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是怎样运行的?

作为纪律委员会副主任的徐家力在这一年中也很忙,除了不会在罚单上签名,对于足球违法违纪行为的处罚,徐家力从未缺席。

2018-01-27 14:00 来源:《民主与法制》杂志 作者/祁彪 0 24892


2017年足球界的流行词中,“小平很忙”既形象且生动,在2017赛季中超联赛中,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下称纪律委员会)总共开出了87张罚单,作为足协纪律委员会主任的王小平,每一张罚单上都会签上他的名字。同样,作为纪律委员会副主任的徐家力在这一年中也很忙,除了不会在罚单上签名,对于足球违法违纪行为的处罚,徐家力从未缺席。

在2017年的岁末年终,我们采访到了徐家力,请他介绍纪律委员会近些年的发展历程,回应2017赛季中超“乱世用重典”的处罚方式所带来的质疑。


从2009年至今,徐家力担任纪律委员会副主任已经有八年时间,对于纪律委员会近十年的发展走向可谓了如指掌,也对这份工作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同时作为一名资深律师、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徐家力也在以一名法律人的视角和思维审视中国足球的发展历程,为正在进行的足球改革尤其是涉及纪律委员会的改革建言献策。

我们希望通过这次采访,能够让更多的人了解纪律委员会的那些人和事,而不是只通过一张张冰冷的罚单来揣测和审视纪律委员会。我们呼吁每一个关心中国足球的人能够冷静对待纪律委员会的正常履职行为,也呼吁纪律委员会能够加强与外界的沟通、及时回应舆论关切。一味的质疑和谩骂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理性思维才是真正对中国足球负责任的态度。

    

2009:反赌打黑风暴后的自我革新

  

与中国足协正在全面开展的“管办分离”改革不同,纪律委员会的自我革新早在2009年就开始了。从那一年开始,纪律委员会一改之前由足协官员担任委员会委员的做法,改为聘请社会律师担任委员,进行纪律委员会的正常履职工作,徐家力正是那个时候开始担任纪律委员会副主任的。在成为纪律委员会副主任之前,徐家力除了经营自己的律师事务所,还是中国网球协会和田径协会的法律顾问,其专业能力早在体育领域内受到认可。纪律委员会决定改革后,徐家力自然而然被当成了候选人员,此后经过层层考核遴选,徐家力顺利成为纪律委员会的一员。

对于纪律委员会当时的改革,徐家力认为一方面是为了响应足协当时的改革号召,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自2009年开始的那场举世震惊的足坛反赌打黑风暴,暴露了中国足球触目惊心的腐败问题,纪律委员会作为足协较为核心的部门,不可避免受到腐败侵蚀,已经到了不可不改的地步。

“纪律委员会是足协的一个矛盾聚集点,足坛反腐暴露的黑哨、操纵足球、罢赛、踢假球等问题为什么在萌芽阶段没有受到扼杀,非得等到司法介入强制扼杀?深层次的原因就是纪律委员会是由足协官员构成的,他们几乎都出身足协的其他部门,而参加比赛的俱乐部又跟足球协会各个部门天天打交道,难免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当遇到问题需要处罚的时候,打招呼、说情等暗箱操作的手段就都汇聚到了纪律委员会。这种环境下的纪律委员会作出的处罚,怎么能够公正?怎么能够没有腐败?所以,明显该处罚的处罚不了,不该处罚的处罚了,以往足球领域的怪现象也就不难理解了。”徐家力说。

