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萨主席的错,在于完全搞错了一件根本大事

短短的两年之间,巴托梅乌从人们心目中的“无为而治”变成现在很多球迷口诛笔伐的“碌碌无为”,他所代表的巴萨高层正面临两年来最风雨飘摇的局面。

2017-09-20 17:00 来源:肆客足球 0 24146


禹唐体育注:

在大胜的加泰罗尼亚德比的赛后,诺坎普球场外成群结队的会员在排队领取贝内迪托弹劾巴托梅乌的签名表。


而在加泰罗尼亚日的典礼上,人群中也喊出了“巴托梅乌下台”的口号,这多少让本来一脸笑容的大雄有些难堪。


但实际上,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以巴托梅乌为代表的高层所面临的内忧外患,远远比他的脸色难堪多了。


然而当我们把目光倒回到2015年的那个夏天,巴托梅乌实际上是拿到了54.63%的支持率(远远高过当时呼声极高的拉波尔塔的33.03%),以压倒性的优势当选的。


短短的两年之间,巴托梅乌从人们心目中的“无为而治”变成现在很多球迷口诛笔伐的“碌碌无为”,他所代表的巴萨高层正面临两年来最风雨飘摇的局面。


那么我们就来梳理一下,到底是什么让巴托梅乌的“铁王座”不再稳固的。


会员制=民主制?


提起巴萨的高层和管理,人们第一个想到的词往往是“会员制”。


和老板注资、专业人士打理(如阿森纳和弗格森时代的曼联)或是基本完全由老板说了算(如穆里尼奥一期的切尔西)的球队不同,“会员制”在众多人心目中自然是民主、自由、属于球迷的俱乐部。


事实上,按道理说也的确如此,重大决议的决定理应由会员一人一票地投票出来,投票结果也自然是少数服从多数。因而从这个逻辑上来说,“会员制”理应是一种“民主制”。


但问题在于,投票自然是民主的,但是会员的选取却不一定。而历任的高层为了维持自己的管理,往往也是在这一环上大做文章。


1992年,时任巴萨主席的努涅斯趁着巴塞罗那奥运会和队史第一座欧冠的当口,召开了“特别会员代表大会”。在大会上通过了一项直接影响后世的决议:董事会有权利在任何时候对会员数峰值,或对入会请求,加以临时限制。(资料来源:公众号“摩绪奴”)


就是这一条规则,彻底打破了“会员制等于民主制”的概念。


2011年2月,以罗塞尔为首的董事会推出入会的新政:


一、入会者必须是15岁以下;


二、入会者必须是会员的一级或二级亲属;


三、过往曾至少连续两年持有会员资格;


四、以上三条均不满足,则必须申请承诺卡。


所谓“承诺卡”,大概相当于我们大学期间入党积极分子或是预备党员所要按时递交的思想汇报。但是整个申请过程类似于,收思想汇报的机构在北京,而你却在台湾或是香港上大学——麻烦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


通过这样的方式,罗塞尔团队巧妙地限制了海外会员的数量,将俱乐部更加稳固地攥在了加泰罗尼亚的手中。


而控制海外会员的意义,在于海外会员因为距离的因素,往往将更多的精力和感情投入到球队的竞技层面,“球队成绩没有保障,高层就应该检讨甚至下台”是大多数海外会员的逻辑。而这样的思维方式是极度不利于高层的长期管理的。


因此,海外会员是罗塞尔为代表的高层的最重要隐患之一。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修改条款之后,巴萨的“会员制”更是一种“加泰罗尼亚会员制”。与海外会员不同,加泰罗尼亚会员与俱乐部的经济纽带更深,因而也更容易被“利诱”。这才是管理者想看到的。


因此对于正在收集选票的贝内迪托而言,要真正弹劾成功,他需要挑战的是罗塞尔和巴托梅乌团队经营数年的政治牢笼。


汲汲营营,有财无命


所以从道理上来说,在控制了会员的来源之后,董事会的宝座应该稳如泰山才对,但是实际上并非如此。因为加泰罗尼亚的会员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巴萨的“加泰罗尼亚基础”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麻烦的存在,这样的身份包含了加泰罗尼亚和西班牙双方面的交织。在巴萨的队史上,加泰罗尼亚元素和西班牙元素的碰撞从来就没有消停过,最直接的体现就是每年都备受瞩目的国家德比,火药味被一炒再炒。


而耐克的巴西市场高管出身的罗塞尔又为巴萨带来了十分浓厚的巴西元素。换句话说,罗塞尔团队治下的巴萨要不断平衡加泰罗尼亚、西班牙和巴西三大利益团体。尤其是会员主体是加泰人的情况下,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而商人出身的罗塞尔团队最善于使用的,就是钱。


早在2010年主席大选时,罗塞尔就一面通过自家喉舌媒体抨击拉波尔塔当政时的财政赤字,一面以自己的“4000万欧元改造诺坎普”的计划来攻击拉波尔塔的“3亿欧元计划”。


