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足球“青训教父”五论中国足球

汤姆·拜尔总结了5年来自己对中国足球的认识,以及对中日青少年足球发展状况的对比。

2017-02-12 14:00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李博 李培洋 0 51356



汤姆·拜尔是谁?可能连资深的足球迷,都不一定听说过他。但正是这个人,培养出了香川真司、本田圭佑、宫间绫等世界级巨星,被誉为日本足球的“青训教父”。2012年,他受聘成为中国青少年校园足球技术总顾问,如今在百度上搜索“汤姆·拜尔”,你可以看到大量他进行足球教学的视频。


近日,汤姆·拜尔受邀来到卡尔美·成都仁德足球青训基地,实地指导正在参加2017成都“蜀龙杯”中国青少年精英足球邀请赛的小球员们。“蜀龙杯”于2月4日拉开帷幕,吸引了来自北京国安、上海申花、广州富力等中超俱乐部和国内顶尖足球青训机构的50多支球队,千余名12岁及12岁以下的小球员参与其中。作为赛事发起人,四川足球名宿马明宇说,希望将这项赛事打造成为中国的“土伦杯”。


赛前,成都商报专访了汤姆·拜尔,听他总结了5年来自己对中国足球的认识,以及对中日青少年足球发展状况的对比。


家长·环境论

家长是最好的教练

应让他们了解足球


2012年8月,受聘成为中国青少年校园足球技术总顾问后,汤姆·拜尔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中国14岁以下的小孩数以亿计,为什么踢足球的却那么少?”随着了解的深入,汤姆·拜尔发现,中国家长与日本家长对于体育的认识,有着明显的差别。


“在日本,体育是教育的一部分,两者归同一部门管理。而在中国,体育与教育相互独立,各自有各自的管理部门。”汤姆·拜尔认为,这种相对独立的行政划分,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社会对体育和教育之间关系的认知。


另一方面,则是中国家长与日本家长对于足球的了解有非常大的差别。“日本的高中足球联赛,1917年就开始举办;日本的U12足球联赛,我记得也有70多个年头了。日本这一代成年人,基本都学习过足球。”汤姆·拜尔说,在日本,八、九岁的小孩大多在家长指导下开始学习足球,技术动作已像模像样,而中国则完全不同。


汤姆·拜尔之前接触过一个叫点点的小孩,他的父亲石亮是个球迷,“他们家不大,小区绿化很小。点点在家踢球,不是自己撞到桌角,就是将玻璃杯踢到地上摔碎。”加之石亮没受过专业训练,带着点点也只能是踢着玩儿,没法指导技术动作。慢慢地,夫妻俩对于是否让点点继续踢足球,产生了迷茫。“我就教他们在家的踢法,比如每次给他划定个小区域,多练习传球。告诉点点,足球应该是一个保护球、把球留在脚下的游戏,鼓励他利用脚背、脚底、脚弓等脚的各个部位把球驾驭得更好,而不是把球踢走。”汤姆·拜尔还将自己的教学视频送给石亮,希望他支持点点继续踢球。


“家长才是最好的教练,孩子能否踢球,全在他们的教育。他们都不懂足球,光凭我们说足球能锻炼身体、能缓解压力,是没有用的。”汤姆·拜尔认为青训工作就像马拉松,不是冲刺一下就可以到达终点的,“用10年,甚至是30年,改善这一代家长的认知,培养下一代家长对于足球的理解,让他们认可足球,愿意让孩子去踢球,才能改变中国青少年足球运动员数量稀缺的状况。”


教练·金钱论

“你的工资是多少”

一个问题问得他哑口无言


“有一次,我受邀去中国足协,做基层足球教练培训,讲完知识点进入提问环节。”当时,汤姆·拜尔有点忐忑,担心因不了解中国足球,被问题难住丢了面子。哪知道第一个问题,就问得他哑口无言,“你的工资是多少?”


这样一个问题,让汤姆·拜尔愣在当场。“他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带着这样的疑问,汤姆·拜尔开始了解中国基层足球教练,他发现,大部分基层教练的状况堪忧,有的月收入甚至不足2000元。“有些教练的脾气不好,打骂呵斥、场边抽烟、不注重仪表,给小球员们留下了不良印象,甚至开始厌恶足球。”汤姆·拜尔觉得,在加大对于中超联赛投入的同时,社会应该将更多的关注,放在“草根足球”上。


“国外也有基层足球教练,但更多的是依托于足球志愿者。”汤姆·拜尔介绍,在足球强国,很多人都会踢球,受过系统的训练,经常参加一些小型比赛,“他们有自己的本职工作,但周末会去球场进行执教,不收一分钱。”


这就是汤姆·拜尔眼中环境的力量,足球强国的职业运动员优秀,根本原因是足球底层基数庞大。“他们喜欢足球,踢过足球,知道足球能够带来什么,所以才愿意付出。不是所有学踢足球的人,就要做职业运动员或者教练员,不是为了足球就要放弃学业,这是足球志愿者带给小球员的观念。”


正说着,汤姆·拜尔用手指了指窗外,几个正在做传接球练习的小孩,“你看,作为同样年龄的小孩,他们的基本功就不如日本小孩扎实,这与教练的水平有关。”刚来中国时,汤姆·拜尔就发现,一些基层足球教练常用时间来衡量训练成果,“一练就是4个小时,看到小球员累瘫了,就认为练习是到位了,他们的训练理念、技术都太过时了。”汤姆·拜尔希望,通过他的呼吁,能够吸引更多的人,关注草根足球,为基础足球教练解决一些现实的问题。


