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头号流氓军队正玩命备战2018世界杯

西方记者称这群人为足球场外的光头党,而这群人则有自己引以为傲的名字:“奥廖尔屠夫(Orel Butchers)。”

2018-02-09 08:30 来源:网易体育 文/苏联红军 0 38985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从来不沾染任何不良嗜好,无论是吸毒还是酗酒——他们私生活检点,有正当工作,爱好多样,有人喜欢钓鱼,有人喜欢集邮。在日常生活中,他们都是人们眼中的好小伙子或是好父亲——因为他们有的人20岁出头,有的人已经30岁或是40岁了。他们当中很少有人会有赘肉,而胳膊却有水泥管那么粗。总而言之,他们每个人似乎都是普通而积极向上的个体。


等到他们走到一起戴上面具之后,一切似乎也没变的太多,他们会在一起聚会,会一起泡澡蒸桑拿,然后用桉树枝敲打身体,这是俄罗斯的传统。他们还会吃一些虾类和贝类,因为这会让他们的身体得到充足的能量补充而又不会增加太多的脂肪。等到第二天,他们会穿上统一的制服并戴上面具,当他们看见别的球队的球迷时,意味着一场灾难即将发生。西方记者称这群人为足球场外的光头党,而这群人则有自己引以为傲的名字:“奥廖尔屠夫(Orel Butchers)。”


揭秘奥廖尔的前世今生,一前国脚与中国结缘


奥廖尔是奥廖尔州的首府,位于俄罗斯西部地区,也是俄罗斯西部的交通枢纽。虽然奥廖尔不是什么大城市,人口只有80万不到,但这里的俄罗斯族人口所占比例达到了96%,是俄罗斯最高的(作为参考,莫斯科为90%,圣彼得堡为80%)。在二战期间,这一片区域爆发了多起战役,如奥廖尔战役和库尔斯克战役。奥廖尔民风剽悍是出了名的,举个例子,斯大林格勒战役期间,由厄尔哈德-劳斯率领的德军第六装甲师奥奉命驰援斯大林格勒战场,结果在奥廖尔地区被当地的游击队拖进了泥潭之中,游击队瘫痪了当地铁路长达两个星期,致使劳斯的装甲师未能按期参加斯大林格勒战役。


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爆发了车臣战争,率先开进格罗兹尼的第八军中同样有多数人来自于奥廖尔地区,如果说用一个词来形容奥廖尔人,那就是打起仗来谁也不管。不论从事什么领域都是如此。


而在足球领域,有一个名字可能会让中国球迷眼前一亮。谢尔盖-基里亚科夫,这位俄罗斯前国脚曾在21世纪初短暂效力于云南红塔和山东鲁能,他暴力美学般的踢法和不讲道理的远射曾让中国球迷十分津津乐道,更为著名的则是他火爆的脾气。2002年7月23日,云南红塔对阵八一队,基里亚科夫在全场比赛中频繁遭遇八一队球员的黑脚,最后被八一队的贾文鹏在右脚脚踝上踹出一个血洞,基里亚科夫也不得不因伤下场。在下场后,基里亚科夫冲着八一队的教练席怒吼:“足球场上不能用拳头,不然我肯定打死你。”


在来到中国以前,基里亚科夫还曾效力于德甲的卡尔斯鲁厄,和前德国门神卡恩做过队友。2005年,基里亚科夫和卡恩同时上了德国电视二台的节目,卡恩说自己的狮子吼完全是模仿基里亚科夫,因为基里亚科夫当年几乎天天吼他。


奥廖尔屠夫用4年时间野蛮生长!政府无可奈何


一个踢球的尚且如此,就不用说从事其他行业的奥廖尔人了。就在基里亚科夫效力于德甲的时候,在他的家乡奥廖尔发生了一件影响今后足坛的事情,1996年7月,几名奥廖尔的球迷前往莫斯科观看莫斯科斯巴达克的比赛,结果他们在莫斯科住店时遇上了劫道的,几名球迷三下五除二就把这几名劫道的打跑了,但是因为他们身上当时穿的是莫斯科斯巴达克的球衣,所以劫匪在逃跑过程中大声喊叫,嚷嚷莫斯科斯巴达克的球迷打人了,紧接着这几名奥廖尔球迷就被莫斯科中央陆军的球迷痛打了一顿。


