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亿人的运动损伤市场,这家A轮公司要怎么切下这块蛋糕?

事实上,中国的临床医学已经很发达了,但运动员术后要使身体机能恢复到较高水平并返回运动场,运动康复必不可少,而目前国内的运动康复水平远落后于欧美。

2017-09-12 10:00 来源:寻找中国创客 文/唐亚华 0 45197


禹唐体育注:

“由于运动员时期留下的髋关节的伤病,郎平一直在美国手术及恢复”、“刘翔赴美长期康复”,这些新闻报道不时出现在我们视线中,疑问随之而来:到底是国内的医疗水平跟不上还是运动员偏爱到国外治疗?

 

事实上,中国的临床医学已经很发达了,但运动员术后要使身体机能恢复到较高水平并返回运动场,运动康复必不可少,而目前国内的运动康复水平远落后于欧美。

 

在国内相对发展滞后的运动康复领域,弘道运动医学诊所(以下简称弘道)是一家“明星”级的诊所,它吸纳了一大批没有时间或条件去国外的运动康复患者,尤其以国家队运动员与明星艺人居多。


弘道是一家专注于运动康复的运动医学诊所,提供骨科、运动医学与康复医学领域的线下医学诊疗服务,目前在北京拥有4家营业门店,收费在每小时700-1300元之间,患者40%—50%是运动员。

 

羽毛球带来的创业契机与起步


“吴京是唯一一个在弘道诊所大厅吃饭的人”,弘道现董事长康绍勇笑称。虽然距离吴京在弘道做康复治疗已经过去了三年,康绍勇依然记得这个细节,“吴京当时开玩笑说我就在这吃了怎么的吧”,本来作为弘道这样的正规医疗机构不允许人在工作场地吃饭,但是吴京当时急于继续下午的训练就发生了以上小趣事。后来吴京和弘道的治疗师们都成为了特别好的朋友。

 

弘道是国家体育总局指定合作机构,进入训练室,墙上贴满了众多明星和运动员的康复训练照片,包括吴京、冯绍峰、朱丹、李冰冰、陈一冰、吴敏霞等。


弘道创始人是一位羽毛球业余爱好者,一次偶然机会打羽毛球时因发力不当导致肩膀两边断裂,手术后双臂无法动弹,而康复治疗步骤赫然写着“用健肢托住患肢……”,“我根本没有健肢啊”,医生也对当时的情况无能为力。


国内几乎空白的运动康复状况激发了弘道创始人的创业欲望,走访了澳大利亚、美国、香港等地之后,模仿学习了部分他们的模式,同时又针对中国运动康复市场重新做了定位。


中国传统的康复医院包括神经康复,运动康复,但是弘道的定位是只做运动康复和骨科。同时,根据长期考察积累的行业认知,发起人确定了投资规模、目标人群、市场以及要采用的器械。最终,弘道运动医疗诊所第一家店于2012年11月正式在北京工人体育馆营业。

 

还是羽毛球,让弘道与国家羽毛球队结缘。

 

2012年8月伦敦奥运会上,在女单铜牌赛中,汪鑫在对阵内维尔时滑倒受伤,她曾因创下“379天外战不败”传奇记录而被称为国羽“外战女皇”。当时弘道发起人也在现场,他协助安排汪鑫德国手术,术后汪鑫成为弘道的第一位康复患者。


国家队选手选择弘道这样一个初创诊所,关键在于专业水平极高的弘道诊所主任林轩弘,他是奥委会备战2010年冬奥运和2012伦敦奥运会的特聘医疗专家,2012年伦敦奥运备战期间曾治疗训练多位国家队金牌运动员。

 

三个月后汪鑫带着弘道的测试报告到德国医院复查,结果几乎相同,这令当时的德国医生感叹不已。

 

紧接着,羽毛球队另外一名受伤队员在别的康复机构做治疗,康复速度比汪鑫慢很多。弘道的专业水平由德国权威康复机构验证并经汪鑫口传出,不久便传遍羽毛球队以至于整个国家体育总局。口碑就这样建立起来了。


核心优势:专业的运动康复治疗人员与器械


目前,中国运动康复市场还远远没有被激发,部分工作室、诊所等发展小而散,还未出现龙头企业。弘道深耕行业五年时间,与国家体育总局的合作更为其增添了一层专业色彩。


弘道的核心优势有两点:专业的治疗与长期深耕带来的行业口碑;运动员与明星患者的积累。围绕核心运动康复专家林轩弘,弘道积累了的一批运动员用户,不仅提供了可观收入,也因名人效应吸引来更多患者。


同时,弘道购置了大量进口器械,专业的治疗师配合国际水平的康复器材,为弘道筑起一道高高的壁垒。


运动康复行业痛点很多:人才严重缺乏、公立医院的康复科边缘化、老百姓的购买力不足等。弘道作为这一行业发展较为领先的公司,仍然摆脱不了这样的困扰。

 

