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员群体在社会里的声音——站出来,为自己

这个休赛期,抗议活动和政治变革在美国随处可见。NBA球员们也通过各自的平台,在全国范围内发出了强劲有力的呼声。现在看来,联盟也破天荒地乐意参与到政治活动的纠葛之中。

2017-10-03 12:00 来源:虎扑翻译 文/leewhere 0 38642


这个休赛期,抗议活动和政治变革在美国随处可见。NBA球员们也通过各自的平台,在全国范围内发出了强劲有力的呼声。现在看来,联盟也破天荒地乐意参与到政治活动的纠葛之中。


正值2017年劳工节[注1],这个夏天已经给未来几个月蒙上了政治冲突、抗议活动和悲剧的阴影。八月十二日的那个周末,白人至上和纳粹主义者高呼着“团结右翼(Unite the Right)”驾临弗吉尼亚州的夏洛茨维尔。这次集会导致了32岁的希瑟-海耶(Heather Heyer)的死亡,她死于蓄意驾车冲入抗议人群的小詹姆斯-亚历克斯-菲尔茨(James Alex Fields Jr)之手。


[译注1]:即Labor Day,美国劳工节,时间为每年九月的第一个周一,全美放假三天。


随着事件的展开,NBA球员们不断在推特上表达着震惊、恐惧和反感,正如大多数民众所经历的一样。唐纳德-特朗普的应对方式更是火上浇油,他拒绝立即谴责种族主义者并在媒体发布会上宣称暴力行径来自“双方”。


几天后,勒布朗-詹姆斯在其基金会年度聚会的演讲中,将特朗普称作“所谓的美国总统”。接着,詹姆斯恳请出席活动的嘉宾们向镜中的自己发问,“我们还能在哪些方面做得更好以帮助改变现状?”


NBA球员们——和大多数职业运动员们——已经长期参与到了社会、政治和种族问题中。在过去几年里,越来越多的杰出球员借助着自己的地位发表观点,助力变革。勒布朗,和他的朋友们,也同为超级球星的卡梅罗-安东尼、克里斯-保罗、德维恩-韦德一起站在2016年ESPY颁奖典礼的舞台上呼吁体育明星们“发声。运用我们的影响力。抵制暴力。”此时距费兰多-卡斯提尔(Philando Castile)和埃尔顿-斯特林(Alton Sterling)遭警察枪杀仅仅过去一周[注2]。


[译注2]:2016年7月6日,明尼苏达州圣安东尼的黑人司机费兰多-卡斯提尔载着女友和四岁的女儿时,被两名警察截查,最终被其中一名警察射杀,卡斯提尔的女友通过脸书直播了全过程。2016年7月5日,路易斯安纳州巴吞鲁日警方接到报警,报警人称自己被埃尔顿-斯特林(37岁的黑人小贩)持枪威胁,警察赶到后将斯特林制服在地,并在短时间内多次射击,最终导致斯特林死亡,事件被多名目击者拍摄记录。连续两起黑人遭警察枪杀的案件在美国引起轩然大波。


四位超级球星的举动引发了涓滴效应,越来越多的NBA球员追随着比尔-拉塞尔、卡里姆-阿卜杜尔-贾巴尔、伊赛亚-托马斯等先驱们的脚步,投身社区贡献,公开反对种族暴力,参与抗议活动。


“我们都有感情,并且我想立刻谈谈这些(问题),”卡尔-安东尼-唐斯在夏洛茨维尔暴力冲突后为球星看台执笔的文章中写道,“我试着保持乐观并立即行动起来。我不想抨击任何人。我想向每个人传播爱与尊重。我想怀着爱与尊重,提醒人们我们现在的处境。”


截至发稿时,在美国最具人气的体育联盟NFL中,越来越多的无名四分卫已经披挂上阵,而科林-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依旧未能签约。2016年的一场季前赛,他在赛前奏国歌时拒绝起立,此后便成了公众的焦点。之后,他开始在演奏国歌时单膝跪地。“我不会为一个压迫黑人和有色人种的国家的国旗表达敬意,”卡佩尼克在八月十六日晚间告诉NFL媒体,“对我来说,这比橄榄球重要,只有自私的人才不这么认为。人们惨死街头,凶手们却拿着报酬逍遥法外。”


许多人认为卡佩尼克因他的抗议行为遭到NFL的排挤。整个季前赛中,NFL的众多球员都以在演奏国歌时跪地和公开表示如果球队老板和总经理想赢球就应该把卡佩尼克放进大名单的方式向这位四分卫表达自己的支持。显然,不让卡佩尼克上场并不能使他沉默或远离这一切。


NBA赛季近在眼前,球员们也越来越积极地参与政治,问题由此而来:我们是否会在篮球场上看到更多与卡佩尼克相同的激进主义者?


