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青少年体育成为150亿美元的产业,我们得到和失去了什么?

当青少年体育运动正成为一个价值巨大的产业,它究竟对社会、家庭、孩子带来了哪些影响?

2017-11-09 10:00 来源:冰球家 时代周刊 0 112854


禹唐体育注:

当青少年体育运动正成为一个价值巨大的产业,它究竟对社会、家庭、孩子带来了哪些影响?美国《时代周刊》今年9月发表了一篇题为《当青少年体育成为价值150亿美元的大产业》的深度报道。


青少年体育的产业化趋势在中国也已经出现,尤其是对于高端的青少年冰球运动而言,这种趋势更为明显。“冰球家”在此分享这篇文章,希望对中国的冰球行业管理者、从业者和数以千计的冰球家庭有所启示。


家庭的愿望、高昂的花费、消失的假期


乔伊·艾瑞斯(Joey   Erace)在自家后院搭建的价值15000美金的棒球笼里击打着棒球,棒球碰撞铁质球棍的声响回荡在新泽西市南部的街区。乔伊有一位私人教练丹·亨尼根(Dan Hennigan),每小时的薪水100美金,丹指点乔伊,减小击球时的步伐。乔伊早已习惯如此专注的训练,在这之前,他刚刚在费城完成了同样是100美元一小时的一对一防守训练。


对于德克萨斯和加利福尼亚州的青少年球员来说,如果这种训练能帮助他们进入到美国排名靠前的球队,即便是远离家乡几千公里,也是非常值得的。乔伊拥有球探看中的特质,包括他闪电般的速度、能够迅速转身追球的灵活性等。丹评价乔伊 “他非常自信”,丹看好乔伊的未来:“他要是能一直这么坚持下去,他就会成为一名非常出色的职业棒球运动员。”


乔伊·艾瑞斯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的用户名叫Joey Baseball,已有超过24,000人关注他。同时,很多时装和珠宝公司都希望他能代言广告。 在一次难得的家庭旅行中,有一个小男孩在餐厅里向乔伊索要亲笔签名。但乔伊还不会写连笔字,因为他才只有10岁。于是,他们照了一张相。


乔伊·艾瑞斯已经成为了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可以激励那些希望自己成为职业运动员的少年和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职业运动员的家庭。在美国,随着青少年竞技体育产业的发展,让很多家庭带着孩子四处旅行——他们需要到外地去参加比赛、寻找最好的训练营等等。很多年纪幼小的孩子都有了成为职业运动员的愿望,这也进一步促使许多运动项目的少儿参与人数都呈上升趋势。


原本以社区为活动半径,在社区的小联盟(比如像城镇的足球协会和教会篮球队,基本都是公益性质)训练和比赛,是美国青少年参加体育运动的主要方式之一。这些小联盟把同一个社区里的孩子们都联合了起来,对孩子的家庭来说,参加活动也不需要太多的投入。但现在,随着青少年竞技体育运动的产业化发展,传统社区化的、以公益为出发点的青少年体育运动体系正在衰落,相比最高峰的时候,小联盟的数量已经下降了20%。这些小联盟逐渐被私人运动俱乐部替代。不过,私人俱乐部的管理也是良莠不齐,它们中的一些是与职业队挂钩的学校俱乐部,还有一些是由想赚外快的教练组织。


强队之间激烈的争夺有天赋的球员,并参加国际赛事。 剩下的队伍,有些只是从名字看起来很厉害而已,他们的目标客户主要是那些对自己孩子能打到高中校队和成为职业运动员不抱太大希望的家长,他们设法从这些家长身上赚到更多的钱。


家长为孩子的花费通常不菲。


一个美国家庭可能把家庭年收入的10%用在孩子的比赛、装备、旅行、注册和参加一些训练营上。乔伊·艾瑞斯的家庭在新泽西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拥有一个美容店和一个休闲健身中心,在他棒球生涯的萌芽期,他最少花掉了3万美元(约20万人民币)以上。一位来自纽约北部地区的父亲表示,他每年要为参加排球俱乐部的女儿花掉20,000美元,这其中包括大量的油钱。他的女儿每周有四次训练,一次往返就需要耗费2个半小时在路上,他们通常晚上23点30分之后才能回到家。这种疲惫状态也出现在一位来自Springfield的母亲身上,她在过去的这个暑假,经常开车7个小时(往返车程)去送他分别10岁和11岁的两个儿子赴外地参加篮球训练。


