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版权+草根赛事内容,背靠腾讯的企鹅直播要左右互搏

新技术的成熟为体育赛事的多样化传播创造了条件,在此基础上,腾讯旗下的企鹅直播希望垂直于体育领域,为用户带来有别于传统的观赛体验。

2017-05-27 10:00 来源:亿欧 文/池源 0 24500


禹唐体育注:

从解说员机械般重复的“中央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开始,传播技术的变革和迭代给国人的观赛方式及体验带来了深刻的变化。


早期,体育赛事转播平台仅限于以央视为代表的各级电视台,此时的观众几乎没有选择余地;当互联网带来传播方式革命后,视频平台给了用户更多的选择,但仍然是一种单向的传输,平台播什么就看什么;如今,直播平台的出现将极大地消除赛事与用户之间的沟通壁垒,形成双向的互动效果。


新技术的成熟为体育赛事的多样化传播创造了条件,在此基础上,腾讯旗下的企鹅直播希望垂直于体育领域,为用户带来有别于传统的观赛体验。


依托头部版权,差异化呈现赛事内容


“企鹅直播从2016月2月底开始筹备,正好赶在4月科比退役当天上线。”企鹅直播执行副总裁苏明明介绍,“目前企鹅直播达到1500万用户,日活超过100万,用户平均停留时长是40分钟。”


与传统意义上的直播平台不同,企鹅直播的用户群体以体育用户为主,仍然强调自己的赛事属性。依托于腾讯的资源,目前企鹅直播拥有包括NBA、FIBA、欧冠、德甲、NFL、NCAA等头部赛事版权,这无疑是企鹅直播区别于其他平台的最大优势。“这些版权都是腾讯买过来,我们播放是免费的。”


2016年4月14日,科比职业生涯谢幕战,企鹅直播在同日上线,依靠与腾讯体育共享的NBA直播版权,当天平台的日活跃用户数即突破百万;2016年6月,NBA总决赛期间,企鹅直播再次达到百万日活。


苏明明表示:“腾讯体育做的是精英体育,做的是大版权的事,但是有一些新的玩法是他们做不了的。”


基于版权资源,企鹅直播试图以与腾讯体育不同的方式带来差异化的比赛内容。除了较为常见的明星解说之外,企鹅直播还为用户提供方言解说、女主播解说,甚至用户能够自己直播说球。除此之外,用户可以通过弹幕、留言、打赏等形式与解说进行互动。


“我们跟腾讯体育之间最大的差异化可能是在于可选择的多样性”,企鹅直播商务总监叶觉明认为,“腾讯体育的话一场比赛可能只有一个演播室,而就像现在NBA季后赛期间,我们一场比赛至少有20个房间在直播,都是用户自己生产的内容,每个房间给自己的定位可能都会不同。”


企鹅直播将自己的内容生产方式定义为PUGC,主要通过自己签约的主播产出内容。“之所以叫PUGC,是因为一方面这些签约的主播可能不算是用户,但是又不是专业人士,不严格受我们控制。”苏明明解释道。


在传统意义上的直播平台,优质主播往往都是稀缺资源,具有强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而垂直到体育内容领域,情况也是如此。“同一场NBA比赛,不同的主播的数据差别是很大的,排名前五位的主播几乎会分走80%的用户。”


但是与游戏或秀场等主播不同的是,企鹅直播并不担心主播的流失问题。“因为其他的平台没有赛事版权,所以几乎不会有抢主播的现象。”


除了基于版权的赛事直播,企鹅直播还上线了多档PGC节目,包括明星IP节目、互动真人秀、资讯分析节目和内容创业节目等类型。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与知名篮球评论员杨毅合作推出的《杨毅侃球》,该节目第一季每集平均人气80万,单集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达到40万。


被压抑的需求,草根体育活力将被释放


近年来,国内外头部赛事的版权已几乎被抢食殆尽,版权的价格也一路飙升,产业对于IP版权的关注度已经接近疯狂。与此同时,业余赛事随着体育产业整体的跃进式发展走入了大众视野,而在这个层面,赛事方对于关注度的需求一直以来被压抑着。


一方面是数量与日俱增的各级业余赛事的需求,另一方面则是已有传统渠道对于业余赛事的冷淡,企鹅直播则瞄准了这一市场,将自己定位于草根体育服务商。


“我们在做的过程中越来越发现这个需求很大,赛事方都希望将自己的赛事传播出去。但是第一,以往的传播渠道只有电视台;第二,要把比赛按照电视台的标准制作,成本太高了。”苏明明说道,“我们就是替代了电视台的功能,一些无法上到电视台的赛事,可以通过企鹅直播的平台播出。”


除了提供播放平台,企鹅直播还通过自己的技术团队,为赛事方提供制播服务。“我们希望帮助赛事运营方把价格压低,降低门槛,让更多的运营方可以传播自己的赛事。”


根据叶觉明介绍,企鹅直播之前与Nike合作,为Nike高中联赛提供信号制作和推广服务,共计8场的比赛最高用户峰值达到10万,平均每场有超过5万的观众。


显而易见的是,业余赛事在传播度上远不及头部赛事,因此,企鹅直播要走的是一条扩充赛事数量的路线。苏明明透露,企鹅直播在2016年共直播了超过2000场业余赛事,而到了今年,仅仅在四月,企鹅直播就播放了超过200场业余赛事。


“我们下一步最核心的工作就是进一步丰富内容量,将更多的业余赛事纳入到我们的服务体系中来。”


不仅是企鹅直播,国内迅速崛起的业余赛事市场也引起其他创业者的关注,诸如掌播体育和超声播等公司也在为草根赛事提供信号制作服务。另一方面,在草根体育领域,除了类似企鹅直播的平台之外,许多拥有庞大用户基数的社区或媒体应用也纷纷上线了自己的直播功能,为用户提供平台。而在叶觉明看来,企鹅直播与之相比最大优势在于自身兼具了工具+平台的属性。


目前,企鹅直播的业务主要分为基于头部版权的线上的直播平台,以及面向赛事方to B的赛事直播服务两大块。苏明明认为:“头部直播这块还是比较稳的,而业余赛事市场的增长潜力还有很大。”


对于企鹅直播的未来,苏明明给自己定位在介于电视台与UGC标准之间的内容提供者。“我认为直播会发展成媒体的一种形式,我们要去填补传统内容和UGC内容之间的空白,这块内容将会是一个产业。”


本文转载自亿欧,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头部版权+草根赛事内容,背靠腾讯的企鹅直播要左右互搏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