而最后在2014年4月的全民公投上通过的“巴萨空间”计划,早在2012年9月就超过了3亿欧元,2014年时预算就已经超过了6亿欧元。


而巴托梅乌同样善于利用钱来博取选票。2015年竞选时巴托梅乌作出了三项重要的举措:


第一,提出带领巴萨在财政上成为世界第一的口号,并在当选后宣称要让巴萨成为首个10亿欧收入的俱乐部;


第二,提出了和卡塔尔航空的合作案,提高球衣赞助合同和加深进一步合作;


第三,以3400万+700万浮动的高价签下马竞核心图兰,如果新任主席想要退货,则马竞只需要退回90%的转会费即可。


而结果是第一条受到了广泛的响应,第二条在电视辩论上被大书特书,而第三条则迫使剩下三名竞选人认可图兰的交易。


均系于钱,则必将桎梏于钱。


巴托梅乌和罗塞尔用经济来吸引选票的做法当然没有错。事实上,在罗塞尔的治下巴萨的经济状态也的确有了巨大的进步。


从拉波尔塔时期的巨大赤字到罗塞尔掌政后的收入最高的俱乐部之一,虽然最后因为内马尔转会的黑幕而下台,但是罗塞尔在“钱”这一问题上为巴托梅乌留下的并不是一个烂摊子。


不只是一家俱乐部?只是一家俱乐部?


所以如今的局面并不能完全归结到罗塞尔的黑账上去,现在的一切,归根结底还是巴托梅乌自己的错。


他的错,在于他的心态只是一个商人,而不是俱乐部主席。


所谓“俱乐部”,简而言之就是“人以群分”。而足球俱乐部理所应当是“人以球分”。俱乐部会员入会的根本动力在于热爱这项运动,热爱这支球队,而不是将之作为一种创收的工具。


巴托梅乌将笔墨完全放在挣钱,甚至是宣称将要挣钱上,就大错特错了。


事实上,巴托梅乌在2015年参选时提出的“世界第一收入”和“10亿欧元”都远远没有达成;


而他的和卡塔尔航空的进一步合作也宣告落空,胸前广告的赞助换了厂商却没有换金额,另外虽然总额没变,但是巴萨却不再是“最贵的胸”;


最后,图兰的交易虽然有效地为竞选添了彩,但是在竞技层面上则几乎完全破产。


而在今年夏天,巴萨虽然在内马尔的交易中收入了2.2亿欧元的违约金,但是却流失了过去四个赛季辛苦培养的未来王牌。而登贝莱的交易则直接花掉了1.5亿欧元之多,库蒂尼奥和维拉蒂等强援都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告吹。


除此之外,将反对呼声推向顶峰的,还有花费了4000万欧元的巨款从中超签下保利尼奥。


虽然从竞技层面来看,保利尼奥并不是一个多么差的选择,但是相比较于贝尔纳多-席尔瓦的4300万磅、塞瓦略斯的1650万欧和传闻中4000万欧的塞里,保利尼奥的身价远远超过了他的战术定位。


将这个夏天的转会操作综合来看,巴萨挣到的钱并不是很多,但是却将过去几个赛季的努力几乎完全推倒。


如果说账面上仍有盈利还算是可以接受的话,最无法令球迷接受的是巴托梅乌团队一系列业余的行为。


在输掉超级杯后直接扬言登贝莱、库蒂尼奥加盟在即,随后就遭到了瓦茨克的嘲讽;


早早地对外宣称梅西已经续约,结果后来爆出实际上梅西还没有签字;


在输掉超级杯的比赛后,塞古拉直接点名自家球员皮克是葬送比赛的关键;


前些天又宣称伊涅斯塔的续约已经达成,但是又被小白否认。


这一个夏天巴萨高层闹出的笑话,比过去几年加起来都要多,这才是球迷最不能接受的。


“不只是一家俱乐部”,这句口号从1968年卡雷拉斯提出之后一直是巴萨的信条。这句话的含义,是相对于一家普通的俱乐部来说,巴萨更紧密地联系着球员、俱乐部以及球迷之间的感情纽带,同时也承载着加泰罗尼亚的民族精神。


但是“不只是”的前提是“先要是”,首先要是一家俱乐部,然后才能在俱乐部的基础上得到精神上的升华。


换句话说,巴萨的会员们首先要体会到作为一支球队、一家俱乐部的尊重,而不是每年对着满眼的财政数字、然后被其他球队作为笑柄。


球迷可以接受战绩出现起伏,可以接受阵容出现更迭,可以接受暂时的财政赤字,但是永远不可以接受失去尊严。


毕竟对于球迷来说,足球是生活中用来愉悦自己的部分,而不是因为高层的不专业被别人取悦。


所以从足球的角度来说,巴萨真的“只是一家俱乐部”,真正让巴萨“不只是”一家俱乐部的,是这支球队的精神寄托,而不是账户上的盈利。


巴托梅乌也许忘了,2015年的夏天真正将他扶上铁王座的,是那个三冠王以及球队上下一心的气质。


背离了巴萨传承百年的精神,才是巴托梅乌团队最致命的错误。


本文转载自肆客足球,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巴萨主席的错,在于完全搞错了一件根本大事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