还有些家长对孩子采取放羊式管理,让孩子自己去面对新的生活。一个来自加拿大渥太华的家庭去年开始将他们13岁的儿子送去了新泽西的一所私立学校,目的是让孩子在冰球比赛中获得更多的上场时间。一个赞助商付了这个孩子25,000美金的私校学费。我们还了解到,在这个暑假,总共有10个男孩为了能去圣路易斯的一家棒球俱乐部训练,选择与寄宿家庭一起生活。


玛格丽·桑切斯(Magali Sanchez)住在美国加州圣地亚哥,从事法律工作,她 有一个9岁的女儿——梅兰妮·巴塞尼亚斯(Melanie Barcenas)和一个8岁的儿子——泽维尔·巴塞尼亚斯(Xzavier Barcenas)。两个孩子都在踢足球,她表示:“这几乎就是(生活的)一切。” 为了赚取孩子们踢足球的费用,玛格丽·桑切斯的丈夫卡洛(Carlo),除了在加油站上班之外,还需要每周六为一项赛事服务12个小时。训练和比赛就像kudzu(一种迅速蔓延的植物,曾被视为有害)一样占据了周末和晚上的时间。桑切斯表示他们经常无法出席一些婚礼,也不能参加其他孩子的生日聚会。她说,“这种生活方式是疯狂的,但是他们是你的孩子,你会为他们做任何事情。”


商机无限、忧虑初显


一些企业正在探索和研究这种父母们对孩子的爱。根据美国WinterGreen公司的研究, 美国青少年竞技体育产业具备价值153亿美元的产业链,这其中包括了旅行、训练、聘请私人教练、手机应用程序App 的研发、运动联盟的培育和发展、组织赛事、电视转播等领域。并且,这个产业链还在不断的发展壮大。Wintergreen公司告诉《时代周刊》杂志,美国青少年体育产业价值从2010年到现在已经提升了55%。


这些数字已经令一些投资者疯狂。一位顶尖的NBA球员和一位拥有NFL中最贵球队的亿万富翁都在一些青少年体育初创公司中拥有股份。一些社交媒体和一些零售公司正在投资一项科技,这项科技可以帮助青少年选手管理自己的训练、比赛时间和日程。


曾经支持社区小联盟青少年运动体系的一些城市,现在正在为发展竞技性质的青少年运动培训而积极运作,这被看做是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手段,因为可以吸引那些有钱的家庭和孩子。


青少年竞技体育运动的产业化发展还有其他一些积极方面:比如,孩子在激烈的竞争中成长,优秀的青少年球员能得到前所未有的高水平训练指导。青少年竞技体育运动的发展也让不同出身背景的孩子有可能走上同一条成才道路,并扩大了他们的视野和社交圈。


但是,一些问题也已经初现,并值得我们思考。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对于孩子来说,过早进行单一运动的专业化训练,会使孩子增加受伤、过度疲劳和患上抑郁症的风险。同时,高昂的训练和旅行费用导致部分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失去了参加训练和比赛的机会。当家庭为孩子参加体育运动付出较为高昂的投入后,他们对孩子的成绩也会报以更高期望,但是,一些孩子在年龄较小的时候,尚未展现出他们的运动天赋,运动成绩也许不尽如人意,这会让他们会变得沮丧并且会打击他们参加各类体育运动的积极性。


当青少年竞技运动的产业价值越发凸显,令人担忧的地方也就越多。一个企业家表示:“青少年体育运动的商业化、产业化趋势,我们现在还很难说结果是好是坏。” 不管答案如何,当原本社区化、公益化的青少年体育运动正变为一个产业,它对城镇、企业和家庭都是一个巨大的改变。


