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巴达勇士的卷土重来

据统计,今年刚刚结束的斯巴达勇士赛北京站共吸引了近6000名跑者参与,比去年增加了1500人,呈现出了喜人的增长态势。

2017-06-26 13:00 来源:禹唐体育 0 66855


禹唐体育注:

随着国内路跑赛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越来越多的跑者开始对普通的马拉松赛事感到麻木。于是,以彩色跑、最强泥人以及斯巴达勇士赛等国外优质特色路跑赛事IP被纷纷引进国内,也成为了目前国内路跑热潮中一道别样的风景线。


在这些特色路跑赛事中,始于2005年的斯巴达勇士赛一直以“困难”、“原始”、“健康”为标签,它吸收了古斯巴达人军事训练传统科目,改造演化成风靡全球的障碍跑赛事。该赛事每年在全球25个国家举办200多场比赛,其原始艰难、挑战体能极限的赛事设计,已吸引了超过800万人次的参与,成为勇敢者挑战自我的平台。


当美国人德·塞纳谈到创建这项赛事的初衷时,他的理由相当深刻:“我相信人们正在逐渐变得软弱(soft),舒适的房屋、便利的出行、优质的服装,再配上香水……人们需要一个困难(tough)的生活去令自己变强大,而不是如此软弱。所以我们创建了一个让人们去感受困难生活的跑步赛事,给人们带去最困难的体验,并用了最强硬的斯巴达之名来命名这项赛事。”于是,斯巴达勇士赛应运而生。


斯巴达勇士赛创始人及CEO乔·德·塞纳


在看到了这项赛事的独特魅力后,盛力世家也自去年起将斯巴达勇士赛引进国内。据统计,今年刚刚结束的北京站共吸引了近6000名跑者参与,比去年增加了1500人,呈现出了喜人的增长态势。


彭博新闻社纽约分局局长贾森·凯利这样看待这项赛事的魅力:“这是人的原始需求。浑身脏兮兮的体验能够给人一种超级满足的感觉,是重回童年。完成比赛的选手们的照片,特别是些放在赛事主办方官网上的照片,基本都是这样的画面选手浑身是泥,面露幸福的笑容,通常胳膊都放在队友的脖子上。”


每年,有多达700万跑者会选择参加障碍赛跑,这些赛跑不仅受到路跑爱好者的喜爱,也同样会受到投资机构的青睐。而在众多的障碍跑中,斯巴达勇士赛和“最强泥人”赛可以说是最负盛名的两个。2014年,斯巴达勇士赛和“最强泥人”赛分别是《男士期刊》和《纽约客》介绍的主题,这两个赛事被业界视为障碍跑中的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



“最强泥人”和斯巴达勇士赛的主要区别在于,前者是不计时比赛,而后者是计时比赛。《男士期刊》(Men's Journal)的一篇报道指出拿斯巴达勇士赛和 “最强泥人”作比较,是“没有抓住德·塞纳(斯巴达勇士赛创始人)的核心理念”。


在作者看来,“最强泥人”并不算一项困难的赛事。赛事的目标受众许多都是不爱运动但又极其渴望推文话题的郊区居民。对应国内,你可以理解为参赛者的需求是希望在朋友圈中发图文炫耀,当然在禹唐看来,国内参加斯巴达勇士赛的跑者们也有着类似的需求。


不过相比其他障碍赛,斯巴达勇士赛的目标人群会更偏向健身人士。去年,斯巴达勇士赛中国大陆地区负责人张昊洋曾告诉禹唐,为了更好地帮助选手完成比赛,盛力世家特意寻求了与线下培训机构的合作,挑选了高质量的Crossfit、体能工作室、连锁健身房等场地作为合作对象。而从目前看来,健身房也是这项赛事报名人群的重要来源。



之所以斯巴达勇士赛有着这样的特征,离不开创始人德·塞纳的种种理念。资料显示,德·塞纳曾是华尔街的一名交易员,年轻的时候曾开过一家清池(pool cleaning)服务公司。在离开华尔街后,他又搬到了佛蒙特州,并在那里创立了死亡赛跑(Death Race)。


