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足球——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台湾的规模、经济水平完全有潜力培养一支有实力的代表队,而从代表队和女足联赛的上座率来看也不缺少职业联赛的土壤,台湾只是还缺少一个契机。

2017-11-24 12:00 来源:虎扑足球 文/linsqzr 0 25168

台湾足球运动员陈柏良


台湾的历史背景想必无需赘述,大家都比我了解的更多。那么就直接从足球开始。


日占时期的台湾足球


日占时期的台湾足球几无存在感,当时控制台湾的日本热衷棒球,受美国和日本的影响,棒球很早便在台湾流行开来。也因此诞生了嘉义农林棒球队打进甲子园决赛、花莲原住民的高砂棒球队横扫日本高校这样的神迹,此时的棒球场是台湾人为数不多的能够与日本人平起平坐的地方。相比之下台湾足球的存在感就很低了。


此时的台湾足球仅仅在为数不多的几所学校内展开,从事这项运动的也都以在台日本人为主。1939年第二十届日本全国高校选手权大赛(也就是延续至今被人熟知的日本高中足球联赛)首次出现了台湾代表的身影,只有日籍学生的台北第一师范2-6负于滋贺师范。1940年代表台湾出战的是台北一中,这是一所同时招收台湾和日本学生的中学,台北一中在高中联赛中3-0击败了宫城县代表东北学院中学,2年后赛事因战争中断,这场胜利也成为了唯一一场胜利。


“港华”时期的辉煌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华民国政府迁台,而此时的大陆尚未被国际社会普遍承认,因此台湾能够以中华民国的名义从香港征召职业球员。而作为亚洲第一个拥有职业联赛的地区,此时的香港足球依旧是亚洲顶尖。包括姚卓然、林尚义、张子岱、莫振华、黄文伟在内的香港联赛明星球员均代表台湾参加国际比赛。此时的台湾队实际上是香港一队,香港队则是香港二队。


1954年,在主教练李惠堂的带领下,台湾队以中华民国的名义出征菲律宾亚运会足球赛,这也是当时亚洲最高水平的足球赛事。bkx赛事有12支队参赛,台湾和东道主菲律宾还有南越分在一组,两连胜轻松晋级4强,半决赛对阵印尼也是兵不血刃2-0拿下闯入决赛,而另一边香港队3-3战平韩国但是遗憾的以净胜球劣势被挤出小组赛。台湾队决赛的对手正是韩国队。决赛呈现出了一边倒之势,姚卓然在开赛6分钟便首开纪录,台湾队多点开花,5-2大胜韩国,报了香港的一箭之仇,也拿下战后第一个大赛冠军。


1958年的日本亚运会上,台湾队卷土重来,以全胜战绩夺冠,并且击败了以色列和韩国,拿下了又一座含金量十足的亚洲冠军。


此后亚洲足球也在逐渐进步,香港球员在亚洲逐渐丧失了优势,1960年首届亚洲杯开打,台湾不敌以色列和韩国仅仅取得季军,1962年的亚运会因为政治原因,台湾被印尼拒绝参加因而错失卫冕的机会。1964年亚洲杯台湾则没有参加,香港队拿到第四名。1966年亚运会台湾队负于南越和印尼小组垫底出局。1968年亚洲杯是香港球员最后一次代表台湾参加大赛,台湾队在东区预选赛上力压日韩晋级,但是在五支球队参加的亚洲杯决赛圈上,香港和台湾一胜难求,一起排名末尾。 


使用香港球员的台湾代表队就像兴奋剂一样,短时间提升了球队实力,却让台湾足球丧失了群众基础,本地球员缺少上升通道。这也为台湾足球之后长时间的萎靡埋下伏笔。


后“港华”时代艰难起步


随着两岸政治形势的变化,1971年香港与台湾达成协议,台湾不再征召香港球员。1974年大陆加入亚足联,台湾被迫前往大洋洲足联。而此时正逢台湾三级棒球时期(三级棒球指少棒、青棒、青少棒),三级棒球队连夺世界青少年锦标赛冠军,棒球成为了台湾民族主义的象征,每个棒球手都被媒体称为“棒打洋人”的民族英雄,掀起了一阵疯狂的棒球热潮。在这个背景下,台湾本地足球艰难的起步了。


