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日韩也“打土豪练小妖”,但为啥他们成功了?

导读:全文共4509字,阅读需要大约7分钟。关键词:财政公平法案、户口本、劳工证制度、英足总、英超公司

2017-06-03 14:00 来源:网易体育 文/庞博、Nino 0 42038


5月24日晚,中国足协连发的两则公告如同春日惊雷,炸响了整个中国足坛。足协这两则新政,说起来其实是两个目的:其一,遏制俱乐部负债经营,推进健康发展;其二,继续加大U23政策的推行力度,让年轻球员有更多上场时间。让我们暂时不去评价新政的好坏,先看看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其他人是怎么做的。


欧洲这样"打土豪":张近东有钱买C罗 但也不敢乱烧钱


2016年中国足球发展论坛上,《中超联赛商业价值报告》引人关注,数据显示,16家中超俱乐部总支出92.38亿元,总收入87.33亿元,亏损5.05亿元。俱乐部投入和营收长期不成正比,这并不是健康发展的信号。


欧洲足坛也有过类似的疯狂。俄超的安郅,西甲的马拉加,在巨富入主后疯狂烧钱,然而财主撤资之后,俱乐部陷入困境,甚至债台高筑,濒临破产。整个欧洲,亏损经营的现象普遍存在,50多个成员国,顶级联赛660多家俱乐部,一半在亏损运营。正是基于这样的现状,欧足联决定推行财政公平法案(简称FFP)。2009年9月,FFP得到通过,2011年正式实施。


欧足联2015年版本的《欧足联俱乐部许可&财政公平法案》一书,共有94页,提炼重点的话,大致有以下6条:


让俱乐部的财务更有纪律性和合理性;减少球员薪水、转会费给俱乐部带来的压力;鼓励俱乐部在收支平衡范围内竞争;鼓励对青训和基础设施的长期发展;保护俱乐部长期健康发展;确保俱乐部及时解决负债问题。


具体实施方案,也有明确的规定:2011-12到2013-14赛季,法案实施的前3年,允许累计亏损4500万欧元;2012-13到2014-15赛季,允许累计亏损缩减为3000万欧元,以后每3个赛季允许的累计亏损额,不得超过3000万。不过,FFP法案对基础设施建设与维护、青训投资等费用有豁免条例,这些支出不计入经营亏损之列。


财政公平法案威慑力十足,如果违反法案,会根据违规程度实施处罚,通常是警告、罚款、扣除联赛积分、扣除欧战奖金、削减欧战注册球员数量,情节严重者,取消欧战比赛资格,剥夺未来欧战参赛权。欧足联会将违规俱乐部的罚款,分配给遵纪守法的俱乐部。


以曼城为例,FFP法案推行前两年,曼城亏损上亿欧元,远超设定的4500万欧元警戒线。2013-14和2014-15赛季,曼城的欧冠奖金都被扣掉1000万欧元,2014-15赛季欧冠报名人数从25人减少为21人,2014年夏季转会净投入不得超过6000万欧元,2014-15赛季全队工资支出不得超过上一年。大巴黎也因为严重亏损,被欧足联在2014年罚款6000万欧元。


FFP法案对欧洲足坛的生态平衡、健康发展起到积极作用,避免过度的“膨胀”。譬如,张近东成为国米最大股东之后,有足够的财力横扫欧洲转会市场,但正如国米体育总监奥西利奥所言:“苏宁集团可以买下最顶级的巨星,C罗也不在话下,但我们不能这样,因为我们的年营业额只有2亿出头,如果花3亿欧元在转会市场上,这不可能,因为要考虑财政公平政策。”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还是会有俱乐部会钻法案的漏洞。FFP法案并不是说限制俱乐部花钱,而是要求亏损在一定限度内,于是土豪俱乐部可以人为提高收入,这样就能多花钱。最典型的例子,2011年夏天,曼城和伊蒂哈德航空签订10年总价值4亿英镑的赞助合同,2015年传出曼城和伊蒂哈德航空续约,赞助费涨到8000万英镑/年,这几乎是曼联的2倍。大巴黎则与金主卡塔尔旅游局签订的为期4年、每年赞助费1.5亿欧元的赞助,这就是“左口袋转到右口袋”的玩法。