在俄罗斯打架有三个规矩,第一是女人不需参加斗殴,也不许打无辜的女人;第二是打架不允许以多打少(俄罗斯人认为流氓无赖才那么干);第三是没下战书不许偷袭或是擅自开战。莫斯科中央陆军的球迷可以说是除了第一条其他两条规矩全犯了,这让奥廖尔人十分愤怒。莫斯科斯巴达克在俄罗斯广受欢迎,回到奥廖尔后,这群球迷痛定思痛,决心以暴制暴,1996年8月5日,打着“莫斯科斯巴达克球迷组织”旗号的足球流氓组织成立,期初他们自称“斯巴达克战神”,直到之后有人叫他们屠夫之后,他们觉得这个名字还很好听,于是把名字改成了“奥廖尔屠夫”。


步入新世纪,短短四年间奥廖尔屠夫已经成为了俄罗斯第四大足球流氓组织。想要加入奥廖尔屠夫有许多条件:第一,必须是俄罗斯族或是乌克兰族(奥廖尔当地两大主要民族);第二,必须是莫斯科斯巴达克和奥廖尔FC俱乐部的球迷(缺一不可);第三,女人、未成年人不得加入,酗酒者、吸毒者不得加入,有恶性犯罪前科的人不得加入(防止警方追查);第四,严禁在打仗的时候饮酒(保证战斗力和头脑清醒)。可以说这些管理条例相当保证了奥廖尔屠夫的战斗力,如果只看这些要求,还以为他们是在招安保人员呢。


在之后的过程中,奥廖尔屠夫不断地发展和壮大,甚至已经达到了震动政府的地步,由于每一次奥廖尔屠夫在打仗之前都会下战书,所以那些准备客场远征的球迷们要么可以选择认怂,这样可以免于挨打;要么就头铁的来莫斯科看球,当然这就少不了奥廖尔屠夫的招呼,截至目前,奥廖尔屠夫都是败少胜多。当然,奥廖尔屠夫不会过多的出击或是寻衅滋事,因为这样无异于引火上身,招致警察的注意。


奥廖尔屠夫发展壮大的另一个原因则要感谢俄罗斯政府对于光头党的打击,在2004年以前,俄罗斯光头党猖獗,光头党也发展到了许多球迷组织当中。2005年之后,俄罗斯开始大力打击有新纳粹主义思想的光头党份子和激进派球迷,这就让当时规模最为庞大的几个足球流氓组织覆灭了,奥廖尔屠夫由于之前比较温和的政策幸免于难,也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坐上了俄罗斯足球流氓组织的头把交椅。


奥廖尔屠夫得到幸存还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奥廖尔屠夫从不主动出击,除非受到了冒犯,而谁又会去不开眼惹一群壮汉呢?第二是奥廖尔屠夫如果要是打架的话都会先下战书,这在无形之中就规避了许多冲突(比如奥廖尔屠夫从来不会给车臣球队下战书,因为和车臣人打仗等于找死)。


不过奥廖尔屠夫闷声发大财政策在2012年走向了终结。2012年的欧洲杯,与俄罗斯有仇的波兰拒绝了一大批俄罗斯人入境,奥廖尔、斯摩棱斯克等俄罗斯西部地区的人更是被严格审核,结果俄罗斯球迷在波兰遇到了波兰足球流氓的袭击。此事让奥廖尔屠夫异常愤怒,此后奥廖尔屠夫宣布,见到波兰人就打,用一句小品台词来形容就是:“打你我就忍不了。”


这条规矩到后来演变成这样:“所有做出敌视、侮辱俄罗斯球员、球迷和球队的行为都不会被奥廖尔屠夫所容忍。”


俄罗斯流氓大闹欧洲杯,普京1语嘲讽味十足


于是就有了我们之后熟悉的一幕。2016年欧洲杯一场比赛之前,英格兰和威尔士球迷遇到了一起,当时两边的球迷喝的醉醺醺,他们偶尔会发出诅咒,等他们看见了俄罗斯人时,他们发出了一阵嘘声,还有威尔士球迷开始在俄罗斯国旗上面撒尿,于是如开头所说,一场屠杀爆发了。


