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也玩过足球 但他玩毁了一支球队和一个联赛

作为地产界的亿万富翁,当年特朗普也玩过足球,他买下过一支球队。不过,特朗普玩的不是英式足球,而是美式足球,也就是橄榄球。做球队老板,特朗普并不成功,他玩毁了一支球队和一个联赛。

2017-02-16 14:00 来源:小中mp 0 28222

当选美国总统之前,特朗普的主业是房地产。作为地产界的亿万富翁,当年特朗普也玩过足球,他买下过一支球队。不过,特朗普玩的不是英式足球,而是美式足球,也就是橄榄球。做球队老板,特朗普并不成功,他玩毁了一支球队和一个联赛。


  

USFL挑战NFL

  

在美国,体育联赛不只是体育联赛,它们是赚钱的大生意。在美国,足协或篮协等体育协会组织很弱。只要觉得一项赛事有利可图,私人就可以成立公司,就可以创办联赛。如果一支球队要打联赛,它需要申请特许经营权。

  

现在美国最有名的四大联赛是美式橄榄球联盟(NFL)、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MLB)、美国男子职业篮球联盟(NBA)和美国国家冰球联盟(NHL)旗下的赛事,它们赚钱无数。不过,在它们的最终地位稳固之前,也曾遇到过挑战者。1980年代,美式橄榄球联盟(NFL)就遇到过美国橄榄球联盟(USFL)的挑战。

  

一般而言,作为已经存在的成功联赛的挑战者,大多数新出现的联赛都会采取同一个策略:在没有成功联赛球队的城市创建球队,争取当地球迷的支持。这样做的好处是避实就虚,不会遭遇竞争。这样做的坏处是没有成功联赛球队的城市,一般也是体育市场的蛮荒之地,要想开发市场很困难。

  

作为美式橄榄球联盟(NFL)的挑战者,美国橄榄球联盟(USFL)的做法与众不同。它不是在没有美式橄榄球联盟球队的城市图发展,而是打了一个时间差。美式橄榄球联盟的比赛一般在头年9月份至第二年1月间举行,利用美式橄榄球联盟和美国全国大学体育协会(NCAA)橄榄球赛事的长长停歇期,美国橄榄球联盟把它在比赛安排在在春夏两季。

  

当时,美国男子职业篮球联盟(NBA)刚刚蹒跚学步,而美国国家冰球联盟(NHL)的比赛还只是地区性联赛,因此,在美国橄榄球联盟赛事期间,唯一的竞争者是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MLB)的赛事,而这两大赛事受众不同,竞争关系并不明显。

  

欢迎强人特朗普的到来

  

新奥尔良的一位名叫大卫·迪克松的企业家是美国橄榄球联盟的“大脑”和设计师。他与人签约,组建了12支球队,而那12支球队所在的城市都是在美国国内电视观众最多的城市。在这12个城市中,9个城市已经有了北美橄榄球联盟的球队。

  

但那不是个问题。由于美国橄榄球联盟和北美橄榄球联盟的赛程并不冲突,一位球迷可以同时喜欢上当地的两支橄榄球队。美国橄榄球联赛1082年创建,它似乎很有吸引力,美国两大电视台ABC和ESPN购买了它的电视转播权。

  

由于是后来者,要想吸引公众注意力,美国橄榄球联盟必须采取一些大胆的措施。为了买来好球员,美国橄榄球联盟球队提高了“工资帽”,不惜花大价钱从北美橄榄球联盟球队撬来高水平球员。

  

在比赛规则上,美国橄榄球联盟也进行了改革,还采取了用电视回放来纠正裁判失误的做法。与略显死板的北美橄榄球联盟不同,美国橄榄球联盟更为开明。在达阵之后,美国橄榄球联盟允许球员在庆祝时更自由、更放松、更有个性。

  

从经济角度上来讲,美国橄榄球联赛的第一个赛季表现差强人意。在一些城市,美国橄榄球联赛的比赛在吸引观众上遇到了困难。为了生存下去,美国橄榄球联盟认为,在纽约和洛杉矶两大地区,球队的老板都需要很强悍。于是,正是在那种背景下,唐纳德·特朗普买下了新泽西将军(New Jersey Generals)。


  意气风发的球队老板特朗普(右)

  

当时,特朗普年仅37岁,但已是百万身家。那时的特朗普就厚颜无耻、为公众所熟知,也善于利用媒体,他的到来立即给美国橄榄球联盟带来巨大的影响。特朗普敢说敢言,许多媒体都开始关注北美橄榄球联盟的竞争者。

  

美国橄榄球联盟其他球队的老板们也欢迎特朗普的到来,他们开始接近特朗普。很快地,特朗普就成为美国橄榄球联盟的政治领袖之一。特朗普做事任性冲动,他开始把自己的意见和日程强加给美国橄榄球联盟。

  

那一次 他也是现行秩序的挑战者

  

