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ulous的创新之旅:电竞专用场馆应该怎么做?

在各大体育赛事争相追逐极致观众体验的时代里,原本就立足于虚拟空间的电竞赛事,无疑有着更高的起点,而电竞专用场馆则没有这样的“天赋”,它也需要像其他的体育场馆一样,靠扎实的运营一步一步成长起来。

2017-05-27 09:00 来源:禹唐体育 0 40960


禹唐体育注:

时至今日,电子竞技早已不再被认为是导致孩子们玩物丧志的“罪魁祸首”,而被归为了一项正式的体育项目。随后,越来越多的职业电竞队和电竞赛事便涌现出来,一切都在按照体育项目的路数进行,按照剧情,电竞专用场馆(即,既能为玩家提供对战场地、又能举办电竞赛事的永久性电竞场馆)的出现也成为了一种必然。

剧情成真。5月16日,中国第一个电竞泛文娱体验中心“666号馆”在上海正式开业,引发了国内电竞圈以及整个体育产业圈的热议。这样的场馆在国内尚属首例,但也并非没有模板可寻——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有一个类似的场馆在2015年就进行了尝试,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在当时的美国,人们对电竞的看法正慢慢从一种娱乐活动,逐渐变成了一种主流,这就让电竞专用场馆的出现有了一定的可行性;然而,虽然当时也已经有了许多电竞馆,但没有哪一家具有承办大型电竞赛事的能力。于是,有一家公司看到了这个市场的机会,并率先做出了尝试。这家公司就是Populous(博普乐思)。



Populous是一家全球性的建筑设计和总体规划顾问公司,总部位于美国堪萨斯州,专注文化、体育和娱乐建筑的设计十余年。2012年伦敦奥运会主会场“伦敦碗”、2014年索契冬奥会主会场以及NBA魔术队主场安利球馆,都是Populous的得意之作。在中国,Populous也承担了南京2014青奥会的总体规划设计工作,而最新的动态,就是他们参与了中超华夏幸福队新主场的投标并接受全网的投票,截止到5月25日上午,Populous方案的票数仍然名列前茅。

就是这样一个敢于突破的公司,率先发现了当时美国电竞专用场馆市场的空白,并拔得头筹。2015年,由Populous设计建造的“电竞场馆(the Esports Arena)”正式开业。这座名字非常简单粗暴的场馆,也为北美的电竞专用场馆之路拉开了序幕。

电竞场馆(由于这个名字过于没有特点,下文统一称之为“圣安娜电竞馆”)位于加州橘郡圣安娜市市中心,占地约为1400平方米。场馆采用了阁楼式设计,一层空间能容纳120台电脑,并设置了一个固定舞台,在举办电竞赛事的决赛时,参赛队伍会在舞台上进行对战,选手个人佩戴的、以及被安装在他们显示器上的摄像头所拍摄的画面,则会出现在大屏幕上,供现场观众观看。而在场馆的阁楼上,则通常会配备64台Xbox游戏机,以满足玩家们多样化的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8月,圣安娜电竞馆还得到了来自中国的联盟电竞(联众国际旗下合营公司)的投资,并共同宣布将在未来的几年中,在全美范围内再开设10至15座规模相近的电竞场馆。其中,位于拉斯维加斯的新场馆将会最先开业。

显而易见,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然而这一切,都离不开Populous公司在项目前期的布局。关于这座场馆的建设之路,来自Populous品牌赞助部门的Brian Mirakian有很多话要说。

Mirakian坦言,在决定设计这样一个场馆之后,他们就开始考虑这个场馆是为谁所用,以及怎么用的问题。基于他们瞄准的市场空白,Populous确定了新场馆的功能——既能举办各种类型和规模的电竞赛事,又能让爱好者前来交流切磋,还能作为一个平台,让游戏开发商在此做游戏测试和发布,让职业俱乐部在此开展青训等等。

确定了场馆的功能之后,接下来就要为新场馆的目标群体——电竞爱好者进行画像。经过研究,Populous认为世界各地的电竞爱好者都具有这样一个共性:都是热衷于各种技术的年轻人。他们在数字化的网络世界中长大,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数字原住民”。这也让他们更习惯于在网络世界中观看赛事,而不一定习惯来到现场观看。


