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穿戴设备经验谈

一开始,凯利只是希望尝试各种手环的体验,但那之后,这些体验似乎养成了他对于这种产品的依恋。

2017-05-16 13:00 来源:禹唐体育 0 46546


禹唐体育注:

随着路跑产业的不断成熟,相关用品市场也迎来了一个蓬勃的发展期。当人们对于设备的依赖与日俱增,而信息处理与存储技术的进步,也推动着电子产品的持续升级。由此,“可穿戴设备”也随着路跑运动的火热开展而走进了越来越多人的生活中。


在彭博新闻社纽约分局局长贾森·凯利(Jason Kelly)所著,清华大学体育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助理郑成雯所译,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健身经济》中,凯利也就“可穿戴设备”展开了一系列的探讨。我们不妨通过这位彭博社高管的视角,来看看他对于“可穿戴设备”的体验及感想。


一开始,凯利只是希望尝试各种手环的体验,但那之后,这些体验似乎养成了他对于这种产品的依恋。凯利第一个购入的是Fitbit Force手环,还算是比较有用,可以计算他每天所走的步数,让他知道自己每天大概走了多少距离。


对他而言,Fitbit和Jawbone Up实现的突破是无声警报功能。他可以在应用上进行设置,让手环每天早上把自己震醒。“我习惯早起锻炼身体,所以能够叫我起床的同时不打扰妻子是个大福利。说实话,只要有这个功能,花100多美元我都愿意。”凯利表示。



与Fitbit相比,凯利认为Jawbone up手环看起来更有趣,但没有Fitbit手环的数字显示屏,这一点比较让人郁闷。他自己并不喜欢戴首饰,而Jawbone手环从远处看就是一条没有功能的大手链。但手环的应用做得比较好,很容易上瘾,凯利很喜欢看应用里各种分析自己运动和睡眠活动的图表。


换了几个Jawbone手环后,他又重新用起Fitbit手环,主要原因是他看中的款式有显示屏,轻轻动一下手腕或是按一下旁边的按钮就可以看到时间。但基本上,他使用手环还是为了得到数据。


整体而言,凯利认为数据是有用的,可以从中看出自己的作息规律。和美国大多数需要工作的父母一样,凯利发现自己每天的睡眠时间是不够的。与此同时,走够一定的步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美国政府通过疾病控制中心向广大市民建议每周至少做150分钟适度运动,并且每周有两天做“肌肉强化训练”。每天10000步则成为了健康运动的标准。


在凯利看来,选择10000这个数字,应该是基于经验、可实现性以及数字方便记忆的考虑。很难想象,大部分美国人怎么能实现这个目标,特别是些住在离市中心较远的地方、每天开车上班的人——更别提150分钟的适度运动和肌肉强化训练了。



凯利写道:“这主要是基于我的个人经验做出的判断。我有每天跑步的习惯,单这一项运动就有8000步左右。所以我在Fitbit和Jawbone应用上设定的目标都是15000步(也是为了证明自己比一般人强),基本上每天都会确认目标的实现情况。走够15000步的时候,手环会震动、闪光,还给手机发出提示。不得不说,每当这个时候,小小的满足感会油然而生。”


但实现这个目标并不容易,好在凯利的住处和办公室、火车站之间的距离都在步行范围之内,所以两头都有机会走路。他一般能走就走——当然为了实现步数目标也必须走。但有的时候,他早上没有跑步,而且并没有走去火车站,那么后果就是一天下来走的步数还不到目标的一半,甚至连政府推荐的10000步都不到。


“回想起在亚特拉大的时候,我每天都开车上下班,即便是实现一半的目标,也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如果我们真的需要每天走10000步,那么不达标的大有人在。”凯利回忆道。


还有一个问题是运动量主要以步数来衡量。有一个夏天,彭博公司开展了一次有趣的健身挑战活动,他们通过安德玛的“记录”应用进行比赛,手动记录锻炼的内容,设备会自动记录步数。



