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最后的足球处女地

中超球队挥舞着支票本砸向一名又一名来自欧洲、南美或非洲的顶级球员,让世界为之惊叹。而放眼从中国南下直到印度尼西亚的广袤土地——虽说那里人口稠密,人们也为足球痴狂,但为何他们难以在国际足坛觅得一席之地呢

2017-04-20 08:30 来源:虎扑翻译 文/桐谷华 0 39244


中超球队挥舞着支票本砸向一名又一名来自欧洲、南美或非洲的顶级球员,让世界为之惊叹。而放眼从中国南下直到印度尼西亚的广袤土地——虽说那里人口稠密,人们也为足球痴狂,但为何他们难以在国际足坛觅得一席之地呢?


东南亚有10个国家。最近50年来,该地区的球队连世界杯决赛圈的门槛儿都难以企及。印度尼西亚的前身东印度群岛能跻身1938年世界杯还要得益于日本的退赛。从缅甸到东帝汶,在亚洲诸强面前几乎等同于送分童子,遑论与世界豪强一扳手腕了。


尽管这一地区拥有6亿多人口——几乎是全球人口的10%,足球水平却相当低下。要知道光印尼就有2.5亿人口,菲律宾也有接近1亿,越南大约有9000万,而泰国则逼近了7000万。其中,除了以篮球作为国球的菲律宾,其他9个国家的头号运动清一色地都是足球。撇开人口数低于700万的新加坡、老挝、文莱和东帝汶四国,剩下几个人口大国的足球水平又何以迟迟不见长进?


让我们把时钟拨回到40年前,东南亚的政治、经济与今日都大不一样。再加上地缘因素,这些都成为了该地区足球发展的桎梏。


1968年,在伊朗举行的第四届亚洲杯上,缅甸4战积5分,最终屈居于东道主之后获得亚军。当届赛事只有五支球队参加,由各分区决出的代表队在德黑兰通过单循环赛决出冠军。以色列获得第三,中华民国(台湾省)和香港分列四五位。


四年后的赛事中,本土作战的泰国力压高棉共和国(柬埔寨前身)获得季军。而高棉则在小组赛4-0击败了10年后进军世界杯的科威特。


1980年的科威特亚洲杯足有10支参赛队(中华人民共和国亦首次派出代表队参赛),此后比赛的规模还在日益扩大。然而从1972年起,再也没有一支东南亚球队能够跻身四强。60-70年代东南亚政治动荡,战乱频仍。红色政权接管了越南、老挝和柬埔寨,而军事独裁让缅甸陷入到四分五裂的境地。


相对于其他国家的红色浪潮,印尼则受困于内战的纷扰,最终独裁者苏哈托成功夺权。马来西亚与泰国的局势相对稳定,但邻邦的纷乱也使得这两国惴惴不安。


诚然这些历史事件对于该地区的足球发展起到了什么作用还有待讨论,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这段时间里,其他地区的足球水平,特别是第三世界国家,可说是日新月异。


上世纪80年代,非洲诸强开始在世界杯的舞台上崭露头角;1994年,沙特阿拉伯成为第一支闯入世界杯16强的亚洲球队。2002年,韩国更是借助主场之利一举闯入四强,仅以0-1小负德国。


韩国、日本和澳大利亚已然是世界杯常客,中国、朝鲜等亚洲国家也都在世界杯上留下了自己的脚印,而东南亚国家的身影却还久久未现。


如今机会已经来临:2026年世界杯将扩军到48队,这给了更多国家进军世界杯的希望。东南亚蓬勃发展的经济和日益职业化规范化的足球市场为该地区发展足球事业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同时预示着亚洲或许也将成为群雄逐鹿的战场。


泰国目前自然领跑东南亚军团。2007年起,随着国内联赛的不断发展,多支球队都新建了球场并打造了一流的训练设施。


武里南联已是亚冠联赛中不可小视的力量。虽然去年表现不佳,但2013年勇闯八强还是让各路豪强惊讶。招揽了前纽卡前锋西斯科(Xisco)的蒙通联自然也希望在2017年大干一场。紧跟其后的曼谷玻璃(Bangkok Glass)、叻丕(Ratchaburi)和清莱联(Chiang Rai United)也都建造了新球场,并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染指桂冠。


