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德甲裁判的周末 ,一场能赚近3万

为什么一个年轻人要当裁判,他需要做些什么,他如何面对批评?为得到答案,《世界报》记者拉尔斯·加腾施莱格尔跟随了丹尼尔·西贝尔特(Daniel Siebert)一个周末。

2017-05-10 08:30 来源:仰卧撑 Schlagzeile 0 95656


为什么一个年轻人要当裁判,他需要做些什么,他如何面对批评?为得到答案,《世界报》记者拉尔斯·加腾施莱格尔跟随了丹尼尔·西贝尔特(Daniel Siebert)一个周末。


他开车的速度不是很快。丹尼尔·西贝尔特完全不用担心会被拍到。当他行驶在通往莱比锡的A9公路上时,他很高兴发现了测速装置。“太好了,看来我的感觉是准确的”,他说。这种观察力、对局面的掌握能力对他的工作很重要。因为33岁的西贝尔特是一名足球裁判,敏锐的眼光是他在几分之一秒内做出准确判断必须具备的。


周五下午,离开了柏林外环后,西贝尔特的车就下了高速,他把自己的福特停在路边,从后备箱拿出一个的背包,等待着扬·塞德尔(Jan Seidel)。塞德尔是与他一起执法第二天莱比锡对因戈尔施塔特比赛的两名助理裁判之一。


西贝尔特、塞德尔和拉塞·科斯洛夫斯基(Lasse Koslowski)是一个固定组合,不过科斯洛夫斯基这一次缺席,因为他要执法一场乙级联赛,顶替他的是克里斯托弗·伯恩霍斯特(Christoph Bornhorst),他会在周五晚上从奥斯纳布吕克出发去莱比锡。不久后塞德尔到了,两人热情的拥抱,西贝尔特说:“我们之间非常信任,这也是我们共同执法一场比赛所需要的。”


在他们坐上塞德尔的汽车继续前行之前,这位边裁递给西贝尔特一个信封,他说:“恭喜你们。”里面是一张旅行券,作为结婚五周年的礼物。西贝尔特感谢了搭档,他说:“是的,是的,有时我与我的边裁一起度过的时间比与妻子在一起的时间还要多。”


自从西贝尔特2007年成为德国足协的裁判后,他一周一周的执行任务。2009年起,他开始主哨乙级联赛,2012年成为德甲裁判。对这名体育和地理老师而言,这是一份高收入的兼差:一场德甲比赛有3800欧元酬劳,一场德乙有2000欧元酬劳,当然还有35000-75000欧元不等的基本工资。谁能成为国际级裁判并在德甲工作五年以上,就能拿到最高等级的工资。


收入不是吸引西贝尔特成为裁判的主要原因。他14岁时,一个朋友告诉他,当裁判可以免费去看柏林赫塔对柏林联队的比赛,他才投身于此。一开始,西贝尔特一边当裁判一边踢球,直到有一次他参加州级联赛,在比赛结束前打进了一个制胜球,而一周后,他又要担任被他进球的那支球队的比赛主裁判。他的中立性受到质疑,于是西贝尔特停止踢球,那时他19岁。


14年后,西贝尔特仍然为这个决定感到庆幸。他很喜欢当裁判,很喜欢当老师。他在柏林工作的学校支持他。每天早晨去上课前,他会游泳或者骑自行车,晚上慢跑,分析比赛,在德国足协为裁判开设的在线网站中学习,或者与他的教练打电话。大概五、六名裁判会分配到一个教练,他们可以与教练进行单独的交流,讨论规则、失误等等。


西贝尔特为莱比锡对因戈尔施塔特的比赛做了充足准备。看了视频、了解了球员的数据。比如说西贝尔特知道,因戈尔施塔特的达里奥·莱兹卡诺是本赛季被犯规次数最多的球员,但也是最频繁犯规的球员。


贝尔特谈到准备的细节说:“我不希望在最后受到任何指责。因此我要有好的状态,了解球队,熟悉规则,这是很重要的。”他说话语气的平静和坦率令人印象深刻,他知道球迷的目光投向球场或者观看直播时,电视画面中不只有球员,还有裁判,而裁判经常是受责难的焦点,西贝尔特说:“压力肯定是有,但我努力让这些不要对自己产生大的影响。”


