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升事件”背后的商业逻辑:金元时代下,中超开启形象工程

2月7日,在上海申花1比1战平天津权健的联赛中,恶意踩踏权健外援维特塞尔的秦升得到了近十年俱乐部生涯的第一张直接红牌。

2017-03-16 10:00 来源:界面 文/陈丁睿 0 35840



禹唐体育注:

如果要为中国足球罗列一份“网红候选”,30岁的秦升一定榜上有名,在那些流传于网络的段子中,他既是犯规不眨眼的“恶人”,也是能与外援谈笑风生、熟络八国语言的“教授”——这个成长于山东鲁能足校,先后为青岛、辽宁、江苏、广州恒大、梅州客家和上海申花效力的东北球员,总是能成为网络洪流的焦点。


2月7日,在上海申花1比1战平天津权健的联赛中,恶意踩踏权健外援维特塞尔的秦升得到了近十年俱乐部生涯的第一张直接红牌。即便申花高层百般嘱咐,不善于控制情绪的秦升还是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了代价,很遗憾,他再度成为了千夫所指的“恶人”。两天后,上海绿地申花俱乐部开出了一纸重磅罚单,秦升在微博上的道歉没有换来任何从轻处理:一,罚款人民币30万元;二,下放预备队,停发薪水,补助工资以上海市最低水平为准;三,不接受任何其个人或俱乐部提出的转会申请。


仅仅一轮联赛的跨度,秦升就从上海申花的主力后腰、边缘国脚,变成了需要《劳动法》保护的“低保户”,这份力度空前的队内罚单,甚至让即将出炉的中国足协罚单失去了意义。


这不是秦升第一次因为恶意犯规被推上风口浪尖,四年前在中国国家队,他就曾由于铲翻荷兰国脚德古兹曼,被主裁判直接红牌罚下。而在效力江苏舜天、广州恒大和辽宁宏运时,他的危险犯规和挑衅滋事也屡见不鲜,但不同于过往任何一次,秦升此番背上的舆论标签,在范围、传播度和影响力上都实属罕见:他的踩踏,让中国足球丢脸。


不知道当年同样劣迹斑斑的佩佩、坎通纳,是否也曾遭遇过这样的指责?似乎一夜之间,秦升就成了唯一给中国足球抹黑的“罪人”。


或许秦升并不知道,这场上海申花与天津权健的较量,不仅是天空体育选定的直播场次,全球96个国家或地区,都获得了体奥动力提供的信号——相较于上赛季的71个,中超联赛的全球化脚步进一步扩张,主要掌控欧美市场的天空体育(英格兰、爱尔兰)、福克斯体育(意大利、荷兰、智利、阿根廷等)、拜因传媒(澳大利亚、土耳其等)、TV3(西班牙)、SFR(法国)、BandSports(巴西)和Sportdigital(德国、瑞士等),全部与体奥动力和IMG达成了合作协议。据悉,体奥动力并没有因此获得可观的海外版权收入,他们更看重的还是赛事的推广和品牌价值的提升。


有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权健与申花是一场实打实的全球直播的中超联赛”。且不论收视率究竟多少,仅仅是这样的全球化包装,已经创造中超联赛的历史。在这样的时间节点奉上恶意犯规,秦升势必要承受不同以往的国内舆论和惩罚压力——中国足球的“面子”,就像一下子被他踩掉了。


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秦升将无法为上海申花出战,但海外电视台对中超的直播,还将继续下去。众所周知,去年夏天中超联赛进驻英国天空体育时,已经引起过一阵舆论喧嚣,一些英国球迷在推特上发出的评论,也被国内媒体争相转载:“富有娱乐性”;“不错”;“很有质量的比赛过程”;“非常好”。《每日电讯报》还煞有介事地表示:“中超联赛很对英国球迷的胃口,这里有很多进球大战,比赛内容很直接”。


事实上,海外媒体选择直播中超的原因不外乎两点:一,近两年中国转会市场风生水起,大牌外援不断加盟;二,版权方并不收取高额费用,而且直播时间多是在周末白天,可以填补档期的空白。从目前情况看,对于中超报道最细心的可谓先后直播广州富力对天津权健、上海上港对延边富德和上海申花对天津权健的天空体育,他们除了选取场次会附带更多考虑——比如上港拥有奥斯卡、维拉斯-博阿斯等英超熟人,天津权健则因为追逐迭戈·科斯塔而声名鹊起,甚至在“科普”方面,英国人也自有妙招。


半个月前,天空体育发布了一篇名为《如何在中超挑选主队》的文章,文中称,“对于英国球迷而言,挑选一支心仪的中超球队并非易事,我们从16队中挑选了8队作为介绍,希望可以符合你的喜好。这里既有创造王朝的六冠王,也有由世界冠军队长卡纳瓦罗率领的升班马……”随后,天空体育依次介绍了广州恒大、上海上港、上海申花、天津权健、山东鲁能、河北华夏幸福、贵州智诚和广州富力。不过,这篇没有提及任何一位中国球员的科普文章也体现了海外媒体对于中超联赛的态度:与其说直播中国足球,不如说关注那些外援。


不久前,天津权健总经理束昱辉在球队壮行会上表示,待到夏季转会期,权健应该会买入一名迭戈·科斯塔级别的天价外援,他们对于俱乐部的投入,仍将持续下去。从目前情况看,奥斯卡、特维斯、维特塞尔、帕托、米克尔和索里亚诺们为中超带来的关注度是前所未有的,集合了过往三个转会市场的重磅投入,16支中超球队多数都拥有创造队史身价纪录的阵容。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不看竞技成绩,中超联赛的品牌商业价值也将再创新高。


4个月前,中超球队在2016赛季的分红见诸报端,依赖于版权“80亿”的降临以及平安保险、耐克、福特、嘉士伯、泰格豪雅、京东、红牛、雷曼光电和壳牌的5亿赞助,不仅中超公司年收入达到15亿元,所有球队的平均分红也超过6000万人民币。相较于曾经花钱找赞助、冠名品牌以啤酒低赞助费的日子,中超联赛无疑进入了史无前例的富贵时期。


待到本赛季开启,虽然嘉士伯、雷曼光电先后退出,但壳牌的赞助升级以及LED赞助商艾比森和图片社东方IC的加入,还是让中超公司受益匪浅。据《体坛周报》报道,相比于2016年,中超联赛的年度赞助收入还会增加1个亿,再加上版权费上涨10%,待到赛季结束时,整个中超的总收入和球队分红仍将水涨船高。


简而言之,中国足球正处于商业影响力最好的时代,虽然竞技水平有待提高,但依仗于政策、指示、市场以及资本的运作,这里已经成为金元汇聚的重要平台。作为这个商业联盟的维护者,中超公司和中国足协势必要从各个角度修缮自己的联赛,以往的浑水摸鱼和模棱两可,已经无法适应当下的足球和市场规律——毕竟,上层的授意、指示,以及日益高涨的舆论和商业压力,都是反推相关机构维系目前形势的动力。


之于中国足球,“秦升们”其实一直存在,而在金元时代的发酵下,他们已经开始被各方的放大镜对准。惩治一切抹黑中超形象的不安定因素,中国足协的惩戒力度前所未有,仅两轮联赛过去,他们就已经开出了多达8张罚单——这样的数量,几乎抵得上2016赛季开局前两个月的罚单总和。毫无疑问,中超联赛的“形象工程”任重而道远,在国字号成绩和青少年培养仍需时间检验的前提下,这或许是眼前中国足球仅有的续命稻草。


本文转载自界面,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秦升事件”背后的商业逻辑:金元时代下,中超开启形象工程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