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俱乐部,不过是球迷的一个乌托邦?

艾比斯费利特联(Ebbsfleet United)因2008年被一家网络社区的30000多名球迷众筹收购,一度成为当时英国的头条新闻。但,现实的残酷以及热情的退散,令美梦中的一帮球迷最终被无情唤醒……

2017-12-18 08:30 来源:虎扑翻译 文/Sean Cole 译/TobiasLai 0 34950


“作为一名酷爱足球的球迷,我很庆幸没有搞砸一家俱乐部。因为我知道对于球迷来说,他们钟爱球队的重要性。我总是非常小心翼翼地处理任何事务。任何可能会致俱乐部陷入危险境地的事情,我都尽量避免。某些人猜测我们会造成大混乱,但我们都如履簙冰地把事情做好,只要没有犯致命错,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尽管后来有不少模仿者,但艾比斯费利特联绝对是第一家由网络社区掌控和运营的职业体育俱乐部。一度拥有超过32000名会员的“MyFootballClub”,为球迷们提供了一种实现愿望的新形式——成为俱乐部主席和主教练之一,有权批准转会交易、选择出场队员、带领一家名气不大的小球队向职业联赛系统发起冲击。这对于那些“键盘侠”来说,无疑是一次从游戏走进真实的体验!然而,现实并非如虚拟世界那么事事如意。


众筹收购俱乐部的概念,源自于英国记者兼自由撰稿人威尔-布鲁克斯(Will Brooks),这位富勒姆球迷见证过球队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采取过的、最简单“粗暴”的募款手段——有人手持着毯子,游走在球场的每一个角落,接收会员和球迷们投掷下来的硬币。在布鲁克斯眼中,这只不过是一次次偶然发生而且缺乏规划的活动,效果并不显著。他认为,要是能集聚那些球迷的资金来收购一家俱乐部,那样的效果会更好。受到足球游戏《FM》的影响以及游戏支持者们渴望真实运营一家俱乐部的需求所启发,布鲁克斯心想,为什么不来一回真人版的《FM》呢? 


起初,布鲁克斯曾和一些俱乐部老板及一些潜在赞助商探讨过他的想法,但终究是流于表面的表达热情和画大饼,最后并无实际进展。2007年,无法一步到位的布鲁克斯决定从零开始,从一个单页网站开始,构建出一个球迷的“乌托邦”。


“说实话,我完全是探索性地创办这个网站。10年前(在2007年4月),这样的尝试算是大工程。”布鲁克斯说,“在那个还没有社交网络和APP的年代,我们只有依靠发邮件来将这个概念宣传出去,就这么一传十、十传百,直到BBC的网站把我们的计划当作猎奇体育新闻报道之际,我意识到这个计划一定要走下去。”


在12个月里,“MyFootballClub”的概念从网页发展成一家能号召球迷收购球队的网站(图片来源:Clive Mason) 


“你的球队,你说了算(Own the club, pick the team)”,这样一个简单而又极具吸引力的承诺,成为MyFootballClub最“根深蒂固”的圈粉理念。互联网的效应,让布鲁克斯收到来自全世界各地球迷的“青睐”。仅仅3个月,有多达53000名新增注册账户。布鲁克斯在一名律师和一名网页设计师朋友的帮助下,将MyFootballClub逐渐打造成有内容而且可靠的网站,但会员们愿不愿意掏钱“买账”,布鲁克斯心里并没有底。


“我一直刷新着自己的贝宝(Pay Pal)账户,几乎每5秒钟就会有三四千英镑入账。尽管那种状态让我已经感觉有点超出现实,但我觉得还没到达我心目中的标准,毕竟这个数字还没到达能收购一家俱乐部,担忧感一直萦绕在我脑海。”


“仅仅在24小时内,我们已经募集到25万英镑;10天后,我们募集到了50万英镑。那时候,有些俱乐部开始蠢蠢欲动地接触我们。记忆中,有12家俱乐部老板找上门来,希望我们能收购他们的球队。我们把所有‘候选目标’一一陈列给我们的会员。其中,艾比斯费利特联得到最多会员的选择。”


“开始运用资金的当天,我们建立了几个讨论组,以方便来自不同国家的会员们讨论不同的事务。在MyFootballClub社区里,并没有现在充斥在社交媒体当中的恶言相向。一切事情一开始都井然有序地进行着,那是最纯粹、最有理想性的时候。”


不少会员幻想能够拯救诸如利兹联和诺丁汉森林这样的落魄豪门,但回归现实考虑,这样的收购是不现实的。像《FM》骨灰玩家所熟悉的哈利法克斯镇(Halifax Town)、利镇RMI(Leigh RMI)以及曼斯菲尔德(Mansfield Town)这样的更低级别俱乐部,才是他们比较务实的选择。