而从社会上遴选律师作为委员会成员,则可以有效避免上述问题,同时因为律师是从事法律工作的,是为公众提供法律服务的,所以律师能够从更客观、社会公正的立场看问题。

“从2009年之后的历届纪律委员会没有一个是足协的人,不受足协级别管制的约束,在具体处罚工作中,足协领导也不会多说话,我们甚至有一条规则,领导来说情了那处罚就会严重。同样,由于并不来自足球领域内,进入纪律委员会的律师一般本职工作做得都不错,不会有太大的经济压力,所以也避免了和各俱乐部产生利益交换的潜在因素。因此纪律委员会的工作完全可以按照律师职业的专业眼光、水准、判断来进行足球违法违纪的惩罚,而且处罚结果是由纪律委员会集体开会表决决定的,每一个案件都要充分讨论,每一个委员都要举手表决,少数服从多数。”徐家力说。

  

纪律委员会的权力来源和处罚依据

  

按照中国足协章程的相关规定,足协的性质是一个社会团体法人,它是否能行使行政职能一直以来就争论很大,法院也多次将状告足协的行政诉讼案件以诉讼主体性质不明确为由而不予立案。如果足协是这样,那么纪律委员会作为足协的外聘机构,是否具有合法性,以及正当的行政处罚权?行政处罚法第十二条规定没有赋予行业协会以行政处罚权,那么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的处罚权的权力来源是什么?


这个问题,徐家力在2009年刚一任职就被媒体问到了,他当时是这么回答的:“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的处罚权的权力来源于《中国足球协会纪律准则》,这个规则规定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按照具体的规定和工作步骤来进行处罚,这个规则在我们成立新的纪律委员会以前就有了。实际上,包括我们一些律师就提出这个规则有一些问题,但是规则已经制定了已经有效力了。我们是根据这个规则成立的,所以我们只能够按照这个规则来办事,在这个规则未修改以前,我们作为纪律委员会的成员不可能修改这个规则,修改它有修改的程序。你说的这个问题不是我们能解决的问题,我们只能够按照这个规则展开工作。”

但是时至今日,通过立法来解决这些问题的希望依旧渺茫。但另一面,徐家力等纪律委员会的委员也一直在利用法律从业者的身份,积极呼吁进行相关立法工作,同时积极完善《中国足球协会纪律准则》,使其越来越细、越来越规范、越来越专业,以弥补先天不足。

“这个准则是依据国际足联颁布的《足球竞赛规则》《国际足联纪律准则》《亚足联纪律准则》和《中国足球协会章程》等制定的,目的是为了促进足球运动的健康发展,维护足球比赛良好秩序,创造公平竞赛的环境,预防并处罚违背体育道德行为和球场暴力行为,保障运动员、官员、比赛官员、观众、足球从业人员、赛区委员会、中国足球协会及其会员协会、俱乐部的合法权益,保护运动员的身体健康,促进足球比赛技战术水平的提高,使足球比赛更具观赏性。近些年,我们几乎每年都要对准则进行修改,针对每个赛季出现的问题,对准则之前没有规定的进行补充,规定的不充分不全面的进行完善,出现错误的进行及时修正,如今这个准则越来越实用、越来越贴近于足球的现实。”徐家力说。

同时徐家力表示:“足球纪律委员会的处罚规则、怎么处罚的问题等都是现在参加联赛的俱乐部充分讨论、参与制定的。既然俱乐部作为一个会员,参与了规则的制定,承认了规则,就不可能不去遵守这个规则,这个规则是对大家都有约束力的。这是在没有明确立法确定权力来源的情况下,保证纪律委员会作出处罚具有正当性、合理性的前提,因此各个俱乐部都应该遵守这个准则,这是职业化足球的一部分。”

  

理性与沟通才是促进足球进步的良药

  

虽然徐家力呼吁各个俱乐部遵守规则、尊重纪律委员会的处罚,而经过多年职业化的发展,俱乐部也能理性对待纪律委员会的处罚,但这并不意味着纪律委员会不会遭受争议,尤其是广大足球爱好者的批判。

相较于2009年之前的纪律委员会,如今的纪律委员会不再是各种足球黑幕以及矛盾的聚集点,但却仍是舆论关注的聚焦点。以2017赛季中超联赛为例,纪律委员会几乎每一次处罚都会引发争议,甚至一些重磅罚单还会将纪律委员会拖入舆论漩涡。

