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运动正成为关注焦点,后备人才培养是重中之重

国内的冰雪运动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推动下正迈上发展的新台阶:项目开展更全面、地域覆盖更广阔、后备力量培养也在逐步推进中。

2017-01-10 09:20 来源:人民网 记者/季芳、刘硕阳 0 25955


禹唐体育注:

1月的北京,寒意正浓,但是冰球赛场却将再次掀起热潮。征战KHL(大陆冰球联赛)的北京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9日将重返北京,开始连续5个主场的作战,奋力向季后赛的目标迈进。作为国内首支职业冰球俱乐部,北京昆仑鸿星搅活了国内冰球市场的一潭池水,让原本基础薄弱的冰球运动释放出新的发展活力。


事实上,不单是冰球,国内的冰雪运动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推动下正迈上发展的新台阶:项目开展更全面、地域覆盖更广阔、后备力量培养也在逐步推进中。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党委书记任洪国表示,虽然与世界冰雪运动强国相比还有较大差距,但是目前我国冬季项目的开展已初具规模,部分项目具备了较高的竞技水平和国际竞争力。


昔日基础薄弱的冬季项目,开始赢得更多支持和关注


在北京昆仑鸿星俱乐部总裁廖志宇看来,要提升中国冰球的水平,重要的是要让更多人关注并热爱冰球。这个赛季,北京昆仑鸿星加盟KHL,30场主场比赛安排在北京、上海,将世界顶级职业冰球联赛带到了中国观众的家门口。


“我们很高兴地看到现场有各个年龄层的球迷、有客队的球员和球迷,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并参与到冰球运动中,这是提升冰球水平非常重要的一步。”廖志宇说。


日益增长的上座率和人们的观赛热情,正在逐渐改变国内的冰球环境。不过,从竞技层面而言,北京昆仑鸿星更大的目标是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储备并输送高水平冰球运动员,要实现这一目标,俱乐部未来要做的显然还有很多。


按照规划,加入KHL后,北京昆仑鸿星将努力探索冰球发展的新模式:借鉴KHL先进的冰球技术和理念,在国内打造一套冰球发展体系,涵盖俱乐部建设、赛事、训练、青少年培训等多个方面。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俱乐部的发展,其实也在为中国冰球寻找新的成长路径。


事实上,国内像冰球这样基础薄弱的冬季项目不在少数,而筹办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这些项目赢得了更多支持和关注。按照规划,雪上项目存在的空白正在被逐一填补。目前,雪橇、钢架雪车、雪车、自由式滑雪U型场地、单板滑雪大跳台和坡面障碍技巧等6个新项目开展顺利,已经组建国家队并开始了集训工作。很多新项目国家队从创建之初就站在了较高的起点上。比如雪橇国家队就聘请了来自欧洲的外教沃福冈作为首任国家队教练。沃福冈是雪橇运动员出身,退役后在美国做了20多年教练,后又在俄罗斯执教4年,执教经验非常丰富。


对不同项目定制发展规划,后备人才培养成为工作重点


“冰强雪弱”的发展态势,让中国冬季项目的重点主要集中在短道速滑、花样滑冰、速度滑冰、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单板滑雪U型场地和冰壶等几个少数项目上,而对更多的项目而言,抓建设、补短板,任务繁重。


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出台的《备战2022年冬奥会项目布局实施方案》便根据每个项目不同的特点分别制定了发展规划。


“像短道速滑、花样滑冰等重点项目要抓好国家队建设、训练竞赛和各项保障措施。”任洪国说,“对于冬季两项、跳台滑雪等一般项目和新开展项目,要创新管理机制、充分调动社会力量共建国家队,实现科学布局、开放办奥。”


北京昆仑鸿星俱乐部的组建和运营,其实调动的更多是体制外的资源。俱乐部的目标是促进中国冰球的整体提升和发展,但是由于中国球员普遍水平较低的现状,球队目前主要依靠外援的力量参赛。


在KHL比赛中,北京昆仑鸿星目前能获得上场机会的华人面孔仅有袁俊杰、英如镝、夏田翔3人,其中袁俊杰为加拿大华裔,本土球员只有英如镝和夏田翔,并且两人的出场时间都非常短暂。


也正因如此,北京昆仑鸿星更加注重冰球梯队建设以及对后备人才力量的培养。廖志宇介绍,北京昆仑鸿星日前已经与中国冰球协会达成合作协议,由北京昆仑鸿星俱乐部与中国冰球协会共建中国男子冰球U20(20岁以下)和U18(18岁以下)国家队。这两支队伍也将作为北京昆仑鸿星的三线梯队长期组建,由北京昆仑鸿星全面负责队伍的教练选派、训练场地、训练计划,目标就是为中国男子冰球进军2022年北京冬奥会积蓄力量。


任洪国表示,对后备人才的培养计划已经被写入了《冬季奥运项目竞技体育后备人才培养中长期规划》中,相关部门将通过政策扶持、项目布局、人才交流和对口支援等措施,扩大冬季项目发展规模,不断增加冰雪运动竞技体育后备人才的数量和质量。


冰雪项目地域布局得到扩展,各地探索多样化培养方式


筹办冬奥会的过程,推进了冰雪运动的“南展西扩”。目前,开展冬季运动的地区已经从传统的东北三省扩展到北京、河北、新疆、内蒙古、山东和上海等省区市。江苏、河南等省区市也开始积极布局。冬季项目的发展呈现出更广阔的覆盖面和更快速的发展势头。


去年4月组建的河北单板滑雪队目前有29名队员,他们的平均年龄不到15岁,大多数接触滑雪还不到一年时间,“我们的队员尚处于基础训练阶段,现在要做的是打好基础、培养雪感。”河北单板滑雪队主教练潘蕾表示。


但是因为尚属于起步阶段,河北的冬季运动开展像很多地方一样,面临着“塔基”薄弱、选材面窄等一系列问题。为此,河北着力推行冬季运动进社区、进校园,与宣化二中、衡水中学等学校展开合作,建立了后备人才培养基地,希望能为2022年冬奥会储备、输送有潜质的人才。


与传统专业队体制不同,北京市的冬季项目运动员培养则依托于民间,将举国体制优势和社会力量、市场基础有机结合。政府通过购买服务的形式,鼓励社会力量参与,与民间俱乐部、单项运动协会合作,组建了包括花样滑冰、冰球等8个冰雪项目专业队。


负责组建花样滑冰队的世纪星俱乐部董事长范军表示,这样的做法基于一定的现实基础,现在花滑国家队双人滑选手于小雨、王雪涵都是从世纪星俱乐部走出的北京姑娘,“世纪星已向国家队输送了20多名运动员,目前有两对双人滑、一对冰舞选手入选国家队。他们都是从小热爱滑冰,自费来学,展现出一定资质后,俱乐部开始投入培养的。事实证明,这种方式也能培养出尖子选手。”


本文转载自人民网,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冰雪人才何处寻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