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盘点之女足:球员收入增长,贫富加大基数堪忧

时隔八年重返世界杯和奥运会八强,中国女足凭借着自己的努力,重新回到了公众的视野中。而在资本疯狂注资中国足球的时代大背景下,女足也得以分得一杯羹。

2016-12-27 09:20 来源:乐视体育 文/陈清扬 0 47701


权健、国泰君安、华夏幸福、苏宁、北控……当越来越多的资本大鳄把触角伸向女超和女甲,中国的女足运动终于不再是“穷苦”的代名词——至少,有部分俱乐部和球员先“富”起来了。


如果说,年初资本对女超各队的注入,和国家队奇迹般抢到一张里约奥运入场券,算是中国女足在2016年拉开的一个华美篇章,那么年末,日朝等近邻在女足世少赛和世青赛中的抢眼成绩,又不免让人重新陷入了对中国女足的未来的担忧中。


中国的资本究竟在女足的领域砸下了怎样的浪花?有了钱,中国女足的问题都解决了吗?资本入侵女足,是否真的百利无一害?


A面:女足关注度增强 球员收入增长


从2015赛季起,中国女足成年联赛实现了分级,恢复女超联赛,实行主客场制和升降级制,增设了预备队比赛。在联赛得到乐视体育冠名赞助的情况下,女超联赛的关注度也得到了明显增长。2016赛季,女超联赛的电视收视人口达到了2374113人。


根据中国足协的报告,2016赛季,女超、女甲各俱乐部资金投入500万以下的有3支球队,500完至1000万的的有3支球队,1000万至3000万的有8支球队,3000万以上的有2支球队。


而在收入方面,女超和女甲球员平均月收入5000元以下的有4支球队,占总数的25%;5000元至10000元的有9支球队,占总数的56%;10000元以上的有3支球队,占总数的19%。


资本的注入直接提升了女足球员的收入。2014年,一名当时最炙手可热的女足国脚的月薪只有两三千,有日本的女足俱乐部愿意付十倍的薪水将其招致麾下。即便是2015年女足世界杯年,中国女足球员中,薪水最高的国脚也只有40万人民币左右——这还是到韩国留洋后提高的。


而到了2016年,权健在入主大连女足后,引进国脚的年薪均远超这个数额,最高的能达到百万级。尽管这个数额仅相当于国内中超中下游球队替补球员的薪水,但已经是中国女足球员此前想都不敢想的。不少其他大连女足球员,月薪也均超过两万。


收入的提高反映到比赛战绩上,同样简单粗暴。2015赛季,饱受欠薪困扰的大连女足前四轮仅积5分。但权健收购大连女足80%股权后,权健女足在人员没有变动的情况下,后十轮联赛拿到25分,仅以1分之差屈居亚军。而到了2016赛季大手笔引入王飞、李冬娜和王霜三名中国女足国脚,以及加布里埃拉和丹博拉等多名外援后,权健女足更是在赛季初喊出了要拿遍全部冠军的豪言壮语。


即便是素来稳扎稳打的老牌劲旅上海和北京女足,在国泰君安永柏和北控集团分别入主、成立俱乐部后,球员的薪水也翻了倍。而在此之前,不少和马晓旭同龄、甚至更为年轻的北京、上海女足国脚,都因月薪只有4000人民币,继续踢下去也看不到希望,早早选择了挂靴。


B面:贫富差距加大 女足基数仍堪忧


部分女超队伍和国脚相对“富”起来了,但大多数女足球队的生存状况依然非常不理想。


本赛季女超联赛排名垫底的解放军女足,14战皆负,一分未得,净胜球-33个,平均每场比赛净负两球以上。解放军队拥有国家队的主力前腰张睿,以及曾入选过国家队和国青队的林宇苹等一众干将,球队作风顽强——从纸面实力来看,她们无论如何都不像一支一赛季一分未得的球队。


但倘若了解一下解放军女足的背景,就不会对这样的成绩感到吃惊了。在如今女足球员薪水都水涨船高的大背景下,解放军女足的日子依然过得十分紧巴。球员当中是战士的,拿津贴,一月数百;是干部的,拿工资,一月也就几千。


今年全国锦标赛,解放军女足是坐绿皮火车去山东潍坊参赛的。从广州至潍坊,她们坐了两天两夜。解放军女足到潍坊的时间是清晨5点左右,为了节约半天的住宿费,她们硬是坐在大堂,干等了3个多小时。