现实与家庭愿望或许存在巨大落差


美国专业体育运动协会(简称USSSA),是一个非盈利组织。根据其最新的数据表明,该协会2015年的收入为1370万美元, CEO获得了83.21万美元。这个协会在全美组织赛事,并且为青少年棒球,篮球和垒球的队伍排名。少儿垒球队从6岁年龄组就有排名,而篮球更是从4岁的年龄组就开始排名。


进入到6月,乔伊·艾瑞斯所在的德克萨斯轰炸机队(the Texas Bombers)在USSSA的棒球U10组排名第三。第一名是德克萨斯阿拉莫钻井工人队【Alamo (Texas) Drillers】。刚刚过去的夏天,10岁的卢克·马丁内斯(Luke Martinez)为钻井工人队打二垒的位置。他的家庭都住在德克萨斯州南圣安东尼奥的一个设备齐全的移动式家里。卢克的妈妈 Nalone是一名餐车厨师,卢克的爸爸在一家打印机、复印机公司担任后勤协调员。他的父亲尽可能的加班,从而为卢克在从德克萨斯到路易斯安那、从北卡罗莱纳和佛罗里达的旅行训练和比赛筹集到足够的资金。卢克一家已经申请延期付完汽车贷款和推迟了对全家的装修计划。


就像其他很多体育生的家长一样,卢克的父母特别希望卢克的棒球水平能帮助他在未来获得大学奖学金。优秀的青少年运动员有望获得免费去上大学的机会,这是激励那么多的孩子走上竞技体育训练道路的主要原因之一。随着美国高等教育费用的飞涨以及大学体育预算的增加,参加美国大学生体育协会NCAA联赛的学校每年总共放出30亿美元的奖学金。这对于希望走体育道路的青少年及其家庭是巨大吸引。


但不是每一个有此梦想的青少年和他的家庭都能如愿。事实上,只有2%的高中联赛运动员能进入NCAA最高水平的D1大学球队。换句话说,多存点钱给孩子准备大学学费,可能要比花在聘请私人教练上更有意义。犹他州立大学家庭体育实验室创始人、主任特拉维斯·多施(Travis Dorsch)说道:“很多家长花费了几十万美元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获得美国大学的奖学金。而这些钱原本可以交到大学里的(作为学费)。”


不过,对奖学金的追求还影响到了更低层面的青少年运动员培养。现在大学校队的教练有时还会去观看初中青少年队伍的比赛,同时,也会关注一些水平较高的高中校队的排名。在有些地方,那些远离家乡的青少年球员成为了高中校队的主力。孩子们很小就明白,多去参加一些远在外地的赛事是非常有用的。12岁的凯瑟琳·辛克莱(Katherine Sinclair)刚刚在一天时间里分别参加了纽约和费城的两场篮球比赛,但是她欣然接受这种挑战。她说:“在八年级之前我并不是这样的,之所以现在如此努力训练,是因为已经有大学的球探开始关注到我。”


互联网在如今的青少年竞技体育产业中发挥着重要的平台作用,它可以提供有关青少年运动员的完备信息,也能通过网络的曝光和炒作帮助青少年运动员成名。现在,几乎每项运动都会有一个网站提供青少年球员的数据、评价、分析报告。


想知道美国最好的15岁及以下女子排球队有哪些吗?PrepVolleyball.com上就有,但需花费37.95美金每年来订阅。篮球项目的类似网站是middleschoolelite.com,这个网站对7岁以下的篮球球员进行评估,有些评价看起来甚至有些夸张,例如,对一个二年级来自佐治亚州的学生的评价是:“他的品质和球技使他就像是男孩中的男人“,对于一个来自俄亥俄州三年级学生的评价是:“他具备职业运动员般的弹跳能力“。


一些喜欢使用社交媒体的家长通常会在TWITTER和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上,发布自己孩子的训练、比赛信息。我们看到有一个账号是这样介绍自己的,“用于记录我11岁的儿子,他在棒球场上、场下都有着出众的能力和品质。”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孩子能够感觉到家长压在他们身上的“赌注”。特拉维斯·多施和他的同事在研究中发现,“当家长们为了孩子参加体育运动投入的金钱越多,孩子们感到的压力就会越大,但他们从运动中得到的快乐却会越少。”


同时,一些理解孩子的家长也会反思:“我们这样做,对吗?”


