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坊们今天咱们聊聊体育馆路

我出生于1970年,小时候住红桥。北京体育馆离我家不远,后来我搬到体育馆西路,离着就更近了。

2017-11-07 08:30 来源:皇城根儿胡同串子 文/刘永卫 0 52073


我出生于1970年,小时候住红桥。北京体育馆离我家不远,后来我搬到体育馆西路,离着就更近了。


体育馆路因北京体育馆而得名,这块地方解放前就是坟冢、荒草丛生的低洼地,龙须沟来的臭水从这里流进龙潭湖。清末此地南有太阳宫、五虎庙、法藏寺,北有玉清观等寺庙。


1955年北京体育馆建成,这是新中国成立后在北京建设的第一座大型体育馆,有比赛馆、游泳馆和篮球馆。如今走在体育馆路上还能看到马路南侧一组淡黄色的建筑,浓浓的欧式风格,北京体育馆是由前苏联专家设计。


体育馆路东起幸福大街路口,西至天坛东门。在我小时候这条路没有这么宽,不宽的马路两边都是大树,后来扩宽了马路。体育馆路两端,四座体育题材的雕塑相对而立。这条路的两边都是与体育有关的机构:国家体育总局、中华全国体育总工会、训练局、科研所、信息中心、体育医院、体育宾馆,还有《体育报》社等。


1959年人民大会堂落成之前,北京体育馆还承担国家大型会议和接待外宾的工作。以前妈妈经常讲,街坊刘姨的妹妹当年就在北京体育馆当服务员,这位刘妹妹有多漂亮,身材有多么好……


 据说当年帮助建设体育馆的前苏联专家就住现在的体育馆路13号院某栋楼内,当时这座楼内花砖铺地,有24小时热水。


上小学的时候,我在体育馆里看过比赛,印象比较深的看过中国女排的比赛。女排的名将们都悉数登场,和谁打比赛我忘了。比赛进行得异常紧张激烈,而我最关注队员在比赛的间隙喝什么,这回可满足了我的好奇心,两局之间的暂停时间,工作人员为她们送上的是北冰洋汽水。


这是我第一次现场看中国女排的比赛,还有就是我第一次叫“阿姨”。“阿姨”这个称呼现在相当普遍,但在我小时候这个称谓属于高大上,在那时候这个称谓流行于干部家庭和军队大院中。一般老百姓管接近于母亲岁数的女子叫“大姨”或者“姨儿”,我当时看比赛是找不到座位,工作人员是一位中年女性,我就附庸风雅地叫了一声“阿姨”,叫出来特别别扭,我脸都红了。


顺便带出一段,1984年女排获得“三连冠”,体育馆路沸腾了,据当时在现场的街坊讲,大家自发涌到体委办公楼前为女排祝贺。当时的办公楼就在比赛馆对面,现在的办公楼在路南,楼上面有“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标语的那座,这儿以前的运动员宿舍,现在的运动员宿舍搬到玉蜓桥北的天坛公寓。


另一次记忆深刻的是看羽毛球比赛,这是上初中的时候,同学宋争找来的票。,最有幸的是看到了李永波和田秉义的男子双打,比赛精彩绝伦,两位运动员像魔术师,左右开弓,把觉得不可能接到的球救起,全场掌声不断。后来李永波仕途非常顺利,最后坐上了中国羽毛球协会副主席的位置,前些日子李主席好像有点状况,不知现状怎样。


后来在北京体育馆看过电影、演出,开过会。北京体育馆的最后使用是在1990年,它是北京第11届亚运会的羽毛球比赛场地。


北京体育馆的游泳馆以前是运动员训练的地方,后来才对外开放。当时盛传游泳馆的更浴室和游泳池之间有暗井相连,运动员换完衣服一个猛子扎下去就可以进入游泳池。后来游泳馆改民用了就把这条暗井给封死了,当时说的有鼻子有眼儿的,不知道有没有知道内幕的朋友。


