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C上海巨亏千万?为中国拳手精心配对,诚意能否打动市场

11月25日,UFC终极格斗冠军赛登陆上海打响UFC Fight Night 122。从2010年UFC设立北京办公室以来,时隔7年,UFC终于在中国大陆举办了首场赛事。

2017-11-28 08:30 来源:搏击周评 文/浅水君 0 63782


11月25日,UFC终极格斗冠军赛登陆上海打响UFC Fight Night 122。从2010年UFC设立北京办公室以来,时隔7年,UFC终于在中国大陆举办了首场赛事。


赛前一波三折,距离比赛2周,“票房担当”安德森·席尔瓦突然因药检违规被退赛,迈克尔·比斯平临时救场,但这位刚刚下台的前中量级冠军显然无法与蜘蛛的号召力相提并论,更何况他刚刚在全世界面前被GSP打得找不到北。


或许是觉得阵容吸引力不足,参赛中国拳手的数量也不断增加,达到了8人,这还不算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散打沙皇”穆斯里穆,配对更像是一场中外对抗赛。


不仅阵容接近中外对抗赛,连过程和结果都无比神似:5:3中方大胜,秒杀、降服、(T)KO,分歧判定,中外对抗的标准元素一个不少。


对于观赛的拳迷来说,气氛热烈,振奋人心,对于中国运动员来说,UFC不再是少数人的特权游戏,中国选手集体成为了UFC擂台的绝对主角,在八角笼内“大杀特杀”,爽就一个字。


大家爽完,UFC 上海站圆满结束。除了兴奋之外,我们把眼光从拳手身上移开,从八角笼外复盘这场历史性的比赛。


商业运作与影响力


本次UFC票房的火爆成为中国体育行业的话题,UFC“早鸟票”一经推出就售罄,这对大部分票房徘徊在30万以下的搏击赛事来说,可以说“大开眼界”。


带着“还有这种操作”的感慨,我采访了UFC亚太区副总裁张卓麟。


“这次门票销售很好,定价上面我们考虑了各种因素,确保不同预算的拳迷都能来到现场。早鸟票是我们感谢忠实粉丝的方式,这些粉丝是我们成功的一部分,我想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


事实上,UFC上海站奔驰文化中心(18000座位)上座率非常不错。WME | IMG 中国现场娱乐业务副总裁贺云波称,“票务超出UFC所有国际团队对中国市场的预期。”


张卓麟赛后确认了这一点,“对比全球的格斗之夜来说,上海站不能说入座数最高,因为有些户外赛的入座数字可能会更高,但这无疑是在亚洲地区举办过的比赛中,最受欢迎之一。”


但为了照顾大陆市场,本次上海站门票降了门槛,最低价格是280元人民币。

横向对比今年6月17日UFC Fight Night新加坡门票最低是58美金(383元);纵向对比5年前,2012年11月10日澳门UFC的最低门票按当时的汇率计算也达到300元。


考虑到早鸟票折扣、整体座位数以及部分合作性赠票外,UFC上海站在UFC票房榜单中的成绩并不出彩,只能说是市场定价策略成功。


除了门票之外,赞助商和PPV是UFC重要的收入来源。


本次除了锐步和魔爪的固定合作,将军轮胎和亚洲航空也参与进来,UFC世界影响力令他们并不担心赞助商。


本次办赛在北京时间晚上黄金时段,由此来看,PPV基本放弃北美市场。付费收看在中国还是新生事物,很难获得实质性的可观收益,对此张卓麟表示了乐观,“目前体育内容的PPV对亚洲来说仍处于早期阶段,但从科学发展的角度来说,付费收看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发展空间,基于体育产品的订阅将持续增长,这(盈利)只是个时间问题。”


张卓麟是这么说的:“中国不仅是亚洲最重要的市场,同时也是全球市场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UFC 上海站是一个里程碑的事件,将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关注。”“我们非常重视在中国大陆的第一场赛事,目标是成为中国体育史上最受欢迎的搏击赛事。”


UFC公开的单场比赛成本在350至500万美元左右,抛开门票和有限的PPTV付费点播收入,据知情人士透露,本次上海站比赛的亏损在千万人民币的级别。


从微博粉丝数、活跃度,微信公众号的阅读数量可以看出,UFC踏入中国市场的7年来,在中国粉丝增长成果并不喜人。除铁杆粉丝之外,如何触达更广大的体育迷,这才是UFC真正要的。


但仅通过PPTV的付费会员制,播出平台要拓展大众粉丝很难。举办落地赛事,寻找更多的触达用户机会,是UFC的主要目标。


在没有免费播出渠道和电视平台支持下,UFC上海站的影响力似乎还是局限在铁杆粉丝圈之内。


尽管萧敬腾、唐季礼等明星大咖到现场观战,但从新闻热度和舆论监测来看,UFC上海站并没有成为一项现象级的比赛。


目前尚未有播出的具体数据反馈,除了一万多名到场观众以及PPTV的用户之外,UFC在中国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将会有什么改变,仍旧有待观察。


