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孙雯母校大同中学,红利政策下体教壁垒依然难以打破

谈起位于上海黄浦区的大同中学,除了他在上海顶尖的学业水平外,谈论最多的可能是他在上海校园足球联赛中的傲人成绩。

2017-05-13 12:00 来源:虎扑体育 文/我的同桌是黑板 0 66296


谈起位于上海黄浦区的大同中学,除了他在上海顶尖的学业水平外,谈论最多的可能是他在上海校园足球联赛中的傲人成绩。更让人羡慕的是,在寸土寸金的黄浦区,他拥有着上海为数不多的真草11人制球场。


因为有着全黄浦区最好的运动场馆资源,加上高质量的师资,大同历史上从不缺乏运动健将。奥运冠军陶璐娜与广被球迷熟知的世纪足球小姐孙雯均与大同中学有着不解之缘。


现阶段火热的校园足球氛围对足球发展是否有提振?大同中学如何在校园足球联赛中保持传统强队的地位?体教结合真的能做好吗?我们拜访了大同中学资深足球教练蔡指导与大同中学体育艺术科技中心主任沈老师,去了解校园足球在高中阶段的发展情况。


本地生源情况不佳,上海校园足球水平下滑


来到操场,大同中学校队正在进行分组对抗,相比于我所见过的职业梯队球员,大同中学的校队传接球速率还是稍逊一筹。尽管已是校园高中段的顶尖强队,但在队伍构成上,同一年级的球员依然无法凑出一队,不同年龄的学生都会混搭在一起进行训练。


目前大同中学在上海市的水准还保持的比较好,在高中依然属于顶尖的水准,原因在于招生与训练两方面学校比较重视。每周保证6练,每练都是下午4点半到5点半,每天孩子上课完才会训练,相比于足校封闭式的半读半足球模式,大同中学的球员踢球时间略少,这也是为什么校园足球很难走出球星的一个主要原因。


蔡指导说到:“这么多年下来,其实上海高中足球的整体水平确有下降。造成这样的局面有很多的原因,最主要的是生源不足,上海的本地小孩踢球越来越少,家长更为注重孩子的学学成绩,对于孩子的足球道路大多还是以健身为目的,并不允许足球项目占用太多的时间。本地生源水平下降后,学校只能寻求外地学生的招收,然而上海高中把控学籍门槛较高,很多孩子无法解决学籍问题,就会使得学校的足球特长生名额很难招满。就拿目前上海高中举例,大同中学,同济一附中,南洋中学水平较高,而其他的学校例如五十二中,东昌中学,尽管他们有足球特招生名额,也有相应的优惠政策补助给到学生,但是依然没有有效的吸引力。曾经这些学校虽然成绩不算顶尖,但是在联赛中也尚有一战之力。然而现在生源不佳的情况下,各队水平都出现了水平下滑,这也间接影响到了高中联赛的水平。”


虽然整体水平略有下滑,但是大同中学还是保证了比较强的竞争力,甚至初中部(立达中学)为申花精英队输送了两位小球员跟随俱乐部前往西班牙拉练。能够形成不错的体教结合的前提是体育特长生合理的训练学学的时间安排。”体育生的学业水平保证的比较到位,也比较严苛,当球员学业出现很大问题的时候,将会面临留级。“


作为学校而言,应该把重心放在提高学生的学业水平上,由于参加大赛较多,会出去打很多客场,所以相比普通学生而言,他们的学学成绩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大同就会安排一些午间补课和课后补学来帮助球员度过学学难关。


其次在传统的上课时间段中,球员会和普通学生一起每天上8节课,在学业上和专业的梯队学校半天学学半天足球的传统模式差别很大。除了学学时间上的把控,大同对于球员每个月都会进行学业检测,长期的跟踪,老师会针对性的分析球员的弱科偏科来查缺补漏,来帮助他们最快的成长,和家长的沟通也十分密切。


普通学生参与校队,受到学学压力影响更大


普通学生能否参加校队这样高质量的比赛呢?


“前两年来看,在校队人数不够的情况下,我们也会从普通班挑选有足球基础,身体素质较好的学生进入足球队。但实施的过程中难度很大。首先是选拔上,足球特长生与普通学生间的实力差距往往比较大,在选拔的过程中,如何检测普通学生的球技水平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其次就是需要获得家长的同意,大同中学作为上海一流的学校,来到这里学学的是全上海挑选出的优秀学生,他们的家长对于成绩要求往往更高。”


”在选拔出来后,我们也会对他们进行系统的训练和辅导,也会在一些比赛中给予他们注册比赛的资格,但是人数上而言非常少,家长不愿意孩子放下课本参加足球运动。对于这些普通学生而言,他们的足球起步较晚,和首发球员相比,差距不小,但是经过训练后,有些较低水平的场次也能够胜任首发。 ”


近两年,教育政策实施改革,新规实行体育专项化,当学生选择足球项目后,每周两节体育课与1节体锻课均可以参加足球项目。以笔者举例,在8年前,每周三节的体育课过程中,只有1节课能够参加足球锻炼。而如今,学生可以自由选择,最多每周有三堂足球课,足球运动的时间有了明显的提升。