1976年,大专杯足球赛开踢,这是本岛第一项官方的足球锦标赛,1983年,半职业性质的台湾甲组足球联赛开踢,台湾终于有了自己的联赛。


木兰女足:亚洲第一任霸主


就在台湾男足在大洋洲与斐济打的难解难分的时候,台湾女足却异军突起,闯出了一片天。


加入大洋洲足联后,台湾足协和大洋洲足协就代表队的名称问题产生了分歧,台湾的男足和女足因此都无法参加大洋洲杯的赛事,不过台湾女足另辟蹊径,他们以“木兰女足”的名义被允许参加女足亚洲杯的比赛。此时的台湾女足队员在退役后工作包分配,踢出名堂就意味着拿到了铁饭碗,因此吸引了大批女孩子参与足球运动。木兰女足在1977至1981年间参加了3届亚洲杯,均以不败战绩夺得冠军,总共只丢掉1个球。随后解决了队名问题后,木兰女足转而参加大洋洲杯的比赛,一路碾压澳大利亚、新西兰连夺2届冠军。1977年至1987年,木兰女足曾创造国际赛连续56场不败的惊人纪录。


1989年,台湾足协以中华台北的名义重返亚足联,木兰女足也因此赶上了第一届在大陆举办的女足世界杯,并且打入八强。台湾女足是亚洲第一届的霸主,也是台湾足球在国际赛场上为数不多的闪光点。


新世纪后,世界女足的发展进入了快车道,而台湾本身由于改革不再包分配队员们的工作。台湾女足的水平也渐渐被甩到了后面,1999年还是亚洲杯亚军的他们,最后一场亚洲杯胜利是2003年,而2008之后便再也没打进亚洲杯决赛圈。


2014年,台湾改革女足联赛,成立半职业性质的木兰联赛,正式以俱乐部的模式运作联赛,不再是由大学球队来凑数,经过几年的潜心经营,女足联赛颇具规模,上座率也很可观,同时台湾女足队员也纷纷走出去,欧洲联赛包括大陆女足超级联赛里也有台湾球员的身影。最近的奥运会亚洲区预选赛上,中华台北拿到第7名,这也是近几年的最好成绩。


闹剧般的足球外交


90年代台湾足协重返亚足联,此时的亚洲足坛已经是物是人非,各大强队纷纷走上职业化之路,整个亚足联的水平也在飞速进步。这个时候的台湾足球已经成为了不折不扣的鱼腩,回归后参加的第一届亚洲杯预选赛,台湾干脆直接输给了澳门。五年之后,台湾才终于在关岛身上拿到了首胜。而更多的比赛他们只是强队刷净胜球的工具而已。


2002年,台湾当局邀请此前在世界杯上大放异彩的塞内加尔队访台,这也是”金元外交“和”足球外交“的一部分,但是却演变成了一场闹剧,塞内加尔队并没有跟媒体报道的一样在台湾进行友谊赛,而仅仅是做了一些极其简单的足球动作示范,而台湾行政院长风尘仆仆赶到训练场的时候直接被塞内加尔队放了鸽子。而更甚的是塞内加尔球员被爆出在酒店召妓,足球外交变成了性 交,让人哭笑不得。


黑暗中的守望者


世纪之交,台湾足球的环境越来越糟糕,大批球队解散或者退出联赛,包括五夺联赛冠军的飞驼(联勤总部旗下球队)、台北银行、高雄雷鸟等等,此时的联赛仅仅只有大同和台电两支企业球队苦支撑,靠大学和高中球队维持联赛规模。无论是联赛还是代表队都陷入了最艰难的低谷时期。而林家圣这是这段黑暗时期里为数不多的“走出去”的人。


