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的体育事件才能够成为社会热点话题?

近日,一位名叫“逸叔”的知乎用户,在《有哪些大局已定,却又被极限反杀的故事?》中的回答或许能给我们带来一些启发。

2017-06-23 13:00 来源:禹唐体育 0 68112


禹唐体育注:

最近,体育界着实发生了一系列大事,人事调整不断,世界级营销事件也层出不穷。不过,从大面上来看,这些事件都没有在社会层面上引发讨论。换言之,关注体育界动态的人士还是寥寥,这样的情况并不罕见。在体育产业热的背后,从业者们还需要对市场进行更持久的耐心培育。


那么,体育界究竟发生怎样的事件,才能成为社会争相讨论的热点,并引发全民参与的热潮呢?近日,一位名叫“逸叔”的知乎用户,在《有哪些大局已定,却又被极限反杀的故事?》中的回答或许能给我们带来一些启发。


1984年7月的一天,《新体育》杂志社总编辑郝克强收到一封日本《围棋俱乐部》杂志寄来的信,日方希望与《新体育》杂志合办一个具有对抗性质的中日围棋比赛,并且言明所需费用全部由日本NEC电气公司资助。


当郝克强兴冲冲把日本希望举办中日围棋擂台赛的消息带到国家围棋队时,棋手们却面面相觑,不置可否,大多数棋手认为:“如果让日本一两个人就赢了全部比赛,那脸可就丢大了。”但聂卫平力主力战,二十二年后他告诉记者:“我和郝克强极力支持办,输了就当交学费,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终于办了。”



1984年10月5日,第一届中日围棋擂台赛在东京揭开战幕,日本派上场的分别是依田纪基五段、小林觉七段、淡路修三九段、片冈聪天元、石田章九段、小林光一十段、加腾正夫王座、擂主腾泽秀行九段。其中小林光一、加藤正夫是著名的超一流棋手,擂主藤泽秀行曾棋圣六连霸。淡路和片冈聪是日本强九段,小林觉和依田当时是年轻棋手中的尖子。


而中方代表,则是代表了当时中国围棋最高水平的选手:汪见虹六段,江铸久七段,邵震中七段,钱宇平六段,曹大元八段,刘小光八段,马晓春九段,擂主聂卫平九段。


围棋在80年代是日本一家独大,就好像现在的乒乓球在中国的地位一样,没有人能够动摇。首届擂台赛谁将获胜?聂卫平回忆,《新体育》杂志做民意测验时,只有20%的中国棋迷看好中国队,而日本《围棋俱乐部》91%的读者都认为日方会大胜。


日方主将擂主腾泽秀行曾表示:中国队很难通过小林光一和加腾正夫这一关。我这个主将是徒有虚名的。中国围棋队的估计是:请出小林光一就及格,打败小林光一是胜利。甚至还有很多中国围棋人士担忧:万一日方第一个出场的急先锋依田纪基给咱们剃一个光头怎么办?



结果在比赛中,小林光一还是被请出了,因为中国代表江铸久七段连胜日本依田纪基、小林觉、淡路修三、片冈聪、石田章,战胜了这五个人,打破了之前日本棋界赛前预言,轰动一时,他本人也获特别奖。中国代表按照之前的设想,算是完成了及格任务,也极大地激发了我们围棋界的信心。


但是接下来,小林光一作为超一流,连克江铸久、邵震中、钱宇平、曹大元、刘小光、马晓春,取得了六连胜。此时日本还有小林光一、加藤正夫和擂主藤泽秀行三位超一流,而中方只剩下聂卫平一人。对小林光一和加藤正夫比赛前,日方都已经准备好了闭幕式,老聂说:“我的每一盘比赛前,日本都在准备闭幕式,我已经习已为常了。”


为准备对小林光一的比赛,中国围棋队同事模仿日本棋手的棋风,与聂卫平进行模拟比赛,一个月内他竟然下了近三百盘棋,聂卫平事后回忆道:“对小林光一不紧张是不可能的,研究了一个多月,天天都在练。”1985年8月27日,聂卫平在日本攻擂,终于击败劲敌小林光一。


聂卫平后来透露了当初比赛期间的一些细节,在自己与小林光一对垒前,小林还从未输给过中国棋手,可以说气势如虹。而在1985年8月27日比赛当天,聂卫平以一身让人意外的打扮走上棋场,“我们中日韩围棋棋手比赛时,一般都穿西装,但是这一次我和小林光一的比赛,我是穿一件短袖的运动服,上面写着中国两个字。”