这起斗殴的起因至今没有调查出来一个具体的结果。在事后,英法俄三国警方都对此事做过相应的调查,但是收到的口供却各不相同。英国球迷称,奥廖尔屠夫主动挑衅,他们成群结队的冲向了落单的英格兰球迷,原本聚集成群的英格兰球迷被冲散了,随后越来越多的奥廖尔屠夫成员冲向了他们,落单的球迷被四到六个足球流氓夹击,有一些英格兰球迷倒地不起后仍然遭到了袭击,他们的手机和钱包也被抢走了,球衣也被俄罗斯人撕烂。


然而法国人给出的口供并不是这样,法国警方称,在马赛街头的冲突双方均有责任,在遇到零散的俄罗斯球迷时,英格兰球迷主动站成一排,脱去上衣公然叫骂,参与其中的还有威尔士球迷,后面的球迷挥舞着英格兰国旗。尽管人数上落于下风,但是俄罗斯人并没有离去,只是观望着英格兰球迷的动向,他们很快发现,英格兰人没有进攻的意思,尽管英格兰人的声势浩大。


大约五分钟后,身穿黑色T恤的奥廖尔屠夫成员出线,英格兰人在此前对于奥廖尔屠夫一无所知,因此他们的挑衅活动仍在持续,奥廖尔屠夫成员拿起了街边的座椅发出了警告。这一举动反而让英格兰球迷的情绪更加激烈,随后双方开始相互投掷座椅、垃圾桶和杂物,等到越来越多的奥廖尔屠夫成员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终于“乌拉”一声冲了上去。


俄罗斯警方也指出,英国人的调查结果是站不住脚。俄罗斯警方发言人对《太阳报》表示,英国人的调查结果与现场的逻辑不符合,首先这种作战方式不符合俄罗斯人的打架规矩;其次如果真的出现几名俄罗斯球迷围攻一人的话,那么人数占据优势的英格兰球迷反而可以将俄罗斯人各个击破,不可能出现几千人打不过200人的情况。俄罗斯咨询过法国警方,俄罗斯球迷有多少人被逮捕,法国警方给出的回答是:“一共逮捕了6人,俄罗斯人4人、英格兰人2人。”换而言之,英国人的指控与法国警方给出的数据对不上。


这起斗殴最终惊动了英国、法国和俄罗斯的高层,普京对于此时虽然做出了道歉,但还是嘲讽意味十足地说:“我也不知道几千名英国球迷是怎么被200名俄罗斯球迷打了一顿。”这番话的背后的意味像极了一句电视剧台词儿:“就是五万多头猪,抓三天也抓不完。”虽然说英国球迷挨打有一部分原因是他们咎由自取。不过打人的行为必须得到严惩,因为如果不惩治足球流氓,那么下一个受害者指不定会是谁,到时候给给俄罗斯世界杯抹黑就糟了。于是2017年,俄罗斯政府宣布,任何在世界杯期间进行的暴力和足球流氓行为都是严禁发生,违者会受到严惩。


“俄罗斯流氓军队”为2018年世界杯备战


而另一边,奥廖尔屠夫仍在摩拳擦掌,2016年欧洲杯之后,奥廖尔屠夫的成员几乎都在健身房里进行锻炼。


2017年初,英国记者采访了奥廖尔屠夫成员的成员,成员们一律带着面具接受了采访。与英国记者想象中的不同,这些成员们并没有酗酒,或是怀里搂着女人,而是如同军队般保持着井然的秩序。


奥廖尔屠夫的成员对记者说:“我们不会酗酒,因为酗酒的人除了蛮力是没有任何作战能力的,打仗是需要战术和技巧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打败了几千名英国球迷的原因。如果你选择带着刀来我们国家,那么你将会死于刀下!”


最后,当英国记者询问奥廖尔屠夫为什么要斗殴的时候,奥廖尔屠夫的负责人说了一句意味颇深的话:“人们提到足球流氓,最先想到的不是俄罗斯,而是英国;人们提到俄罗斯,最先想到的不是文学和艺术,而是伏特加和酒鬼。其实我们到现在也不清楚,我们最起初的目的是看球,却不知怎么回事走到了斗殴的这条路上来,但是我们并不在乎这些,因为我们觉得惩治那些愚蠢无理的人比看球更让我们感到热血沸腾。”


本文转载自网易体育,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俄罗斯头号流氓军队不接纳女性,正玩命备战2018世界杯,他们要抗普京的旨!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