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独立公投风波,巴萨的微妙处境

巴塞罗那俱乐部与加泰罗尼亚自治州之间的关系一直微妙,这也使得他们变成了一家拥有政治诉求的俱乐部。他们经常宣称自己“不只是一家俱乐部”,但在不少人看来,他们却并未兑现自己的承诺……

2017-10-17 08:30 来源:《卫报》 文/Sid Lowe 译/肆客足球 0 28995


最近六年,在诺坎普球场进行的每一场比赛,每当时间来到第17分14秒时,全场都会响起主张加泰罗尼亚独立的口号。他们之所以选择这一时间点,目的是为纪念巴塞罗那这座城市陷落于菲利普五世麾下军团的年份(1714年)。


与拉斯帕尔马斯的那场比赛,全欧洲最大的足球场陷入了沉默:在诺坎普,我们听不到由球迷发出的声音,能听见的就只剩下球员们的叫喊声;偶尔还会响起裁判的哨声,某人发出的鼓掌声(目的不是为主队击节叫好),助威的歌声已经消失了——因为演唱他们的人全都不在现场;倒是在现场四周,还保留着一群身着橙色背心的保安,他们列队仰望着那片空无一人的看台。比赛现场出现了98000个空座;有权现场观战的人不过才几百个,其中的一部分还并不情愿来到这里。


巴萨后卫皮克出现在公投现场


在那个星期日早晨,效力于巴萨的西班牙现役国脚皮克,亲自来到由加泰罗尼亚当地政府设立的独立公投投票站,准备投出自己手中的一票。虽然这场活动被西班牙政府和宪法法院宣布为“非法活动”,但皮克和大多数加泰罗尼亚当地人一样,都坚持要把活动继续下去。完成自己的使命之后,他又跟投票站的每一名工作人员握了握手,随后带着满脸笑容,驱车前往诺坎普。在加泰罗尼亚的许多地区都出现了类似一幕,然而也并不是每个地方的投票过程都能如此顺利。


事实上,在七个小时之后,皮克准备离开诺坎普时,他的眼里已经噙满了泪水。在那七个小时里,加泰罗尼亚经历了太多事情,而在未来还会有更多未知和恐怖降临到这个地区。巴塞罗那虽然在球场上取得了3-0的胜利,但皮克却说这是自己职业生涯中最糟糕的一天,也是自治区最近50年里所经历的最恐怖一日。


加泰罗尼亚的大部分公投现场,都发生了警察清场事件


“这些图片自己会说话,”皮克告诉媒体。现在那些关于暴力和空场的图片,已经飘洋过海被传到世界各地。当比赛正在进行时,诺坎普却大门紧锁,很多球迷只能守在酒吧里关注着进程。电视台的收音器,替补球员、教练、体能师、摄像师、记者和球场工作人员发出的每一句喊声,全都传进了数百万电视观众的耳朵里。“太奇怪了!”巴萨球员布斯克茨赛后感叹道。不仅是奇怪,还有象征意义——巴塞罗那的比赛一向如此,并不是今天才这样。


我们总说“不能把体育跟政治混为一谈”,但也只有碰到政治事件跟自己无关的时候,大家才会这么说。同一个星期日,在西班牙人客场0-2负于皇马的比赛里,全场皇马球迷曾在第12分钟集体挥舞西班牙国旗、高喊“西班牙万岁”以表达对加泰罗尼亚公投活动的抗议。客队主教练弗洛雷斯赛后被问及感受时表示:“我不会把体育和政治混为一谈,也不愿意担当它的布景板。”但体育却从未脱离过政治的阴影,尤其在巴塞罗那,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作家蒙塔尔班就直接称其为“未被武装起来的加泰罗尼亚军队”。


巴萨俱乐部与加泰罗尼亚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很难被解释清楚,甚至时常发生变化。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巴塞罗那是一家热心于政治及社会的俱乐部。这一点通过俱乐部的口号“不只是一家俱乐部”就能得到充分体现。


诺坎普一直都是加泰罗尼亚人“发声”的主要场所


1976年9月,拉斯帕尔马斯前往诺坎普与巴萨进行的比赛,是巴塞罗那电台用加泰罗尼亚语现场转播的第一场正式比赛;1977年10月,当该队再次造访巴萨主场时,巴塞罗那的官员计划邀请前加泰罗尼亚大区政府首脑塔拉德亚斯来现场观战。自从1939年之后就遭到弗朗哥政府长期流放的塔拉德亚斯,给俱乐部提出的条件是:“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我才会露面。就是你们赢下了比赛。”或许是觉得比赛胜负悬念不大,塔拉德亚斯不仅来到了诺坎普,还进行了现场讲演。他号召所有俱乐部球迷“保持住40年前的那份自信”、称颂“加泰罗尼亚精神已经深入巴萨俱乐部的骨髓之中”。