这身装束让日本对手也非常震惊,但聂卫平表示,自己早就计划好了,“我当时穿的是中国乒乓球队的队服,还是向一位女队员借来穿上,至于这位女队友是谁,我必须保密。那么我为什么这么穿呢?当时小林光一气势很盛,之前在北京体育馆,他当着非常多的中国观众面前说:‘我是代表日本国家来比赛,所以我不能输,一定要战斗。’我那时就想,我也是代表中国来比赛,你不能输,我也不能输,那就分个高低吧,我就穿了代表中国的衣服。”


虽然赛中时因为没有及时吸氧下出了一招恶棋,而一度陷入绝境,但最终聂老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取得了胜利。赛后,小林光一长时间抱头不语,也不肯出外与棋迷见面。他一直说:“我觉得自己的神经都错乱了。”此后,聂卫平再胜另一位超一流加藤正夫,杀到日方主帅藤泽秀行面前。聂卫平回忆,“当我杀到藤泽秀行面前时,中日两国舆论都倒向了我,但藤泽刚棋圣六连霸,还是很厉害的。”


1985年11月20日,中日擂主在北京体育馆对决,原计划卖1200张门票的北京体育馆,因为观众太多,又多卖了300张门票。聂卫平不负众望,击败了藤泽秀行。这时比赛馆大厅掌声足有一分钟,体育馆外响起了祝捷的鞭炮声。次日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闭幕式,方毅等国家领导人出席颁奖。


老聂说:“当我赢了藤泽拿下首届冠军后,北京有群众上街游行,这和80年代的中国民族情绪有关吧,当时中国正处于改革开放初期,大家喊着振兴中华的口号。以前不会有,以后不会有了,当时国内还有抵制日货的情绪。”



第二届中日围棋擂台赛,于1986年3月1日开始举行,双方各有九名代表。第一届比赛输后,小林光一削发明志,日媒宣称“只是一个失误,会在第二年给中国队一个沉重的打击!”因而日本人称,这是复仇的一届。


结果在这次擂台赛上,中方的形势果然更加险恶,小林觉五连胜之后,聂卫平出场时已经是中方最后一名代表,芮迺伟、张璇、钱宇平、邵震中、曹大元、江铸久、刘小光、马晓春等八人均告负。而日本还有五人,聂卫平需要以一人独对日方五员大将的围攻。


不仅日本舆论认为日方已稳操胜券,中国国内也是一片悲呼之声。但他以三连胜迎来与日本副帅武宫正树的对决,1987年3月30日,这场被日本媒体誉为“世纪对决”的比赛在北京举行,当时中央电视台破天荒地予以了全天转播,这在大型比赛中从未有过。老聂赢棋走出来后,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1987年4月30日,第二届中日围棋擂台赛主将对决,这盘棋后来被老聂称为“最呕心沥血的一盘棋”,因为手数太长了,足够下了320手,最终聂卫平执黑2目半战胜日方擂主大竹英雄九段,夺得第二届冠军。



当时,聂卫平比赛期间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平民百姓均无不关心其比赛情况,在获胜后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学生也因其捷报而游行庆祝。聂卫平成为那个时代中国的“英雄人物”。党中央发贺电称“聂卫平展现中国围棋手不畏艰险,顽强克敌的精神,是中国的英雄!”


自那后,“围棋热”席卷中国。《体坛周报》报道围棋的记者谢锐正在读大学,他回忆,每个宿舍都有围棋,没事大家就下几盘。逢有围棋比赛,不论是国内还是国际,同学都要聚在一起看直播。时任《新体育》杂志主编的郝克强说:“聂卫平最大的贡献是让不少小孩子开始学棋,中国围棋人口成倍增加。”


第三届中日围棋擂台赛,1987年5月2日开始。开赛前,日方主将加藤正夫说:“要豁出棋士的生命和荣誉来参加这次比赛。”这届比赛,中国棋手全面开花,而最后出场的聂卫平又发挥了一锤定音的作用,战胜主将加藤正夫,取得擂台赛三连胜。日本媒体评论:我们患上了恐聂症。


80年代中期,是日本围棋的巅峰时期,拥有小林光一、武宫正树、大竹英雄、藤泽秀行等超一流棋手,但是连续三届中日擂台赛,聂卫平独木擎天拿下9连胜,也让他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棋圣。以至于到了第四届中日围棋擂台赛,聂卫平迎来首败后,日本记者说道:“聂卫平是人,不是神。”



1988年,聂卫平被中国围棋协会授予“棋圣”称号。


由此看来,虽说体育独立于政治,但当人们的民族情感同运动员们的出色表现相联系时,体育同样能成为社会的焦点话题,并引发参与热潮。从这点上来说,聂卫平如是,姚明如是,中国女排亦如是。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本文资料参考知乎、网易体育、腾讯体育、华讯财经,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