在第一赛段就砍下赛段冠军,但第四赛段他两次被困于沙丘而耽误一小时十五分,尽管14天的时间里他拿下了4个赛段冠军,但他依然屈居亚军,赛后他依然保持着绝对的乐观:“第二并不坏,我记得2010年我也是输给赛恩斯排第二,不过我们会为明年的比赛竭尽全力,2019年达喀尔我们一定能赢。”他的这份自信与去年如出一辙,当时他面临着退赛的悲剧,却还不忘强调,“对于东京奥运会我也充满信心。”


奥运会没有赛车项目,阿提亚在这里指的是他的“主业”——双向飞碟射击,作为卡塔尔历史上首位射击项目的奥运奖牌获得者,纳赛尔-阿提亚一直宣称射击运动才是他的真心挚爱,而给他带来无限荣耀的赛车只是“能帮我在射击场上集中精神的最佳消遣”。


开最快的赛车


“我热爱赛车运动,竞速让我感受到规则和秩序。”


普通人也许很难体会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纳赛尔-阿提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的心态。虽然并非正统王室,但是阿提亚家族与卡塔尔王室阿尔-塔尼家族世代通婚,前任埃米尔(国王)哈马德-阿尔-塔尼身上就有阿提亚家族的血统。而且与其他醉心敛财的中东贵族家庭不同,阿提亚家族最看重的是政治影响力而不是财富榜上的排名。


虽然随着卡塔尔内阁的世俗化改革,阿提亚家族如今在内阁中担任要职的成员已经从巅峰时期的20%下降到10%左右,但是看看这些响当当的名字和头衔——前外交大臣、现任国防大臣的哈立德-阿提亚,埃米尔大法院首席大法官萨利赫-阿提亚,埃米尔首席军事顾问哈马德-阿提亚大将军,副首相兼石油及工业大臣,前欧佩克主席阿卜杜拉-阿提亚,像我们开头提到的,阿提亚家族牢牢掌握着卡塔尔的“油管子”和“枪杆子”,连司法系统也不放过。


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绝对是幸运的,可以说人生的起跑线已经是大多数人无法企及的终点;但是这样的幸运对于追求自我价值实现的人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负担——经商?你的生意能比欧佩克主席做得还大吗?从政?你的职位能比国防大臣、副首相还高吗?


于是1970年12月出生的纳赛尔-阿提亚选择了另辟蹊径,他12岁学会开车,15岁第一次尝试在私人赛道上飙车,18岁开始顶着父亲反对的压力外出参赛——纳赛尔的父亲就是上文提到的前欧佩克主席阿卜杜拉-阿提亚,这位老贵族起初并不支持儿子的职业选择,因为阿提亚家的孩子即使无心从政也都会选择医生或者律师这种社会地位高又有保障的职业。在阿卜杜拉看来,儿子喜欢赛车,大可以买下全世界最顶级的跑车来玩乐,没必要真的把这种危险的运动当成自己的职业。


“我开赛车不只是为了玩,而是希望能为国争光。”20岁拿下卡塔尔全国拉力赛冠军的阿提亚终于靠出色的成绩和不懈的坚持赢得了父亲的首肯和支持,从那之后阿提亚家族的财力给纳赛尔提供了尽情挥洒天赋的物质基础。但是任何接触过职业体育,特别是赛车运动的人都明白,如果没有过人的天赋和超人的意志力,即使有再多钱也不可能让你攀上顶峰。


“我跟纳赛尔搭档的第一天觉得他绝对是疯了,”阿提亚在大众车队时的德国领航员迪莫-格兹查克这样回忆两人初次合作时的场景,“他开得太快了,每一秒都感觉赛车就要失控了,”他笑道,“但是习惯之后你就会明白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对赛车和沙漠的理解超越一般人的认知。”


“毕竟我可是真正的沙漠之子。”对于队友的盛赞,阿提亚一笑置之。


雄厚的财力和过人的天赋让阿提亚在拉力赛场上所向披靡,2003年纳赛尔-阿提亚开始参加中东汽车拉力赛,14年来他共获得65次分站赛冠军,13次总冠军,仅有一次让冠军头衔旁落。2004年阿提亚初战达喀尔,他的父亲为了保证儿子在这项地狱拉力赛中的安全,特意为他配备了4名专属技师,十余人的安保团队,还有每日从卡塔尔和澳大利亚空运的新鲜食材,“王子殿下”豪华的后勤保障军团成为当时人们热议的话题。