罗斯玛丽·布鲁尔( Rosemary Brewer)是一位来自美国西部波特兰的家长,任职于一家非盈利机构。对于她的两个打曲棍球的儿子,一个11岁、一个15岁,罗斯玛丽有一种非常矛盾的心情:“你的孩子会感到压力,尤其是他们真的有运动天赋、而你又有了更多期待的时候。但是,我们的最终目标究竟是什么?我们需要经常回想一下自己让孩子参加体育运动的初衷——我们想让孩子快乐,觉得这项运动好玩并且交到更多的朋友。” 


随着这种高投入、高期望值的青少年竞技体育运动近几年兴起,家长们所处的社交氛围也在发生改变。运动心理学家吉姆·泰勒(Jim Taylor)说道:“当一位家长进入到一座青少年运动训练中心时,他从其他家长那里听到的最多的话或许是‘你是说你的孩子不准备跟队去外地比赛吗?你的孩子竟然没有把业余时间都用来训练?你们家究竟遇到了什么问题?’”


泰勒有两个女儿,一个10岁一个12岁,她们喜欢滑雪和游泳。泰勒正在写一本关于如何看待青少年体育的书。对于当今的家长社交氛围,他说道,“很难保证我们不受这种氛围的影响。即使对于像我这样一个所谓的专家,也不可能不为所动。因为我也是人,也是一个家长。”


以青少年体育运动为核心的产业链已经形成


没有几个运动场馆能比NFL达拉斯牛仔队(Dallas Cowboys)的体育综合体更好的了,它占地91英亩,耗资15亿美元,集合了达拉斯牛仔队的的新总部、比赛场馆、训练场馆及附属设施。进入大楼后,左转,就会看到蓝星体育公司(Blue Star Sports)的办公室,这家公司从2016年6月至今已经筹集了超过2亿美元的资金,收购了18家公司。


蓝星公司的投资者包括贝恩资本(Bain Capital)以及来自NFL的投资方和达拉斯牛仔队的老板杰瑞·琼斯(Jerry Jones)。杰瑞·琼斯也将自己球队总部的一部分租给了蓝星公司。蓝星公司的主要目标就是开拓与青少年体育市场相关的方方面面的业务。


其他一些大公司也加入到了进军青少年体育产业的竞争行列。美国著名零售企业Dick’s Sporting Goods已经收购了多家青少年体育信息技术公司。去年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买下Sport Ngin,Sport Ngin是一款可以为青少年运动员提供赛事时间安排和社交的应用程序,目前估值已经达到3900万美元。NBC买下后将这个应用程序重新命名为“SportsEngine”。到今年8月,SportsEngine已经可以提供10万个青少年运动训练营、球队和联盟信息。


TIME是Time Inc的子公司,Time Inc收购了三家以青少年体育为业务方向的初创科技公司,然后发布了一款新的应用程序叫做Sports Illustrated Play。 这款应用程序每月大约有1700万用户在使用。Sports Illustrated Play的CEO杰夫·凯普(Jeff Kap)表示,投资者在过去18个月已经投入了超过10亿美元到青少年体育市场。


美国青少年体育产业发展的盛况正吸引无数创业者、投资者进入这个行业。即使是在美国经济衰退期间,一家名为Travel Team USA、专门帮助青少年运动队预定行程的公司,每年的收入都比上一年增加一倍以上。2012年,弗里热尔(Fliegel)发布了一款叫做CoachUp的应用程序,这款应用程序将青少年运动员和他们的教练联系在了一起。NBA明星斯蒂芬·库里( Stephen Curry)就是这款应用程序的投资者之一。 


在美国,随着这种需要经常赴外地训练、比赛的青少年竞技运动队的增加,一些城市、小镇开始投资建造大型的比赛场地和配套设施,为这些队伍来当地训练和比赛提供机会,进而促进当地经济发展。


这种想法在印第安纳州的Westfield市就被考虑过并变为了现实。他们寻找一种方法来提升这个位于印第安纳波利斯(Indianapolis)以北约20英里的小镇的的商业税收。市长安迪·库克(Andy Cook)说:“我们在想,有没有可能基于这种需要经常旅行的运动队创造出一个经济产业来?”