除了赞助商“内部补贴”之外,俱乐部还有其他规避FFP的方法。“出租车”切尔西,疯狂收购年轻球员(18岁以下球员的签约不计入FFP范围内),再租借给其他俱乐部,打出头的,回收到切尔西,无法出人头地的,转手卖掉。这样的手段,花销为零,转会收入可以记在营业额中。如今,曼城也在设立“卫星队”,用这种方式应付FFP法案。


FFP政策推行至今,有成效,也争议,它确实限制了切尔西、曼城这样短时间崛起为豪门的情况,也却给了马竞、多特蒙德这样回归长期平稳经营的球队更多的机会。自从实行FFP以来,欧足联旗下俱乐部陷入破产危机的数量已经减少了30%,各国联赛的总体负债也逐渐开始了下降的过程。


英超两大狠招保护"户口本" 法国也曾5分钟换下U21


足协新政规定,2018赛季起,U23球员上场人数,要和外援上场人数相同。足协的初衷,是给年轻球员创造更多出场时间,这比现行的“必须有1名U23球员首发”力度更大。保护年轻球员、本土球员,这不是中国足协的独创。从世界第一商业联赛英超,到韩国K联赛,都有相关规定,从一定程度上保护本土球员和年轻球员。


英超联赛有两项关键制度保护本土球员和年轻球员,其一是劳工证制度,尤其从2015年夏天开始,劳工证制度更加严格:外籍球员所在的国家队,过去两年的FIFA排名平均位列世界前50位,如果达不到排名要求,只能指望通过“特殊天才条款”上诉;过去两年国际A级赛事75%的出战率,改为FIFA排名前10国家球员出战率30%、排名11-20国家队球员出战率45%、排名21-30国家队球员出战率60%、排名31-50国家队球员出战率75%。


劳工证制度的变本加厉,进一步提高外籍球员登陆英超的门槛,英足总对2009年至2013年间获得劳工证的129名非欧盟球员进行调查,在2015年薪的劳工证制度下,有42名球员无法拿到劳工证,超过3成外籍球员没有资格踢英超。


意甲15-16赛季开始实施的新规也非常严格:一线队大名单不超过25人,且必须包含8名意大利本土球员,其中至少4名俱乐部青训培养球员,21岁以下的球员不占用报名名额。在非欧盟球员的问题上,意甲规定每支球队每赛季最多只能引进2名非欧盟球员,引进第1名非欧盟球员时没有条件限制,而引进第2名非欧盟球员之前,先得把已有的一名非欧盟球员出售/租借到国外,并且,新引进的非欧盟球员需要签下至少3年的职业合同。这样的话,就能防止从海外大量签下年轻球员,挤占本土年轻球员的空间。


德甲对非欧盟球员没有限制,但同样要求每支球队报名的大名单中,必须保证有8名本土青训球员,其中至少有4人产自本队青训。


早些年,欧洲不少国家的联赛都推行过中国足协类似的U23政策,阿森纳主帅温格就说:“以前南斯拉夫的联赛,要求大名单必须有3位U21球员。不过执行起来没意义,这些球员成为专业的替补,法国也有过这种情况。后来有所改变,要求每支球队必须在比赛中3位U21球员首发。结果,教练在5分钟之后就把这3名小球员全部换下!”


韩国足球联盟主席权五甲上任以后,强制推行1名U-23进入名单的政策,2016年增为2名。


日本和韩国的赛事,也对年轻球员有明确要求。在韩国K联赛,球队比赛名单中至少要有2名U23球员。禁止外籍门将、外援名额为3+1(亚洲外援)。2016年,韩国推行U23新政时,足协并没有征询意见,而是强行实施。


日本J联赛对年轻球员报名和出场没有要求,但J联赛杯在2017年开始推行新政:决赛外的所有比赛,每队必须派至少1名U21日本球员(1996年1月1日后出生)首发。在日本J联赛,还有一个“二种登录球员”的说法,具体来说,一名年轻球员,属于U18梯队(甚至U15梯队),但俱乐部也给他在一线队注册,这名小球员就可以在一线队出战J1联赛。这其实是一种“请战模式”,越来越多的日本俱乐部,希望梯队小球员踢上J1联赛,J联盟予以回应和采纳,那么,梯队注册的U18球员,也得到提前“登陆”J联赛的机会。


英超联盟捍卫联赛利益无视英足总 中超损失谁买单?