1978年,在巴塞罗那赢得西班牙社会完成“民主化变革”之后的第一座国王杯时,他们的决赛对手恰恰还是拉斯帕尔马斯,克鲁伊夫从国王胡安-卡洛斯手中接过奖杯。而2017年10月1日,星期日,加泰罗尼亚地方政府组织独立公投的那一天,拉斯帕尔马斯又来了。


这一次,拉斯帕尔马斯可不甘心仅仅充当一个沉默的目击者。他们为这场比赛准备了一件特别球衣,胸前特意绣上一面西班牙国旗。


客队拉斯帕尔马斯也通过球衣表达了自己的政治立场


在那一周时间里,西班牙国家警察和公民警卫队被一批批地送往加泰罗尼亚,以阻止这场被政府定义为“非法行动”的公投活动。网络上的视频显示,当这些警察准备动身前往任务执行地时,送行的亲朋好友们唱起了一首足球助威小调“A por ellos!”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去,逮住他们!”颇为搞笑的是,运送这批警察前往巴塞罗那港口的大船上,船身居然涂着卡通动画《乐一通》中“崔弟”的巨幅图案。


随后发生的一切都与卡通无关,警察开始逮捕抓人,投票箱被捣毁,网站也遭到攻击……西班牙政府方面声称在星期日到来之前,他们就已经成功阻止了公投,因为在所有的2315个投票站中,有超过一半的票站提前遭遇封锁。政府还警告说,在公投日当天会采取强力执法行为,但加泰罗尼亚人的回应却是“Votarem!”——我们还会去投票。


涂鸦着卡通人物的西班牙政府“运兵船”


政府方面声称“阻止公投是为了保卫民主”。没有太多足球人愿意在此时发声,但也有例外。巴塞罗那俱乐部就发布一则官方声明,宣传要捍卫投票权——他们没有直言要独立,但要捍卫选择的权力。“投票才是民主!”前巴萨队长普约尔表示。“在明天,我们看到的不只是独立,而是民主!”瓜迪奥拉也发声表示。“你可以投赞同票,也可以投否决票,或者什么都不选,但你得参与投票,”皮克后来说道,“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都不愿参与投票。而现在,我们必须要捍卫一些重要的东西。”


星期日一早,为了避免遭遇警方的查封,群众提早占领投票站;选票都是秘密印制的;工作人员把塑料投票箱带进会场。从某种角度上来看,这次活动组织得并不正式,信誉度也很堪忧,但它还是照常进行了。除了遭遇一部分人(主要是拒绝分裂的人士)抵制之外,绝大部分的加泰罗尼亚居民都走出了家门。投票站于周日清晨正式开放,但其中一部分很快就被迫关闭。经历一整日的对抗和暴力之后,参与对抗的双方都走上了“不归路”。加泰罗尼亚地区政府宣布,参与公投的人数已经超过200万;而西班牙内政部则表示,在总共2315个投票站里,仅有79个始终保持着开放状态。而在“传递加泰罗尼亚人内心呼声”的诺坎普,却没有一个投票站。


在一些地方,全副武装的警察发射了橡皮子弹。他们砸碎了投票站大门,抢走投票箱。他们挥舞着警棍,打伤了群众。挨打者满头是血,打人者戴着头套,群众愤怒而激动。有一些照片很血腥,很恐怖。在一些地方,负责保护群众的当地消防队员,跟警察形成对峙局面;在另一些地方,对峙的双方则变成西班牙国家警察和加泰罗尼亚当地警察。“我们做了自己不得不做的事情,”西班牙首相拉霍伊说道。他声称西班牙给全世界做了表率,但来自全球的媒体反馈却无法证明这一观点。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当时声称,总共有850人被警方打伤。


骚乱中,一名老人被西班牙警察打伤


这些照片借助互联网,散布到世界的每个角落。那个周日晚间,马德里的太阳门广场挤满了群众——与此时的诺坎普门外非常相似,但他们抗议的主题却截然相反。“很遗憾,我在过去也曾陷入过类似的环境,”来自巴斯克地区的巴萨主帅巴尔韦德说道,“我们并不是生活在真空泡泡里。我们都能意识到身边发生了什么。”置身于这样的环境里,一些传统的习惯也发生了改变。