也许当时会有人抱着看土豪闹笑话的心里关注阿提亚,但是他却用跑出了让人心服口服的优异成绩。2004年的首秀阿提亚就顺利完赛并且跑进总成绩的前10名,2007年他冲到第6,2010年他与队友赛恩斯一路你追我赶,最终遗憾地屈居亚军,到了2011年阿提亚终于摘得桂冠,随后又在2015年第二次折桂。


“这种感觉太特别了,我是第一个在这里夺冠的阿拉伯人,我击败了那些伟大的冠军,”在2015年二度夺冠之后阿提亚接受采访时直抒胸臆,“这传达出一个信息,阿拉伯车手可以参加顶级水平的赛事,可以取得胜利,我不是来凑数的。”


确实,一个赛车起火依然继续前行、传动轴故障也不能阻挡他夺冠的车手,不论他是贫穷还是富有,不论他是什么种族,所有人都会认可他是真正的冠军。非同寻常的出身让纳赛尔-阿提亚很难体会到与别人平等竞争的感觉,你得到的一切都是权势与财富之下的理所当然,一切都与你个人的努力无关。


“我热爱赛车运动,竞速让我感受到规则和秩序。”阿提亚这样描述赛车运动对他的意义,“当我接触到赛车的时候,我就想做到最好;我能影响到人们去更关注这些项目,这不是有钱就可以的。我可以通过体育的精神力量去引导他们,这才是我引以为傲的地方。”


通过赛车,通过与“普通人”在同样的赛道上公平竞争,阿提亚得以真正证明自己,在权势与财富之外,他是当之无愧的冠军。


打最准的枪


也许有人会觉得好奇,既然老阿提亚在儿子20岁的时候就同意他投身赛车运动,那么为什么从90年代中期开始到2003年左右,我们却很难找到纳赛尔参加大型国际拉力赛的讯息呢?“王子殿下”把自己从20出头到30而立的这段运动黄金年龄挥洒在了什么地方?


答案其实很简单——射击场。


“当我在1994年开始射击时,我想做的就是参加奥运会。”阿提亚这样描述自己与“真爱”的初次邂逅,“我父亲喜欢射猎,我偶尔会跟他一起去打猎。1995年卡塔尔射击协会刚成立,我和朋友去试枪,那里的教练说我有当射击运动员的潜质。于是我就跟他练了半年。”


就像阿提亚本人说的,赛车运动对他来说更像是消遣,而对于射击他可以说是百分之百的投入。每天早上他5点就会起床进行身体训练,每天都要打满500发子弹,训练时间通常在4-6个小时之间。1996年,阿提亚出人意料地拿到了亚特兰大奥运会的入场券,在全世界3000多位职业射击选手中脱颖而出,得以代表自己的国家参赛。


那届奥运会上阿提亚作为卡塔尔国家代表团的旗手参加了开幕式,这种个人成就与国家荣誉紧密相连的感觉令他沉迷。参加拉力赛和练习射击很难兼顾,所以从90年代初期开始,直到10年后阿提亚感觉自己的射击技术已经相对成熟的时候为止,人们都很难在拉力赛场上看到这位“王子殿下”的身影。


“在外比赛的时候我也会坚持射击的基本动作练习,包括力量和姿态,”阿提亚这样讲述自己如何平衡两项相去甚远的职业体育项目,“我会对着镜子不停纠正自己的姿势,也会在休息区用棍子挑起重物来练习手臂的稳定性。”


2004年雅典奥运会,阿提亚加赛惜败,与奖牌无缘;2012年伦敦奥运会,又是加赛,不过这一次当时已经42岁的纳赛尔-阿提亚终于顶住了压力,为自己的祖国捧回了第一枚射击运动的奥运奖牌。


“那是梦想成真的一刻,我一生都不会忘记,”即使在多年之后,回忆起当初夺牌的一刻阿提亚依然显得十分激动,“我是第一个做到(夺得射击奥运奖牌)的人,这对我个人来说意义非凡,对我国的年轻人来说也是一种激励。”


相信卡塔尔民众对于阿提亚的这枚铜牌也会记忆深刻,因为在他射下铜牌的第二天凌晨,卡塔尔电信公司宣布从当天中午12时起的24小时内全国用户都可以免费使用短信业务,以此来庆祝纳赛尔-阿提亚的这枚来之不易的铜牌——这枚奖牌的分量之重,以及阿提亚家族在卡塔尔的影响力之大,从这一个事件中就可见一斑。


抱最美的艳星


“不只是阿拉伯人,所有人都算上,阿提亚先生是我见过的最温和有礼的人之一。”


