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史上最黑暗一天:武警卡车被砸,公安出动救球员

从中国社会发展的角度来说,1986年也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据国家统计局统计,这一年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万亿,达到10202.2亿元。

2017-11-03 08:30 来源:网易体育 文/李伦特斯 0 49111


如果没有1986年世界杯,中国球迷恐怕很难意识到在足球的最高舞台上,真的有某种半人半神的存在。马拉多纳在那年赋予了足球一种空前甚至是绝后的可能性。


从中国社会发展的角度来说,1986年也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据国家统计局统计,这一年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万亿,达到10202.2亿元。改革开放8年以来,外来文化与新鲜事物持续冲击着中国人。从前著名的结婚三大件——自行车、缝纫机、手表,逐渐被彩电、冰箱、洗衣机取代。


然而,足球却让全中国人愤怒。1985年的5·19惨案,中国男足1-2负于香港,无疑是中国体育史上的最黑暗的一天。5·19惨案引发的球迷骚乱事件,在当时上升为国际性话题。愤怒的球迷围剿工体,北京市公安局出动40辆卡车、上千警力,才将国足队员营救出来。往事,不堪回首。


本期的内容,我们依旧分为1986年的中国社会、1986年前后的中国足球、1986年世界杯三个板块。当然考虑到马拉多纳绝对特殊的历史地位,关于他和阿根廷的故事我们会在下期用一个完整的篇幅来回顾。


(一)


1986年的中国,人口数量10.8亿,其中农村人口超过8亿,城镇化比例只有24.52%。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的生活水平,在当时还是有较大差距:1986年农民平均年收入为424元,城镇职工年平均工资为1271元,3倍之差。农村中仍有11.3%的家庭平均年收入在200元以下,属于生活困难户。


总体而言,人民的生活水平在日益提高。过去是稀罕物品的电视机,在80年代中期已经“泛滥”。国内形成了上百条电视机生产线,1986年全年电视机产量1447万台,比1985年减少13.2%。为何产量下滑?因为产品出现了严重积压,销路成了问题。


上期关于1982年电视机的城镇普及率话题引起了网友的一片热议,如果说80年代初期能用电视收看世界杯的家庭极为罕见,那么1986年算是中国通过影像广泛普及足球文化的元年。


上世纪70年代,中国人的结婚三大件是自行车、缝纫机、手表,到80年代,三大件演变为彩电、冰箱、洗衣机。“老三大件”已经成为平常之物——198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这一年国内自行车产量3570万辆,缝纫机986万架,表类6445万只。不过,彩色电视机、电冰箱依旧紧俏,彩电年产量414万台,电冰箱224万台。


在当时一个家庭想买齐“结婚三大件”也不是件轻松的事儿,普通洗衣机300-400元,电冰箱600-700元,彩电1000元起步,普通农村居民不吃不喝,要花5年时间攒够钱;年收入过千的城镇职工,也得两年工资换来结婚三大件。


80年代的中国,一桩影响整个社会的“新事物”横空出世——录像厅。那个年代,香港电影以录像带的方式传入内地,录像厅在各地城市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大街小巷,高校周边,狭窄的录像厅内,全是青少年的身影。于是,周润发、刘德华、张敏、利智等明星成为年轻人的偶像。当然,录像厅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电影为了噱头,难免充斥着凶杀、恐怖、低俗、色情……


除了贩卖“低俗”的民间录像厅之外,大陆地区艺术电影、商业电影、主旋律电影三足鼎立的格局确立,《第一滴血》、《超人》等海外电影在国内上映,影片中塑造的英雄形象,强烈的视觉渲染,给中国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力。


1986年,最经典(甚至没有之一)的国产电视剧诞生——《西游记》。86版《西游记》是无法超越的神作,缔造了89.4%的收视率神话,在此后将近20年时间里成了各地电视台寒暑假必播电视剧。“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吗?”这句台词,30多年之后竟然成为最时髦的网络语言之一。


1986年的中国音乐圈,同样有开天辟地的大事件发生。那年5月29日的晚上,崔健站在北京工体的舞台上,用一首《一无所有》将中国流行音乐带入新时代。《一无所有》唱出经历文革一代青年的迷茫和失落,在旧时代和新时代的变迁中挣扎着。这首源于时代又高于时代的经典作品,在30多年之后的今天,依旧保持着极高的传唱度。


(二)


1982年世界杯预选赛,“史上最强中国男足”因为经验上的欠缺,被沙特和新西兰联手做掉,但那年的中国男足却是社会的骄傲。国足队长容志行展现的“志行风格”,成为中国体育界唯一用个人名字命名的精神。然而仅仅过了不到4年时间,中国男足却遭遇前所未有的耻辱:5·19惨案,是中国足球永远无法抹去的痛苦记忆。


我们来简单回顾那段难堪的往事。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东亚区预选赛第一阶段,中国国足与香港、澳门、文莱同分在C组。小组赛收官之战,国足在北京工体迎战香港队。此时的形势是,国足和香港队均是4胜1平积9分,但国足净胜球22个,香港队16个。对国足来说,只需要打平香港,就可以与D组头名日本队决战。


