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濒临破产到登上欧战舞台的小球会

一场看似平凡的对决背后,其实是一家小球队历经4年从谷底爬到巅峰的历程。

2017-06-22 08:30 来源:虎扑翻译 文/Michael Fahey 译/TobiasLai 0 20330


当罗比-本森(Robbie Benson)在补时阶段攻进制胜一球,一向阴沉的这座远离欧洲大陆的小岛,在那一个下午终于感受到明媚阳光的眷顾。接近5000名现场观众的助威声下,来自爱尔兰的邓多克FC在“主场”塔拉特球场(Tallaght Stadium)以3-0击败BATE鲍里索夫。并以总比分3-1淘汰对手,闯进欧冠资格赛最后一轮。 


一场看似平凡的对决背后,其实是一家小球队历经4年从谷底爬到巅峰的历程。  


2012年10月2日,继首轮小组赛客场3-1击败了法甲劲旅里尔后,BATE鲍里索夫又在主场凭借阿历山大-帕夫洛夫(Aleksandr Pavlov)、维塔利-罗迪奥诺夫(Vitali Rodionov)以及雷南-布雷桑(Renan Bressan)的进球,3-1“爆冷”击败拜仁慕尼黑。这家白俄罗斯豪门万万没想到,他们战胜了后来的冠军甚至是两年后的巴西世界杯冠军的班底,以两战全胜的战绩暂列小组第一。 


而在3天前,在距离明斯克2700多公里外的爱尔兰,邓多克FC在一场爱尔兰超级联赛中作客以0-7不敌当时的联赛卫冕冠军沙姆洛克流浪者(Shamrock Rovers)。这一场惨败几乎就是邓多克FC整个赛季的缩影,也似乎正将球队推向毁灭的深渊。 


在无人关注的角落里,fnk延残喘的邓多克FC又在下一周的比赛日中被德里城(Derry City)4-0痛宰。直到10月26日的联赛收官战,邓多克FC终于在主场260名球迷面前以2-1击败了布雷流浪者(Bray Wanderers),收获联赛第四场胜利。 


本来以球队那个赛季的状态和成绩来算,邓多克FC距离保级区还有5分差距,理应降级。但由于联赛中其中一支球队——莫纳汉联(Monaghan United),因为负债累累而破产退出,使得邓多克FC获得了一个升降级附加赛的资格。最终他们以两回合总比分4-2击败了甲级球队沃特尔福德联(Waterford United),成功留在了顶级联赛。 


但球队并没有因为留在了爱超而充满喜悦,反而沉重的债务负担更让全队上下看不见未来。上座率的持续探底以及经济环境的恶劣,导致俱乐部已经拖欠市政府以及球员一大笔费用。总经理马丁-康诺利(Martin Connolly)说:“就我们的情况而言,估计短时间内都不能回来上班了。”为了节省开支,俱乐部会在晚间比赛结束后立即清场并且关掉奥利尔公园球场(Oriel Park)所有的用电设施,一线队的日常训练也被安排在破烂不堪的阿斯特罗训练场(Astroturf)。狼狈不堪的邓多克FC全队上下犹如过街老鼠,连当地的健身房都明文禁止球队的队友进入,可见他们连最后的民心和支持都已经消耗殆尽。 


其实早在两个月前,两位本地商人:安迪-康诺利(Andy Connolly,马丁的哥哥)和保罗-布朗(Paul Brown),就已经收购了邓多克FC,通过多个月的努力,终于在赛季末偿还了将近20万欧元的债务。作为“Fast Fix”硬件(名字真合适)公司的老板,两位球队新主人翁不仅用最快的速度替俱乐部解决了财务困难,而且还迅速拿下了目标清单上唯一一名候选主教练。 


“一开始其实我是拒绝的,”现任邓多克主帅斯蒂芬-肯尼(Stephen Kenny)回忆。“前一年这家俱乐部存在着欠薪和场地破旧等问题,这些问题一直都无法解决,因为穷的叮当响。”但这里至少还是有一样东西,能打动人——足球文化的底蕴和氛围。 


这位来自首度都柏林的42岁年轻教头,有着经验丰富的履历:曾经带领波希米亚人(Bohemians)和德里城赢得爱超冠军,带领小球会郎福德镇(Longford Town)闯进欧联杯,以及在2007年率领苏超邓弗姆林竞技(Dunfermline Athletic)闯进苏格兰足总杯决赛。新老板安迪-康诺利和保罗-布朗都非常认可这位教练,两人亲自开车到肯尼位于200公里外伊尼斯欧文(Inishowen)半岛的家中进行游说工作。“但是他们的决心和诚意打动了我,我就接受了这份邀请,”肯尼坦承。 


肯尼掌权后,迅速投入球队重建是重中之重的工作。在新赛季开始前,一线队只有3名老球员留队,转会预算更是全联赛中最少。“这是地狱级的挑战,一切几乎从零开始,”肯尼无奈地说道。 