作为在纪律委员会工作八年的元老级人物,徐家力对于这些处罚带来的争议早已经学会了泰然处之。“就个人而言,因为这份工作而遭受谩骂的情况实在太多了,有的时候陌生电话打进来,刚一接听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谩骂,网上的谩骂更不必说,刚开始我还会和别人争论几句,但是时间久了心态也就放平和了。这份工作本来就是招人烦的工作,一个处罚哪怕再没有问题,也会损害一些人的利益,或者让一些不太理性的球迷心情不爽,因此遭受非议肯定在所难免。比如我是沈阳人,如果涉及辽宁队的处罚,如果处罚了辽宁球迷就会说我忘本,而如果不处罚别的球迷就又会说包庇家乡球队,但是实际我在北京工作生活已经四十多年了。”徐家力说。

而纪律委员会的其他成员,几乎也都和徐家力有着同样的遭遇,这就是纪律委员会面临的舆论现状。但同时徐家力也承认,有时候公众对纪律委员会的质疑并非是空穴来风:“我们也都是人,正如审判工作审理的只是法律事实、只能依据认定的事实和相关法律进行判决一样,我们的工作也不可能保证每次都一定是公正的,而且足球一直处在不断发展变化中,纪律准则也不一定能够确保遇到的每个问题都可以找到明确处罚依据。因此我们在努力吸收以往的经验基础上努力提高自身的执纪水平,同时像刚才提到的,我们每年都在修改纪律准则,使其更加完善和专业。”

徐家力在采访中表示:“我们欢迎理性的质疑和对话,反对宣泄个人情绪式的谩骂,否则对足球的发展没有好处。”

比如,2009年组成的纪律委员会,其中绝大多数成员都是北京的律师,因此有人质疑这样难免在具体处罚中不会出现地域保护的现象。如今,纪律委员会就改变了这种人员组成结构,现在的11名委员中,有6名北京的,其余5名分别来自大连、广东、上海、武汉、河南。

“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因此有很多现实因素形成制约。比如纪律委员会的工作强度是很大的,在联赛进行期间,几乎每周全部委员都要坐到一起开会,讨论上一周联赛中发生的违法违纪问题,制定处罚方案,而纪律委员会的办公地址在北京,如果外地委员过多,如此高密度的会议,很难保证每次会议人都能够到齐。再者,由于担任纪律委员几乎是纯公益性的,待遇很少,只在开会的时候有一个很少的补贴,外地的律师来开会有差旅费,大家都是抱着公益心来做这件事,如果外地律师过多,无形中会增加纪律委员会的负担,所以我们要在能够承受的范围内逐渐进行改革。”徐家力说。

此外,徐家力还表示:“我们一直在呼吁足球改革应该有法治思维,要有法治保障,作为几乎由法律专业人士组成的纪律委员会,在这方面更加需要以身作则。比如对于被处罚对象的权利救济方面,在处罚过程中纪律委员会充分听取当事人及其所在俱乐部的陈述,当事人可以提出陈述、申述或者进行反面驳斥、辩护意见,如果被处罚对象对处罚结果不服,可以向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诉,由仲裁委员会对我们纪律委员会的决定进行审查。”

对于2017赛季末闹得沸沸扬扬的张稀哲掌掴对手被禁赛12场的事件,徐家力就表示如果当事人不服,可以向仲裁委提出申诉,足协的大门永远是敞开的。

就在本次采访结束后,正如徐家力所言,根据中国足协官网的消息,仲裁委已经受理了张稀哲的申诉,并已于2017年12月21日进行了审理。

而这,正是我们希望看到的:足球改革能够充分尊重法治、保障法治,公众对于不同意见和观点的表达能够更加理性和平和。


本文转载自《民主与法制》杂志,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揭秘: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是怎样运行的?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