“我认为有些球员有足够的勇气追随(卡佩尼克的)脚步或为他提供帮助,”掘金前锋威尔森-钱德勒说,“我认为如果你要将卡佩尼克和他的行为、目标作为一个标志性事件,就必须有球员在奏国歌时单膝跪地或作出类似的举动。老实说,我不认为有任何球员会这么做。但要达到那样的目的,很可能需要做类似的事。”


但在放眼未来之前,看看NBA在不甚遥远的往昔处理激进主义和抗议行为的方式也相当重要。


在1991年总决赛对阵湖人之前,公牛的三分球专家克雷格-霍奇斯请求迈克尔-乔丹和魔术师-约翰逊不要为第一场比赛致辞,以此抗议洛杉矶警局四名白人警官殴打罗德尼-金(Rodney King)事件[注3]。在公牛队成功卫冕并于1992年访问白宫时,霍奇斯身着黑人传统的大喜吉装向乔治-H.W.-布什总统递交了一封信,敦促他处理穷人及少数群体问题。


[译注3]:1991年3月3日,洛杉矶黑人出租车司机罗德尼-金由于酒驾和超速,在一场高速追车后被警察截下,随后遭到四名警察殴打。殴打过程被附近一位居民用摄像机记录下来,并寄给媒体。部分视频被在世界范围内播放,引起舆论哗然。该事件正是一年后洛杉矶暴 动的导火索。


不久后,他被公牛放弃,再也没能踏上NBA的赛场。


“我觉得我们(在克雷格的位置上)得到了补强,”菲尔-杰克逊在1996年向《纽约时报》表示,“虽然我对克雷格抱有最深的敬意。他是一名优秀的团队型球员,从来不惹麻烦,我也尊重他的主张。我是个有信仰的人,他也一样。我很纳闷居然没有一支球队来询问他的情况。通常我们决定不与一名球员续约后,至少会接到一支球队的电话。诚然,他不太能防守,但联盟中很多人都是如此,却没几个人拥有他那样的射程。”


1996年,霍奇斯将联盟告上法庭并索要四千万美元的赔偿,他声称“因自己是一个在政治问题上仗义执言的非裔美国人”而受到“排挤”,“29支NBA球队的老板和经理都是同谋”。本案后来遭到驳回。随后四年内,霍奇斯都在国际上为此四处奔走。最终,他在2005-11年作为时任湖人主帅菲尔-杰克逊的助教重返NBA。


同样是在1996年,丹佛掘金队控卫穆罕默德-阿卜杜尔-拉尔夫由于拒绝在奏国歌时起立而被NBA禁赛。阿卜杜尔-拉尔夫,一名虔诚的穆斯林,整个赛季都跳过了这项仪式,他选择待在更衣室或在边线做拉伸。当记者问到他在奏国歌时的行为时,这名控卫表示美国国旗是“压迫和霸权”的象征。阿卜杜尔-拉尔夫后来与NBA达成了妥协:穆罕默德会在奏国歌时起立,但会将双手捧在面前对着自己默默祈祷。


与霍奇斯不同,阿卜杜尔-拉尔夫是一名首发球员,超级出色的那种。那个赛季他场均能为丹佛贡献19.2分,6.8个助攻。球迷对于他行为的观点出现了分化,论战很快发酵成了一起社会事件。阿卜杜尔-拉尔夫受到了死亡威胁,他位于密西西比州格尔夫波特的家附近的建筑上被喷上了“KKK”[注4]字样。他再也没有搬进过那间屋子。2001年,这间空房被烧为平地。


[译注4]:Ku Klux Klan的缩写,即三Kdang,美国最悠久,最庞大的种族主义组织,奉行白人至上,歧视有色族裔。该团体如今依然活跃在美国,并被认为与夏洛茨维尔的极右游 行集会有关。


阿卜杜尔-拉尔夫在生涯的第六个赛季被交易至萨克拉门托,并与1998年离开联盟。2001年他在温哥华[注5]短暂重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但再也不复昔日丹佛之勇。


