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落三起,草根领队ruru如何崛起成电竞圈的“豪门太后”

曾经因为富二代欠款差点解散战队,也曾经历过喝醉的富二代硬要上场比赛,“0杀十多死,所有队员敢怒不敢言”,这位从领队做起来的战队创始人,选择了用最草根的方式带战队:自筹资金。

2017-04-13 17:00 来源:预言家游报 文/木心心、吴立湘 0 59736


禹唐体育注:

“我肯定不会把我的战队交给富二代,因为他们不会像我一样对这个战队负责”。

 

在都是富二代俱乐部的电竞圈,敢于这么说的人,除了ruru(潘婕),恐怕也不会有别人了。


曾经因为富二代欠款差点解散战队,也曾经历过喝醉的富二代硬要上场比赛,“0杀十多死,所有队员敢怒不敢言”,这位从领队做起来的战队创始人,选择了用最草根的方式带战队:自筹资金。

 

说起ruru的电竞生涯,真是三起三落:先是个人草创时期的7L战队,因大环境而夭折;后又有老干爹辣酱赞助的LGD,自己只是个领队,因富二代老板的欠款而几度因被挖角而几近分崩离析; 最近这一次,则是几大豪门联手成立的Newbee战队的抢人大潮,同福战队就被挖的直接解散,LGD则也受了不少影响。

 

但如今,ruru不但拥有LGD俱乐部,还拥有电竞赛事平台VPGAME(即CDEC),一共估值好几亿。


组建一支DOTA战队击败国外队!

 

中午十二点,长江商学院的课程刚刚结束,迎面而来的都是西装革履、年龄四十岁左右的职业男性。这时一个身着休闲服、齐刘海、脚穿长翅膀运动鞋的小姐姐,站在人群里冲我们打招呼——她就是LGD俱乐部老板ruru(潘婕)。

 

很难想象,这个在大学时热衷于参与校内社团活动和校外揽网页设计的活挣外快的处女座女生,竟然有一天会和自己老师一般打扮的人,坐在一起学习彼得·德鲁克。

 

其实现在她也说不清为什么会对电竞社团产生了那么浓重的兴趣,刚入学时,校学生会、校园广播台、艺术团、小说、诗歌、舞蹈等社团,她都一个不落的参与了。

 

当她大三接触到WAR3这款竞技类型游戏以后,便专注得不可收拾了。经常在网吧刷夜的ruru,还在网吧里认识了一群武汉理工大学的DOTA半职业选手,从此跟电竞结缘。由于当时只会一种英雄(双头龙),朋友都称呼她为无敌喷火龙。


2007年,当ruru还是一个网页设计时,老板的一位朋友随口问她,“你最想干什么?”。她回答说,是组建一支DOTA战队击败外国战队 !原来,当时俄罗斯战队Rush3D经常来中国,通过「碾压」中国战队——或者用玩家的方式应该叫「捞金」,这让当时潘婕非常不爽。

 

她一边投入兼职做网站赚钱,一边和这位朋友组建了一支DOTA战队,名字叫7L。当时养战队大概每月支出3万块,每个队员则拿3000元。但是整个国内有奖金的比赛特别少,所以他们过的并不好。

 

2008 年,经过一年苦训的7L,通过对Rush3D的研究迅速的保持了与他们对战完胜的战绩,直接打碎了欧洲战队的神话。可以说,7L和当时的EHOME成为中国两支最顶尖的强队,互相分享了不少冠军和荣誉,也鼓舞了很多新选手加入DOTA世界争霸赛。


但是好景不长,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了ruru他们的梦想和未来,没有兼职收入的ruru,直接将积蓄烧光。在经历了2个月没发工资后,ruru意识到仅靠自己的收入并不能维持一个电竞战队。同时队员又提出新的要求——“修改原有奖金分成比例“,队员一致提出要将原定的比赛奖金55分成改成82,遭到了强烈反对。RURU考虑到奖金为目前唯一收入和战队的未来,她摆出了强硬态度,局面一度僵持。

 

