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乌兹别克斯坦青训:举国体制下的足球青训

一提到举国体制,也许大多数人都会反感,认为拿再多金牌也只能是金牌大国而不是体育大国,但是举国体制真的就一点也不可取吗?今天我们就来一起看一看在举国体制下的乌兹别克斯坦足球青训。

2017-08-31 12:00 来源:虎扑足球 文/JJ.雷迪克 0 42454


2017年8月31日,中国男子足球国家队即将在武汉体育中心体育场与到访的乌兹别克斯坦国家队进行比赛,本场比赛是国足十二强赛的最后一个主场比赛,12强赛已经进行了8场比赛,中国队1胜3平4负积6分排名小组最后一位,与排名第三的乌兹别克斯坦相差6分。在预选赛仅剩两轮的情况下,中国队只有在主场战胜乌兹别克斯坦队,才有可能继续争取参加附加赛的资格,本场比赛中国队将为最后一丝出线希望做最后的奋力一搏。


我们的对手乌兹别克斯坦,对于我们来说可以算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虽然在历史上中国国家队与乌兹别克斯坦国家队交手多次,但是对于乌兹别克斯坦的足球我们知之甚少,可能除了曾经和正在中超效力的艾哈迈多夫,克里梅茨,伊斯梅洛夫,谢尔盖耶夫之外,我们再想不出其他球员了。


但是只得注意的是,乌兹别克斯坦的足球如今发展十分迅速,目前在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小组赛当中8战4胜4负积12分排名第3位,仅仅落后韩国队1分,是小组出线的有力争夺者。在青少年培训方面,乌兹别克斯坦也已经走在了亚洲前列,并取得了优异的成绩,2010年亚少赛亚军、2011年世少赛八强、2012年亚少赛冠军、2012年亚青赛四强,2013年世青赛16强2014年亚青赛四强,2015年世青赛八强,从2005年无缘亚青赛、亚少赛,到问鼎亚少赛冠军,他们就只用了六年的时间!


一提到举国体制,我想大多数人都会反感,认为举国体制是“金牌至上主义”,拿再多金牌也只能是金牌大国而不是体育大国,但是举国体制真的就一点也不可取吗?我今天要介绍的就是在举国体制下的乌兹别克斯坦足球青训。


短暂辉煌,归化球员不能解决问题


自上世纪90年底初苏联解体乌兹别克斯坦独立之后,为了保持本国在足球上的竞争力,他们从俄罗斯招募核心球员,招入什克维林、布加洛等人,给他们丰厚的经济奖励,为他们颁发乌兹别克护照,在这些归化球员的带领下,他们第一次参加的广岛亚运会便以4-2的比分战胜中国队夺冠,在当时的亚洲足坛乌兹别克斯坦是一支既神秘又强大的球队。


但好景不长,虽然当时的乌国总统卡里莫夫亲自过问,政府内阁部长会议连续通过一系列足球扶持决议,但乌国的足球运动并未如预想的那样成为亚洲劲旅。反而在洲际大赛中的成绩一落千丈:1996年亚洲杯小组赛垫底,1998年世预赛,乌队首次获得十强赛参赛资格,结果仅仅排在小组第四,2000年亚洲杯,排名倒数第一。


亚洲杯惨败以后,乌兹别克斯坦再次祭出了“归化大法”,因为乌兹别克斯坦在历史上与俄罗斯有很深的历史渊源,所以乌兹别克斯坦聘请了维克托·鲍里斯,帕维尔·萨德林,弗拉基米尔·萨尔科夫这样的俄罗斯著名教练来执教国家队。由于当时国际足联对“归化球员”的限制还不像现在这样严格,所以这些俄罗斯教练直接从俄罗斯联赛中选拔球员来代表乌兹别克斯坦国家队出战,在2001年十强赛中乌沈阳之战中,乌兹别克斯坦当时首发11人中有5人都来自俄罗斯,其中还有莫斯科kbc6n陆军队的中场核心球员马米诺夫。但是最终乌兹别克斯坦还是仅仅排在小组第三的位置,无缘日韩世界杯。