比如说,巴塞罗那和拉斯帕尔马斯两家俱乐部的官员,就取消了赛前的例行餐会。事实上,有许多人都不愿这场比赛能按时进行。北看台的一家球迷组织就提前放出话来,声称“如果比赛不被叫停,他们就会组织一群人冲击球场”。在星期日的白天,就有不少关于“比赛被取消”的传闻。而在当地时间下午1点40分,加泰罗尼亚足协又发布声明宣布“从下午2点开始,一切足球赛事都必须延期或取消”,而这场西甲联赛的开球时间则是4点15分。按理说,它也属于其中之一。但由于更有权威性的声明却迟迟没有下达,所有人则只能继续等待。


巴萨众将在空无一人的诺坎普进行热身


如果比赛被临时取消,肯定是因为安全原因。其实在四天之前,针对“公投日”的这场比赛是否能按期进行,巴塞罗那俱乐部和西班牙足协就已经僵持不下。足协官员表示“完全没有问题”,而裁判员也在提交的报告中写了类似内容,但巴萨方面却完全不这么认为。认定“没有安保问题”的联赛组织者,拒绝将比赛延期进行。他们警告说,如果巴塞罗那不按时参赛,他们不仅会自动被判定为0-3失利,而且还会被多扣掉3分。


下午2点40分,关于“比赛确实要被推迟”的传闻正在球场外被口口相传,但没有一个人能确认这是真的。早应该开门营业的诺坎普,却依然大门紧锁。球场内的情景同样是一片凄凉,办公区内很多人已经把比赛状态默认为“推迟”了,只有少数工作人员仍在坚守岗位、站着等消息。下午3点14分,俱乐部体育主管费尔南德斯走了进来,“我什么也不知道,”他如此通知大家。而另一名俱乐部主管,则在私下告诉记者“比赛不能踢了”。


同样被蒙在鼓里的还有已经抵达赛场的球员们。他们在与管理人员聊着什么。大多数球员仍希望比赛能够照常进行,但他们在现场却看不见一名球迷。于是他们走出更衣室,来到场边继续等待,长长的走廊彻底变空了。在诺坎普周围贩卖食品的摊位上,小贩们已经备好食物,但却没有球迷光顾。被呆呆地晾在一边的还有球场安保人员和打扮成空姐的礼仪小姐。


比赛日当天,大批球迷聚集在诺坎普门前


下午3点30分,距离开球时间仅剩下45分钟,西莱森开始走进空无一人的球场进行热身,身后还跟着特尔施特根。而在官员包厢内,也只有费尔南德斯和布拉伊达两个人出现。时间来到3点34分,依然没有新消息,但却有两名工作人员举着写有“民主”的纸板,进入球场。


下午3点42分,还是没有消息,但球员们却已经穿好黄、红竖条相间的训练服,开始热身。那也是加泰罗尼亚区旗的颜色。在偌大的诺坎普球场中,球鞋敲击皮球的声音清晰可辨。距离正式开球还有24分钟时,官方消息终于还是等来了——巴塞罗那与拉斯帕尔马斯的比赛照常进行,但需要关闭球场。


“我能理解为什么有人希望比赛不要进行,”皮克赛后说道,“关于这场比赛,存在着赞同和反对(继续进行)两种声音。”比赛照常进行,也导致了俱乐部两名官员默内斯和比拉鲁比的辞职。巴托梅乌主席给出的解释是,俱乐部坚持比赛的主要原因是为了避免丢掉6个积分。然而同意闭门比赛的姿态,却也等同于向全世界发送巴萨俱乐部对此事所持有的政治态度。这就等于俱乐部对加泰罗尼亚当地人说:“你们加油,但我不能……”巴托梅乌延续了自己任期内“费力不讨好”的管理风格。按照《米兰体育报》专栏作家里奇的话来说,他做了一个“让球迷和民粹主义分子同时感到不快的决定”。球迷们被挡在诺坎普门外,他们肯定不会高兴;而后者则会反问:“既然你们不只是一家俱乐部,为何还如此执着于这6分?”俱乐部前主席拉波尔塔批评这种做法,是一种“(政治上的)弃权”行为;而在加泰罗尼亚当地报纸上,也都炮轰俱乐部的决定是一个耻辱。


巴萨主席巴托梅乌再次成为众矢之的


对于这场继续进行的比赛,不是每个人都表示赞同,也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该怎么办。大批球迷仍聚集在诺坎普的大门口,想看看事情是否还会出现转机。距离正式开球只剩下13分钟时,球场内的大喇叭依然没有动静。他们只能通过手机看到记者发布的坏消息。4点05分,大喇叭终于向人群发布了“比赛关门进行”的官方消息,球迷开始纷纷动身回家。他们白白地等了那么长时间。