2009年4月20日,在7L拿到当时一个比赛冠军后几天。这个本该成为中国骄傲的7L战队,戛然而止。


两起两落,女总裁坚持不改名的“老干爹情结”

 

“我可以吃你的米粉吗?”因为人多菜上很慢,可能是太饿了,RURU,这位身价近6亿的女老板,划了划预言家刚刚点上桌的星洲米粉。简单一句话,抹杀了所有的距离感。

 

不难理解,她当时作为LGD领队时(对她一开始并不是老板),和队员天天生活在一起时积累了多少友情。而这些友情,也支持了其中的一些队员,在王思聪、王玥等著名圈内富二代带着巨大资金的时候,没有选择离开ruru。


2009年,著名电竞选手2009成立了LGD战队(原名FTD,后来改名LGD),2010年,ruru被邀请来做一套俱乐部的VI设计,RuRu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因为从2004年开始,她就帮十几个战队设计过LOGO。

 

后面,LGD的老板希望ruru来做领队,热爱电竞的她也就答应了。没有一分钱工资,却要做几乎所有幕后的事情,财务、媒介,甚至是开淘宝店。“最难受的是每个月都要像讨饭的一样,到处去要钱。”

 

之所以叫LGD,则是因为老干爹辣酱相当于是赞助商,没想到,这个土气的名气就跟了ruru一辈子。

 

2011年可能是中国电竞史最重要的一年,这一年王思聪正式宣布进入电竞领域,整合国内电竞产业,并在随后组建IG俱乐部,以几倍的价格签约选手。

 

但对于ruru这个草根来说,2011年可就没那么幸运。2009被当时的老板踢掉,紧接着老板也失踪了。那一年,她用借来的钱发了拖欠大家的几个月的工资和年终奖,但是前途一片灰暗。 那一年也是她和王思聪第一次正面交锋,“YYF、Chuan、CH、830都去了IG,俱乐部只剩下zsmj和我。”

 

“可能最早7L的解散还是让我耿耿于怀吧。”Ruru告诉预言家游报,“或许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别人认为我要解散,我偏不能散。”

 

那时候ruru拿着自己做的的方案每天一家一家跑,去人家办公室里介绍自己的战队多么好、多么有前途,只为了给战队多拉点赞助。幸运的是,当时的淘宝正处于推广期,锲而不舍的努力下,淘宝终于答应了给LGD一年80万的赞助费用,已经远超过那时候一年50万的运营成本。

 

其实,在这中间RuRu拒绝了很多富二代购买股份的提议,因为她亲历过,富二代老板喝醉酒硬要上场打比赛的事情。

 

“中单选个影魔,0杀10多死,平时也经常跟队友吵架,闹着要陪玩什么的。我觉得向富二代要钱这个模式太不靠谱了。”现在向预言家说起来,RuRu仍然很气愤。

 

意外的是,那个失踪的老板在四个月后又回来了,在大家逐渐接受了老板重新归来的设定后,这位老板竟然私下决定把LGD卖给页游公司,而且选手以后也必须配合训练打页游。

 

于是在2011年底,忍无可忍的RURU带着当时追寻梦想的队员们一起“叛逃”,在杭州成立了新的LGD俱乐部,自己正式开始担任LGD的负责人,同时也继续着CDEC的运营(中国dota精英联盟)。

 

身边的朋友都建议ruru给重建的战队取一个新名字,因为毕竟与过去再无瓜葛。但是ruru还是坚持沿用了“LGD”这个名字,因为这个品牌的延续少不了粉丝共同的情怀。


“最早的DOTA圈,老粉丝都有爹妈娃情怀,就是老干爹、后母(战队EHOME)、你娃(战队Nirvana.cn)三大战队,这些名字其实代表的就是一个草根文化。”

 

在RURU看来,她自己并不愿意、也没有必要去修改战队名称。“喜欢我们的粉丝,也大都是出身不起眼,愿意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站在世界的舞台上的。”

 

其实,当LGD重组的时候,ruru也顺便重组了已濒临解散的Ehome。但是个人精力有限,她把这个战队交给了其他朋友打理。在她想象中,重建的意义,还是在于“能否重现当年决赛里爹妈大战的场景。”


LGD两大体系如何支撑电竞行业的烧钱大战?

