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记忆之利马索尔

在阳光普照的塞浦路斯岛,在湛蓝的地中海和高耸的特罗多斯山之间,坐落着有“被埋没的南欧珍宝”之称的港口小城——利马索尔。小城人口稍过10万,但却熙熙攘攘,日渐繁华。

2017-11-06 08:30 来源:虎扑翻译 文/西昂-菲尔波特 译/Aviva392 0 39171


在阳光普照的塞浦路斯岛,在湛蓝的地中海和高耸的特罗多斯山之间,坐落着有“被埋没的南欧珍宝”之称的港口小城——利马索尔。小城人口稍过10万,但却熙熙攘攘,日渐繁华。


小城处处映射着过去的繁荣与落寞,旧城和新城是两番截然不同的景象。沿着水下迷宫走过老城多彩的街道,你会看到传统的希腊式花园和殖民时期建立的、雄伟的市政大厦。继续往海的方向前行,你将会看到已经开始掉漆的古老花园渐渐变成一座座干干净净的小码头。停泊在码头上的,则是俄国人的豪华的游艇和设计师精美的作坊。


塞浦路斯人生性恋旧,对某些事物永远都是满腔热血。而足球,也有幸成为了这些事物的其中一员。


长期以来,塞浦路斯一直在过去与将来之间寻觅着平衡,而利马索尔则通过足球,展现着自己对这个水深而又动荡的世界的大彻大悟。在小城里,足球是生活的一部分;它存在于街边的咖啡馆的中,属于学生,属于出租车司机,属于政府官员,甚至还属于的玩着Travali牌的老人。


在小城的北边,通往首都尼科西亚的高速公路旁,坐落着有“国家一大宗教的灯塔”之称的圣阿森尼奥希腊正教教堂。矗立在它对面的则是西里奥球场——塞浦路斯第三大体育场,也是利马索尔太阳神、利马索尔联、利马索尔阿里斯的主场。


三支球队中,阿里斯历史最为悠久,太阳神则有着最为辉煌的过去。阿里斯于1930年成立,比同城兄弟利马索尔联早了整整一年,两队均为塞浦路斯甲级联赛的8位开局元老。1954年,太阳神的成立为小城注入了新的血液。他们用了三年时间升上了甲级联赛,然后就再也没有掉出来过。


在2006年,太阳神曾以不败战绩登顶联赛冠军,时至今日,他们已有3个联赛冠军以及9个杯赛冠军入账。利马索尔联也毫不逊色,6次登顶联赛(其中4次在太阳神升上顶级联赛之前),6次拿下杯赛。阿里斯目前还没有试尝过冠军的滋味,但他们曾在1989年打入杯赛的决赛,只是在决赛中不幸2-3败北,而他们当时的对手正是利马索尔联。


利马索尔的三支球队都可谓颇有成就,但利马索尔的足球却总是被首都尼科西亚压制。尼科西亚巨头希腊人竞技和奥莫尼亚独享着岛上最多的奖杯,以及最忠诚的球迷。虽然近年来利马索尔球队功绩显赫——利马索尔联在2012年登顶联赛,成为了最后一支打破了希腊人竞技垄断的球队,太阳神5年3夺塞浦路斯杯赛冠军——但塞浦路斯岛足球的重心还是落在了尼科西亚。


尼科西亚的强势也渐渐点燃了城市之间的矛盾,以及利马索尔人对首都的敌视。作为欧冠常客,希腊人竞技享有着丰厚的奖金,跟国内对手相比则有着显著的财政优势。虽然在上赛季的争冠之战中暴露出了不少问题——连续6次交手都没能拿下太阳神——他们还是轻轻松松地在欧联与联赛双线作战的情况下,把冠军收入了囊中。


城市之间的矛盾有着各种各样的体现方式。2014年一场希腊人竞技对阵利马索尔联的争冠6分战,就因为有人安放了朝着希腊人竞技替补席发射的爆炸物而取消。这场比赛在空无一人中立球场进行了重赛,但塞浦路斯足协最终却取消了重赛结果,并判决希腊人竞技3-0获胜。


上个赛季,我本人也体验了一把太阳神主场的火爆气氛。比赛中,球迷点燃的烟火穿过跑道,落在了一片坐得满满当当的希腊人竞技球迷区。太阳神虽最终2-0拿下了比赛,但还是受到了三个比赛日封闭看台的处罚。


但竞技远不是城际矛盾唯一的导火索,钱也远不是尼科西亚对于利马索尔的唯一优势。希腊人竞技和奥莫尼亚都有政坛大佬在背后撑腰,虽然这是球队和政党都闭口不谈的。


希腊人竞技和奥莫尼亚就像一枚复杂而又火药味十足的硬币的两面。希腊人竞技的AU79右翼球迷组织希望塞浦路斯与希腊合并,而奥莫尼亚的“9号门”球迷会则对一个独立统一的塞浦路斯而感到自豪。两支球队反映了这个国家对一个关乎国家命脉的问题的两种不同的视角。