肯尼的引进目标投向了那些被弃用或者是有才华但被伤病拖累的球员,例如斯蒂芬-奥东内尔(Stephen O’Donnell)和马克-罗斯特尔(Mark Rossiter),临时拼凑了一支杂牌军的肯尼就这样开始了新赛季的征程。令人意外的是,这支杂牌军却在2013赛季,从保级困难户摇身一变,仅以3分的劣势落后圣帕特里克竞技(St Patrick’s Athletic),屈居亚军。 


随后一个赛季,肯尼又引进了布莱恩-加特兰德(Brian Gartland)和肖恩-甘农(Sean Gannon)补强防线。实力更加增强的邓多克成绩更上一层楼,在收官日2-0击败争冠对手科克城(Cork City)后,他们拿下了自19995年以来的首座顶级联赛冠军。由最佳射手帕特-霍班(Pat Hoban)、戴尔-霍根(Daryl Horgan)以及里奇-托维尔(Richie Towell)三名年轻攻击手组成锋线在2014赛季爱超所向披靡,在作客4-1大胜卫冕冠军圣帕克里克竞技中,他们通过36脚传递最终打入锁定胜局的进球,更是令所有观众拍手叫绝。 


2014赛季结束后,已经成为联赛冠军的邓多克FC依然难抵队内的“离队潮”:首席射手霍班在年底转投英乙牛津联;在联赛中参与25个进球的前凯尔特人中场托维尔,也选择在高级挑战杯(FAI Cup)决赛攻入制胜进球后,自由转会加盟由克里斯-霍顿执教的英冠布莱顿。为了弥补前场两大核心的离队,肯尼分别从都柏林大学(University College of Dublin)和德里城签下了罗比-本森以及帕特里克-麦克埃勒内(Patrick McEleney)。状态超级稳定的邓多克又接连拿下了2015和2016赛季的联赛冠军,国内联赛完成了三连冠霸业。 


“三连霸”的邓多克迅速成为爱尔兰国内媒体争吹捧的对象,但这家被吹捧为“爱尔兰史上最强球队之一”的新兴势力除了曾经在2014-15赛季欧联杯资格赛第二轮作客2-1战胜过克罗地亚的斯普利特(Hajduk Split)外,出了国门就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战绩了。


其实早在上世纪70-80年代,邓多克在欧战赛场上还算小有名气,热刺、利物浦、PSV埃因霍温以及凯尔特人都曾作客奥利尔公园球场。  


1979年,是令邓多克老球迷难以忘怀的一年。球队在欧洲冠军杯的资格赛中以两回合3-1淘汰了来自北爱尔兰首府的林菲尔德(Linfield),晋身正赛。


随后在第一轮与马耳他冠军爱尔兰人(Hibernians)的两回合较量中以2-1淘汰对手,获得了与凯尔特人一较高下的机会。由一群半职业球员组成的邓多克,在首回合作客2-3失利情况下,回到挤进1万7千人的主场依然和强大的对手打成均势,最终只能0-0逼平对手,错失了和皇家马德里的会师。 


尽管那个时代是邓多克的黄金年代,但是位于爱尔兰和北爱尔兰国界上的这座小镇却不得安宁。这里的枪战、绑架以及爆炸事件从来没有停歇过,因此邓多克也被英国媒体形容为是个没有人愿意去管理的“法外之地”。 


但事实上,当时的邓多克确实有一位愿意接管的“冒险家”,他就是本文作者的父亲——理查德-费伊(Richard Fahy)。作为1972-1980年的小镇总警司,老费伊每天都站在打击犯罪的第一线,用了8年之间把秩序和安逸还给了这座小镇。 


尽管出生在邓多克镇100公里外的地方,但正是因为老费伊的原因,令本文作者将邓多克FC视为自己的“主队”。可棤的是,80年代后的邓多克逐渐走向低迷和平庸,除了在2002年曾经在高级挑战杯中击败了波希米亚人外,其余大多数时间球队都只是徘徊在爱超和爱甲的“升降机”。 


有句老话说:只有经历过失败和不如意,才能感受到成功的滋味是如何。正是因为有过在15年前爱甲联赛败给过圣弗朗西斯(St Francis)的最低潮,所以当邓多克在2016-17赛季欧冠资格赛第三轮次回合击败BATE鲍里索夫时,我们才能感受到由衷的幸福感。


在第二轮依靠客场进球淘汰冰岛冠军FH后,邓多克连续第二年遭遇BATE鲍里索夫。前一个赛季,邓多克被对手以总比分2-1淘汰出局,时隔一年后,他们迎来了复仇的机会。但首回合作客明斯克,邓多克以0-1铩羽而归,次回合回到“主场”要逆转对手的能力并不令人信服。 


由于主场奥利尔公园球场达不到欧足联标准,邓多克被迫将主场移师塔拉特球场。连地利都没有的情况下,邓多克居然完成了大逆袭。大卫-麦克米兰(David McMillan)的梅开二度以及本森在终场前锁定胜局的进球,将由前阿森纳和巴萨中场大赫莱布领衔的白俄罗斯班霸送回了老家。 