下午4点13分,巴萨队歌开始奏响。裁判们走出通道,从那个滑稽的基座上取下皮球,两队球员跟着他们步入赛场。此时的队歌恰好播放到:“整座球场都在欢呼!我们红蓝色的战士!”而当响起“让我们喊出它的名字”时(正常情况下,近10万球迷会齐声高喊“巴萨、巴萨、巴萨”),球场却一片寂静,只有裁判吹响了开场哨。看台上没有一个人,只有由座椅拼出来的一条标语“不只是一家俱乐部”。管理层的包厢也变空了,他们更愿意待在不被外界注意的某个地方。球员家人也是如此,她们带着孩子搭乘电梯离开了看台。


现场只剩下比赛的原音。当裁判吹罚一个任意球时,我们可以听见某人喊道:“噢,这个球你都判吗?”;某个人在“问候别人的母亲”;从教练席发出的指令已经变得公开化:前压、出击、盯人、快、近门柱、别犯规、很好……当梅西拿球时,有人还会喊道:“莱奥!莱奥!莱奥!”。这种比赛会让人觉得有点奇怪,有点沮丧,也有点新奇。你如果闭上眼睛,也是可以通过现场声音来幻想着比赛进程,这是传球的声音?这是射门的声音?砸中了门柱吗?


梅西在这场强弱分明的比赛中梅开二度


不看画面,你还可以听见:梅西被放倒在地发出的声音;主罚任意球时,皮革包裹皮球时带来的完美音效;布斯克茨破门得分后,电台播音员发出的欢呼;梅西包办了两粒进球后,门后球童给出的掌声。突然,一个身披着印有独立口号T恤衫的人、拿着一张标语跑进了场内,但很快就被保安迅速带离。几分钟后,苏亚雷斯浪费了一次黄金机会,乌拉圭人发出的惨叫声回荡在诺坎普看台。尽管有时候,我们会误以为这不是一场正式比赛。但它依然价值3分——这也是巴萨同意比赛的初衷。这难道意味着体育已经压倒了政治?比赛结束,两队球员相互握手,但没有人交换球衣。他们很快就默默离开了。


比赛结束,但它的结束意味着一切都已结束了吗?事实上,这只是一个开始。


那天晚上,加泰罗尼亚地方政府宣布:当日有2262422人参与了公投,其中有2020144人投票选择了“同意独立”。第二天早晨出版的《马卡报》,颇有深意地在头版刊登一幅内马尔与卡瓦尼相互拥抱的照片,它所表达的意思是“如果能把问题解决了,再晚也没有关系”。或许,他们应该放一张拉莫斯和皮克的照片。但经历了这样一个星期日之后,一切解决方案似乎都要变得更为困难。


“那不是一场独立公投,而是在作秀!”拉霍伊首相评论道。他表示一切责任都应该由公投活动的组织者来承担,因为他们践踏了法律。他虽然谈到通过对话来解决问题的可能性,但事实上对话的双方已背道而驰。


对于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西班牙首相拉霍伊摆出了一副强硬姿态


如果真的独立,带来的连锁反应会是什么?西班牙政府将会作何反应?加泰罗尼亚地区的足球俱乐部又该怎么办?我们或许不会把巴萨的前途问题真当回事,但事实上,形势已经很严峻了。过去几年里,外界一直都在讨论着巴塞罗那的何去何从。西甲掌门人的态度非常明确:“一旦加泰罗尼亚独立,就不会允许巴萨继续参加西甲。”


一些球员对于月初这场比赛,其实也持有抵制态度。“我们讨论过,”皮克告诉记者,“今天在加泰罗尼亚,发生了太多的事情。那些来自于现场的图片,它们自己会说话,我相信所有人都目睹了那些暴力行为。在一个没有球迷的场地踢球,这非常困难。”


皮克在西班牙国家队饱受争议


皮克说着说着,声音开始哽咽。尽管表示“如果主教练觉得自己是一个问题,他愿意走人”,但皮克还是启程飞赴马德里,参加了西班牙国家队的集训。“我完全相信,西班牙境内会有很多人反对(政府的所作所为),依然还会相信民主。国家警察和公民警卫队完全没有必要如此粗暴地对待加泰罗尼亚人。”


“这只会让情况越变越糟。这也是最近50年来,政府做出的最差决定,它只会让西班牙和加泰罗尼亚越走越远。身为加泰罗尼亚人,我为自己和这里的人民深感自豪。他们是平和的,没有做出过激反应。我要告诉他们,继续这样做。无论他们怎样挑衅,无论他们给我们设下什么样的陷阱,大家都应该继续保持平和的态度,唱歌,大声地唱歌。”


本文转载自肆客足球,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加泰独立公投风波,巴萨的微妙处境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