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电竞名企员工的2017年,是这样度过的

他们曾经为大名鼎鼎的电竞集团工作,却有半年时间没有拿到过一次薪水;老板凭着富二代的身份在圈内左右逢源,却在关键时刻消声觅迹。产业巨轮依然高奏凯歌,滚滚向前。

2018-01-26 12:00 来源:电竞研究社 文/Sariel 0 28038

知名电竞战队Newbee创始人王玥(左一)同时也是蓝游的幕后老板 


他们曾经为大名鼎鼎的电竞集团工作,却有半年时间没有拿到过一次薪水;老板凭着富二代的身份在圈内左右逢源,却在关键时刻消声觅迹。


产业巨轮依然高奏凯歌,滚滚向前。而一个无忧无虑的农历新年,对这些愤怒、焦虑、失望、茫然的人们来说,早已不复存在。


1


在距离2018年春节还有一个月的时候,李承(化名)打开电脑,在文档中记录下自己过去一年的足迹。


作为在蓝游的一名中层管理,同样也是该公司欠薪事件中50余位受害人中的一员,他已经在为下一步做好了准备。

 

为了拿回公司拖欠自己长达半年的薪水,早在几个月前李承就与同事们一同申请了集体劳动仲裁。在此期间,如果老板“良心发现”主动结清各类款项,自然万事大吉。若是公司在仲裁期限内始终没有给出回应,他们也可以向劳动局申请强制执行,争取在新年到来之际,将这段糟心的经历画上一个句号。

 

然而,事情的发展似乎并没有他们当初想象中那么乐观。在仲裁期限的最后一天里,老板王玥的上诉行为,再一次将该事件拖入僵局。

 

“NewBee放弃了LPL席位拿了5000万赔偿金。本以为老板手里有钱,半年的工资也有指望了,结果他(王玥)这一上诉,我们反而还成了被告。”谈到自己与伙伴们的现状,李承双手一摊,颇为无奈。


他与同事们商量过,如果接下来法律流程进展不顺利,他会考虑将自己这一年来的经历进行整理后公之于众。社交平台上的舆论高压,也将成为他们在这场讨薪“战争”中所依赖的最后一道防线。 


2


与公司里许多热爱电竞的年轻人不一样,在加入蓝游之前,李承与电子竞技这个行当其实并没有太多交集。

 

“只是喜欢玩游戏而已。” 说起加入蓝游的初衷,李承的声音中感受不到太多狂热与感叹。当时三十一岁的他,已经在枯燥的传统行业中耕耘了整整八年。

 

“在一个领域里待久了,自然会有些疲态。再加上工作的特殊环境,也算是摸着了这个行业的天花板。”

 

为了给人生做出一些改变,李承选择辞掉了原来的工作。至于为什么会加入蓝游,其实简单回顾一下这家公司当时的境况,他的选择或许并不难理解。

 

蓝游全盛时期版图

 

Ti4冠军、NewBee电子竞技俱乐部、富二代老板。这些都是在电竞圈内耳熟能详的词汇,同时也可以算作蓝游这家公司的对外标签。在电子竞技成为时代风口的今天,仅凭它们,相信就可以让一大批年轻人踏破蓝游的门槛,心甘情愿地奉上简历。

 

当然,对于李承这位“老司机”,这些响亮的名号并不足够。就在他入职前一个月,蓝游凭借着旗下创联赛优秀的制作水准,顺利完成A+轮融资,拿下王思聪旗下普思投资的3000万资金后,公司估值达到五亿。

 

名利兼备,这艘大船在当时看上去就算不是“坚不可摧”,那也当得起“固若金汤”。于是2016年9月,李承正式入职蓝游,并且在一个月后,拿到了自己在新岗位的第一份工资。

 

薪水入账的一刻,李承内心平淡而自然。当时的他估计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段如同家常便饭一般的经历,将会在未来一年里成为他与同事们难以企及的奢求。


3


2016年11月,财务没有按时发出工资,这无疑让刚刚入职没多久的李承觉得很是奇怪。

 

他找到行政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得到的答案是:公司股东法人的变更,融资资金无法进入公司账户,所以老板拿员工工资去垫付了海外赛事的费用。

 

好在高层的反应十分迅速。此事还没来得及进一步发酵,公司主管便召开了员工大会,对情况进行说明,表示所有的工资会在年前结清。老板王玥也在第一时间通过邮件对此时进行了回应,并且承诺2017年他依然会出资,全力推动公司的创联赛项目,让员工们过上更好的生活。

 

理由“合情合理”,态度“积极负责”,尽管三个月没拿到工资,对于工薪阶层来说已经可以算是一件要命的大事。但李承当时的表现其实并不悲观。

 