然而还有几支球队的命运却有所不同:获得去年联赛亚军的曼谷联队还在租用距离市中心40公里外一所大学的球场;而昔日霸主春武里(Chonburi)则身处财政危机,战绩不再斐然。不管怎么说,泰国联赛总体尚属健康,本国球迷对于当地球队也爆发出无比的热情,难以想象不久以前大部分泰国人还都是英超双红的拥趸。


在泰国联赛大幅进行职业化之前,泰国的顶级球员还不得不前往新加坡,越南或马来西亚联赛寻求更好的职业生涯;如今,许多外籍球员都在艳羡泰国联赛的高竞技水准和高工资。


泰国球员已经开始把眼光放得更加长远。前锋提拉西-当达(Teerasil Dangda)在2014年租借加盟西甲阿尔梅里亚。尽管半年的旅欧生涯并不顺利,但对当达来说这是一次勇敢的尝试,他也收获了宝贵的欧洲顶级联赛经验。球迷的宠儿、中场猜那提-松克拉辛(Chanathip Songkrasin)近期与J联赛的札幌冈萨多签订了一份租借合同。也许猜那提还未做好前往欧洲的准备,但在“走出去”政策的指引下,猜那提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去年,泰国终于杀进了世界杯亚洲区十二强赛,成为唯一一支进军该阶段的东南亚球队。首战0-1负于沙特后,他们又连吃三场败仗。正当所有人都以为泰国无力应对十二强赛时,球队在第5比赛日主场2-2逼平了强敌澳大利亚,扭转了人们的偏见。


泰国队主帅基亚蒂苏克-塞纳芒(Kiatisuk Senamuang)认定发展青训是泰国足球未来的成功之匙。在这一观念的主导下,国家队的主体阵容从青年队时期就开始并肩作战。泰国足协去年颁布了青少年联赛的组建计划,希望借此机会冲击2026年世界杯的入场券。有缜密的规划作保证,他们自然有更多的机会。 


去年,前英格兰国脚后卫特里-布彻曾获邀赴泰国指导当地青年球员。他指出,泰国球员的技术并不比欧洲球员差,但他们需要尽快改变心态和意识才能具有足够竞争力。布彻对ESPN说:“尽管泰国和其他国家一样有众多优秀球员,但他们需要踢得更加聪明。在足球这项竞争激烈的运动里,你需要应对各种情况。不过我相信,他们最终能达到较高的水平,也许就在几年以内,也许会在下一拨球员长成之时。” 


泰国足协主席宋育-蓬潘孟(Somyot Phumphanmuang,音)坚信经济的发展能够促进国内足球的发展,有丰田这样强大的赞助商支持,更使得他对泰国足球的发展充满雄心。2016年,泰国队卫冕成功,创纪录地第五次举起了东盟足球锦标赛(原名老虎杯)的奖杯。


尽管仍有不少待改进之处,但是泰国人已经缓步走上了一条正确的道路,说不定在未来几年,他们就能迎来突破。其他东南亚国家也不甘落后,他们的实力同样在进步之中,虽然还没有机会在大赛上展身手,但突飞猛进似乎指日可待。


人口众多且酷爱足球的越南便拥有无穷的潜力。2000年,越南V联赛实现了职业化,可两极分化仍是个不小的问题:有些俱乐部的上座数难以超过2000,另一些则能吸引到近20000名粉丝入场。


在2016年的亚冠联赛中,尽管号称“越南切尔西”的平阳排名小组垫底,但他们曾在主场力克最终的冠军全北现代,还逼平了坐拥切尔西旧将拉米雷斯的江苏苏宁。再往前推一年,平阳也是在主场气走柏太阳神,战平全北现代。或许平阳的实力还不足以向亚洲之巅发起冲击,然而他们还是用尽全力,与比自己强大得多的对手战斗到底。