如今,死亡赛跑依然存在,在这项赛事中,跑者需要砍树、搬树、跑步、从池塘中取出自行车链条、把链条安装到自行车上,甚至还要吃很多生洋葱。赛事的免责声明是“选手可能有生命危险”,而这样的一场比赛可能持续24小时,甚至更久。


不难发现,同样出自德·塞纳之手的斯巴达勇士赛是温和版的死亡赛跑,跑道上设置对优秀的耐力运动员来说又一定难度但却可以克服的障碍。虽然这项赛事以富于挑战性著称,但实际上它也分为三个不同难度等级,而各级别的比赛也有着相应的挑战与趣味。



初级的斯巴达勇士竞速赛(Spartan Race Sprint)长度为6公里,赛程中设置了22个障碍项目;中级的斯巴达勇士超级赛(Spartan Race Super)长度为13公里,赛程中设置了25个障碍;高级的斯巴达勇士野兽赛(Spartan Race Beast)长度为半马的距离,赛程中设置30-50个障碍不等。


针对我国跑步市场的特点,盛力世家首先引进的是长度为6公里斯巴达勇士竞速赛(Spartan Race Sprint)。作为斯巴达勇士赛中的初级比赛,竞速赛既能保证多数人可以顺利完成比赛,还能让跑者拥有兼具挑战性与趣味性的参赛体验。而在经过一年的尝试后,盛力世家也将于今年的9月24日在北京举办中级难度的斯巴达勇士超级赛,相信届时也会吸引众多爱好者的参与。


2014年,在美国100万名参加路跑赛跑的跑者中,有75%报名参加了在17个国家举行的120场赛事活动。可能也正是基于这样的数据,德·塞纳和他的投资人都深信,障碍赛跑(斯巴达的本质)总有一天会变成奥运项目。



当然,就像我们所知道的那样,路跑赛事想要实现盈利,离不开赞助商的支持。虽然斯巴达勇士赛主打原始概念,但其商业化逻辑依然相当现代。2013年,锐步公司成为斯巴达勇士赛全球冠名赞助商,标志着斯巴达勇士赛作为企业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在许多人看来,这样的营销尝试对锐步来说比较大胆但也十分必要。被阿迪达斯公司收购后,锐步在制鞋业面临激烈的竞争,收益不断减少。和赞助CrossFit每年一度的锦标赛一样,锐步赞助斯巴达,也是为了“改变人们认识、体验和定义健身的方式”,从而影响更多的潜在目标人群。


值得庆幸的是,锐步的赞助行为收到了显著的效果。据《商业周刊》报道,在成为赞助商后,锐步和每一场斯巴达勇士赛都联系在了一起,自宣布赞助合作约9个月后,锐步的收入提升了11%,而利润率达到了自被阿迪达斯收购以来的最高水平。



在另一项特色路跑赛事,“CE0挑战赛”的创始人泰德·肯尼迪看来,比起斯巴达在特色路跑赛事中具备着自己独特的优势,主要因为它是计时赛。肯尼迪表示:“其他的活动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比赛。和朋友一起到现场,绕过并不想挑战的障碍,最后喝喝啤酒。而参加斯巴达,是为了赛出更好的成绩。这才是重点——计时性和竞争性。”


而盛力世家高级副总裁于蕾也对禹唐表达了相似的观点:“斯巴达勇士赛并不是一场单纯的游戏或派对,它是一场有完整荣誉体系的比赛,完赛以后你有足够的资本去进行炫耀。市面上一些障碍赛看似有部分相同之处,但它们多数都没有计时与全球排名系统。然而斯巴达勇士赛却能让跑者感受到自己是世界跑者中的一部分,这样你就知道自己的晋级目标。而且赛事本身分为三个不同等级,在横向与自己竞争的同时又激励你不断升级。因此这个赛事重复消费可能性更高。”


从今年国内市场的表现来看,斯巴达勇士赛发展势头正盛,在报名参赛人数持续增加的同时,也收获了英菲尼迪作为冠名赞助商。由此看来,热爱原始与艰难挑战的绝非只有欧美人,在中国,同样有着不少向往斯巴达的年轻人,他们为这项特色路跑赛事描绘了一个值得期待的未来。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