球员·区别论

培训就该区别对待

“养狼”才能养出精英


去年,汤姆·拜尔在北京参加一个中小学足球培训项目,一个叫小苏的小孩令他影响深刻。“他很胖,很多动作都做不好,自己站在一边,不和其他小孩说话,整个人都闷闷不乐。”汤姆·拜尔发现,训练中,体育老师只是鼓励他,让他加油,并没有进行特殊的安排。


“对于这种小孩,我觉得应该区别对待。你对他执行正常要求,他会发现自己做不到,不如别的小孩。他会自卑,会厌恶运动。”后来,根据每个小孩的能力,汤姆·拜尔将小苏班上的学生分成几组,每组完成不同要求。经过几次训练,小苏发现自己能达到老师的要求了,终于绽开了笑容。几个月后的家长体验日,小苏的妈妈主动上前感谢汤姆·拜尔,“小苏原来不喜欢动,总觉得自己和其他小朋友不同,也不喜欢学习。现在,他开朗了,爱动了,也不抵触学习了,真的谢谢你。”


汤姆·拜尔认为,很多人对于提高团队水平的方式,有着错误的认知,“他们觉得拼命训练踢得好的人,让他们踢得更好,是提高球队的最好方式,其实不然。”汤姆·拜尔举了个例子,“一群孩子中,只有一个球踢得好,其他都一般,这样好的队员就会认为,自己不需要太努力,都可以很出色。如果11个上场的队员,都是这样想问题,那就没有动力去踢球了。”


汤姆·拜尔的理念是,将踢球一般的队员,锻炼成踢得不错的,然后促进一开始就踢得不错的队员,更努力地去练习,“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理念,减小最差和最好之间的差距,快速提升整体水平,有点类似于‘养狼’理念。”


足协·长远论

中国足球需要“大步前进”

提前小孩接受足球训练的年龄


中国足球需要多久才能赶上日本?这个问题,汤姆·拜尔被问了太多次,他没法做出准确的回答,但每次都会说:“中国足球不需要‘小调整’,而需要‘大步前进’。”比如前段时间,中国足协出台的中超联赛上场球员新规定,汤姆·拜尔就认为,虽然是个好的开始,但力度还不够大。


“比如,日本J联赛要求,每支球队都要从U10开始,建立自己的梯队。53支球队,那是多么庞大的一个数目啊。”汤姆·拜尔谈到,近几年,中超球队花大价钱购买外援,“中超投入巨资买球星,能起到一定带动作用,但我们更应关注,这个国家对发展基层足球的支持和信心。”据汤姆·拜尔介绍,他选择来到中国,更多是情感上的投资,“看着中国足球的改变,我很高兴。这是种鞭策,让我更努力,想办法帮这个国家加速足球发展。”


现年57岁的汤姆·拜尔,拥有28年足球青训经验,他所谓的办法指的是,提前小孩接受足球训练的年龄,“全世界大部分足协和教练都认为,训练的黄金年龄是9岁至12岁,最低也是6岁至9岁。我不这么认为,孩子学习足球技术的最佳年龄其实在2岁至6岁。”


他声称:“抓住这个黄金年龄,是中国足球超越日韩、澳大利亚等亚洲诸强的最佳捷径。解决中国足球的问题核心,不在场地,不在培养教练,而在于幼足理念。用一个有效且可行的计划,在中国的环境里创造出来,执行下去,更早地把更多孩子带到足球运动中来。”


足球·希望论

知名球员做演示

唤醒沉睡的巨龙


采访过程中,汤姆·拜尔提到最多的是“意识”和“环境”,每说到这两个词,他都会情不自禁地用手指指自己的脑袋,或比划一圈。


他认为,只有让家长认识到足球的益处,让环境有利于足球的发展,中国足球才能摆脱现状,“这需要一个过程,太过着急,就会像让只会做加减法的学生,去做微积分一样。青少年的培养过程,更类似于搭积木,只能由小到大,你不可能先搭好屋顶。”


但令汤姆·拜尔没有想到的是,中国足球的发展如此迅速,“2012年,我们想的是,哪个学校能够成为特色学校,哪个学校愿意参与。而在2015年,中国的足球特色学校已经达5000余所。”在这个普及的过程中,汤姆·拜尔也感受到,来自职业足球球员的支持。


一次,汤姆·拜尔受邀,前往北京进行足球培训,他提前做了些锻炼,希望第二天给孩子们做示范时,不要出错。但当他来到球场时,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完全无法想象,邵佳一、马季奇甚至卡努特这样优秀的职业球员来帮助我,为孩子们做技术动作的示范。”


正是这些小事,让汤姆·拜尔更加坚定,“而且,中国还有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优势,就是孩子的数量,随着足球的普及,这个庞大的数字,会加快有天赋球员涌现。”


在汤姆·拜尔看来,中国足球的明天会非常灿烂,这份自信,亦如他接受美国《纽约时报》采访时说的,“我来中国,就是要唤醒沉睡的东方巨人。”


本文转载自成都商报,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日本足球“青训教父”五论中国足球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