这是每日电讯报的一位记者这样描述纳赛尔-阿提亚给他留下的印象。这位记者曾经在2014年因为误机与阿提亚的团队在罗萨里奥的机场偶遇,阿提亚邀请他与自己的团队同行以保证安全。2016年再次相见,两届达喀尔冠军还是能一眼就认出这位记者,“王子殿下”的热情和谦和让他难以忘怀。


不论是射击还是赛车领域,接触过阿提亚的运动员和工作人员都对这位跨界牛人留下了良好的印象。BBC甚至盛赞纳赛尔-阿提亚是“职业运动员的标杆”——他职业素养极高,而且带人温和有礼,出身穆斯林贵族家庭却不为宗教教法所束缚。


虽然卡塔尔是一个世俗化程度较高的伊斯兰国家,但是在女性社会地位、参与公共活动、日常穿着等等方面依然有比较严格的约束,特别是上层社会至少在表面上都尽量不越雷池一步。而阿提亚在这方面可谓是有些离经叛道。


比起一般传统穆斯林贵族,阿提亚明显更加尊重女性,甚至善于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为本国的女性运动员争取更多参赛机会。2012年伦敦奥运会,卡塔尔第一次派出女性运动员参赛,原本被指定为旗手的阿提亚就向时任体育大臣的堂兄提议由女性运动员担任旗手,以此向世界展示卡塔尔迈向世俗化、国际化的决心,并且激励更多卡塔尔女性参与到职业体育中来。


阿提亚还曾经公开支持女性参与赛车运动,要知道,在中东的一些国家女性连开车都不被允许。他说:“我们在赛场上见过一些女性领航员,但是当然数量很有限。我认为这是个人兴趣的问题,也有是否乐意冒险的因素在。我欢迎所有对驾驶有热情的女性参与进来。”


在私人生活方面阿提亚也没有遵循家族早早与贵族小姐成婚的传统——翻翻阿提亚家族的婚姻公报,那一长串一长串的贵族头衔看得人头晕目眩。今年已经47岁的阿提亚还没有结婚,可能有一部分是因为他的女友实在不符合穆斯林贵族的择偶标准。


卡米拉-维拉斯科,阿根廷著名演员和记者塞尔吉奥-维拉斯科的宝贝女儿。2009年非洲的恐袭和战乱将达喀尔拉力赛推向南美,也把阿提亚推到了卡米拉身边。


“我们是在红牛的庆功宴上相遇的,”卡米拉今年27岁,是个典型的拉丁美人,她为花花公子杂志拍摄的艳照曾经在阿根廷国内引起一阵轰动,“我们跳了舞,我们有时候用英语有时候用西班牙语交流,语言不是我们彼此理解的障碍。”


按照卡米拉的说法,相识几个月之后他们确定了关系,阿提亚还在阿根廷中部的科尔多瓦买下了一栋别墅作为两人的爱巢,“他热爱这里的群山和美景,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过来住一阵子。”


尽管两人感情深厚,不过卡米拉显然也很清楚阿提亚的家族不会接受一个给杂志拍裸照的外国女人做儿媳妇,所以她也坦言自己不打算跟阿提亚到卡塔尔生活,而是会在阿根廷完成自己理工科硕士的学业——没错,卡米拉不仅漂亮,还是个真正的学霸。所谓有趣的灵魂总会互相吸引,也许纳赛尔和卡米拉最终不能结为夫妻,但是依然是一对令人艳羡不已的伴侣。


2016年奥运会前夕,海湾时代网站曾经做过一个针对海湾地区青年人的社会调查,要求人们选出“你最想成为的男人”,结果纳赛尔-阿提亚不出意料地位列其中。若论个人财富、政治影响力等等,阿提亚或许在自己的家族中都不算突出,但是若论起对于普通人,特别是青少年精神层面的激励,他确实是卡塔尔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千禧年以来,卡塔尔政府对公共体育事业的投入一直都很大,2017年中旬,中东七国与卡塔尔断交的政治危机中曾经有过数据统计,卡塔尔政府为了筹备2022年世界杯以及引进WTA巡回赛、F1大奖赛、高尔夫锦标赛等等赛事已经投入了超过1500亿美元的资金。但是与政府大力投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卡国青少年进取意识的匮乏,高福利的优渥生活让卡塔尔的青少年很难自愿投身到艰苦的职业体育训练中。


所以像纳赛尔-阿提亚这样出身顶尖阶层却不忘艰苦训练,性格平易近人,作风开放的国际巨星才有了不可取代的标杆作用。


本文转载自网易体育,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中东王子达喀尔2冠奥运2牌,女友拍艳照混娱乐圈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