然而这样的新政对于职业足球的影响几乎没有,由于高中起步较晚,参与校园足球运动的学生的能力远远无法达到职业梯队的要求。但值得肯定的是,这一新政将巨巨提高足球运动的参与度,提升了足球运动在校园的影响力。要想模仿日本或者美国的校园运动发展模式挖掘人才的模式,目前在中国来看,依然为时尚早。


大同中学体育艺术科技中心主任沈老师说道,”目前想要在高中校园足球中收获足球精英人才并不现实。目前最好的训练球员的模式依然需要依靠封闭式的训练和时间量的堆积。在高中层面来看,校园足球中球员的出路和其他普通学生并无二致,仅仅是大学深造一条道路。”相比于日本这样在校园足球开展已经近百年的深厚底蕴面前,我们的高中足球水平差距实在太大,比赛的质量更低,球员的出路也太单一。


在高中开展校园足球,仅仅是为了培养足球爱好者,踢到很高的程度几无可能,但这些足球人口将来会成为社会发展的中坚力量,进而影响这个社会对于足球运动的认知。


想要改变校园足球的现状,修改体教政策并无效果,需要重塑制度打破壁垒


上海的生源越来越少,究其原因可能还是与政策扶持力度不足有着很大的关系,无法解决好球员的出路将会巨巨降低家长支持孩子踢球的积极性。如何让踢球的孩子获得和普通孩子相同的发展机会甚至更宽广的成才空间才是足球青训改革最迫切需要做出变化的地方。


“目前上海一共有四个招收足球特长生的大学——东华,上理工,工技大,同济。但从这两年的形式来看,这四所大学面向全国进行招生,他们更愿意招收职业训练的球员,而普通的校园球员尽管在文化知识水平上具有一定的优势,但在球技上相比于职业队训练的球员而言明显吃亏,这也导致类似于大同中学中这样学学与足球并重的球员一些升学的困扰。”沈老师说道。


蔡指导:“每年上海本土大学招收的上海足球运动员几乎都是个位数,如此激烈的竞争也会使得家长在送孩子踢球的抉择上兴趣黯然。”


的确,在目前看来,不少学校选择与职业梯队建立连线,比如上海幸运星的梯队球员均可就读上海工技大,而前申花梯队队长李晓明则在同济大学名下。当职业队青训球员占据大量足球特招生名额的情况下,很多在高中踢球的孩子不得不与其他普通学生在成绩上“短兵相接”。


其次,体育局与教育局对于足球项目尽管十分支持,但在结合上做的并不紧密,联统不到位。


目前,只有体育局举办的赛事,才能享有国家运动员的认证,而教育局举办的赛事并没有。拿大同中学参加的赛事而言,全年一共有四个比较重大的赛事,上海市青少年校园足球精英杯赛(暨上海市青少年校园足球联盟杯赛),上海市青少年校园足球精英赛(暨上海市青少年校园足球联盟联赛),上海青少年锦标赛足球系列赛,学生运动会;此外,在普通学生享受寒假的同时, 全国中学生足协杯也悄然打响,而在暑假,也有全国高中联赛打响(上海市前两名才能参加),还有上海中学生国际邀请赛。5项上海市内比赛与2个全国比赛,这几乎占据了校园足球球员们所有的周末时间,紧凑的赛事安排加上如今流行的主客场赛制,也会使球员在学业上遇到很大的压力。


然而在球员付出的同时,回报却不一相同。教育局主办的校园联盟联赛与杯赛,球员并无法获得运动员认证,对于学生而言,没有意义。而体育局主办的上海青少年足球系列赛中,获得冠军的球队则将获得一定的运动员*河蟹*名额;而在体育局主办的市运会中取得优异成绩的队伍也将获得运动员资格 认证。


“目前存在的体教壁垒必须通过政策打通,在现在的政策下,无法做到让孩子又踢球又读书。”沈主任如是说道。


足球环境朝阳解决部分问题,大同探索校园足球模式任重道远


目前国家越发注重校园足球建设当然也有很多的利好,毕竟是在足球普及上成绩斐然,类似校园足球的经费问题也已经有了很好的解决。上海目前每个区都设立有足球精英训练基地,其中,足球队的车马费,服装费都能解决。


当问及另一支在全国范围内知名度更高的高中——北京三高人大附中时,蔡指导也毫不避讳两者实力上的差距:“我们和三高的水平差距很大,他们有着自己得天独厚的优势——例如全国招人,能进北京户口,俱乐部关系打通,球员参加俱乐部比赛等等,在这些方面他们衔接的非常好。”


据了解,曾经也有俱乐部联系过大同中学,希望建立学校与俱乐部之前球员的互通体系。然而就目前体制来讲,这其中存在着很高的壁垒,大同中学如果参加职业队梯队后备建设后,就无法再参加校园联赛,这对于长期投身于校园足球的大同中学而言,困难不言而喻。


作为上海投身校园足球的先行者,大同中学不断地在探索踢球与学学并重的校园足球模式,这个方向显然任重道远。但本质上而言,那些搭建校园足球平台的决策者们是否能打破惯性思维,塑立全新的校园足球人才流通模式才将真正奠定中国校园足球基础,并勾勒出一个明确的方向。


本文转载自虎扑体育,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不职业青训报道|探访孙雯母校大同中学,红利政策下体教壁垒依然难以打破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