这种政治倾向在整个塞浦路斯岛上引起了其他球队的强烈不满。其他球队纷纷谴责起了政府机关,说整个联赛都已经变成了一场政治斗争。被批评了的政府机关也开始了对其他球队的报复,2017年7月,国有电视台Cyta买下了希腊人竞技对阵委托鲁尔的欧冠附加赛,却拒绝转播太阳神对阵阿伯丁的欧联杯资格赛附加赛。


尼科西亚的球队与社会、文化以及政治有着紧密的联系,而利马索尔的球队则是另一番景象。利马索尔联的“3号门”球迷会就宣称“球队与政治毫不相干”,虽然俱乐部些许左翼元素——这在利马索尔球队中是很少见的。在塞浦路斯,你从一个人支持的球队中就能看到一个人的政治立场。


在2008年的大选中,有400张选票上只写着“利马索尔联”而没有写上任何一位候选人的名字,而“三号门”球迷会贴出的许多传单中,也都有很明显的无政府主义元素。


利马索尔联俱乐部本身,也体现了这种“政治无关足球”的主张。在2012年在对阵土耳其俱乐部费内巴切前,时任俱乐部主席安德烈亚斯-索福克里奥斯(Andreas Sofokleous)就宣称“政治不应该出现在足球场上”,以此回应他“将禁止费内巴切球迷带土耳其国旗入场”的留言。尽管AU79(希腊人竞技的右翼球迷组织)将利马索尔联管理层称为了“走狗”与“叛徒”,利马索尔联的这一举动在世界足坛还是得到了广泛的肯定。


球队队徽中的蓝白颜色映射这与希腊的渊源,而希腊元素在塞浦路斯球场上则是司空见惯的。与同城兄弟相比,太阳神虽然与政治有更多的渊源,但他们的球迷并不如希腊人竞技和阿诺索西斯那般激进——暴力在利马索尔同城德比中并不常见。


但太阳神球迷也有十分疯狂的时候,在2008年的大选中,2000名太阳神球迷选择了放弃选票,以表达对塞浦路斯足协腐败的不满,而这也诠释了塞浦路斯足球的极端。


但是,与政治的牵连并没有制约到塞浦路斯足球的发展。塞浦路斯政府曾在2014年出台一项规定,要求对入场的每个人进行身份检查,有犯罪记录的人将被禁止入场。


新政方出,岛上所有大型球迷组织都联合了起来,来到议会大楼门前,在同一张横幅下组织起了抗议活动。只有希腊人竞技的AU79没有参加,但两家俱乐部也选择了举办自己的抗议活动。塞浦路斯球迷态度坚决,却没有与任何人发生流血冲突。截止本文发稿时,这一政策迟迟无法实施,说明球迷的抗议颇有见效。


但相比过去,利马索尔似乎更希望着眼未来。1974年希腊和土耳其的入侵已经过去40多年了,岛上的一切也都恢复了平静,尽管南部和北部从此分道扬镳。就像这两座城市一样,尼科西亚的足球处处显现着分裂的痕迹。而利马索尔,则希望足球能够远离政治。


足球之外,这两座城市相距甚远。坐落于地中海边的利马索尔凭借着旅游业蓬勃发展,比深处内陆的首都繁荣甚多。国际贸易公司的建立更是给了小城无限的经济活力。原油与海上工业持续壮大,一个巨型赌场已经进入了城市的发展蓝图。利马索尔将成为这个国家第一个对赌博敞开大门的城市。


如今,利马索尔已经走出了2013年的经融危机,开始蓬勃发展。利马索尔联和太阳神的球迷们,也都期待着城市的发展能尽快在球场上体现出来。


利马索尔球队之间也也存在着不少的敌对冲突。小城的每个街角、每家的门廊上都会被写上巨巨的1或者3,有时候这些数字一个会写在另一个的上面,以证明自己的主队更高一档。上个赛季太阳神的夺冠庆祝游行中,德比对手的球迷之间就爆发了暴力冲突——有德比的日子里,小城也就不得安宁。


但这种敌对情绪仅仅出于足球和地域意识,这和他们在首都的死敌们截然相反。球场上,没有政党分子来传播紧张气氛,也不会有球迷强行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在一个一切都有人在背后操守的地方,利马索尔则是一片净土;比赛是被这里的球迷所关注的一切。


目前,塞浦路斯足坛总体在向利马索尔的方向发展,主张“足球无关政治”。俱乐部都愿意团结起来——就像一起抗议“查证件”提案的时候一样——在需要的时候站到一起。在下一届大选即将到来之际,现任政府已经同意,在利马索尔建立一座新的球场——利马索尔竞技场。


三支球队将共同承担建球场所需的费用,目前建球场的合同已进入谈判阶段,新球场将于2017年11月动工——这是进步的标志,也宣告了一个充满固执偏见、充满失言的时代的结束。


与此同时,新的赛季即将开始,俱乐部球队们即将迎来再创辉煌的新机会。而利马索尔——作为一座城市——则要致力于改变,以改善岛上的气氛。要保持传统,但更要着眼未来,利马索尔领军的两支球队最能做的,就是坚持自我,走自己的路。


利马索尔要做的第一步,就是重新找到平衡,重新编写这个深受过去所困的国家的历史。时间终将揭示,利马索尔对这个小岛的未来,做出了多少贡献。


本文转载自虎扑翻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城市记忆系列之十四:利马索尔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