专业运作


除了UFC赛事团队之外,本次比赛所用的物料都从美国空运过来,从称重仪式到比赛,每一个环节都做到了标准化。张卓麟:“除了中国拳迷外,世界各地的拳迷也会来上海享受比赛,我们保证观众的观赛体验,一切都是最正宗的UFC式服务。”


而在比赛中,出场乐成为当晚一大亮点,宋亚东出场乐使用《西游记》的《云宫迅音》一下子点燃了现场观众的情绪,朋友圈立马刷屏,此外《黄飞鸿》主题曲也被运用到出场乐中,民族元素呈现极其直白。


在拳迷大呼“燃爆了”的背后,这里必须得解释一下。困扰着中国搏击出场乐的并不是创意和想象力,而是版权。


拳手出场的时间一般超过30秒,这样的音乐商业使用是需要版权的。


非常巧的是,笔者曾尝试联系《西游记》配乐许镜清老师谈西游记音乐使用,未果之后也曾试着联系其助理,但整个过程非常不易,加上有20位以上拳手登场,光搞定出场乐授权就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


所以中国搏击赛事要么就是放一些简单的自制歌曲,要么就无视版权直接播放。但假若是要在电视平台播出,一旦侵权,会非常麻烦。不知道UFC是如何搞定这些版权的,这方面的经验中国搏击人肯定非常愿意学习。


最早宣布的是李景亮和王冠两位中国拳手参战,每一个都是重头戏。在9月的发布会UFC宣布了新签下的两位女选手闫晓楠和武亚楠,中方战队增加到4人。很多中国拳迷对于武亚楠并不熟悉,但考虑到中国女子拳手一贯以来的表现,还是颇有期待值的。


但进入11月,宋克南、乌力吉布仁、刘平原、胡耀宗四位选手陆续官宣将出战上海格斗之夜,使中国选手阵容扩大至8人,颇有“通货膨胀”的感觉,质疑声也开始出现。


其后刘平原伤退之后,宋亚东顶替出战。更多的中国选手出战UFC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会让更多中国拳迷关注比赛,另一方面必须保证整体比赛的质量,靠中国拳手能否撑得起一场UFC大戏?更何况,还有两名中方选手是顶替参赛。


职业战绩只有3场的MMA新人胡耀宗,因为顶替药检没过的詹姆斯·穆赫伦参战,基本没有任何的准备时间,匆忙成为继高阪刚之后十几年来首位登陆UFC重量级的亚洲选手。


没有准备的不仅是胡耀宗,赛前一周刘平原因伤退出,宋亚东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参战。对于他的印度对手巴拉特来说,原本135磅的比赛被改为了145磅,被迫升级比赛。


5胜3负是个不错的成绩,但配对本身其实已经为这个结果埋下了伏笔。该赢的基本都赢了,赢不了的也没有能创造奇迹。


出人意料的是宋克南15秒的KO ,这个秒杀成绩可以进入UFC最快KO记录前五,而被KO 的博比·纳什此前被李景亮也KO过,三连败之后宋克南这一拳很可能直接把他打出UFC。


但UFC似乎有意忽视了这个秒杀,当晚的5万美金花红被颁发给了李景亮和宋亚东,宋克南未能获奖。这多少有些意外,有可能是这样秒杀重击存在一些偶然性,在技术的呈现上稍显不足。


赛后张卓麟在采访中点名表扬了王冠、李景亮、宋克南和宋亚东,其中更是特别对宋亚东赞不绝口,称“这位替补拳手发挥这么好令人意外,年轻人非常有潜力。”用UFC官方的话来说,“为未来中国计划打下强心针。”


在UFC上海站之前,李景亮是八角铁笼内唯一“幸存”的中国拳手,大部分的中国拳手在残酷的竞争中“活不过三集”,而李景亮打出一波四连胜逆流而上,尽管目前还没有排名,但站稳脚跟是妥妥的。


但是,当UFC上海站出现7张中国拳手的新面孔,且打出了一波5胜3负的小高潮,包揽2场赛事花红,并且拿下了15秒KO记录,就真的说明中国拳手在UFC中摆脱了“边缘人”身份了吗?


恐怕很少有拳迷会深信这一点。


中国拳手打出了前所未见的成绩,UFC用真金白银证明了自己的诚意。但这个“买路钱”能否让UFC在中国搏击市场发展壮大、顺风顺水,继而挖出“金矿”,谈这一切还为时尚早。但至少UFC证明了,中国人也愿意买票看MMA比赛,只要比赛足够优秀和专业。


对于搏击市场来说,这已经是个好消息了。


本文转载自搏击周评,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UFC上海巨亏千万?为中国拳手精心配对,诚意能否打动市场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