最终,Westfield市通过发行7千万美元的债券建造了一个占地400英亩的综合体——体育大公园(Grand Park Sports Campus),已在2014年建成开放。在这个体育综合体包含了31块人造或天然草皮运动场,可供足球、曲棍球和其他陆地体育项目。还有26个棒(垒)球场以及约合34,374平方米的室内场馆。


Westfield市希望借助这个综合体及周围新建的商业、酒店、医疗等设施所产生的税收,能将7000万美元的债券尽快还清。


Westfield市的一些官员也在尝试去建立一个小型的棒球联盟比赛。库克说:“这会提升城市的形象,但这并不是我们赚钱的方式。我们的赚钱方式是组织16岁及以下年龄组的赛事,因为这样的赛事不仅青少年运动员会来,他们的父母、亲属也会来。”


这种依托体育设施、举办青少年赛事,进而带动相关产业的奠基者,是ESPN Wide World of Sports Complex,这是一个在1997年建成使用的体育综合体,这个综合体位于美国奥兰多的迪士尼乐园里。220英亩的体育设施,既可以通过迪士尼乐园的酒店、主题公园门票获得收入,同时,又给迪士尼乐园增加客源。迪士尼与ESPN Wide World of Sports Complex实现了双赢。2016年,ESPN Wide World of Sports Complex总共接待了38万5285名运动员,同比2011年增加了28%。


我们究竟该如何看待、支持孩子的体育梦想?


总是待在一个地方训练和比赛,也会让人厌倦。因此,许多家庭说他们很喜欢这种时常赶赴外地进行比赛的经历。家长和孩子还能认识很多新的朋友。卢克·马丁内斯的爸爸表示:“很多家长、朋友都觉得外出比赛的次数越来越多,但我很喜欢这种旅行比赛的体验。”


但是,在孩子年纪很小的时候进行这种高强度、高频率的体育运动,引发了很多的担忧。根据一份来自美国体育与健身行业协会的报告显示,美国6至17岁孩子参加的体育运动的种类数量连续3年下降,即:越来越多的孩子只参加自己最擅长或是主攻的运动项目,不再广泛涉猎其他运动项目。


今年5月,美国威斯康辛大学的研究者撰写了一篇文章刊登在《美国运动医学杂志》上,文章写道,“年纪较小的青少年运动员,如果一年中超过8个月时间主攻于某一项体育运动,很容易因为过度的训练受伤。”


过度训练也会加大孩子的精神压力。美国儿科协会表示,过早地专项化训练,会使孩子更容易感到劳累、抑郁、焦虑。专业人士建议推迟孩子进行专项化运动训练的时间,孩子在青春期后期再进行专项化训练更有助于提高他们成为职业运动员的可能性。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研究人员发现,孩子只参加一项运动可能会对其提高运动成绩适得其反,进而阻碍孩子达到最终的目标:通过体育赢得大学奖学金。他们对NCAA Division I的296名男性和女性运动员的调查显示,88%的运动员在少年时代参加平均两到三项体育运动。


孩子频繁往来外地参加训练和比赛,更加重了家庭的负担。美国体育和健身协会表示,美国年收入10万美元及以上的中高收入家庭中,41%的家庭让孩子参加有竞技诉求的体育运动,但在年收入低于25000美元的低收入家庭,这一比例仅有19%。


文章的最后,我们还是回到乔伊·艾瑞斯的身上,乔伊的母亲曾告诉这个10岁的男孩,“有一个穿着红西装的胖男人(乔伊的父亲)为了你的体育梦想竭尽所能、付出了所有。”


本文转载自冰球家,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当青少年体育成为150亿美元的产业,我们得到和失去了什么?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