跌落谷底,“总统令”建立青训系统


归化球员虽然可以暂时的解决一些问题,但是由于乌兹别克斯坦独立之后并未建立起自己的青训系统,不能根本上解决后备人才培养问题,乌兹别克斯坦的足球成绩一路走低,2003年7月的世界足球排名中仅仅排在第112位。


同时,乌兹别克斯坦的青少年足球成绩也是惨不忍睹,1998年、2000年连续两届亚少赛,乌兹别克斯坦U16国少队均在预选赛中被淘汰,在2000年亚少赛预选赛上,乌兹别克队甚至以0比3输给鱼腩球队尼泊尔。U19层面的国青队从1992年第一次参加亚青赛开始,至2000年连续5届均为打入正赛。


虽然乌兹别克斯坦青少年足球也有过“回光返照”,2002年U16国少队在亚少赛上获第4名,因为当时亚洲参加世少赛的名额只有3个,所以未取得2003年的世少赛资格,而U19国青队在2002年亚青赛上同样获得了第四名,历史上第一次获得世青赛参赛权,不过从此以后便再无成绩。直到2005年乌兹别克斯坦U19、U16国家双双无缘亚州决赛阶段比赛之后,乌兹别克斯坦终于忍无可忍的给自己做了一次大手术。


2006年1月份,乌兹别克斯坦足协进行换届选举,乌斯马诺夫出任新的乌兹别克足协主席,随后时任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颁布新的总统令。


1、要求所有参加职业联赛的俱乐部必须强制性地建立“足球学院(academy)”、完善的青少年梯队。

2、下属11个州、塔什干大区和卡拉卡尔帕克斯坦加盟共和国,每个州至少要建一所足球学校,由州政府和足协具体负责,确保每个州、大区和加盟共和国里有潜力与天赋的小球员都可以受到好的足球教育和专业指导。

3、每个州都至少要拥有一所寄宿制足球学校,确保小球员不出州就有球可踢、受到专业指导。


国家给予乌兹别克斯坦足协授权,将各学校在足球方面的“管辖权”全部给了足协,所以各学校行政上依然归乌兹别克斯坦教育部、高等和中级职业教育部,但是学校所有的足球运动都必须听命于乌兹别克斯坦足协,这样就确保了足球运动的普及与推广,让学生们能够受到更为专业的训练,全面启动乌兹别克足球振兴计划。


2006年5月1日,卡里莫夫总统颁布338号总统令,暨《发展乌兹别克足球的补充措施》,在这个总统令当中第一次提到了“免税足球”的概念,“免税反哺令”的核心就是:解决足球的基础建设经费问题,尤其是青少年足球的发展问题。乌兹别克斯坦的球场、基地、足球学校、寄宿制足球学校等,资金来源很大一部分都来源于免税资金。


从2006年4月1日,未来三年之内,职业足球俱乐部、乌兹别克足协及其分支机构(注:指地方足协)的收入实施免税。


1不是本国生产的,从国外进口的用于新建、修建体育场(足球场)以及加强足球俱乐部物质和技术基础所必须的产品、设备和材料,免除进口关税(不包括海关通关费用)。

2各种税收和费用(单一社会支付除外)进入统一制定的基金会,全部用于足球运动的发展。

3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国家税务委员会对资金的投放和使用实施严格的控制,确保这些资金专款专用,用于足球运动的发展。


为了确保该项措施的落实,2009年4月1日,premier米尔济约耶夫签署颁布了第92号premier令《支持乌兹别克足球发展问题(修订)》;2012年6月1日,再次颁布第158号premier令《支持乌兹别克足球发展问题》。两次premier令都将免税政策延长了3年,并明确规定: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国家税务委员会对这些资金的投放和使用实施严格的控制,确保这些资金专款专用,用于足球运动的发展。由乌兹别克第一副premierR.S.阿济莫夫和乌兹别克副premierR.S.卡西莫娃,亲自监督执行。