一方面,是因为这三个月里,公司依旧给员工发放了上海市最低收入的基本工资:一个月2000出头,至少还能让他们吃上饭。另一方面,也是对公司“家大业大”的现状充满信心。

 

“老板这么有钱,总犯不着为了这点薪水来坑我们吧?”虽然内心有些不快,但李承和同事们还是很轻松地找到了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

 

好在结果是幸运的,就如同员工大会上承诺的一样。2017年除夕前,蓝游员工们如约收到了拖欠许久的工资,三个月来积累下的不安与失望,也伴随着除夕夜里爆竹声的响起,而烟消云散。

 

不过李承心中,这段经历终究还是埋下了一个疙瘩。

 

“欠薪的事就不提了,这大过年的,没有年终奖,好歹也让大家聚在一起吃个饭吧?”高层对公司文化的不重视,让从传统行业走来的李承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这公司好像不太行。”虽然入职不到半年,但丰富的社会阅历还是让他得出了这样一个判断。

 

当然,也不少同事总觉得他想多了。毕竟行业才刚刚起步,不成熟的规则制度可以慢慢完善,只要老板能够保持投入,待遇肯定会越来越好的。参照整个行业的发展状况,这样的憧憬无可厚非,可接下来蓝游所发生的一切,却证明了李承的预感并不是杞人忧天。

4

 春节归来后的一天,一位包工头走进蓝游办公场所,对正在埋头工作的员工们大声说道:

 

“你们把需要保存的东西都保存一下,我一会儿要拉闸断电了。”

 

没过多久,他大手一挥,诺大一个蓝游便如同泄气的皮球一般宣告瘫痪。

 

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楼中的大多数员工一脸懵逼,然而问及李承当时的心情,他却表现得十分淡定。由于部门办公地点与公司行政同样位于二层,在日常工作中,他往往能够及时了解到许多普通员工难以接触的信息。

 

据他所知,这位包工头已经来公司纠缠了许多次,说到底,还是因为之前公司装修的尾款没有结清。“之前还只是派几个工人在门口守着,这次估计也是给人逼急了。”再加上这段时间的工作经历,公司被拉闸断电这种放在任何人眼中都堪称猎奇的事件,在李承眼中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

 

自从去年9月入职以来,李承所在的赛事执行部门一直在负责创联赛第四赛季的推进。

 

然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钱,成为了项目推进的最大障碍。

 

原本三月开打的比赛,因为资金不到位或者赞助排期对不上之类的原因,一直无法开启。

 

更倒霉的是2016年,蓝游举办创联赛S3之后还留下了许多“遗留问题”。那些没有拿到尾款的供应商由于联系不到老板本人,只能与蓝游相关部门展开旷日持久的拉锯战。在蓝游工作的这段日子里,李承和同事们处理过的此类事件不在少数。至于这位拉闸断电的包工头,只是众多供应商中的其中一个而已。

 

“再加上这段时间,我们的工资依然没能及时发放,直到五月份才一次性补发了年后三个月的薪水。”

 

“原来还有的基本工资后来也没了。公司不再像年前那次一样开会说明,仿佛三个月不发工资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所以你说被人找上门来,拉闸断电这种事情在我们眼中奇怪吗?”

 

“好像…也不奇怪吧。”


5


前两次为期三个月的欠薪事件,虽然让整个蓝游上下出现了一些不满的声音,但动静依旧不是很大。就像泰坦尼克号出航前上船的人们一样,事物华丽的外表似乎总会给人带来自信与安全感。

 

但中国有句老话叫做事不过三,量变终归还是引发了质变。2017年9月,拖欠员工薪资长达三个月的蓝游,又一次没有发出工资。

 

之前每次拖三个月,这回怕不是要变本加厉了?蓝游内部的不安情绪达到了临界点。

 

“当时已经有不少同事提出劳动仲裁的意愿,我们部门其实也有考虑。但在这个时间节点,事情又出现了那么一丝转机。”

 

这一丝转机,就是李承和同事们一直在筹划的创联赛第四赛季。

 

9月底,他们突然得到消息——创联赛即将在十月份重新开启。这让无疑李承他们重新看到了希望。“项目启动了,那基本也就意味着资金到位了啊。不然蓝游这么做是要干嘛?”抱着对公司的最后一丝信任,李承与同事们重新打起精神,整个生产机器也开始像往常一样快速恢复运转。

 

直到一个月后,一群保安的“登门拜访”,将这一次复苏彻底定义为回光返照。

 

10月26日。公司因为拖欠珠江创意园区的物业费而被物业强制断电。在此之前,公司所有员工都没有得到任何通知。


被称作圈内人称作“宇宙电竞中心”的珠江创意中心,蓝游曾经也是这里的一份子。

 