目前每年专业大学毕业生最多4000名,这些毕业生中仅有30%进入运动康复领域工作,且专业水平较低。

 

针对种种问题,弘道围绕运动医学诊所,展开了“弘道职业健康培训”、“弘道SMART学院”、“弘道复健”、“弘道爱童儿童发展中心”四个业务板块。

 

“弘道SMART学院”通过邀请香港等地专家,培训、讲座、实操、复盘病例;“弘道复健”是针对老百姓购买力而提出的方案,目前这一项目在万达开设了门店,没有配备大型设备,主要做稳定期的训练,还在试点阶段;“弘道爱童儿童发展中心”是儿童智力发育的业务,仅在奥体店做试点,针对智力发展迟缓的儿童做治疗训练。

 

目前弘道盈利主要依靠运动康复治疗,收费标准为700—1300每小时,这一费用在行业内属中等偏上水平,平均客单价从几千到几万不等,主要针对术前术后以及伤后保守治疗人群。 


“这个行业比较混乱,很多人不知道哪儿专业,部分机构钻空子,价位参差不齐。”弘道运动医学诊所是国内少数获得运动医学“医疗机构执业许可”的专科医疗机构。


“运动康复是刚需,但当提到价钱的时候就变成了伪需求。手术费一万,康复却要三万,大家当然接受不了,”康绍勇说。

 

运动康复机构如此高价,为什么大家不选择公立医院便宜且可报销的治疗方式?

 

康绍勇称,其实目前主流的康复人群还是在公立医院,因为大多数人对自己受伤后的恢复预期比较低。但是对于康复有较高要求的人来说,由于公立医院资源有限,医生和患者是一对多的模式,服务质量难以保证。而弘道是一对一甚至多对一的模式,治疗效果不言而喻。

 

据康绍勇介绍,运动康复治疗有一个关键点,同样的动作,角度不同,康复效果不同。即使是一个蹬腿的动作,脚掌朝向不同影响的部位也不同,“医生说蹬25下,患者自己蹬25下可能只有一下是对的。很多动作在医院做1小时,在弘道15分钟就起作用。”


由于运动康复行业的重资产、长周期属性,弘道目前盈利状况仅能够达到收支平衡,2016年略有盈余。

 

未来:不急于拓展门店,稳步发掘市场潜力


体育运动领域的创业项目近年来呈现“冷却”态势,资本对体育项目也进入理性观望阶段,对于垂直到细分领域的运动康复更是如此。

 

在公开披露的数据中,运动康复领域仅有三起融资,分别是:2016年10月,健行者运动康复获得数百万天使轮融资;2017年1月,体创动力获得2000万元天使融资;以及2017年7月弘道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清华控股旗下基金。 


体创动力是江苏省第一家运动医学诊所,是一个运动健康管理和运动康复相结合的综合性平台,面向大众开展健身康复等综合性服务,目前完成了天使轮融资。


体创动力的管理团队大多来自政府机关、国企等体制内单位,本土资源优势使得体创动力初期发现相对顺利,但难题在于对有国外转诊需求人群的触达以及国外相关机构的对接。与所有的运动康复企业类似地,体创动力也面临着专业人才缺乏的问题。

 

资本对这一领域如此谨慎也是因为其重资产属性强,从医疗资格准入、设备投入、场地选址装修、人力等都属于高壁垒,回本周期长,而目前的中国市场又没有形成完善的商业运营机制,很少有足够有耐心的创业者与投资方能够专注于这一领域。


此外,运动康复领域的市场也没有打开,除了专业运动员和武打行业的演员,大多数人对运动康复的认知人还停留在在家静养、自主锻炼或者简单的询问医生的程度上。事实上,因康复训练不当引发的遗留身体问题很多,且错过了最佳康复时间段可能治愈的机会很小。


在这样局促的大环境下,弘道凭借专业团队和器材成就的水平与用户口碑,夯实了壁垒,成为众多运动员和演员青睐的“明星诊所”。

 

对于未来的规划,康绍勇表示,弘道将与国内体育院校合作,让在校生提前进入弘道学习。此轮融资后,弘道计划“将前期流程标准化,缩短人才培养周期”,而非扩张门店。

 

“因为一旦资本进来,人才跟不上的情况下,即使大规模扩张店面数量也撑不起一个好的品牌口碑。”


国务院的《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显示,到2020年中国运动人口将达到4.35亿,而《2009-2014健身行业产值规模》表明经常运动的人运动损伤率达到85%以上,初步估算,到2020年中国将约有3.7亿人出现运动损伤。


如此巨大的市场,正在等待发掘。


本文转载自寻找中国创客,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3.7亿人的运动损伤市场,这家A轮公司要怎么切下这块蛋糕?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