这看起来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但Populous还是找到了解决的关键——满足他们的社交需求,并打造只有来到现场才能获得的观赛体验。

尽管是一群在数字世界里长大的孩子,但他们同样也是“社交的动物”。尽管社交网络能够满足他们的一部分社交需求,但他们“面基”的需求却没有得到满足。因此,打造线下的社交平台就成了他们的一大卖点。

对此,圣安娜电竞馆就为电竞爱好者们推出了月度会员制度。月度会员会费为单月20美元,若一次性成为长期会员(即会员期超过一个月)则为每月10美元。成为会员之后,电竞爱好者们可以在场馆里组团开黑,甚至偶遇电竞大神,还可以购买会员折扣门票前来观看电竞赛事。此外,该会员制度还包括了会员抽奖(该抽奖活动的名称可以说是非常可爱了——“吃饭睡觉打对战”),以及一系列会员专属活动。



至于观众的观赛体验,Populous认为,仅仅是在赛事现场的大屏幕上播放比赛画面是完全不够的,毕竟观众们在家里抱着电视或者电脑看比赛,也能获得这样的体验。为了让这些“技术宅”走出家门前来观赛,Populous也做出了很多的尝试。

除了必备的高密度Wi-Fi,该场馆内也使用了包括全息摄影在内的一系列多媒体技术,力图为现场观众带来全沉浸式的观赛体验。Mirakian还对圣安娜电竞馆在未来的技术上可能出现的突破进行了一个设想:“如果能将全息摄影、灯光、VR&AR等可穿戴设备和响应式座椅等多媒体技术结合在一起,这将是一个很棒的场面。”

但以上种种,都需要建立在场馆本身能够持续良好运营的基础上。而电竞专用场馆的运营,也仍是机遇与挑战并存;这些机遇与挑战,则多来自电竞行业和赛事本身的特性。



电竞专用场馆的机遇,自然是来自电竞行业在全球范围内的火热涨势。美国市场研究公司SuperData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全球电竞市场的收入规模约为8.9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0亿元),到2019年将达到12.3亿美元;2016年电竞赛事观众人数达到2.14亿,至2019年将增长到3.03亿。但在Mirakian看来,目前为止,电竞赞助市场的开发仍然具有较大的空间,这就是电竞专用场馆运营中最大的机遇。

然而,这样的机遇也伴随着巨大的挑战。虽然目前电竞市场已经十分广阔,前景也是一片看好,但由于电竞赛事的国际化体系尚未形成,电竞赛事仍以地区性为主,因此其影响力也仍然局限于举办地,这就给外地的赞助商筑起了较高的进入壁垒。但Mirakian也相信,电竞赛事的国际化趋势已经日益明显,而电竞专用场馆本身也可以通过塑造粉丝文化,以及更好地满足赞助商的要求,来应对这一挑战。

至于电竞赛事本身,其一大特点就是单场赛事的持续时间比一般体育赛事更长。此时,充分利用电竞场馆内部的非比赛区域就变得非常重要。


Mirakian建议,可以在这些区域为赞助商开辟更多的空间,以供他们开展更丰富的赞助活动,在丰富观众的体验的同时,也能充分实现他们赞助回报;同时,也可以为游戏开发商开辟专用的游戏测试和研发实验室。如果条件允许,还可以为赛事观众设计一片游戏区域,让他们可以在比赛间隙打打游戏,缓解他们的“一时技痒”以及等待的枯燥感。

此外,电竞赛事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主场性较弱,这也让电竞专用场馆面临着观众出场率不稳定的风险。对此,Mirikian也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也就是要把电竞场馆融入其周边的社区和商圈当中,成为一个整体,这样有利于保证场馆的人流量,从而得到更多的了解和关注。

可见,想要开设和运营一座电竞专用场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电竞运动和赛事与传统的体育运动和赛事有着太多的不同,因此,能否正确识别这些不同,以及如何应对它们,就成为了电竞专用场馆所有者的一大考验。

在各大体育赛事争相追逐极致观众体验的时代里,原本就立足于虚拟空间的电竞赛事,无疑有着更高的起点,而电竞专用场馆则没有这样的“天赋”,它也需要像其他的体育场馆一样,靠扎实的运营一步一步成长起来。圣安娜电竞馆的经验固然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个短期的参考,但作为在体育场馆界“迟来的小伙伴”,电竞专用场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