[译注5]:灰熊队自1994年起将温哥华作为主场,于2001年迁往孟菲斯。


“那是个试图将你剔除出去的过程,”他去年告诉《Undefeated》,“他们开始将你放在易受攻击的位置上。他们会在你的出场时间上做文章,试图打乱你的节奏。接着他们更多地将你按在板凳上。最后看起来就像是,好吧,这家伙再也不能打出那种水准了,所以我们交易了他。”


“那就像挖坑。你懂的,挖坑让你跳,在他们甩掉你之后就可以反过来怪你,实际的原因则是你的政治立场。他们不想让这样的例子更多地出现,所以杀鸡儆猴。”


2014年,包括勒布朗-詹姆斯、德里克-罗斯、凯文-加内特、凯里-欧文、德隆-威廉姆斯、贾里特-杰克和阿兰-安德森在内的球员在热身时身着“我无法呼吸(I Can’t Breathe)”字样的T恤,以此作为对之前陪审团决定不起诉将纽约史坦顿岛居民埃里克-加纳(Eric Garner)锁喉致死的警察[注6]的回应。没有任何一位球员因违反联盟着装规定而被罚款。


[译注6]:2014年7月17日,黑人小贩埃里克-加纳因被怀疑非法出售香烟与警方发生冲突,在呼喊着“我无法呼吸”的情况下被警察锁喉致死。事件过程被路过的行人拍下。


依旧是2014年,季后赛第一轮第四场,洛杉矶快船队上演了一场无声的抗议。在前快船队老板唐纳德-斯特林种族主义言论[注7]的录音带被泄露给《TMZ》之后,球队表现出了团结。整个NBA对此的评论都充斥着怒火,勒布朗当时表示“我们的联盟没有唐纳德-斯特林的容身之处”。


[译注7]:2014年4月,《TMZ》爆出斯特林与女友争吵的录音,录音中斯特林要求女友“别把黑人带来”,“别把和魔术师的合影放到Instagram上”等。


斯特林随后被总裁亚当-肖华终身禁赛。


据最近历史来看,NBA对抗议行为的态度变得越来越进步和理解,肖华和球员工会执行主席米歇尔-罗伯茨(Michele Roberts)近期给球员们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对于社会问题,“当你想要找出最好的方法做出改变的时候,球员工会和联盟永远会向你伸出援手”。但人们对霍奇斯和阿卜杜尔-拉尔夫的遭遇很难不耿耿于怀。虽然越来越多的明星球员通过自己的平台唤醒公众意识,但NBA里从未出现过类似于卡佩尼克在奏国歌时跪地这样争议性的抗议行为。


“(阿卜杜尔-拉尔夫的遭遇)过去并没有那么久,”钱德勒说,“我愿意信任NBA和老板们,这是个美妙的联盟,看看他们处理唐纳德-斯特林的方式,如果现在出现抗议活动,球员有望不因行使了宪法赋予自己的权利而被挤出联盟。”


即使我们愿意相信NBA会与NFL大不相同,但在球队的招牌球员在场上做出引人注目的举动之前,我们无从知晓联盟究竟会如何应对。


达拉斯小牛队老板马克-库班告诉《华盛顿邮报》,关于卡佩尼克,他“很高兴NBA没有对我们的球员们进行政治石蕊测试[注8]。我认为我们鼓励球员们行使宪法赋予他们的权利。”


[译注8]:Litmus test,政治上的石蕊测试被运用于美国的高层选举中,候选人的答案将决定他们是否会继续被选举办公室任命或提名。


多亏了社交媒体七天二十四小时的全天候运营,似乎越来越多的民众开始关注华盛顿的事务了。在社交媒体上,除了加入一场政治讨论外,你似乎什么都做不了。这些会在本赛季走进NBA赛场吗?


“我不认为这会造成很大影响,”库班通过邮件告诉《SLAM》,“大多数人关注政治评论就像关注板球比分一样。对我们这种保持密切关注的人来说,这是件大事。而对于每一位热爱这项赛事和球队的观众来说,这并不是他们关注的事。”


NBA球员们如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机会,通过自己的平台针对触及痛处的事件发表观点。我们很快就能知道,对于那些被政治化和引发冲突的社会事件,球员们究竟是被给予了仗义执言散播希望的机会,抑或被巧妙地暗中阻止。


本文转载自虎扑翻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运动员群体在社会里的声音——站出来,为自己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