除了提倡大力发展足球之外,乌兹别克斯坦的政府部门更下令国企公司全面支持足球俱乐部,颁布一系列的“总统令”进一步支持青少年足球发展、场地建设。


特别是在2010年8月12日卡里莫夫总统颁布的“第1388号总统令”——《关于在安集延建立寄宿制足球学校》。安集延州政府将在公共教育部、文化体育部、乌兹别克足协以及一家名为“Uzavtosanoat公司”的企业的支持下,创办寄宿制足球学校。作为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的卡里莫夫专门为一个州建造足球学校而下达总统命令,这在世界上恐怕也是绝无仅有的。


踢球也能上大学,体育教育相结合


目前,乌兹别克斯坦有204所“综合性体育学校”,纯足球教育的“特殊体育学校”47所,总数为251所。体育学校为12年制学校,孩子们可以从小学一年级一直读到高中毕业。


而“寄宿制足球学校”在乌兹别克共有29所,遍及13个州、塔什干大区和卡拉卡尔帕克斯坦加盟共和国。学校规定的入学年龄是10岁到16岁,也就是小学四年级开始才能入学,毕业之后可以拿到类似于中国的中专学历。


乌兹别克斯坦还在13个州级行政单位分别设立一所“奥林匹克预备大学”,入学年龄为12岁到18岁,相当于初中、高中六年制。


乌兹别克斯坦还有5所“足球研究院”,这是真正的足球大学,球员毕业以后可以拿到大学学历。“足球研究院”除了培养足球运动员外,还专门培养教练员、裁判员、足球管理、信息研究等各种与足球相关的专业人才。


除了这些专门的足球学校外,乌兹别克斯坦的各个甲级职业足球俱乐部都有自己的足球学院(academy),负责培养6岁到18岁的球员,也就是本俱乐部的各级梯队。


乌兹别克斯坦的足球学校就是以前中国足球业余体校的性质,因为“免税”政策和政府的大力扶植,这些足球学校的学费非常低,每个月的学费只用交2万索姆(折合约10美元),所以选择踢球的孩子非常多,一旦孩子最终走上职业道路,就有机会挣大钱,就算没有脱颖而出,也可以拿到相关学历找到相关的工作。


2008年,乌兹别克就在U19亚青赛上获得亚军、U16亚少赛上闯入八强;2010年U16亚少赛获得亚军、2012年U16亚少赛获得冠军,乌兹别克斯坦的青训已经初见成果。


值得一提的就是在2015年,凭借在2015年新西兰U20男足世界杯上的出色表现,效力与坦本尤德科俱乐部的多斯通贝克-哈姆达莫夫获得了 “2015年度亚洲最佳青年男子足球运动员”奖项,这位年仅19岁的乌兹别克斯坦中场球员在U20世界杯小组赛对阵洪都拉斯打入一球,在淘汰赛比赛中梅开二度帮助球队以2比0击败了奥地利,哈姆达莫夫本人也以3粒入球而将自己的名字记录在了本届U20世界杯射手榜第三的位置上,成为了备受瞩目的亚洲希望之星。


总结


因为历史原因,乌兹别克斯坦的社会意识形态跟中国十分相似,所以相比之下,乌兹别克斯坦的足球发展方法比意大利,德国,日本,韩国更值得中国借鉴。中国足球在职业化之后便逐渐取消了业余体校体制,而又没有建立起新的青少年足球培养体系,造成了如今的青年球员后继乏力。


走了多年弯路的中国足球如今也意识到了一些问题并做出改革,比如 《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的出台,足协成立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同济大学成立了国际足球学院,这些政策和措施的本质都是正确的。


日本足协对中国考察团说政府不管就是对足协最大的支持,乌兹别克斯坦的青训又让中国看到了举国体制的威力,那么中国应该选择走哪条路呢?其实走哪条路都可以,完全把足球交给市场可以,国家从上至下为足球发布行政命令也可以。但是可惜的是,中国足球现在是在这两种方法的中间,想要市场化但是也不放弃行政干预,这才让中国足球的青训十分尴尬。


我想,等到哪一天,中国可以把足球当做一种事业去做,而不是仅仅把足球当成一种“工具”,或许我们就能看到中国足球的崛起了。


本文转载自虎扑足球,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浏览乌兹别克斯坦青训,举国体制下的足球青训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