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名哨出走英超,联赛管理者该反思自己的裁判管理机制了

足球裁判本应该是比赛场上的幕后服务者,他们也很少有机会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然而相比于其他足球联赛,英超裁判似乎成名乃至成为网红的几率要高很多。

2017-02-17 17:15 来源:禹唐体育 0 62673


禹唐体育注:

应该很少有人会否认英超联赛在全球的火爆程度,除了比赛、球队、球星,还包括教练、俱乐部老板等等几乎都构成了它的“吸粉”要素,当然,别忘了裁判。足球裁判本应该是比赛场上的幕后服务者,他们也很少有机会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然而相比于其他足球联赛,英超裁判似乎成名乃至成为网红的几率要高很多。


前有莱利、韦伯,现有著名的“神奇四瞎”——马克·克拉滕伯格、迈克·迪恩、马丁·阿特金森和迈克尔·奥利弗,相比于科利纳、里佐利、布吕希这些公认的世界级名哨,英超的“名哨”也不在少数。



近日,上文提到的克拉滕伯格成为了新闻主角,并不是因为在比赛中出现了错判、漏判,事情要比这严重得多。这位欧足联重点培养的金牌裁判和英超唱起了对台戏,他已经正式与英格兰职业比赛裁判有限公司(the Professional Game Match Officials Limited,简称PGMOL)解约,以后也不会在英超比赛中执法。


其实有关克拉滕伯格撤退的消息已经发酵了一段时间,早在去年年底,他就已经向有关部门表达了解除合同的意愿。这自然让英足总非常震惊,PGMOL也希望克拉滕伯格给一些缓冲期,但是他本人去意已决,没有答应这一要求。


克拉滕伯格的下一站不是中超,也不是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而是沙特阿拉伯联赛。有关克拉滕伯格个人的职业履历无需搜索太多资料,因为他在加盟新东家的新闻发布会上就先对个人品牌进行了一番推销。


“我16岁开始自己的裁判执法生涯,在过往20年的执法生涯中,共吹罚了超过400场比赛,其中包括了一些非常重要的决赛,如2012年奥运会决赛、欧洲超级杯、欧冠决赛和欧洲杯决赛。并且曾经两次参与执法了世界杯决赛圈的比赛。”去年,他还被国际足球历史和统计联合会(IFFHS)评选为年度最佳裁判。



克拉滕伯格一共执法了289场英超联赛,出示过938张黄牌、48张红牌,判罚过78个点球。有意思的是,上轮阿森纳与赫尔城的比赛成了克拉滕伯格的英超执法绝唱,那场比赛有争议判罚,有红牌也有点球,这也算是对这位英超明星裁判别样的送别了。


至于为何如此坚定地离开英超,主要有两方面原因,其一是对PGMOL的管理运作方式不满,特别是对主管裁判工作的莱利意见颇大;另外,球迷对裁判接连的谩骂和讨伐也让克拉滕伯格觉得缺乏尊重和安全感。前不久,在英超执法多年的迈克·迪恩因为连续六场比赛出现重大判罚失误后被罚降级,也将本赛季的英超裁判问题彻底放大了。裁判们成了球迷以及媒体的重点关注对象。


在外界看来,除了频繁的误判、错判之外,裁判之间的判罚尺度不一也是很多教练、球员对英超裁判颇有微词的原因之一。不久前,瓜迪奥拉就曾暗指对裁判的判罚尺度表示困惑。面对铺天盖地的质疑声,莱利当然要为自己的团队辩护,他表示,“回顾过去五年的执法情况,无论是从前任裁判的评估报告还是从英超联盟的委托评估中,我们都能发现英超的执法水平在逐步提高。”不过这样的说辞的确有些苍白无力。



出现了判罚问题,球迷自然会抓着当值裁判不放。事实上,裁判个人与管理单位PGMOL也是矛盾重重,这还要从英格兰独特的职业裁判机制说起。PGMOL是2001年成立的,主要负责英格兰各级联赛裁判的培训、管理、派遣。低级别联赛裁判按场次收取报酬,所能拿到的薪水并不多。能够到英超执法的都是精英裁判,这些裁判都是完全职业化的,原则上不允许兼职。


英超商业价值与日俱增,英超裁判自然也就当上了裁判中的“皇帝”。PGMOL成立之初,英超裁判的年薪仅为3.3万英镑,现在,这一数字已经上升至9万英镑。除了这部分底薪,每执法一场比赛还会得到相应的劳务费,国内比赛标准是450英镑,而如果执法一场欧战或者国际比赛的酬劳甚至高达4000英镑。


2014-15赛季,阿特金色以15.065万英镑的总收入领跑英超裁判收入榜,紧随其后的就是克拉滕伯格,他的收入为14.25万英镑。由此可见,去年接连执法了欧冠决赛和欧洲杯决赛的克拉滕伯格应该毫无争议的成为了英超裁判中的吸金王。



如果和职业球员比起来,这点收入根本不值得一提,但是按照普通英国民众的收入标准来衡量,这可是妥妥的高收入阶层了。在英国,大公司高管的平均年收入也只有12万英镑而已。当然,英超裁判赚的这份工资确实来之不易,2013年,前名哨马克·哈尔西就因收到球迷死亡威胁而提前退役。


自从莱利主管PGMOL后,裁判们与PGMOL的矛盾就开始逐步加深。莱利将联赛裁判人数控制在20人以内,这就使得很多裁判一周内不得不承担多场比赛任务,不论身份是主裁还是第四官员。频密的比赛任务甚至让有些裁判吃不消,在比赛中出错也就在所难免。


而且莱利还制定了一套裁判软件打分系统,相比于传统的人工评分,软件打分的效率并没有那么高,裁判往往不能及时得知自己所犯的错误。放在以前,如果裁判上半场出现了误判,中场休息就会有监督人员提出指正。莱利作为一个公司管理者,节约开支确实是她需要考虑的问题,但是很多改革措施都成了裁判们与PGMOL积怨的催化剂。



PGMOL还有一点特殊之处,就是这家公司是由英超控制的,而欧洲其他国家都是由足协管理。伊恩·雷德利是一名资深足球记者,同时他还是马克·哈尔西自传的代笔。他曾表示,在英格兰,只有英超能够负担得起一个全职业化的裁判组,英足总是承受不了的。而在大多数国家,裁判机构是完全独立的。正因为PGMOL和英超之间存在这种密切关系,使得这个组织的政治色彩浓郁。


此外,根据合同规定,裁判是不能与媒体交流的,因此他们在面对错误、误解甚至谩骂时也只能三缄其口。而在英国以外,裁判与媒体沟通的阻力就要小很多。作为球迷,当然有权利对裁判指指点点,但也要认识到,英超裁判的生存环境的确是压力重重。


克拉滕伯格走了,离开了这个忙碌、封闭而又嘈杂的裁判圈子。在西亚,他肯定不用担心自己的收入问题,相信日子过得比以前要滋润得多。之于英超联赛,虽然少了一位精英裁判,但也不会对日常运营产生太大影响。但是联赛管理者也要反思,该如何提高裁判的业务水平,同时也能让他们在英超享受到足球应有的快乐。


声明:本文为禹唐体育原创,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部分内容参考腾讯体育,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