较早发表的《脚上的记忆》小文中我曾写过,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在体育馆路上见到体育明星不是难事儿。我曾经见过三级跳的邹振先,老女排的郎平、杨锡兰,乒乓球教练张燮林,乒乓球运动员王涛、邓亚萍、马文革,因为那会儿他们还都没有车,不是步行就是骑车。


前些年北京体育馆这块最出名的就算是卖体育用品的了,号称体育用品一条街。周六日商贩们都把商品摆上了便道,整条街都人头攒动,像赶集一样。现在经过对“开墙打洞”的治理,只有很少几家商户经营。过去的街上卖假名牌的特别多,但假货卖低价,也算没超过道德的底线。


说到体育馆路不能不说法藏寺。法藏寺建于金代,俗称白塔寺,因寺中有一砖塔而得名,遗址就在今天幸福东街南端铁道西侧,也就是体育馆路和幸福大街交汇的十字路口奔南。民国以后庙废只存一塔,1966年塔亦被拆除,从此南城无塔。从那时此地名改称法塔寺,过去龙潭湖有人值守铁路路口就叫做京山线法塔寺路口。关于法塔还有传说,法塔又称“乏塔”,传说法塔是从南方“溜达”来的,“溜达”到这里身体乏了,就矗立在此了。


体育馆路西头路南,天坛东门对面是一座高层楼房,这是老体委的家属楼。在我小时候,这座楼房显得鹤立鸡群,那时候要说谁是体委的,别人都得高看一眼。体育馆路属于体育馆路小学管片,我在的法华寺街小学的生源来自葱店儿、西唐街、沙土山儿、东大地。


法华寺地区以前就是一片乱坟岗子,义园(免费陵园)很多。居民都来自社会底层,说句文化词那就叫以引车卖浆者居多,我们同学都来自普通工人家庭,像有的同学家长是采购员那就算有本事的了。


聊到这儿我突然想起小学六年级我们班发生的一件事,班里转来一位男生,他家就是体委的,就住在高层的体委家属楼。这哥们儿挺高,白白净净戴副眼镜,说起话来口若悬河,经多见广,体委的孩子就是和工人家庭的孩子不一样。


这哥们儿很好客,也可能是想显呗一下他们家,提前好几天就约同学去他家玩,我也是被邀请之列,可是就是这次去他家玩,出事儿了……


我那天不知道我为什么没去,班里去了十几位男生。同学到人家坐电梯看彩电(很多同学都是第一次),玩得不亦乐乎,这哥们儿还给每位同学都准备了小礼物。大家高兴过了头,在人家屋里和楼道里又吵又闹,弄得鸡飞狗跳,后果是邻居告诉了家长,家长告诉了老师,结果在班里造成了一次“地震”。


事后的第一次班会,老师让那天去人家折腾的同学都站起来,结果大部分男生都站立起来。班主任是位女老师,教数学的是男老师,这二位来了个男女混合双打,把站着的同学好一顿尅,简直是连挖苦带损。


我还清楚地记得,男老师说:你们这帮真没出息,这是来个体委的孩子,要是来个高干子弟你们不疯了啊!家住在西园子的女老师火冒三丈,最后一句话最给力:你们这帮崇文区的土包子。


这次给老师气得够呛,我在一旁庆幸,那天是我有事,没事我也得去。


嘿嘿!还是回到正题吧!体育馆路上还有一个地方和我有特别密切的关系,那就是坐落在体育馆路和幸福大街交叉处的天坛饭店(其址为原玉清观)。这是我从1990年到现在工作的地方,欢迎各位朋友光临天坛饭店(毫无遮掩的广告,饭店领导要是能看到一定会表扬我),到了饭店您就提我,好使!


体育馆路是我熟悉热爱的地方,他在我走过的人生旅程中,承载了太多太多的记忆和欢乐!在未来的人生坦途中,我将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


本文转载自皇城根儿胡同串子,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老街坊们今天咱们聊聊体育馆路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