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剑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中国足球外交史上一个“迟到的胜利”!

巴林在最近几天注定将成为世界足坛关注的焦点,国际足联下属各大洲都将从8日开始召开各自大洲内的全体代表大会或特别代表大会,然后在5月10日、11日进行第67届国际足联全体代表大会。

2017-05-09 11:10 来源:体坛周报 记者/马德兴 0 39527


禹唐体育注:

巴林在最近几天注定将成为世界足坛关注的焦点,国际足联下属各大洲都将从8日开始召开各自大洲内的全体代表大会或特别代表大会,然后在5月10日、11日进行第67届国际足联全体代表大会。


中国足协副主席兼秘书长张剑、负责外事工作的专职执委林晓华等5月6日、7日相继抵达巴林,他们将出席定于8日进行的第27届亚足联全体代表大会及10日开始的第67届国际足联全体代表大会。由于近期亚洲足坛风云突变,参加3个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席位竞选的只有三名候选人,张剑最终当选。

 

在今年3月24日,国际足联经过确认后,宣布了参加这次竞选的候选人:来自科威特的法赫德亲王、中国的张剑、韩国的郑梦奎、菲律宾的马里亚诺·阿拉内塔等4人参加3个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席位的竞选;而来自澳大利亚的莫娅·多德、巴勒斯坦的苏珊两人竞选一个女性理事会委员席位,孟加拉的马赫福扎·基隆和朝鲜的韩云景退出。

 

不过,4月30日,法赫德亲王因卷入行贿丑闻,宣布辞去目前担任的FIFA理事会委员职务,并同时退出竞选。这样,参加3个FIFA理事会委员席位竞选的候选人只剩下3人。在这种情况下,今天的大会不再组织投票,而是以鼓掌方式直接通过,张剑当选理事会委员,成为继张吉龙后在国际足联最高决策机构中任职的第二位中国人。至于两名女候选人竞选一个女性委员的席位,则将采用简单多数的方式选出,最终苏珊已27比17的票数击败莫娅·多德当选。


中韩足球暗战


张剑最终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这应该说是中国足球外交史上一个“迟到的胜利”。面对韩国人郑梦奎的不守信用,中国足协一度曾显得有些被动。或许很多人都还记得去年9月27日在印度果阿召开的亚足联特别代表大会上的那次“政治风波”。当时,亚足联召开特别代表大会,目的就是选举产生增补的3名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


中国足协为了能够让中国人出现在国际足坛的最高权力机构以及决策层中,经过精心谋划,让张吉龙主动“裸辞”,辞去了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以及亚足联其他下属委员会中的所有职务,将其职务全部转交给韩国足协的郑梦奎,作为“交换”,郑梦奎退出国际足联理事会的竞选。

 

经过多方努力,眼看中国足协的谋划将会有所回报时,特别代表大会因为大会程序未被通过而被“叫停”,新委员也被迫推迟产生。这当然与张剑及中国足协没有太多的关系,根本原因在于国际足联与亚足联之间,或者说是国际足联新主席因凡蒂诺与亚足联主席萨尔曼之间存有分歧,特别是在理事会的候选人方面。特别代表大会最终被取消,亚足联在去年11月23日宣布:将增补选举事宜安排到今年5月8日在巴林召开的第27届亚足联全体代表大会上。


亚足联的这个决定,也让韩国人郑梦奎感觉到“时机”到来了。在郑梦奎看来,当初与中国足协达成的“君子协定”是适用于亚足联特别代表大会;如今亚足联取消了特别代表大会、而将选举安排在第27届亚足联全体代表大会上进行,也就不存在与中国足协之间的“君子协定”了。

 

因而,在去年11月底于阿联酋阿布扎比召开的亚足联年度执委会会议以及亚足联年度颁奖晚会期间,郑梦奎就已经开始全面启动竞选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工作,在西亚各国之间展开了各项游说工作。而且,郑梦奎还代表韩国足协与包括阿曼等多个海湾国家足协签署了合作协议,展开“拉票”。今年2月2日,亚足联正式公布了参加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竞选的八位候选人名单,郑梦奎赫然在列。韩国人的这种“不讲信用”引起了中国足协的高度警觉。