不出意料,最后爱跑步的人因步数最多而成为各种比赛的赢家。凯利表示,他十分理解难过的同事们,因为游泳训练虽然和跑步的强度以及意义一样,但并不计算在步数内,而且也没有更好的方法进行计量。


由于数据不全面或不足,我们想要更多、质量更高、更全面的信息。至少从理论上讲,这样的信息可以帮助我们提升表现。值得一提的是,跑步的人和自行车骑手比其他人更容易掉入数据陷阱。


他们会仔细钻研近期的每次跑步或骑行运动,详细分析自己的能量消耗,心率和每英里速度,进而对运动的质量进行判断。例如那些由跑步教练写就的书里包含了大量让数学家都自愧不如的公式。有一本名为《丹尼尔斯博士的跑步方程式》的书,作者是杰克·丹尼尔斯博士。书的封面上印有《跑步者世界》杂志对他的评价——“世界上最好的跑步教练”。


丹尼尔斯的主要成就在于他提出了最大摄氧量(VD0T)原则。一部分严肃认真的跑步运动员和他们的教练正是运用这些原则来制订训练计划。而这一原则的走红则证明,人们对数据的追捧,在看似荒谬无稽之外,也有其效用所在。详细深入的训练计划,再加上大量的公式,对那些以分析公司数据和证券数据为生的业余运动员具有难以抵御的吸引力。


不过,再痴迷的跑者对技术和数据追踪的执着程度也不及自行车手,他们会耗资上千至上万美元来购置速度和体力追踪装置,然后花费好几个小时来研究和使用这些装置。


在2014年、2015年及2016年的CES展会上,可穿戴设备和个人测量仪器都受到了运动爱好者和许多其他用户的追捧。Fitbit、Jawbone的手环以及耐克的Fuelband腕带成为行业的先锋力量。从展会可以看出,世界上最大的消费性电子产品制造商已将研究和投资的重心转向这一领域。


韩国手机业巨头三星公司展出了一款名为Gear Fit的智能腕表。该设备能够很好地兼容三星公司不断推出的手机型号。另一个手机业巨擘LG公司也提到了类似的产品。除此之外,苹果公司之前也多次表示要推出一款智能手表。在人们看来,这一设备很可能会秒杀同类产品,超越苹果以往的所有设计,成为继iPod和iPhone之后最受欢迎的产品。


在凯利看来,苹果、三星等大型电子产品制造商对这一领域的关注,标志着可穿戴设备将迎来新的时代。



2015年,苹果手表问世,然而苹果手表第一年的销售量低于预期,也没有像预计的那样受到健身界的追捧,甚至专为健身人士打造的款也是如此。即便有数百款应用可供选择,但GPS精确追踪技术等关键元素的缺失,注定了苹果手表无法让跑者扔掉佳明手表、转投它的怀抱。


2016年,可穿戴设备领域竞争激烈,各公司表现难分伯仲。但大家一致认为,Fitbit和Jawbone并没有或者说至少目前尚未被苹果手表击败,这超出了很多人的意料,其中包括这两家公司的内部人士。


因此,目前的优胜者是Fitbit——它们顶住了来自苹果公司的压力,并成功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在某次交易中,Fitbit为公司及部分投资人融资7.32亿美元。基于此,投资机构对Fitbit估价40亿美元。在公司上市后的三个月里,股价翻了一番,虽然在年末出现了波动,但到了2015年底,Fitbit公司的市值依然超过60亿美元。


首次公开发行的那一周,Fitbit增大了价格幅度,增加了发行数量。一天以后,公司称实际发行股票可能比预期多。于是,Fitbit市值又增加了2.54亿美元,远远超出了公司的预期。



Fitbit的上市对于整个体育产业都是件大事。此外,走向上市的企业还有MindBody、健身星球和SoulCycle。这表明,整个市场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另外,私募机构的资金注入对一些公司而言意义重大,首次公开发行同样如此,特别是上市可能为公司带来更好的业绩。


在凯利看来,这也是市场成熟或走向成熟的表现。


声明:本文为禹唐体育原创,资料参考《健身经济》,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