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丹也要讨薪?羽球的职业化如此不堪

世界羽毛球历史上唯一一位集奥运冠军、世锦赛冠军、世界杯冠军、全英赛冠军及多座世界羽联超级系列赛冠军于一身的全满贯球员,身份标签里新添了一个“讨薪者”。

2017-05-23 08:30 来源:新京报 文/侃人 0 56542


若非林丹本人微博发的那份“关于粤羽俱乐部拖欠薪金的声明”,很多人压根就没法相信,这位世界羽毛球历史上唯一一位集奥运冠军、世锦赛冠军、世界杯冠军、全英赛冠军及多座世界羽联超级系列赛冠军于一身的全满贯球员,身份标签里会新添一个“讨薪者”。


都知道,“讨薪”这词常跟“农民工”联袂出现,久而久之,被欠薪者是弱势群体或社会底层的认知,也嵌入了公众的惯有思维中。而作为原来世界羽坛第一人的林丹,跟“讨薪者”的固有人设似乎不搭。这种形象背离,也加剧着此事的舆论冲击力:“连林丹都被欠薪了,普通人呢?”


林丹也是劳资博弈格局中的弱势一方


但林丹及其6位队友被欠薪,也有其衍生逻辑:林丹的外在名声确实很高,可就他与粤羽俱乐部及经营方的雇佣关系看,他未必不是劳资博弈格局中的弱势一方,也未必能撼动“资方强势”的整体局面。事发后,粤羽俱乐部董事长兼总教练高军表示,“不止是他,就连我自己的薪水,也都没有拿到”,也印证了这点。


林丹只是体育圈里被欠薪的大咖中的一个。这些年来,乒乓球、足球等都曝出过欠薪事件,张怡宁、郜林都曾讨过薪。2014年,深圳红钻球员还集体控诉俱乐部欠薪,引发轩然大波。


运动员易成为经济纠纷中的弱者,跟“撑腰”机构、组织阙如有直接关系。在国外,很多联赛俱乐部也都欠过薪,像小罗当年从AC米兰回到巴甲联赛的弗拉门戈俱乐部后就被拖欠工资375万巴西雷亚尔。


而对于这类欠薪行为,很多国际主流联赛管理者通常会发通牒,要求俱乐部在规定时间内付清全部欠款,否则扣除球队积分,甚至吊销其参赛资格,对其降级,让其出现解体危机。这里面,就有专门的球员工会能有效地组织维权,给俱乐部、协会、联盟等施压的因素。


2010年西班牙球员工会号召球员罢工以反制欠薪,得到含西甲在内的四个级别联赛100%支持,就是典型例子。类似组织本是球员讨薪时最粗的“大腿”,是以“组织化维权”制约有“组织”的欠薪等行为的制衡力量,在成熟的职业化体育中不可或缺。


成熟联赛模式下应有制度缺位,欠薪纠纷难言偶然


本质上,欠薪事件多发和为球员“撑腰”的机构不彰,背后都连着某些体育项目职业化的不足。


体育职业化发展,通常既包括联赛、协会、俱乐部等架构的市场化,还囊括某些合理的配套制度设计,如保证金制度、准入制度、球员转会制度等。但咱们这,虽然学得了人家俱乐部、协会的“形”,却也只是徒有其形,很多协会、俱乐部都未跟属地体育管理部门脱钩,有些应有的机制体制也未建立。


都知道,今年1月5日,国家体育总局足管中心正式注销,足改攻坚迈出了“管办分离”的重要一步。但在此之前,中国足球领域保证金制度阙如,阴阳合同成常态等问题很严重。


2010年7月21日,中甲联赛中,广州恒大10:0狂胜南京有有,创下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史上单场赢球最多的纪录,却也带出了后者球员“被欠薪”多年的辛酸;2014年足协杯深足主场战鲁能,球员赛前抵达赛场后拉横幅讨薪、拿到欠条才登场,比赛中一度出现7打11(最终0:5惨败),也成了闹剧一场。若这种事发生在德国,那球员们大可无忧,他们的工资会由保证金先颠覆,再由联赛联盟、球员工会、俱乐部斡旋或打官司。这也是职业化足球的好处。


而羽毛球的职业化程度,比足球篮球更低——无论是赛事组织还是盈利模式,之前就有媒体称,“中国职业联赛不职业,羽超职业化被讽是笑话”。加上某些成熟联赛模式下应有的制度缺位,欠薪纠纷难言偶然。


很多时候,市场化、契约化就是平衡各方权益的最优路径,体育职业化及与之对应的制度体系亦是如此。非职业化运作下,俱乐部、联赛、运动员的关系也是失衡的,林丹们被欠薪,难有制衡机制及时纠正调和。因而,支持林丹讨薪,也不能不欠薪问题衍生的土壤——羽球的职业化欠缺正视和解剖。


本文转载自新京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林丹也要讨薪?羽球的职业化如此不堪 新京报快评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