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足坛的金元风暴

在多数球迷心中,“金元足球”从来不是什么好的词汇。

2017-12-20 14:51 来源:禹唐体育 0 20204


禹唐体育注:

对于被称为“中国阿布”,王健林表达了相当不满的情绪。在王健林看来,出于对阿布人品与行事风格的不屑,自己更愿意被视作中国的比尔·盖茨。当然,媒体之所以将王健林与阿布相连,无非是出于“投资足球的富人”这一共性。


在多数球迷心中,“金元足球”从来不是什么好的词汇,似乎每当自己主队被冠以“金元足球”的标签,球迷就会搬出俱乐部称得上豪门的一面,由此证明球队的底蕴所在。


某种程度上,一家俱乐部短期内的成功的确可以离开金元足球的帮助。例如号称里斯本雄狮的苏超凯尔特人曾是欧洲第一个三冠王,当时全队15人中几乎所有首发和替补都来自凯尔特人主场10英里的范围内。



又比如在2015-16赛季的英超联赛中,莱斯特城132年的俱乐部历史上首夺英超冠军,上演了赔率高达1:5000的“野百合也有春天”。要知道,在该赛季开战时,老帅拉涅利的首发11人的总身价不过2100万英镑。


然而,要想在更长时间段内成为欧洲足坛的成功者,也就是真正的豪门,依靠奇迹自然是不够的。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之所以能在较长的一段时间中被冠以豪门之名,其根基正是在于金元足球。


例如在《金钱买不来冠军和底蕴?别傻了,金元足球都成功了三十年了 》中,虎扑网友冷乘万以AC米兰为例,介绍了豪门是如何炼成的:“在1986年贝卢斯科尼接手米兰时,米兰在意甲的地位并不比阿布接手时的切尔西好,贝卢斯科尼接手后先后大手笔投资购买了荷兰三剑客,其中购买古利特的价格更是打破了当时由马拉多纳保持的转会费世界纪录,于是以荷兰三剑客为核心打造了一支日后享誉全球的米兰:87-88意甲冠军,88-89和89-90连续两届欧洲冠军杯冠军。”



“随着外援政策的逐步放宽,贝卢斯科尼的金钱继续发挥巨大的能量:金球先生帕潘、萨维切维奇、博班、德塞利等一大批优秀球星先后到来,再创米兰王朝第二波高峰。在贝卢斯科尼的经济支持下,整个90年代米兰都是星光璀璨,让人神往:光是金球奖得主就有古利特、巴斯滕、帕潘、巴乔、维阿5位先后效力米兰(还可以加上后来获金球的舍甫琴科)……AC米兰俱乐部最辉煌的经历,最值得自豪的底蕴基石就来源于金钱。”冷乘万这样写道。


然而近年来,来自中东与俄罗斯地区的富豪连连出手,在令意甲逐步从顶级球员净流入变成净流出的同时,也造成了意甲的没落与职业足坛重心的迁移。


本赛季,曼城在英超的风光一时无两,这支英超新贵的成功自然源于中东财团的支持。2008年9月,在曼苏尔的指引下,阿布扎比投资基金以2亿英镑的价格收购曼城,为曼城还清了此前所有的债务,实现全资控股,并成立城市足球集团。城市足球集团由阿布扎比联合集团控股,而阿布扎比联合集团控股则属于曼苏尔酋长的私人资产。



曼苏尔是阿联酋总统事务部长兼副总理、前阿联酋总统的儿子之一、现阿联酋总统的弟弟。作为阿布扎比发展投资联合集团总裁、全球最大主权财富基金——阿布扎比投资局董事局成员。据福布斯统计,曼苏尔的净资产估计约有200亿英镑,加上其背后曼苏尔家族超过一万亿美元的庞大资金量,其资本实力只能说让人叹为观止。

 

在实现全资收购后,曼苏尔用自己的金钱和意志塑造着曼城,将这支当年英超的中游球队打造为每赛季冠军的有力争夺者,本赛季更是一枝独秀。据瑞士著名体育研究机构CIES足球天文台近期所做的统计,曼城现有的阵容已经是世界上总身价最高的,达到了11.96亿欧元,队中身价最高的球星是德布劳内,身价达到了1.45亿欧元。


值得一提的是,金元足球绝不意味着良性发展的反面。恰恰相反,有了金元足球支持的职业足球,反而更能实现真正的可持续发展。上赛季,曼城的总营收达到了4.73亿英镑,这是俱乐部的这一指标历史上首次突破4亿英镑,相比去年增长了21%。同时,曼城还连续第三年实现了盈利,无论是训练设施配备还是青训体系建设,曼城的表现也都足够抢眼。



而在另一边,大巴黎同样称得上是金元足球的代表。在阿布扎比财团入主曼城的三年后,卡塔尔资本出手,带有国家财富基金性质的卡塔尔投资局斥资5000万欧元购得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70%的股份,进而成为了俱乐部实际掌权者。


卡塔尔人入主的第一个夏天就与曼城展开了军备竞赛,一口气引进了包括帕斯托雷、梅内、马图伊迪等球星,总花费接近9000万欧元。之后的每个赛季,巴黎圣日耳曼几乎都会成为超强买手,蒂亚戈·席尔瓦、卡瓦尼、维拉蒂、伊布甚至贝克汉姆等人的加入让俱乐部逐渐在欧洲立足。今年夏窗,大巴黎更是强挖内马尔,招揽姆巴佩,组成了豪华的攻击线。



对此,西甲联赛主席特瓦斯表达了自己的愤怒。“巴黎圣日耳曼和曼城从国家政权获得援助,这扰乱了欧洲赛事,造成的市场膨胀也不可避免地伤害了足球产业。欧足联必须要通过维护财政公平政策的落实来保障欧洲足坛的经济健康。”事实也确实如此,卡塔尔投资局和阿布扎比财团这种以赞助的方式变相为俱乐部注资已经让财政公平法案变成了废纸一张。


相比其他联赛,德甲倒是显得与众不同。在“50+1”政策的指导下,德甲的职业足球俱乐部始终属于球迷,而要自负盈亏的股份制球队,则无法进行无节制的投资。因此寡头们对收购德甲球队显得兴趣索然。


不过对于从低级别升上来的球队而言,倒是有着一定的可操作空间。例如莱比锡红牛就通过高达800欧一年的会员费,以及申请会员资格需经过球队董事会同意等条件限制,令实际权力保留在了红牛集团高层或其他关联者中,并一度在联赛中表现抢眼。



在这样的背景下,阿贾克斯这样专注于青训的球队倒是颇为难得。就像前阿贾克斯功勋范德萨说的那样,对阿贾克斯来说,足球永远是最重要的,商业及其他都在其次。不过近年来,荷兰足球面临的困境也是显而易见的。


从最初的形态各异,到英式足球的一家独大,再到成为世界第一运动,英式足球的全球化扩张始终伴随着资本主义的全球化扩张。正是在大英帝国的不断侵略与殖民中,职业化程度日益加深的足球成为了一种文化符号与交流工具,扮演起了自己独特的社会角色,并影响至今。


不夸张地说,金元足球正是现代职业足球的代名词。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