U20世青赛,韩国青年军2-1力克阿根廷,越南U20也拿到历史性的1分;中国的U19在“熊猫杯”友谊赛3战全败垫底,各级国字号青年军表现让人失望;中超赛场上外援巨星唱主角,年轻球员得不到锻炼机会……如此内忧外患的严峻形式下,中国足协颁布两道公告,强令各俱乐部更多的使用U23球员,征收引援“奢侈税”,其出发点,是给年轻人更多锻炼机会,给中超疯狂烧钱的现象降温。意图是好的,可这样做,势必会让中超的观赏性打折扣,损害的是联赛的利益和价值。


2015年9月,体奥动力公司斥资80亿,成为“2016-2020年中超电视公共信号制作及版权合作伙伴”,这被视为新时代的开启;包括英国天空体育、美国FOX体育台在内的96个国家和地区电视台,对2017赛季中超进行实况转播;5月22日,中国平安集团以10亿价格买下中超联赛5年冠名权,此前中国平安的冠名费是4年6亿。中超的品牌价值在不断提高,赛事的精彩激烈程度、观众与媒体的热情和关注度,都在逐年提高。中超联赛合作伙伴看到中超一片繁荣,加大赞助力度,这是双赢的局面。


足协此番新政出台,最终效果暂且不说,但短期内对中超联赛的影响显然是巨大的,毫无疑问地损害了中超赞助商、合作伙伴的利益。这样的冲突,过去不是没有发生过:


2001年,时任中国足协专职副主席的阎世铎没有与赞助商美国国际管理集团(IMG)、百事可乐等赞助商打招呼,提出暂停升降级,结果引发不满;2002年,甲A前六轮没有电视直播,百事可乐按照合同扣除中国足协的赞助费,并提前终止与中国足协的合同;2004年发生G7革命,西门子扣除了1/3的冠名费,并且提前终止合同,导致中超在2005年“裸奔”。


由此我们不禁要问,在一个国家或地区的足球赛事体系中,足协的功能到底是什么?


以历史悠久的英足总为例,英足总的管辖范围是英格兰国家队和足总杯,至于英超联赛,英足总没有插手的权力。英超的管理者是英超联盟——20家俱乐部都是地位平等的股东,敲定转播协议,更改竞赛规则,制定比赛日程等事务,英足总没有发言权。英超联盟代表20家俱乐部的利益,共同打造出世界第一商业联赛的地位,电视转播权卖出天价,垫底队都有1亿英镑的转播分成,联赛的火爆,带动足球生态的发展,反哺青训发展。


英足总和英超联盟二者从来可都不是什么好朋友,为了各自的目的产生分歧是司空见惯的事。


英足总和英超联盟确实的利益纠葛也一直没有停止过,比如,英足总主席戴克为了锻炼本土球员,一度提出大胆的想法:2020-21赛季,英超球队25人名单中至少要有12名本土培养球员,其中必须要有2名本俱乐部青训球员;其二是英超每队的非欧盟球员不得超过两名;其三是修改青训培养定义:原来18岁之前来球队踢满3年,可成为青训培养,但改革之后,需要15岁之前来球队。不过,英超联盟CEO斯库德摩尔断然否决,拒绝足总插手英超。


中超确实也在筹建中国足球职业联盟,职能和英超联盟类似,只不过这个筹建,时间好像已经过去挺久了。


结语: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中国足协或是更高级别的决策者们,真的恳请你们三思,而后行。


本文转载自网易体育,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东施效颦?欧日韩也"打土豪练小妖",但为啥他们成功了?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