在亚足联正式公布了参加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竞选的八位候选人后,中国足协重新拟定了应对方案,张剑也开始重启“公关之路”。与去年9月果阿会议前的一系列行动不同,中国足协这次没有聘请专业的公关团队,而是由张剑本人亲自出马,先后前往西亚、中亚、东南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足协进行拜访,展开交流活动。而且,中国足协还专门为张剑竞选准备了国际化的宣传小册子。

 

在张剑展开游说公关的同时,韩国的郑梦奎可以说是步步紧逼。譬如,当张剑3月份前往西亚公关后,郑梦奎在4月份专门安排前往西亚,与阿曼、沙特等国足协领导进行会谈。这次代表大会前,郑梦奎还专程造访了阿联酋足协,在5月4日与阿联酋足协签署了交流备忘录。而且,在阿联酋期间,郑梦奎还专门约见了伊拉克足协官员,并与伊拉克足协达成一致,在韩国队6月13日客战卡塔尔队、进行12强赛前,专门在阿联酋设立训练营,与伊拉克队进行一场热身赛,费用由韩国足协承担,而阿联酋足协也答应以最高标准接待双方球队。

 

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关岛足协的主席黎锦豪(Richard Lai)在4月28日被爆出受贿、且事件牵涉到科威特的法赫德亲王,黎锦豪随即被国际足联伦理道德委员会暂“禁足”90天,法赫德随后也在4月30日宣布辞去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一职并退出5月8日的选举,中韩这场看不见的“暗战”究竟谁胜谁负,恐怕不到最后一刻很难有定论。但是,因为赶对了“点”,先前曾两次参加国际足联执委会(理事会)委员竞选的郑梦奎这次总算是可以如愿以偿了。

 

亚洲内部势力已被瓦解?


5月1日,也就是在法赫德宣布辞去目前在足球界担任的所有职务并宣布退出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竞选的第二天,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发表了声明:“我应该感谢他(法赫德)作出这样的决定,作出这样的决定并不容易,但却是有利于国际足联的。”

 

国际足联3月24日在正式宣布确认参加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候选的八人,除了中国足协的张剑之外,去年参加果阿竞选的伊朗人卡法什安、新加坡人诺尔丁都没有再报名参加这次竞选。而这次韩国人郑梦奎参加竞选,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去年2月份的国际足联主席选举中,韩国足协投票的是因凡蒂诺、而非萨尔曼。换而言之,郑梦奎还是和因凡蒂诺“一头的”。


至于菲律宾人阿拉内塔,尽管看上去是东南亚区的代表,但实际上也是法赫德在幕后操作、极力推荐的人。不过,阿拉内塔即便当选的话,也仅仅只是一个“站台”的。在女性委员方面,来自澳大利亚的莫娅呼声很高、民意也不错,但她也是因凡蒂诺在幕后支持。所以,在女性委员这个席位上,法赫德以及萨尔曼则力推的是来自南亚区、孟加拉的基隆。

 

按照法赫德以及萨尔曼当初的如意算盘,在亚足联7名执委中,除了法赫德与萨尔曼之外,菲律宾以及孟加拉的女性委员,都是“自己人”,已经有了4席。而马来西亚的冬菇则很快就会接替国内的王位,估计也将会离开这个位置。只有日本的田岛幸三不属于“自己人”,但属于可以争取的。而中国的张剑一旦当选的话,因为中国作为一个世界性大国的势力与影响力明摆着,他们也将会努力争取。换而言之,法赫德与萨尔曼依然可以完全掌控亚洲足坛。


但是,如今随着法赫德的辞职,萨尔曼就只剩下自己“孤身奋战”了,菲律宾的阿拉内塔当选之后,或许还会是自己阵营中的人。但是,中国的张剑将是独立的;韩国的郑梦奎属于因凡蒂诺阵营的;日本的田岛幸三、马来西亚的冬菇无法确定肯定会和自己保持一致。而女性委员最终落到苏珊手中,阵型难以预料。在这种情况下,因凡蒂诺无疑有效地瓦解了亚洲内部势力。


本文转载自体坛周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张剑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中国足球外交史上一个“迟到的胜利”!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