综合考虑过后,布鲁克斯将目标锁定在一家位于国家联赛(第五级别)、有成为职业球队希望而且能吸引国内媒体报道的球队。最终在2007年11月,MyFootballClub官方宣布将艾比斯费利特联定为众筹收购的目标球队。经过3个月的磋商,MyFootballClub最终有95.89%的会员投票赞成定案。


这家位于肯特郡边陲角落、前身是格雷夫森德及诺斯费利特(Gravesend & Northfleet)俱乐部的新球队,受到全球来自120个不同国家的会员关注。曾经5次代表爱尔兰国家队出场,并且先后效力过伯明翰城、剑桥联以及考文垂的防守悍将利亚姆-戴什(Liam Daish),作为艾比斯费利特联的主教练,见证着球队的瞬间转变;从财务困难的前主席杰森-伯特利(Jason Botley)时期,过渡到拥有全球资金来源的新老板阶段。


“我的第一印象感觉还好,他们都是很棒的小伙子,显然他们希望我也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戴什说。“这是个全新的模式,他们有着宏伟的计划,虽然之前从来没出现过这样的玩法,不过听起来能令人很兴奋。我看过他们的网页,做得很专业,而且能吸收到超过30000名会员,这个真不简单。面对这种新模式,我不可能熟视无睹。我尝试去接受它,实现它。”


布鲁克斯(左)和当时的艾比斯费利特主帅利亚姆-戴什(图片来源:The Independent/REX/Shutterstock) 


“一开始,我不得不花功夫在应对媒体上。完成收购当天,我们正作客挑战牛津联,当时新闻发布室里塞满了媒体记者。除了要应付媒体,我还得经常和会员们分享我的经验和想法,训练场外的事务突然间多了起来。那时,我有种坐过山车的感觉,既兴奋,又带有些许惶恐。”


MyFootballClub其中一项最大卖点,就是会员有权力会球队挑选球员,将他们的意志灌输到日常当中。理论上,这种新模式必然动摇了主教练的职权,只不过这种颠覆传统的做法事实上并没有真正发生。每周赛前,会员们要挑选出排兵布阵的负责人,然而戴什依旧是都是会员们的首选。


尽管质疑的声音很多,不过艾比斯费利特的支持者都乐见这次收购,毕竟,从债务的泥淖中挣脱出来是首要任务。新模式的实验一开始受到显著的效果,在刚完成被收购后不久后,艾比斯费利特便在温布利大球场举行的2007-08赛季英足总锦标赛决赛中,以1-0击败托奎联(Torquay United)夺魁。而在那个赛季,戴什还带领球队以第11名的成绩稳坐国家联赛中游。而且,在MyFootballClub的资金支援下,戴什能够稳定军心,留住阵中有实力的球员。


经过了一个甜蜜的开局,故事的发展开始出现波折。俱乐部尽全力通过让会员与球员互动、办活动以及做直播来“讨好”会员们,但仍有多达5000名会员在支付了35英镑的费用后,再也没有参与其中。随着新鲜度的消退,加上当初的一些愿景无法实现,令会员们的热情逐渐被磨灭,人数也持续减少当中。


曾经被“夸大”的会员投票权,最后仅在戴什的每周预算、未来球衣设计以及球员的去留等事务上才有其效用。然而,就球队青训新星约翰-阿金德(John Akinde)的转会一事,反而更凸显了会员投票权利之苍白:会员们一厢情愿地认为这份当年来自布里斯托尔城的一份14万英镑报价不符合他们的转会政策而拒绝放行,知道内情的主教练戴什迫不得已向会员澄清,阿金德已经表达离队的决定,会员们只能无奈地必须接受重要球员的“无情”离开,手中的一票沦为白纸。


会员的减少以及财务的越发紧张,导致在MyFootballClub完全执掌的第二个完整赛季后,这家“球迷的俱乐部”不幸降级。虽然时隔一年依靠附加赛胜利重回第五级别联赛,但球队艾比斯费利特逐渐沦为游走于国家联赛以及国家(南区)联赛的升降机。计划的发起人布鲁克斯开始心感阑珊,只是通过聘请员工来协助运营MyFootball Club,而他自己慢慢淡出了整个计划。布鲁克斯的离开,意味着当初的“梦想”走向幻灭。


“我认为,计划走向失败的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过于理想化。我觉得当初无论是会员还是媒体,都对整个计划十分感兴趣,也很乐于跟进下去。不过,当我们宣布收购的是一家第五级别联赛的俱乐部时,可以发现会员们对于最终的这个不知名目标颇感失望。这也为后来会员的减少埋下了伏笔。”布鲁克斯总结道,“另一方面,会员后来的抽身离开令我们的注资出现干涸,导致艾比斯费利特的全队上下内外对MyFootballClub越来越不待见。当初我们带着热情和金钱而来,最后热情和金钱散尽,我们沦为里外不是人的‘背锅侠’。”


