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训乱相:产出100人转会200次,鲁能足校却没有拿到一分钱…

上周,第十届中国足协青少年委员会在杭州绿城俱乐部召开第四次会议,会议就备战2024年、2028年奥运会、青训中心建设、球员联合补偿机制、足球青训机构评定标准草案、融合体教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2017-05-03 17:00 来源:体坛周报 记者/马德兴 0 24497


禹唐体育注:

上周,第十届中国足协青少年委员会在杭州绿城俱乐部召开第四次会议,会议就备战2024年、2028年奥运会、青训中心建设、球员联合补偿机制、足球青训机构评定标准草案、融合体教等问题进行了讨论,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中国青少年球员的联合补偿机制以及培训补偿问题。


青训补偿机制成焦点话题


尽管足协已在2015年12月30日《中国足球协会球员身份与转会管理规定》中,增加“培训补偿”、“联合机制补偿”等相关内容(相比2009年版本),但与会代表一致表示,新规相比2009年版本,虽有提高,但同中国足球的现实情况依然脱节,“不接地气”。


中国青少年足球人才市场乱相百出,一方面,经纪人利用相关规定漏洞,谋求私利的最大化,损害各种青训机构,尤其是社会青训机构的利益。另一方面,监管缺失,作为中国足球的最高管理部门,中国足协没有担当起这项工作。


在会上,鲁能足校党委书记谭朝辉直言:“迄今为止,由鲁能足校培养出的球员共为138人,很多目前分布于中超、中甲和中乙,这些球员的转会超过200次,但鲁能足校在这个过程中,没有拿到一分钱。”


来自大连足协的于健委员也直言:“在今年中国足坛的各级联赛,大连球员征战中超约有52人、中甲有77人、中乙有80人。但是,大连足协也是从来没有拿到过一分钱,更不用说去把钱分配至相应的培训单位或机构。”而云南足协的刘宾也是表示,云南足协作为一个“弱势群体”,这些年也是培养出很多青少年球员。但都是说走就走,类似像培训补偿、联合补偿之类的一分钱,也是未曾拿到。


中国中学生足球协会秘书长、人大附中北京三高俱乐部负责人的李连江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目前效力广州恒大的王上源,当初在加盟比利时布鲁日队时,三高俱乐部曾收到这家俱乐部的培训补偿费,而且有整有零。当中国足协通知他去领钱时,当事人颇为感慨,从事青训工作30多年以来,这是他第一次收到培训费用。


可当王上源转会广州恒大时,便再无补偿一说。“说实话,就人大附中本身而言,一名学生一年的费用差不多5000元人民币,但作为三高俱乐部的学生球员,培养他们一年的费用,差不多要10倍甚至更多,这是一个普遍现象。现在要培养出一名优秀苗子,花钱不少,但等这些球员成为职业球员以后,在这些球员成长过程中付出心血的教练和机构,几乎没有任何回报。从育人的角度来说,教练员也是育人,确实不该提什么回报,可球员进入市场,这个账恐怕就不能这么计算了,在此过程中,经纪人反而成为最大受益者。”

  

按照中国足协颁布的相关规定,中超球队的培训费用一年为10万元人民币,显然跟目前的市场行情不接轨。现今,一名球员在国内转会市场动辄几千万,甚至都有上亿,但培养该球员的相关机构,补偿连零头都不到……在欧洲,一类俱乐部支付的补偿一年按照9万欧元计算(约为67.5万人民币)。林良铭从广东转会至皇马时,对方便按照标准进行了补偿。


从注册环节起步重拟规定


为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中国足协负责注册工作的叶荔也来到杭州,与代表们一起探讨。叶荔建议:要从根本上解决有关培训补偿以及联合补偿的问题,应该首先从注册环节着手,逐步去规范各项工作。


根据中国足协球员转会相关规定,青训补偿从12岁开始,但现在,众多经纪人以金钱诱惑(不包含转会费或签字费)鼓动家长,把孩子脱离培训机构。北方一家新近升入至中超的俱乐部,今年从南方一家足球学校一口气挖走11名球员,都是家长主动把孩子带走。给出的理由大致是:第一、教练没有推荐自己的孩子去足协的U系列选拔队;第二、教练体罚小球员。甚至有经纪人通过家长教导孩子如何违规,然后逼学校将孩子开除。只有这样,以往的培训协议就作废。转眼之间,小球员就成为这家新俱乐部梯队的一员。


“这样的孩子家长和经纪人,怎么能够继续在中国足坛混迹?”与会代表明确提出:一旦因为违纪,小球员在离队之后,其他任何一家青训机构或单位都不能再吸纳这名小球员。在未来新出台的相关规定中,这一条或许也将被写入其中。此外,培训补偿年龄也有望降低至8岁,而不是目前的12岁。


无论如何,管理规定的细化和规范对目前从事青训工作的基层教练与相关机构,无疑是一个福音。


本文转载自体坛周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青训乱相:产出100人转会200次,鲁能足校却没有拿到一分钱…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