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克-肖特回忆录:“现代跑步热潮之父”是怎样炼成的?

自1896年以来,马拉松这项运动一直活跃在历史舞台上,但跑步真正成为一股热潮则晚得多,如今路跑产业十分发达的美国,就是最早出现那跑步热潮的国家之一。那么,是谁引领了美国的现代跑步热潮呢?

2018-01-23 18:23 来源:禹唐体育 0 100874


禹唐体育注:

跑步运动的兴起和蓬勃发展,一直是国内体育圈近几年的热门话题,并且热度逐年提升。近日于2017年度中国马拉松年会上发布的《2017中国马拉松年度工作报告》,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报告显示,2017年全国各地共举办了马拉松及相关运动赛事(800人以上规模)约1100场,参赛人次近500万,境内马拉松及相关赛事已经覆盖了全国234个城市,直接从业人口数72万,间接从业人口数200万,年度产业总规模达700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0%。


2016年,在中国田径协会注册的马拉松及相关运动赛事为328场,是2011年22场赛事的近15倍,全年参加比赛的总人次近280万,同样是2011年40万参赛人次的近7倍。而在去年,这些数字又被大幅度刷新。在这样的背景下,“到2020年超过1900场,中国田径协会认证赛事达到350场,各类赛事参赛人次超过1000万”,“马拉松运动产业规模努力达到1200亿元”等目标也被提出,为整个行业描绘了一个美好的蓝图。



不难发现,席卷我国的跑步热潮依然强劲,并且还将至少持续到2020年,其中存在的广阔机会让体育从业者备受鼓舞,但我们今天想聊点别的。自1896年首次出现在首届现代奥运会以来,马拉松这项运动一直活跃在历史舞台上,但跑步真正成为一股热潮则晚得多,如今路跑产业十分发达的美国,就是最早出现那跑步热潮的国家之一。那么,是谁引领了美国的现代跑步热潮呢?


在许多人看来,美国长跑选手弗兰克-肖特(Frank Shorter)是当之无愧的“现代跑步热潮之父”。他曾分别在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以及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上的马拉松比赛中获得一枚金牌和一枚银牌,是美国马拉松运动史上的标志性人物之一。他的成就也激励了大量的美国民众参与到跑步运动中来,掀起了一股跑步热潮,因而得名“现代跑步热潮之父”。


弗兰克于1947年生于德国慕尼黑,后随家人回到美国纽约生活。他的一生堪称传奇:在一场业余长跑锦标赛上崭露头角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勇夺多项马拉松赛事以及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马拉松冠军。退役后,弗兰克还在美国境内引领了反兴奋剂的斗争……正如弗兰克的一位前队友所说:“弗兰克的贡献是多方面的——它影响了整个文化。”



弗兰克一生都在向大众诠释着跑步运动,但有一件事情他从未解释过,那就是他跑步的初衷到底是什么。他对此讳莫如深,是因为这背后有一个给他留下了永久阴影的故事——他父亲不为人知的一面。


弗兰克的父亲萨缪尔-肖特(Samuel Shorter)是一名全科医生,因其敬业的精神和无私的关怀而广为当地居民称道,甚至被他们称为“所认识的最伟大的人道主义者”。但就是这样一位伟大的“治愈者”,回到家里就会换上第二张面孔——一位冷酷的“施暴者”。


在弗兰克和作家约翰-布兰特合著的回忆录中,弗兰克提到,萨缪尔动不动就会对包括弗兰克在内的11个孩子恶语相向或是拳打脚踢,甚至还强奸了其中的两个女儿。这让全家人都陷入了一种隐秘而疯狂的恐惧,弗兰克总是时刻保持警惕,免得踩到父亲的雷区,但父亲的虐待总是让他防不胜防。


日子一天天过去,弗兰克与日俱增的恐惧也让他不堪重负,他急于寻找一个宣泄口释放这些压力,幸运的是他找到了,这个宣泄口就是跑步。跑步让他从对父亲的恐惧中暂时解脱了出来,随着跑步的日子越来越长,弗兰克还从中发现了更多的快乐和力量,就把它当成了自己的事业,最终成为了20世纪70年代横扫世界马拉松赛场的一员猛将。



1972年,弗兰克站上了奥运会马拉松比赛的起跑线上,进行了一场传奇的比赛。赛中,弗兰克甩掉了包括当时的世界纪录保持者德雷克-克莱顿和卫冕冠军马莫-沃尔德在内的一众高手,一直居于领跑位置。而当他抵达赛事终点慕尼黑体育场时,观众席上却是嘘声一片。


事实上,观众的嘘声并不是给他的,而是给跑在他前面的东德选手希尔平斯基的。当时,希尔平斯基还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跑者,他是在比赛途中搭了便车才领先弗兰克跑进体育场的,因此招致了观众的嘘声。虽然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但弗兰克的成绩并没有受到影响,他最终以比奥运纪录慢了8秒的成绩冲过了终点。他很清楚在一路领先的过程中也没有人赶超过他。最终,这枚金牌还是颁给第二个撞线的弗兰克。


不过,西尔平斯基从未承认过自己作弊,并且在4年后的蒙特利尔奥运会男子马拉松的比赛中堂堂正正的超越弗兰克夺冠,弗兰克则收获了一枚银牌。1980年,在美国抵制的莫斯科奥运会上,西尔平斯基再度夺冠,但那时的赛场上已经没有了弗兰克的身影。



但无论如何,弗兰克已经创造了历史——他是美国史上第一位、目前也是唯一一位在两届奥运会马拉松赛事上获得奖牌的运动员。这样的成就也打动了国际奥委会,1984年,弗兰克成功进入奥运名人堂,又于1989年进入了美国田径名人堂。


退役后,弗兰克则在推广跑步运动之余,还投入了反兴奋剂的工作当中。1999年,弗兰克协助创立了美国反兴奋剂局(United States Anti-Doping Agency),并于2000年至2003年间担任该局的第一任主席,在美国当地引领了反兴奋剂的斗争。这样的转型让美国民众赞叹不已,但那个曾对弗兰克造成过巨大伤害的阴影却久久没有散去,直到2008年。


2008年,弗兰克的父亲萨缪尔-肖特的生命终于走到了尽头,昔日的驰骋赛场的弗兰克也变成了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直到那个时候弗兰才确信,父亲再也不能继续伤害他和兄弟姐妹们了,经过一番犹豫,他才决定公开他早年遭受父亲身心虐待的经历,这也在美国引起了轩然大波。


“人们有权利知道真相”弗兰克说,“我也应该面对这个事实。至于我的父亲?我认为他可以被宽恕,但也应该被审判。他做过的那些事是无法抹去的。”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