越南国家队的表现则是一再地令人失望,但他们也不是没有辉煌过:2007年亚洲杯上,身为联合承办国之一的越南打进了八强,次年他们又夺得唯一一次东盟锦标赛冠军——可还是比泰国少了四个。


越南足球的未来或许会更加光明。2015年,他们在世预赛中主场1-1逼平伊拉克,充当了一把搅局者的角色;去年的亚洲U19锦标赛上,泰国三战皆墨直接打道回府,而越南一举杀入四强,并首度跻身U20世界杯的决赛阶段。


作为越南最具前途的希望之星,梁春长(Lương Xuân Trường)于上赛季租借加盟K联赛的仁川联队,本赛季他将继续留在韩国,转投江原FC。22岁的阮功凤(Nguyễn Công Phượng)则把落脚地选在了日本,他将租借前往J2联赛的水户蜀葵挑战自己。


缅甸同样正在培养出一拨优秀的年轻球员。去年他们一举杀入东盟锦标赛的四强,20岁的前锋昂图(Aung Thu)功不可没。这名小将希望能在未来一到两年内前往泰国或越南联赛进一步提升自己。


缅甸仿效了泰国对于青训的重视,他们同样试图从青年队阶段构筑起一套稳定的班底,在目前的国家队中,大多数球员还不满23岁。


在2015年的U20世界杯上,缅甸收获了宝贵的经验。尽管在小组赛中全败出局——包括1-5惨败东道主新西兰,但这帮孩子们必将从中学到许多,学会面对失败,也在从高手过招中学会了过去未曾知晓的技战术。


缅甸足协近日在仰光开办了国家级的足球学校,而这也是长期计划的一部分。和缅甸一样,饱受摧残的柬埔寨尽管有着伤痛的往事,但依然显示出了积极的发展迹象。凭借在国内联赛中枪管滚烫的表现,博恩盖吴哥队(Boeung Ket Angkor)的锋霸灿-瓦塔纳卡(Chan Vathanaka,音)于近日签约J3球会藤枝MYFC。或许这笔签约看上去不足为奇,但从中可以看出,那些足球职业化程度更高的国家和地区也将目光投向了来自东南亚的才俊们。


柬埔寨从未杀进过东盟锦标赛四强,遑论在世界足坛掀起波浪,但在去年的赛事中,他们也仅仅是小负马来西亚和越南。老挝相比于他的近邻还要更为孱弱,国家队更是卷入了假球丑闻,但联赛冠军澜沧联(Lanexang United)正在俱乐部层面引领着职业化的浪潮,富商潘达基特-因迪拉特(Pantachith Inthilath,音)的投资已经使得球队入驻了新的球场,并拥有了崭新的室内训练设施和健身房。


卡斯-帕塔夫塔(Kaz Patafta)曾代表本菲卡青年队和澳大利亚U20国家队效力,如今在澜沧联担任总经理一职。去年他在接受《442》的采访时说:“我们的目标是成为东盟地区的前三强,我觉得我们完全有这个决心和实力在5到10年间实现之。”


巴西人莱昂纳多-维托利诺(Leonardo Vitorino)目前在这支球队担任主帅。在年初的湄公俱乐部冠军联赛决赛中,澜沧联在万象主场1-0力克前泰国冠军武里南联。尽管后者第二回合中以2-0反败为胜,但澜沧联在主场的胜利依然值得骄傲。虽然国家队还深陷丑闻漩涡中,但他们的巨无霸俱乐部成功为世人所知。


马来西亚在2004年成立了超级联赛,而柔佛DT正是马来西亚的班霸。柔佛在2015年赢得了亚足联杯(专为足球欠发达地区设置的俱乐部赛事)的锦标,而他们正图谋进军亚冠大干一场。柔佛也建造了一座相比马来联赛平均水平高出甚远的气派体育场,这一切都要得益于球队的拥有者和大金主,柔佛州王储东姑依斯迈(Tunku Ismail Idris – Johor’s Crown Prince)。


马来西亚国家队和越南一样深陷低潮,近期战绩很是糟糕。他们在2015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上主客场以两个0-6惨败巴勒斯坦,又在和阿联酋的比赛里净吞十弹。在国家队颜面扫地之时,柔佛DT亟需扛起马来西亚足球前进的大旗。