 

都说ruru旗下公司估值好几亿,实际上,这些得分成两份。一份是上一轮估值2.8亿的威佩网络VPGAME,也就是之前的CDEC,一个从个人排位系统演化而来的青训平台。

 

如今,中国百分之九十的DOTA选手都集中在VPGAME平台上。而VPGAME源源不断产出的新人选手,也是LGD在这几年面临其他电竞俱乐部重金花式“挖角”仍旧屹立不倒的内因。不得不说,ruru真的是远见卓识,让当初一个“让合适的人互相对打”的排位系统,最终成为了她心目中“培养人才”的摇篮。

 

另一份,则是LGD俱乐部,背后投资方有南山资本和斗鱼TV。据预言家了解,如今的LGD俱乐部一共一百五十人,其中一百个是职业选手,其余的则为运营、教练、商务、媒介等工种。

 

目前,两个公司加起来已经有三百个员工。Ruru 的工作也就是一方面打理俱乐部,积极拓展盈利方式;另一方面维护CDEC(也就是现在的VPGAME)的稳定,让青训平台继续源源不断地产出新职业选手。

 

“我们的年收入是其他俱乐部的2到3倍。”说起相比同行的营收能力,ruru显得非常自信,但电竞行业太缺少成熟的变现模式,俱乐部普遍盈利困难。ruru坦言自己经营的俱乐部早期能盈利,“但现在加上暴涨的选手佣金,肯定是亏损的”。

 

总结这些年自己做俱乐部的经历,Ruru说她最大的感觉的就是:“在挣钱讨生活”。过往的经历让ruru对富二代投资人极为敏感,LGD俱乐部就一直保持着独立性,“我更愿意让专业的资本进入,因为他们会更简单一点。”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ruru也发现能留在电竞圈的富二代,“越来越专业,是真心把它当做自己的事业”,所以VPGAME这个平台,也让王思聪的普思投资加入了进来,而王思聪在电竞生态的布局中,确实也需要这样一个青训平台。

 

不过,LGD在这个烧钱的行业,行进起来还是吃力。

 

“我们要靠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传统行业有自己成熟的商业体系,我们电竞品牌有大量的用户粉丝。我们本来也是半路出家,所以要跟传统行业结合才是最好的方式。”RURU分享说,LGD俱乐部目前的营收点有三个:

 

“第一是品牌,通过打比赛获奖来巩固品牌价值;

 

第二个是青训,VPGAME是我们最大的人力和资源平台;

 

第三是业务变现的创新探索,这是我们今年最重要的业务。我们发现‘电竞+内容’其实是一种很好的变现方式,可以实现流量的导入导出及内部循环。”

 

最近,ruru还准备拍一部关于以他们俱乐部为原型的网络大电影《超神归来》。在ruru看来,电竞俱乐部选择做影视产品的主要原因还是想要拓展品牌价值,顺便延长明星选手的生命周期。毕竟很多选手到了25岁可能就面临退役的问题,而网大、网剧这种娱乐化的变现,足以让他们产生突破圈层的高幅度影响力。

 

VPGAME上有海量DOTA选手资源,这个选手转明星的模式一旦成型,给俱乐部带来的收入增长将是爆发性的。其实传统体育运动员改行做明星也有很多成功先例了:比如田亮和宁泽涛。


同时,在电竞整合营销上,LGD正在开始举办南洋杯赛事拓展旅游宣传;再比如给哈啤做“一起哈啤”的代言广告,将品牌和电竞进行营销结合;与阿里院线合作,开启「综合体」的新模式......

 

“在最困难、吃不上饭的时候,我也没有卖出一毛钱股份。”在采访的最后,Ruru再一次向预言家强调的说,“很早的时候就有人想用一千万直接买断我,但我从来没想过卖给别人。”


本文转载自预言家游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三落三起,草根领队ruru如何崛起成电竞圈的“豪门太后”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