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线的电竞小镇投资潮:地方产业对接成难题

面对电竞热潮,易观国际分析师薛永峰表示需要“冷静”。他对记者称,电竞其实是一个细分行业,不可能在全国遍地开花,更多地方政府实际上是依靠电竞概念来吸引产业落户。

2017-06-30 11:1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李果 0 33735


禹唐体育注:

记者在日前召开的重庆市第二十届渝洽会上注意到,表明要打造“电竞之都”的重庆忠县,推出了“电竞馆”。忠县商务局副局长叶盛舟表示,“忠县重点围绕电竞小镇的打造,组织了两只手游战队现场对抗。”


但除了手游战队的表演外,电竞展馆却并未陈列任何实质性项目。而渝洽会上忠县签署的三个协议中,亦无一协议涉及电竞或相关产业。


尽管市场人士认为需要给忠县更多时间来证明自己,但2017年以来,国内已经有数座城市宣布加入到电竞产业优势资源的争夺中,并带有更加鲜明的标签——三四线城市、处于经济转型当口、以举办相关比赛为电竞小镇建设开路。


面对电竞热潮,易观国际分析师薛永峰表示需要“冷静”。他对记者称,电竞其实是一个细分行业,不可能在全国遍地开花,更多地方政府实际上是依靠电竞概念来吸引产业落户,“其实电竞的其受众群体实际上还没有乒乓球大,那为什么没有乒乓球小镇呢?”


三四线的电竞小镇建设潮


腾讯发布的《2017年中国电竞发展报告》中称,2016年中国电竞产值达到200亿规模,用户规模达到1.7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全国多个三四线城市出现了相似的“电竞小镇”建设计划。


2014年,银川宣布投资30亿元,建设“世界电竞之都”;2016年,贵阳市宣布借助大数据产业,建立移动电竞小镇,并在当地打造一个移动电竞产业聚集区;2017年3月,重庆忠县宣布将投资40亿-50亿元打造辐射全国的电竞小镇。此外,包括江苏省太仓市、安徽省芜湖市、河南孟州市、青岛西海岸新区等地区,亦宣布了各具特色的电子小镇建设计划。


从上述城市的电竞小镇建设规划分析,其带有更加鲜明的标签——大部分为三四线城市、处于经济转型当口、以举办相关比赛为电竞小镇建设开路。


如忠县表明将以举办全国移动电子竞技大赛(CMEG)总决赛为契机,吸引相关企业落户,忠县县委书记赖蛟称,“处于三峡库区的忠县,社会经济相对落后,电竞产业将是一个突破口。”


同样是举办过CMEG总决赛的贵阳市,在2016年便宣布了将联合大唐电信建立移动电竞小镇,覆盖电竞产业及上下游产业链,并面向全国,吸引手游、电竞、智能穿戴等项目加入,帮助它们在贵阳落地孵化,迅速成长。


而江苏省太仓市则将大力发展电竞产业写入“十三五”发展规划,并在2017年举办多达600余场的电竞赛事。


宁夏社科院副院长段庆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于全国各地正在兴起的电竞小镇而言,做平台搞活动容易,但电竞产业真正要落地,涉及地方人才供给和产业配套等,是一个综合性问题,同时,“本地资源是否能有效与电竞产业嫁接,关系到带动地方经济转型发展的可能性。”


但从目前情况而言,各地的产业基础展现的情况并不一致。如重庆忠县的产业以医药、锂电、柑橘加工、石材加工为主,此前并未和电竞产生关联。而江苏太仓则由于靠近上海、杭州,已经具备了一定的产业基础。


根据太仓官方的数据,太仓科教新城现已落户249家电子竞技相关企业,其中电竞核心企业24家,在谈企业73家。包括苏州游视科技有限公司、灯笼果、龙珠直播平台等,2016年电竞相关产业税收达4549万元,占全区产业税收的94%。


银川模式


在全国的电竞小镇建设潮中,位于西部的宁夏银川,是为数不多的首批“出海者”之一,从目前的情况看,其电竞产业的建设,已经与地方产业接轨,并有望推动地方经济的转型升级。


尽管银川模式同样以电竞比赛起步,但最终找到了与当地资源相结合的发展方向。


2014年,银川宣布举办世界电子游戏竞技大赛(WCA)及设立文化产业基金、游戏产业并购基金,在西部打造中国的“游戏之都”,推动该市游戏产业大发展。


此后几年,银川还建立了滨河数据中心,帮助游戏企业进行数据储存和游戏大数据挖掘。“银川气候适宜大型机房布局,电价便宜,是发展游戏大数据的理想之地。”段庆林称。


同时,以盛大游戏为标志,银川政府还通过帮助游戏上市公司进行重组来吸引企业落户。


对于银川模式,段庆林表示,“宁夏过去的产业结构以煤炭、电力、化工为主,受宏观形势影响,上述产业景气度在近年来出现了一定幅度的回落,而电竞产业则成为了宁夏新经济的代表”。


段庆林认为,在新常态下,西部欠发达地区缩小与东南部发达地区发展差距的方式主要有两种,第一是传统意义的承接东部转移产业,第二种是发展新产业,“银川选择了后一种”。


根据当地官方的数据,截至2016年,银川市使WCA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综合赛事平台,估值上升至5亿元,不仅成功收回当初投入的6000万元,还将银川作为WCA的永久举办地,持有40%股份。


段庆林称,电竞产业与其他实体产业不一样,对于区位、运输成本敏感性不高,前期看重的是地方政府支持力度,后期则看重的产业聚集度。


4月27日,银川市出台《关于促进电竞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这是全国首例扶持电竞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


如在电竞研发促进方面“对从事游戏研发、设计、生产、交易并在银落户或设立结算中心的创新型企业,给予市级税贡献70%的资金扶持”,而对在银川注册的电竞俱乐部,进入全国性、国际性赛事决赛分别给予支持。同时还在人才培养、产业链延伸、产业服务等方面给予相应政策支持。


除银川外,太仓市亦有扶持计划。太仓市计划在市级层面出台关于电竞产业方面的专项扶持政策,包括资金、人才方面的扶持;加大体育场地配套服务设施建设,与科教新城一同推动建设一个大型综合电竞馆,并争取国家体育总局授牌。


薛永峰表示,电子竞技不是一个特别大的产业,不可能在全国各地都获得发展机遇。最终这个产业将发生分化。


“贵阳做大数据产业能够成功,这是一个特别大的产业,有很多细分市场,贵阳很容易在其中找到合适的机遇,”薛永峰称,“而电竞产业不像大数据、人工智能可以产生科技革命,只是一个细分市场。”


薛永峰认为,现在很多地方政府只是借助“电竞”这个热度吸引产业落地,并没有想清楚发展模式。


本文转载自21世纪经济报道,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三四线的电竞小镇投资潮: 地方产业对接成难题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