新加坡队近来的战绩也不甚理想,虽然没出惨案但也无甚出彩之作。曾四夺东盟锦标赛的他们在过去两届赛事中都未能进入前四。俱乐部对继续投资兴致缺缺,政府更是频频帮倒忙:内政联队建造青训学院的大计仅仅因为公众对于噪音的投诉就被遭到限制,从中足可管窥。


如此看来,新马两国是不太可能首先冲破亚洲巨鳄们的包围圈了。泰国和越南目前正领跑东南亚,而缅甸、柬埔寨和老挝都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那么,在人口最为众多的印尼和菲律宾,足球又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呢?


菲律宾向来不是足球的热土,但在过去十年中他们也在稳步前行,从2005年FIFA排名191的低位爬升到了如今的120位。“落水狗”的排名已经成为东南亚最高的几支队伍之一,虽然排名不能显示真正实力,但菲律宾的排名可是真真实实地压过了泰国和其他强队一头。 


近年来,菲律宾着力招募海外出生的菲裔球员。这样的撒网行动发掘出了许多“菲外球员”,比如沃尔索尔门将尼尔-埃瑟利奇,以及前切尔西青年队球员菲尔和詹姆斯-扬哈斯本德“幼齿丈夫”(Younghusband)兄弟。


今年,菲律宾足球联赛将取代马尼拉大区联赛,成为真正的国家级职业联赛。球迷们自然会期待全新的菲律宾联赛能闪耀出如泰国联赛一样的光芒。虽然篮球依然是菲律宾的国球,但足球正向其发出有力的挑战。


最后再来说说印尼。相比其他国家,印尼的表现委实远低于众人的期待。虽然这个万岛之国交通和管理都不够便利,但2.5亿的人口也不应让此地成为足球荒漠。


前维拉和英格兰前锋彼得-维瑟于2004至2007年间执教印尼国家队期间,球队还算得上战绩斐然。此前执教泰国国家队的五年里,维瑟更是一度将球队的世界排名维持在60位左右的高位。


2004年亚洲杯上,印尼首次在此项赛事中击败卡塔尔。这年的东盟锦标赛上,印尼也进入决赛,最终负于新加坡。


三年后四国合办的亚洲杯上,印尼再次一胜两负——击败巴林,之后小负沙特和韩国。维瑟在该年离任后,印尼再也没有取得过更好的成绩。2009到2016年间,印尼的FIFA排名从120落到了171。2015年,由于政府干政,国内联赛被迫停摆、国家队遭到禁赛,这使得印尼足球雪上加霜,前景不容乐观。


2016年的东亚锦标赛上闯入决赛,加时赛1-2憾负泰国再次给了印尼希望。邻居们宝贵的经验或许能成为印尼足球腾飞的参考手册,借此东风一举超越也未可知。


东帝汶在归化了多名巴西球员后曾显露出咄咄逼人的态势,但因为这些巴西球员无法取得为国出战的资格,前进的势头戛然而止。文莱则比东帝汶的FIFA排名高了两位,坐在第189。


现在,东南亚足球还不太为世人所知,这里既没有出现过一名世界级球员,也没有任何一名球员登陆过欧洲豪门。菲律宾球迷或许会提起巴萨传奇保利尼奥-阿尔坎塔拉(1918-1927效力巴萨)的名字,然而阿尔坎塔拉虽生于斯却非长于斯,此时彼时不同也——尽管阿尔坎塔拉为加泰罗尼亚、菲律宾和西班牙三个国家和地区出战过。


东南亚是一块人口稠密、热衷足球的风水宝地。尽管缓慢,但却稳健的职业化进程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会使该地区足球水平出现飞跃。


FIFA的世界杯扩军给了泰国和越南这样的球队进军世界杯的希望,而他们的首要目标就是跻身亚洲强队之列,从而让他们的后代觉得,世界杯真的不再像过去电视机里看到的那么遥远了。


本文转载自虎扑翻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东南亚:最后的足球处女地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