林家圣1980年出生于台南,高中时期便代表台南市新丰高中拿到全岛冠军,也很早入选台湾各级青年队。由于母亲遭遇意外车祸导致高位截瘫,为了照顾母亲,林家圣放弃了继续在位于台北的铭传大学读书踢球的机会。在放弃足球一年之后,他加入位于高雄的国训中心参加台湾甲组联赛。2000年的时候,20岁的林家圣拿到了台湾顶级联赛最佳射手,打破了最年轻射手王纪录。


2004年,作为五人制代表队的一员的林家圣放弃了在本土举办的五人制世界杯的机会,选择前往英格兰挑战职业联赛,2004年5月,林家圣签约英格兰国家联赛(第五级别,最高级别的非职业联赛)海耶斯(Hayes.F.C),第二年,他加入当时位于英超的博尔顿队,不过仅仅跟随预备队进行训练。随后林家圣再次试训美国大联盟不过依旧没有成功。


林家圣拥有堪比欧洲人的爆发力和身材,天赋满满的他职业生涯却充满坎坷,只能感叹生不逢时。08年后,已经不再年轻的林家圣最终选择回归台湾,在自己的家乡台南潜心经营足球学校。


陈柏良,台湾足球的旗帜


陈柏良1988年出生于高雄,高中就读于中正高工,凭借高中联赛的出色表现被台湾体院选中,2008年,20岁的陈柏良代表台湾体院参加台湾顶级联赛并且拿到最佳射手,陈柏良的出现很难不让人想到林家圣,但是陈柏良的职业生涯归化明显好于林家圣,而且不久之后亚足联亚洲外援、中超港澳台内援政策先后出台给陈柏良的发展铺平了道路。


作为一名中场,陈柏良代表台体参加台湾联赛场均进超过一球,并且早早入选代表队成为台湾历史上最年轻的队长,2010年的龙腾杯比赛上,台湾1-1战平香港,陈柏良的出色表现让香港人印象深刻,2个月后,香港联赛天水围飞马宣布签下陈柏良,成为球队的亚洲外援征战亚联杯,陈柏良也因此成为台湾培养的第一位职业球员。在港甲的半个赛季,陈柏良发挥出色同时也有三粒进球入账。


2011年夏天,陈柏良结束香港联赛之旅返回台湾,加入“南霸天”台电队。得到陈柏良这个“强力外援”助阵的台电队不仅轻松夺得台湾联赛冠军,更是一举拿到亚足联主席杯冠军,这也是台湾男足第一项亚洲级别比赛冠军。


2011年底特鲁西埃执教的深圳队邀请陈柏良前往试训,并将陈柏良带到了中甲赛场,首个赛季陈柏良出人意料的坐稳了主力为主,而且发挥非常出色。2013赛季结束后,合同工到期的他被上海申花相中,走上了中超赛场,随后他加盟杭州绿城并且打入了第一个中超入球。如今的陈柏良随绿城征战中甲联赛。

陈柏良是第一位出自台湾青训的职业球员,他的成功让台湾的足球人看到了希望,也证明了台湾能够培养合格的职业球员。


陈昌源和他引领的归化风潮


2009年,台湾足协的一名官员在玩足球游戏的时候,突然发现了比甲联赛有一名叫Xavier Chen的球员,他通过种种努力终于证实了这名球员的确拥有中国血统,并且联系上了他。Xavier Chen 在2010年的时候来到台湾访亲,这个时候大家也才熟知了他的中文名 陈昌源。陈昌源曾经是比利时U19国家队的队长,不过此时已经27岁的他自知难以入选比利时国家队,而他的父亲来自台湾,因此陈昌源代表台湾出战也就变得理所当然了。2011年7月1日,陈昌源终于办妥了参赛资格,赶上了2天后的世预赛对阵马来西亚第二回合的比赛。而这场比赛也成为了几十年来台湾足球最经典的一场比赛。台北田径场破天荒的挤进了16000多名观众,面对首回合击败自己的马来西亚,台湾队在2度落后的情况下2度扳平比分,并且在最后时刻拿到点球,陈昌源操刀命中,3-2击败马来西亚。唯一遗憾的是客场进球数少而被淘汰出局。