尽管被收购后不久便赢得英足总锦标赛冠军,但一座价值不高的冠军无法满足会员的胃口(图片来源:Paul Gilham) 


2012-13赛季,MyFootballClub的会员只剩下1300人,俱乐部的亏损越来越迅速。本来应该一心一意专注在带领球队打好每一场比赛的戴什,被迫优先处理对会员的“扫盲”(普及非职业俱乐部的运作机制)以及募集资金的工作。


主教练的首要任务变成了“销售经理”,球队的成绩可想而知。


“这个计划已经根本无法持续下去,最后我只能拿着每周4500-5000英镑的预算,和那些被职业联赛系统淘汰出来的职业俱乐部抗衡。俱乐部的规模限制了球队的成绩,没有足够的资金奥援,我们的成绩只有向下滑落,球迷也势必失去继续支持的动力。”


“在MyFootballClub控股的最后一年,艾比斯费利特基本处于崩溃边缘。我们一边竭尽所能地举办各类活动来帮助俱乐部募资,另一边也不得不向那些曾经从艾比斯费利特购买过球员的俱乐部卑躬屈膝,乞求他们能够提早激活当年交易当中涉及的球员离队条款,好让球队有资金熬到赛季结束。例如迈克尔-博斯特维克(Michael Bostwick)便是其中的一位,我们找上了斯蒂夫尼奇俱乐部,甚至劳驾到英国税务海关总署的官员帮忙上门‘筹募’。尽管我们无法避免降级的厄运,但起码让俱乐部免于破产已经是我们达成的最大努力。”


一系列病入膏肓的财务顽疾以及球迷的抗议示威,让一度被认为是走在体育俱乐部体制最前沿的先锋性计划,最终走向失败收场。2013年4月,MyFootballClub的会员通过投票决议,将三分之二的股权转手给当地的信托公司,剩下的三分之一股权转给俱乐部其中一名最大股东。一个月后,科威特财团KEH体育公司全面接手艾比斯费利特,俱乐部正式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代表球队过去的戴什,也被迫离开在位8年的位置。


科威特财团接手的这四年来,艾比斯费利特一直为重返国家联赛努力,直到今年5月在升级附加赛中击败切姆斯福德城(Chelmsford City)后,终于回到第五级别联赛的行列当中。直到现在,每年依然有成千上万名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支持者关注他们后续的表现、购买他们的球衣,甚至到斯通布里奇路球场(Stonebridge Road,艾比斯费利特主场)朝圣。虽然终究不欢而散,但是,MyFootballClub还是为艾比斯费利特聚集了一批终身球迷,同时也为后来从日本到德国都蔚为风潮的众筹俱乐部理念提供了实现的范本。


在英国足球史上留下里程碑式足迹的布鲁克斯认为,当年模式的试验之于众筹以及移动互联网络的普及是超前的,只需要稍作改进,还是能正常运作下去的。


在艾比斯费利特遭遇“滑铁卢”的MyFootballClub,至今依然存活在互联网的世界当中。纵使会员越来越少,这个网络社区仍然执着于当初的理念,正赞助目前位于第七级别联赛球队斯洛夫镇(Slough Town)。这些年逐渐被球迷所遗忘的MyFootballClub,即便历史定位褒贬不一,但其对于低级别俱乐部从专注地区化工作走向国际化,的确起了意义深远的作用。目前定居新西兰的布鲁克斯已经重拾旧业,担任专栏作家,对于自己当初的想法,还是极力维护。


“我至始至终都不愿意承认这是一次失败的尝试。它和所有的事物都一样,具有正面和负面意义。计划没能继续实施下去,就是没有达到最终目的的说法,我不同意。”布鲁克斯说,“某种程度上,我觉得这个计划早做了10年。换作是当下才出现的一个新想法,有了社交媒体的加持,或许我们能更容易吸收到更多会员的参与。”


“网站其实可以做得更好,我确信当中还有更多可以挖掘实现的。整个想法还是很有潜力的,只是我还没找到成功的方程式罢了。”


“最令人回味的,是当时曾经成为街知巷闻的故事,英国国内每份报纸、每份杂志、十点钟的BBC新闻,都将我们收购俱乐部的行为当作最重要的体育新闻来报道。虽然这个乌托邦计划曾轰动一时,但我感觉仿佛一切几乎从未发生过……”


本文转载自虎扑翻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众筹俱乐部,不过是球迷的一个乌托邦?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