终场哨声响起一刻,塔拉特球场都沸腾了起来。队长奥东内尔向媒体说道:“这是一场属于爱尔兰联赛的胜利,我们不再是别人的笑柄了。”而主教练肯尼也将这场比赛的胜利视为自己教练生涯最美妙的时刻。 


对于一家年利润只有2万6千多欧元(BATE的年营业额达4千万欧元),欧足联排名在359位(BATE排64位)来说,距离欧冠正赛只剩下一步之遥。不畏强敌、有自己的风格,也让邓多克这家小球队意外“圈粉”无数。虽然在欧洲赛场上依然是一家籍籍无名的球队,但在爱尔兰国内,邓多克已经是本土联赛最具代表性的俱乐部。 


首回合面对挡在欧冠正赛前的最后一匹拦路虎——来自波兰的华沙军团,全镇五分之一的人口都涌进了球场为邓多克助威。比赛的前60分钟,双方你来我往互有攻守,邓多克丝毫不处于下风。但中卫安迪-博伊尔(Andy Boyle)在禁区内手球犯规被处以极刑,令对手通过点球先得一分,随后试图反扑的邓多克却在伤停补时阶段因为后防线的真空让对手再进一球,最终在“主场”0-2告负。虽然次回合作客华沙,本森打进一记非常漂亮的凌空抽射,但依然被对手将比分追平。总比分1-3,邓多克止步于欧冠资格赛最终轮,只能转战欧联杯小组赛,继续着欧战之旅。 


继2011年沙姆洛克流浪者闯进欧联杯小组赛后,邓多克成为第二支闯进欧联杯正赛的爱尔兰球队。除了获得晋级正赛的240万欧元奖金外,他们还赢得了和圣彼得堡夆尼特、阿尔克马尔以及特拉维夫马卡比较量的机会。小组赛首轮作客10人应战的情况下,邓多克依然凭借着夏兰-基尔杜夫(Ciaran Kilduff)的头槌破门逼平了阿尔克马尔,赢得了12万欧元奖金。赛后,连对方主教练约翰-范德布罗姆都赞扬邓多克“敢于在客场做短传配合,毫无畏惧强敌”。 


基尔杜夫在第二轮的比赛中继续充当英雄的角色,他在主场打进唯一进球,帮助邓多克1-0击败特拉维夫马卡比,也成为那一周比赛日最佳11人阵容的一员。 


两轮过后抢得4分,邓多克暂列小组第二,出线形势比曼联还要光明。但随着联赛进入冲刺阶段,阵容簙弱的邓多克陷入了一周三赛的压力之下,两边取舍之下,邓多克还是“放弃”了欧联杯。虽然剩下四场比赛全败,但实力不足的他们还是都仅以一球小负。 


接下来与夆尼特的“背靠背”战役中,本森和霍根分别为邓多克在主客场攻破了对手的大门,最终也仅与两个1-2失利。球队总身价只有2万欧元的大卫,面对总身价达1亿4500万欧元的歌利亚,能够两回合较量都只小输1球,他们的战斗力连当时仍效力于夆尼特的比利时国脚维特塞尔都赞叹不已。 


直到小组赛最后一轮作客挑战特拉维夫马卡比,邓多克仍然保留了晋级32强的一线希望。即使还是以1-2失利而出局,仍不妨碍肯尼成为爱尔兰年度最佳主教练。出局的遗憾掩盖不了他对手下球员的信任和自豪,“我们跨过了不少的难关才走到现在,如此遗憾地被淘汰确实让我们都倍感失望。我们对赢下比赛有着很高的期待,也竭尽所能和对手力拼,但我不会怪责我的球员。相反,我会以他们为傲。” 


这一趟欧战旅程所累积下来的奖金已经偿还掉俱乐部剩余的所有债务,330万欧元的利润也能让这家小俱乐部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能安稳度过。从格里-马修斯(Gerry Matthews)手中买下奥利尔公园球场,意味着邓多克FC能有更大的自主权对球场进行改造,使得球队真正感受到“主场”的待遇。 


尽管大家对本届欧联杯的记忆还是会停留在曼联与阿贾克斯的决赛对决,但邓多克展现出传统球队的团队精神、奉献精神以及不卑不亢,让球迷看到最原始最草根的足球魅力。在当今高度商业化和“贫富悬殊”的欧洲足坛,像阿伯丁和伊普斯维奇这样的乡镇小球队要再次赢得欧战奖杯几乎不可能,不过能和那些超级巨星们有交手的机会,相信对于小球队来说已经是莫大的荣耀。 


从杯水车薪,接近破产解散边缘,到距离欧冠正赛仅一步之遥,前后不过四年光景。对于邓多克FC来说,这何尝不也是一趟惊心动魄的“旅程”。


本文转载自虎扑翻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邓多克FC:从濒临破产到登上欧战舞台的小球会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