环顾整个美国橄榄球联盟,只有一个人可以跟特朗普分庭抗礼。他就是坦帕湾匪徒(Tampa Bay Bandits)队老板约翰·巴西特(John Bassett)。在赛场上,坦帕湾匪徒队很成功,约翰·巴西特是美国橄榄球联盟的顾问和导师之一。他的态度和做法与纽约人特朗普迥异,他着眼于长期规划,他也知道如何做体育大生意。

  

1984年,特朗普在美国橄榄球联盟内部揭竿而起,掀起了一张革命运动。特朗普一派提出建议,要改变美国橄榄球联赛的赛程。之前,美国橄榄球联赛避开了北美橄榄球联赛的锋芒,把比赛安排在北美橄榄球联赛的休赛期举行。特朗普提出的建议很激进,它要让美国橄榄球联赛与北美橄榄球联盟同期举行,让两者来个硬碰硬。

  

特朗普很能说,为了战胜美国橄榄球联盟内部的反对者,他炮制出一句名言:“如果上帝希望橄榄球在春天打的话,他就不会再创造棒球了。”特朗普的意思是,橄榄球不适合在春天打。

  

约翰·巴西特是特朗普最重要的反对者,他那一派坚决不让步。但不幸的是,当时约翰·巴西特的癌症已进入晚期。他不得不卖掉了坦帕湾匪徒队,因而也失去了在美国橄榄球联盟中的话语权。天助特朗普,他失去了一位最有力量的对手。

  

实际上,之所以主张对美国橄榄球联赛的赛程进行更改,并不是因为特朗普相信它有能力与北美橄榄球联赛分庭抗礼。特朗普的如意算盘是,美国橄榄球联赛与北美橄榄球联赛同时举行,那会让北美橄榄球联盟感到不舒服,最终它会不得不吸收美国橄榄球联盟或者与它合并。

  

如果北美橄榄球联盟真“招安”了美国橄榄球联盟,美国橄榄球联盟其他球队都可以被取消或消亡,但作为美国橄榄球联盟最有名气和最有钱的球队,新泽西将军队肯定会保留下来。那样的话,特朗普手中的球队就会大大升值。

  

为了被“招安”而打官司

  

为了加速“招安”进程,特朗普说服美国橄榄球联盟起诉北美橄榄球联盟,指控后者的做法形成了垄断,阻碍了市场的正常竞争。


  打官司期间新闻发布会上的特朗普(左)

  

特朗普提出的一个证据是,在北美橄榄球联盟与电视台签订的转播协议中包含一个条款,禁止与它签约的电视台在同一赛季再转播其他橄榄球联盟的比赛。

  

除此之外,在特朗普的授意之下,美国橄榄球联盟提出的反垄断起诉还指控北美橄榄球联盟禁止美国橄榄球联盟球队使用北美橄榄球联盟球队使用的球场。

  

特朗普及美国橄榄球联盟要求北美橄榄球联盟赔偿它5.67亿美元,再考虑到反垄断法因素之后,这一索赔金额达到了17亿美元。

  

赢了官司 毁了整个联盟

  

最终,美国法院判美国橄榄球联盟获胜,但那是史上最食之无味的体育官司胜仗之一。

  

美国法院认为,为了保持其在橄榄球领域的霸主地位,北美橄榄球联盟采取了带有垄断性质的不合法做法。

  

不过,美国橄榄球联盟打这场官司背后的目的也被看出来了。陪审团认为,美国橄榄球联盟之所以改变它的赛程和市场战略,就是为了强迫北美橄榄球联盟与它合并,这一做法同时也对它自己的球队造成了伤害。

  

陪审团还指出,作为这一做法的领导者,特朗普明知许多美国橄榄球联盟球队会因赛程的改变而破产,但他还是一意孤行,只是为了从中获利。陪审团认为,尽管北美橄榄球联盟贪婪掠夺的策略损害了美国橄榄球联盟,但美国橄榄球联盟球队令人绝望的经济状况主要是它们自己的决策所造成的后果。


  

  

没从兑现的支票

  

因此,美国法院判北美橄榄球联盟输了官司,但只判它赔偿美国橄榄球联盟1美元。根据美国反垄断法的规定,这一赔偿金额增加了三倍,变成3.76美元。但那张3美元的支票从来没有被兑现过,而1986年,美国橄榄球联盟在第一个与北美橄榄球联盟同步的赛季开始前就关门倒闭。

  

美国橄榄球联盟之所以惨败,是因为它放弃了自己的原则和优势,自不量力,要与强大的北美橄榄球联盟叫板。而其中的罪魁祸首,只能是一个人,他就是唐纳德·特朗普。

  

30年可以改变一个人吗?特朗普还会再像当年那样做蠢事吗?


本文转载自小中mp,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特朗普也玩过足球 但他玩毁了一支球队和一个联赛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