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史上最怪诞的16家球衣赞助商

并不是所有的俱乐部都由博彩企业赞助。小到来自苏格兰的独立乐队,大到一整个主权国家,都能赞助球队。Tom Wiggins为您带来其中最怪的那些……

2018-02-03 10:00 来源:虎扑足球 文/shdhdj 0 14703



并不是所有的俱乐部都由博彩企业赞助。小到来自苏格兰的独立乐队,大到一整个主权国家,都能赞助球队。Tom Wiggins为您带来其中最怪的那些……


赞助商能把球衣变得好看,也能毁掉一件原本还不错的球衣。但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商标设计得标致与否。这些年来,很多俱乐部收到现金,就把自己球衣上的留白部分卖给了一些古怪的顾客——反正钱在银行账户里都是长一个样的,对吧?


魔怪乐团(圣罗克小学校队)



1997年,这支苏格兰后摇乐队发行了他们的首张专辑《年轻的团队》,那时他们怎么也想不到,20年后他们赞助了一支真正的球队。这首张录音室专辑里的“团队”指的是当地的帮派组织,而这支球队所属的圣罗克小学则是一所专为聋哑儿童开设的特殊学校,位于魔怪乐队的家乡格拉斯哥。这支乐队的摇滚乐有够吵,想想觉得这倒也挺般配。


花田(维也纳维多利亚)



花田,听起来像是园艺中心的名字。出产过托尼-波尔斯特这样优秀前锋的维也纳维多利亚俱乐部由它赞助。其实它也算是搞园艺的,不过这家企业专门从事于种植一种很特别的作物。花田其实是一家专业种植大麻的公司。并不是要暗示球员们品尝了赞助商的产品,但在去年5月末,他们真的0-24狂输给维也纳博格,所以大家可以自行想象,自己判断。


愤怒的小鸟(埃弗顿)



想象一下,他们的主教练阿勒代斯站在一块花岗岩板上,在赶时髦的浪潮里激流勇进。埃弗顿就是这样,牢牢抓住了这个机会,把2010年最火爆的手游名字印在了他们2017-18赛季的球衣袖子上。


太妃糖日常能听到的加油鼓劲歌曲,是席洛-格林(译者注:美国好声音导师,远古嘻哈明星)的《F**k You》(译者注:2010年席洛-格林新专的主打单曲),赛后会看一集李-尼尔森的《不错秀》(译者注:2010年的无下限英剧)放松放松。球队里居然还有人想去注册一个叫Facebook的东西。


火烈鸟家园(译者注:英国最大动物园兼游乐园)(赫尔城)



赞助商来来去去,火烈鸟家园不是最奇怪的那个——那是赫尔城当地主要的景点。再说了,谁不想在在动物园度过美好的一天呢?我们《442》杂志之所以觉得奇怪,是因为火烈鸟家园可不只有火烈鸟,那儿什么都有。这就好比管一家超市叫“西兰花世界”一样。


当然了,赫尔城球迷们运气还不算太糟糕。看看球队老板阿瑟姆-阿拉姆(译者注:带领胡尔城走出财政危机的埃及裔老板,拉赞助狂魔)的业绩记录,球迷们完全有可能看到身穿粉红色球衣、踢比赛时被强迫只用一只脚站立的球员们。


圣鹿香草利口酒(不伦瑞克)



原来酒品企业赞助商在足球世界里四处可见,但是现在逐渐被博彩公司替代了,也不知是好是坏(当然是坏了)。


回到1973年,德国都不批准球衣上的赞助商广告。于是不伦瑞克把自己的队标换成人人都爱的红牛标志,然后把这个队标直接印在队服上。于是乎,这也启发了奥地利最大的感冒药供货商和极限运动项目的经营者,让他们也加入了变向球衣赞助商的行列。


Ty玩具(朴茨茅斯)



有些球衣赞助真的凑效了,列举几个比如:倍耐力轮胎和国际米兰、基尔梅斯酒店(译者注:阿根廷当地酒店品牌)和博卡青年、纽卡斯尔和黑啤酒。尽管朴茨茅斯和Ty玩具的赞助合同已经续约两年,但这看上去不怎么合理。


这些球衣印着Ty公司的商标,却穿在蒂姆-舍伍德、阿姆迪-法耶和迪翁-伯顿这样凶悍的球员身上。要知道,Ty公司可是专门制作一些转手价格很高的毛绒人偶的,等等,原来赞助商是这个意思啊……


汉堡王(赫塔菲)



快餐食品和职业足球,根本不搭啊!咱们先不看这个,先看汉堡王怎么厚颜无耻的在十年前宣传他们那个长得很可怕的吉祥物的。


那个吉祥物长得像劫匪,但作为球衣赞助,被印在了赫塔菲2009-10赛季的球衣内衬上。当球员们来一个激情脱衣庆祝的时候,所有人都有能看到那个“汉堡大帝”的脸。那个赛季“蓝军”赫塔菲打进58球,并最终在西甲排名第六。


阿塞拜疆(马德里竞技)