一场比赛会对他产生多长时间的影响,这要看表现。西贝尔特说:“当我出现一个失误,我当然会进行分析。等我找到原因,内心就会轻松一些。”在比赛中,裁判要不断做出决定,他说:“比赛就像是一条很长的酒店走廊,你要走90分钟。左侧和右侧有相似的房间,在那里我必须做出决定。当我做出一个决定,那么重要的就是关上门继续前行。在球场上这意味着我要注意的是接下来的比赛,而不是回头去想之前做出的某个决定。“


到达莱比锡前,西贝尔特用短信联络了莱比锡俱乐部负责裁判工作的官员,主场球队有义务安排裁判去球场的行程。他们约定了会面时间,西贝尔特还咨询了关于晚上餐馆的建议。不久后,他的手机上收到了两条推荐信息,在汽车上他就决定去一家烤肉店。


快到八点,西贝尔特和塞德尔住进了德国足协为他们预定的酒店。在房间里,西贝尔特将行李拿出来,一叠学生做的报告放在小桌子上,一套裁判去球场时必须穿的外套挂在衣架上。他的装备:鞋子、裤子、球袜和裁判服还是放在袋子里。服装的颜色在一天前就与俱乐部说好了,西贝尔特应该穿蓝色裁判服。


但保险起见,他也带了绿色、黄色和红色的衣服。“有时有的球队会带错衣服,我就必须灵活一点”,西贝尔特说。他在晚上享受了一份牛里脊配菠菜,吃饭的同时与两名助理裁判交流,第四官员马丁·彼得森会在第二天早晨会合。


按照约好的时间,莱比锡俱乐部工作人员在比赛日中午将他们送到球场,并引领他们进入更衣室,每一名裁判都有标注好名字的衣柜,毛巾和浴室也准备好了。更衣室的一角有红色的皮椅和电视机,桌上摆放着咖啡、水、果汁、糕点和水果。在一张按摩床上,裁判在赛前和赛后可以接受治疗。一名来自门线技术公司“鹰眼”的员工正在测试腕表,它可以通过振动和灯光告诉裁判,球是否越过门线。


技术检查后,西贝尔特与同事弗洛里安·迈尔碰面,这名前国际裁判是作为观察员来的。他会观看整个比赛,最后给西贝尔特的执法打分。为了比赛准点开始,更衣室的门上挂着时间表:15点24分30秒,球队必须离开更衣室,15点27分出现在球场入口,15点30分比赛开始。


双方队长选边之后,西贝尔特与他的边裁们再次握手。他还与阿尔莫戈·科亨说了两句,这名因戈尔施塔特的球员在上周对不来梅的比赛中有一次假摔,西贝尔特说:”我想知道他现在怎么看待当时的那个动作。我明确的告诉他,我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


这个下午西贝尔特干得不错。经过前20分钟的平静后,场上的较量变得激烈起来,最终共有29次犯规,不过西贝尔特还是掌握住了局势,他亮了8张黄牌,因戈尔施塔特的莫拉雷斯还因为两次犯规被罚下。当他在赛后回更衣室时,主场的球迷对他发出了嘘声,西贝尔特说:“我当然听到了,但我尽力不受到影响。”


当球迷们踏上回家路的时候,西贝尔特也与同事回到了更衣室。洗澡前,他看了天空体育的比赛集锦。最后他再次与观察员迈尔交流,迈尔说:”他做的不错。“冲澡后,西贝尔特还进行了按摩,然后又开始看德国电视一台的比赛报道。


西贝尔特看上去很满意,观察员的反馈不错,电视报道中对他的批评不多,他用手机看了一下,网上对他的讨论也是有节制的。他知道,等回到柏林后可以睡一个好觉了。不过在从莱比锡出发前,他与助理裁判塞德尔在加油站分享了一份冰激凌,这是他们结束一个漫长工作日后的惯例。一周后他们会再次见面,西贝尔特将担任汉堡对美因茨的主裁判。


本文转载自仰卧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一个德甲裁判的周末 ,一场能赚近3万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