1985年5月19日晚19时30分,中国国家队对阵香港代表队的比赛正式开打。北京工体涌入8万观众,中央电视台、香港无线电视、香港电台和商业电台同时进行现场直播,所有的中国球迷都认定,国足取胜毫无悬念,乐观的球迷打出“中国2-0香港”的横幅,现场气氛火爆至极。


古广明、杨朝晖、左树声、贾秀全等大将悉数首发,赛前制定“赢球还要漂亮”方针的中国男足,开场不久就发动猛攻,然而城池却率先失守。国足稳住架势扳平比分,1-1进入中场休息室。下半场天降大雨,急于求胜的国足却陷入焦急慌乱之中。香港队抓住机会打进2-1领先的进球之后,立刻全线退防,摆起铁桶阵。故事的过程、结局可想而知,国足全场24次射门却只换来一个进球。1-2告负也意味着中国男足屈居小组第2,无缘第二阶段的预选赛!


中国球迷无论如何也很难接受这样的失利。愤怒的球迷,如同这些年偏激的“爱国青年”一样,砸毁车辆,破坏交通亭、垃圾箱等公共设施,甚至连武警部队的卡车,也被激进球迷砸破挡风玻璃。更有少数球迷故意为难路过的外国人,许多国家使馆的车辆,也受到损害。


此刻的中国男足,成为千夫所指,球迷咆哮“中国队滚出来”、“枪毙国足教练曾雪麟”。北京市公安局出动40辆卡车,抽调2000警力,才把国足从包围中营救出来。127名肇事者被公安机关拘留,其中18人被处以刑事拘留、劳役和判处有期徒刑的重罚。


这是中国足球最难启齿的一段过往,亲历这场比赛的球员与教练一生都在背负耻辱,而制造骚乱的球迷也不过是在这桩丑事上抓了一道难以愈合的伤口。


(三)


如开篇所提示的,关于马拉多纳和阿根廷的故事,我们将留到下期重点讲述。本期关于世界杯的内容,我们来聊一个有些冷门的申办国问题:1986年世界杯,东道主是怎么从哥伦比亚变成了墨西哥?


早在1974年6月,国际足联就确认,哥伦比亚将承办1986年世界杯。不过1982年11月,哥伦比亚当局宣布,由于“暴力问题”和“经济困难”放弃承办世界杯。美国、加拿大、墨西哥竞争世界杯申办权,在当时舆论环境看来,美国胜出希望极大。一来,贝利、贝肯鲍尔、克鲁伊夫等超级巨星来美国踢球,掀起美国人对足球的热情;二来,美国国务卿、铁杆球迷基辛格亲自领衔竞选代表团,游说和公关能力世界顶级。


美国人信心十足,也做足了功课。基辛格与时任FIFA主席阿维兰热会面,当年亲自出面邀请贝利加盟纽约宇宙队的基辛格,与华纳传媒CEO罗斯(宇宙队老板)组成强大的联盟,并得到贝利、贝肯鲍尔的支持。无论从经济,还是从竞技层面来说,美国获得1986世界杯举办权似乎是铁板钉钉。


不过,美国遇上强劲的对手墨西哥。墨西哥的传媒巨头Televisa与FIFA存在长期、深入的合作关系。时任FIFA副主席的吉列尔莫-卡内多,更是Televisa的创始人之一。吉列尔莫-卡内多在中北美及加勒比海地区足联属于权贵人物,握有世界杯拉美地区转播权的美洲电信组织OTI,同样也是吉列尔莫-卡内多的管辖!


对国际足联而言,电视转播版权就是生命线,所以电视转播商的发言权之大超乎想象,国际足联、墨西哥和电视转播权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时任FIFA主席的阿维兰热,与吉列尔莫-卡内多是亲密同盟,也与埃米利奥-阿斯卡拉加(Televisa主席)私交甚笃。


“我要让1986年世界杯的LOGO变成我们的Televisa,”Televisa主席埃米利奥-阿斯卡拉加告诉FIFA副主席卡内多,“请通知哥伦比亚总统,让他盛装出席阿兹特克体育场的世界杯开幕式。”对于世界杯举办权,阿斯卡拉加志在必得。


美国代表团被国际足联无视,基辛格表达不满:“FIFA特别委员会都没有按照要求接见美国代表团!”加拿大亦是如此,该国世界杯竞选委员会主席施华兹,向国际足联递交一份90页的申办文件,却敌不过墨西哥寥寥10页的申办报告,气得施华兹直呼“笑话”。


1983年5月20日,瑞典斯德哥尔摩,FIFA特别大会投票选出世界杯举办地。与其说是投票,倒不如说是内定,墨西哥毫无悬念击败美国、加拿大,获得1986年世界杯举办权。


历史不能假设,如果1986年世界杯是放在美国举办,还会有马拉多纳的神话吗?下周同一时间敬请继续关注“小时候的世界杯”。


本文转载自网易体育,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中国足球史上最黑暗一天:武警卡车被砸,公安出动救球员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