谢菲尔德联队曾经在2009年把“去马耳他”网站印在自己的球衣上,但一整个国家赞助一直球队还是很怪。


回到2014年,卡塔尔用尽力气把大巴黎变成了足球世界里的超级强国。对它来说,那段日子比现在可是好过多了(译者注:近期诸多阿拉伯国家宣布与卡塔尔断交)。尽管如此,但马竞在球衣上咄咄逼人的印上“火焰之地”以宣传阿塞拜疆,看起来还是怪怪的。甚至比谢周三还要怪,说起谢周三嘛……


珍宝珠棒棒糖(谢周三)



有些球衣,你可以放心大胆的说,是珍藏级别的——比如蓝金相间的博卡青年球衣,或者80年代圣埃蒂安那优雅的浅绿色球衣。但很可惜啊,不是每一家俱乐部都会请到正儿八经的世界级设计师来参与球衣的制作。


1969年的萨尔瓦多-达利(译者注:西班牙著名画家)显然不会知道,三十年后,他设计的珍宝珠棒棒糖标志会出现在谢周三的球衣上。直到英国本土画家霍克尼被指派去给他们的新赞助Bet4Eva赌博网站粗制滥造以前,谢周三球员们就得穿这些难看的衣服。


索拉(布拉菲勒斯)



你要是知道“索拉”是什么,你也不会承认你知道的。当然了,你要是希腊的布拉菲勒斯球迷,就当我没说过。索拉是拉里萨城的一家妓 院,从2012年起,它就一直赞助着当地球队。


俱乐部的主席是看得开了,他把没有资金归咎于希腊政府,并宣称这笔交易“纯粹出于经济上的考量”。球队踢客场的时候,对面不怀好意的球迷会说布拉菲勒斯的球员“在妓 院里都硬不起来/无法得分”(译者注:score此处双关)。此话倒是未经证实。


哥伦比亚影业(马竞)



这是马竞第二次上榜了!你现在已经能了解到当时他们队的财政状况有多糟糕了吧!2003年,球队和哥伦比亚影业签下了合同,得在球衣上印质量参差不齐的电影名字。


上面印的最好的片子,就是吉尔莫-德尔-托罗的《地狱男爵》和《绝地战警2》。最烂的片子?你得从《小姐好白》和《狂蟒之灾:搜寻血兰》里挑。难怪托雷斯要走啊!


禁烟标志(西布朗)



这世界上最好的球员里有好几个烟枪:约翰-克鲁伊夫、迭戈-马拉多纳、加扎,还有,呃,费德里科-马切达。但是这么多优秀的球员,却没有一个效力过西布朗。


为什么呢?当然是因为他们太优秀了(除了你,马切达)!但也有可能是因为西米德兰兹郡的健康组织在80年代中期花大钱赞助了西布朗,把禁烟的标志印在了他们的球衣上。但还是有球员给他们通风报信,说某某某在比赛期间又偷偷来了一根儿,但人至察则无徒,对吧。


Wet Wet Wet(克莱德班克)



魔怪乐团不是第一支赞助球队的乐队。1999年举办的威尔士杯期间,“超多毛动物合唱团”就把他们的logo印在了加的夫城的球衣上,“Pulp乐队”的尼克-班克斯也把自己乐队的徽章印在了他女儿所属的U14球队的球衣上。“摩托头乐队”则赞助了格林班克的少儿队。


但这一切的开始,都是饱受争议的“Wet Wet Wet乐队”。1993年,他们用《Love Is All Around》这首歌的一部分版权费赞助了他们家乡的球队。.


Pooh牛仔裤(AC米兰)



现在公司给自己产品取名字的时候,都会检查一下,以免这个费好大劲定下来的称呼,在别的语言里是什么淫秽色情信息。


阿森纳的球衣上印过世嘉的名字,在意大利人们可不这么欢迎这件球衣,Sega在意大利语里意思是“打 飞 机的人”。在意大利语里,Pooh很正常,没什么人在意。在咱们这边,米兰球衣上的Pooh牛仔裤广告可是亮瞎双眼了(译者注:Pooh在英语里是“大便”的意思)。


Viz(斯巴达人足球俱乐部)



当你面对几位穿越的科技名人的时候,你会做什么?1993年,Viz(译者注:英国一科幻漫画公司)决定赞助斯巴达人足球俱乐部,可能主要是因为这名字听起来很有科技感吧!


Viz对足球最大的贡献,大概是创作出了鱼人比利。在漫画中,这位水陆两栖的门将效力于Fulchester(译者注:《霸王铁金刚》中的虚构城市)联队。


铪(埃弗顿)



埃弗顿最风光的那几年,也就是上世纪80年代上半段,他们的球衣上印着铪的名字——大家不要误会,这是丹麦一家肉类公司。奇怪的点在哪儿呢?要知道,铪的产品在英国买不到,1997年以前埃弗顿也没有丹麦球员。


1985年,太妃糖的球衣上就没有铪的商标了。最近的报道却说,他们的商标有可能重新回到埃弗顿的球衣上。哟嚯,卖肉类产品的公司和愤怒的小鸟还挺配嘛……


本文转载自虎扑足球,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盘点史上最怪诞的16家球衣赞助商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0人参与,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