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百年足球史(1921-1931):东方的威风

1921年,日本在大连掀起了新一轮的改名运动,此时大连已经在城市西部扩展出去不少新建城区,而日本人在此前计划修建的大连体育场恰好在这一片新城区的边上,于是体育场所在地谭家屯也被划入新建辖区。

2017-10-20 08:30 来源:虎扑 文/苏联红军 0 55822


1921年,日本在大连掀起了新一轮的改名运动,此时大连已经在城市西部扩展出去不少新建城区,而日本人在此前计划修建的大连体育场恰好在这一片新城区的边上,于是体育场所在地谭家屯也被划入新建辖区。


1921年恰逢日本大正十年,为了庆祝大正天皇的即位十周年,时任关东州最高长官的山县伊三郎决定,将即将落成的体育场命名为大正体育场,体育场前的主干道命名为大正大道(今 五一路),而新建的区域中心命名为大正广场(今 解放广场)。


前文中我们讲到,大连于1921年拥有了第一支以华人为主的球队“中青队”,同年另外一支华人球队“隆华队”(取兴隆中华之意)也正式成立。关于隆华队的具体成立时间,也有人认为是1926年,但是在日本人的记在中,隆华队的前身“老虎队”于1921年冬天就已经出现,因为1921年的足球热潮,加上日本人、外国人对于足球的宣传,带动了一批中国人对于足球的兴趣。


随着1921年奉天“足球联赛大会”的举办,1921年冬,大连陆续成立了多家足球会,此时的华人球队有“中青”、“老虎”、“增智学校”、“沙河口公学”、“华商”、“工华”等。


关东州政府起初对中国人争相踢球是报以积极的态度的,关东州此举第一是意在麻痹华人,使华人忘记自己的华人身份,并因有球可踢而对日本殖民者产生感激的情绪;第二则是当时关东州推行奴化教育,中国人在关东州踢球,则代表了中国人认同了自己是日本的子民。按照关东州体育部长宫畑虎彦的说法,“此举可以加快关东州的运动员对日本国民身份的认同感,并产生向日本体育方向发展的意识”。


结果日本人打错了算盘,不到一年,这些华人足球队就开始自己组织赛事了,大连最早的联赛于1922年春举办,这是有历史记载以来最早出现在中国土地上的足球比赛。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中青队”的创始人傅立鱼先生眼光独到,他深受梁启超先生《少年中国说》之影响,在其他的球队忙于邀请成年男子组队参加比赛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为“中青队”张罗有能力有天赋的小球员了。至1922年夏天,中青队已有球员37人,其中包含未成年者15人。这可以被看作是中国最早的青训队伍。


然而中国人在体育领域的反抗很快就再次被日本人所警惕,并招来了镇 压。1922年9月8日,旧日本帝国鹰派份子、曾在巴黎和会上干预中国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并要求日本接管德国在山东一切权益的前日本外事大臣伊集院彦吉继任关东州新一任长官。伊集院彦吉曾担任驻清使节多年,一直以来都把铁腕镇 压作为对华的不二态度。


1922年冬天,伊集院彦吉要求在大连不得再出现前彰显华人民族主义思想的文字,各行业对于有“华”、“中”等字样出现的情况应严加管制。足球行业也难逃一劫,傅立鱼先生的“中青队”被迫改名为“大青队”(意为 大连青年足球协会)并被关东州当局接管,而傅先生也在被羁押一段时间后遭到驱逐。


同时日本人加速推行奴化融合政策,当局强制要求日本球员可以参与中国人组建的球队,不过中国球员不能加入外国人的球队,而日本人要求加入中国球队的话,中国人也不得拒绝。当时唯一的例外是“老虎队”,因为“老虎队”一直没有太过于张扬,等伊集院彦吉回到日本之后,继任的儿玉秀雄和木下谦次郎对于这方面都不是很重视。


老虎队趁机讲名字改为“隆华队”,取“兴隆中华”之意。“老虎队”的创始人罗仙樵先生还要求队员们遵守三个规则,第一是一旦来到老虎队,不得转会至其他球队;第二是不得在比赛中采用野蛮粗暴的动作;第三是必须尊重裁判,无论裁判是哪国人。


尽管改名为大青队后,大青队在1922-1927年间赢得了不少的荣誉,曾有消息说大青队曾击败了英国人的轮船工会或是日本基督教青年教会的代表队,但当时的大青队队员并非以华人为主,而且以上战绩无法查到记载的史料。令中国人感到骄傲和自豪的当属1929年的一场比赛,当年日本的拓殖大学队来大连访问,并要求与当地的华人足球队进行一场比赛。


结果当时的“隆华队”与大连中华青年足球会(此时已经不再掌控中青队)联手,以7比0的比分大胜对手。这场比赛中,拓殖大学队据说换了三位门将,但还是连丢七球,令现场的很多日本人恼羞成怒,当时的新任关东州长官太田弘政看到一半就面色铁青的离开了现场。


那个年代的大连还涌现了很多优秀的运动健将,比如刘长春。虽然刘长春是短跑界的健将,不过他对于足球和田径的喜爱程度是一样的。刘长春出身于“沙河口公学”(今 刘长春小学),在一场比赛中,刘长春的表现十分出色,时任东北大学校长的王永江很是赏识,随即便邀请刘长春前往沈阳进入东北大学学习。刘长春可能是中国最早的体育特长生了。


同时,还有很多爱国人士对于足球的发展也很重视。比如奉系军阀元老冯麟阁之子冯庸,就曾为东北地区的足球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冯庸曾自费筹办了东北地区第一座西式大学“冯庸大学”。在得知大连的“隆华队”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之后,冯庸还花费巨资打造了一座银制奖杯,以鼓舞隆华队的将士们。


然而好景不长,1931年9月18日,侵华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次年3月,随着哈尔滨保卫战的失败,东三省全部沦陷。这期间,关东州、东北三省与中原地区的联系全部中断,而刘长春也出逃东三省。关东州的华人足球发展自此进入低谷期,而日本人进一步在东北开展奴化教育。


总的来说,1921年至1931年这十年间,大连的足球发展是最为黄金的时期,因为内部百姓的兴趣,同时关东州当局的压力也并不是特别大,大连的足球底蕴正是在这十年间打下的。那时候活跃在绿茵场的中华足球健儿们,正如歌曲《东方的威风》所唱的那样:“手中握着计划,心中涌起美梦,龙族后裔誓要去领,东方的威风”。


本文转载自虎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长篇连载|远方的城市——大连百年足球史(1921-1931):东方的威风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