“部门里就我上班时间最早。”对于那一天的经历,李承记忆犹新。“就跟往常一样,那天我九点半到公司,当时包括行政在内也就来了十几个人。”

 

“大概十点半左右,我们突然接到行政通知,让员工们都回家。”

 

“我跟行政关系好,一问之下才知道:公司长时间拖欠物业费,目前需要关闭一段时间。”

 

至此蓝游旗下的业务全部陷入停滞,公司也成为了一座有名无实的空壳。


6


11月8号,劳动仲裁正式开庭。作为集体仲裁的代表人之一,李承必须亲自前往劳动局,处理各项手续之余,还要帮同事整理工资流水。

 

“我其实还好,工资卡没有跟支付宝微信捆绑,所以一页下来干干净净。”

 

“但是其他人,一年流水几百页,跟长篇小说似的,你还得从中帮他们把工资找出来。”

 

想起那令人头皮发麻的两小时,李承与同事们忍不住笑出声来。

 

而另一边,公司关闭后,蓝游的部分管理层曾经不止一次试图联系老板王玥本人,但始终没有得到回应。即便是收到劳动仲裁法庭的开庭通知,他也不曾在劳动局现身。公司大群里不停地有员工再给他留言质问,他也权当没有看见。直到有一天,一位员工在某位游戏主播的直播间中,发现了王玥的“身影”。

 

就如同往常一样,这位令公司上下焦头烂额的95后老板,还在与他的好友们开黑打游戏。看上去无忧无虑的姿态令不少年轻员工的心态迅速失衡。

 

于是12月25日,也就是圣诞节那天。一位ID名叫“蓝游还我血汗钱”的员工发布了一条微博,对于王玥不负责任的行为进行指证,并且@了诸多电竞圈大V。短短一天内,这条微博引起了各方声援,其中包括王思聪为其留言点赞;QG俱乐部老板随后也在贴吧发帖爆料王玥,一时间也是在圈内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微博原文 

 

这一事件的曝光令不少蓝游员工感到倍受鼓舞。圈内大V的声援也令李承和同事们多了一份底气,他们立刻联系媒体,准备将这篇文章进行转发扩散。

 

然而第二天大家一上微博,便立即发现那篇文章已经被作者删除。当事人随后发表声明,声称王玥已经在私信中承诺,会在元旦之前结算所有的拖欠薪资。这不禁让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的他们大跌眼镜。

 

“怎么看都是一张空头支票,拖时间的而已。”

 

“可偏偏就有人信了,聊天的时候还在想着明年拿到钱之后,准备去哪里旅游的问题。”面对老板一次又一次的承诺,李承始终乐观不起来。

 

几年前他还在上家企业工作的时候。当时有一家与他们合作的工厂就因为资方纠纷问题被迫关闭。事发之后,旗下员工申请了劳动仲裁,并且对劳动局的强制执行予以厚望。然而事与愿违,老板在仲裁过程中运用各种手段反复拖延并最终申请了破产。那些为此耗费大量精力的员工,到头来还是一无所获。

 

在他看来,王玥目前的表现与前例几乎如出一辙。



距离元旦结束已经接近一个月,如李承所料,那半年的工资就如同雾里探花,依旧毫无下落。

 

1月10日,劳动仲裁结果正式下发。

 

按理来说,如果在15天内王玥没有主动执行,申请仲裁的员工们便可以通知法院实施强制执行。但就在仲裁结果公布后的第十四天,王玥选择了上诉。在李承这些“悲观者”的视角里,这意味着事件正在向此前预想结果稳步发展,毫无偏差。

 

显然蓝游员工们对自己的仲裁之路并不乐观

 

“现在我们大概有三条出路。”对于自己和同事的将来,李承有着很清晰的认识。

 

“一是老板能良心发现,手里的钱周转开了之后主动把工资给我们发了。当然这种情况我并不指望。”

 

“二是等待司法介入,但说实话,王玥完全可以像现在这样用法律手段跟我们耗着,短时间内想得到一个结果也不大可能。”

 

“三是依靠社交平台和媒体曝光,用舆论压力迫使王玥做出回应,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而对于他这一年来的经历,李承也用一段话表达了自己的感受:

 

“说实话,电子竞技这个行业令我挺伤心的。”

 

“我在传统行业做了八年,什么样的老板都见过。有抠门的,不愿意多给钱的。也有把你一个人当两个人往死里用的。”

 

“但是拖着工资一直不给这种事。”他尴尬地笑了笑,“我以前一直觉得只有新闻里时常报道的农民工才会遇到。”


本文转载自电竞研究社,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一位蓝游员工的2017年,是这样度过的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