  

球技出众、长相英俊同时又是布鲁塞尔大学法律硕士的陈昌源对台湾足球的发展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陈昌源的成功给台湾足协的官员打了一阵强心剂,他们开始大肆寻找拥有台湾亲属的海外球员,包括来自西班牙的殷亚吉(Yaki Yen)、周子轩(Victor Chou)土耳其的台湾女婿朱恩乐(Onur Doğan),加上闯荡大陆职业联赛的陈柏良、陈浩玮(北京北控)、温智豪(北京北控)等等球员,一直具备一定战斗力的代表队终于逐渐成型。


掣肘发展的台湾足协


台湾足协一直是一个神奇的存在,可以说是把不职业发挥到了极致。2016年的东亚杯预选赛原本在台湾举办,但是却由于足协与场馆没有谈拢而拱手将举办权送给香港。岛内顶级联赛经常安排在连看台都没有的大学校园里,2016年拉不到赞助商干脆直接停摆半年,甚至因为拒绝报销机票费导致陈昌源、殷亚吉、朱恩乐等球员一度退出代表队。球队的战绩也是没有多少起色。


神奇教练加里-怀特


帮助关岛取得突破的神奇教练加里-怀特(Gary White)在2017年底拾起中华台北队的教鞭,此时的中华台北队在亚洲杯预选赛中仅仅1胜2负,而且刚刚在客场5球惨败巴林,出线形势严峻。加里怀特在短短两个月内让球队的面貌有了巨大的改观,在亚预赛第四轮主场面对巴林的比赛中,虽然因为一个点球早早落后,但是全场球队展现了出色的战斗力,门将潘文杰曾因个性问题被代表队排除在外,加里怀特力排众议将潘文杰召入队中,而正是潘文杰的高接低挡帮助球队保留了比赛悬念,比赛最后三分钟,陈柏良和朱恩乐先后打入2球神奇逆转实力强劲的巴林队。

台湾不缺少有天赋的球员,而加里怀特就是那个帮助他们创造奇迹的神奇教练。


结语


对台湾球员来说,足球注定是一条份外艰难的道路。由于历史原因,台湾的校园体育相对比较发达,开展足球运动的小学和中学也不少,像高中学校每年就有高中足球联赛、全国青年杯、全中运足球赛三大赛事。而台湾的大学中有专业足球队的只有台体大、台北体院、铭传大学、辅仁大学这几所传统名校,如果无法进入这几所学校那就意味着球员生涯的终结。


而进入这几所大学的球员出路依旧不乐观,台湾联赛只有台电和大同两支企业球队,每年的毕业生为了进入这两支队挤破头,如果没有入选的球员只能寄希望于加入国训队足球队服兵役再延续几年足球生涯。曾经大陆联赛开放港澳台外援吸引一大批球员前往大陆追梦,但是随着政策的缩紧这扇门又对他们关上了门。这也就不难理解陈昭安在湖南湘涛降到乙级连预备队也不能踢的时候依旧不愿意离开球队,吴俊青离开中甲之后前往泰国第三级别联赛寻找比赛机会。对他们来说,支撑着他们走下去的是求生欲,是对延续足球生涯的渴望。 


台湾的规模、经济水平完全有潜力培养一支有实力的代表队,而从代表队和女足联赛的上座率来看也不缺少职业联赛的土壤,台湾只是还缺少一个契机,或许就是2019年的亚洲杯。(这篇文章作于半个月前,前几天台湾已经正式告别2019亚洲杯了)


本文转载自虎扑足球,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台湾足球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