贫富差距的极端化,反映到赛场上,也形成了一面倒的局势。本赛季女超,基本就是大连权健、上海永柏和长春大众卓越三家投入最多的俱乐部之间的较量;而女甲赛场上,则是河北华夏和浙江莱茵达一骑绝尘。在某种程度上,这也削弱了国内女足比赛的观赏性。


刚获得亚洲足球小姐提名的谭茹殷在本赛季租借至长春女足。但合同到期后,这名在各项世界大赛中大放异彩的绝对球星就要回到广东女足,参加第二级别的比赛。长期参加低水平的联赛,对一名年轻球员状态的影响可想而知。


和国内的男足球员类似,当中国女足的球员在国内赛场上能够拿到足够多的收入后,她们出国去欧美更高水平联赛锻炼的动力也打了折扣。尽管目前阻碍中国女足球员留洋的最大障碍在于,国家队主帅布鲁诺“出国就不招进国家队”的铁腕政策,但薪水问题同样是球员所顾虑的。郝伟时期,大批女足国脚留洋韩国,可以拿到数倍于国内联赛的薪水。但现在,国脚们在国内联赛中所拿的薪水,甚至要高于欧美顶级强队的绝对主力球员。


盲目烧钱在女足赛场同样存在。在外援的选择上,尽管大连和长春各自引进的三名外援中,不乏法比亚娜、拉奎尔这样的绝对实力派,但也有几名巴西外援难堪重用,和身价明显不符。信息的闭塞和引援上的不专业,同样影响着国内女足球队的外援选择。


当烧钱没有达到预期效果,那就继续烧更多的钱。赛季初豪言要拿遍冠军的大连权健女足接连丢掉了足协杯、全国锦标赛和超霸杯的冠军,就连联赛冠军都是最后一轮凭借裁判的一个误判侥幸拿下。对于球队战绩不满的权健集团聘请了法国籍名帅法利德·本斯蒂蒂,也决定下赛季更换球队的全部三名外援。但这种持续烧钱的模式,是否真的有效、能持续多久,都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女足领域也需要警惕资本的过度入侵。自权健入主大连女足后,去年还只有王飞一名国脚的大连女足,最多时一下涌现了多达八名国脚。即便除去本赛季刚加盟、原本就是国家队成员的李冬娜和王霜,权健也依然能稳定有五六名国家队常客。在大连女足受益于最后一轮裁判误判而夺冠后,更有上海女足球员直言“足球是有钱人的游戏”。


而长春大众卓越女足更是效仿恒大,设立了“为国争光”的特殊津贴,给入选国家队、国青队和国少队的队员每月分别补贴5000元、2000元和1000元。虽然长春女足的初衷是为了鼓励球员为国争光、改善球员生活条件,但由俱乐部出面奖励国字号层面的事,依然有越俎代庖之嫌。


收入的提高也没能解决中国的女足球员普遍过早退役的问题。一些参加了去年世界杯和奥运会的中生代女足国脚都有了明年全运会后退役的念头。虽然踢球的收入提高了,但女足球员真正最担心的、退役后的出路问题,依然没能得到解决。


更令人担忧的是中国女足薄弱的人口基数。截止2016年底,在中国足协注册的成年女足运动员只有589人,U18运动员2051人,U16运动员3158人。当未来的出路问题摆到眼前,许多青少年时期不错的好苗子,到了该踢成年队的年龄,都会选择另谋出路。


这一批中国女足国家队,不仅经历过此前三年国家队层面上屡战屡败的磨砺,大多也在青少年时期都参加过世少赛和世青赛。但在今年的女足世青赛和世少赛中,却没有新一代中国女足的身影。朝鲜和日本女足则在这两项赛事中大放异彩:朝鲜女足在一个月内包揽了U17和U20的冠军,而日本女足则分别拿到了亚军和季军。


其实,中国女足的青少年梯队水平并不差。尤其是99-2000年龄段的U17国少女足,曾被中国女足的教父马元安评价为是“近十年最好的一批”。但由于世少赛东道主约旦占据了一个名额,在半决赛中惜败朝鲜的中国女少没能获得世少赛的入场券。这支国少女足以青奥会冠军为班底,12岁就组队,在世界各地打了很多比赛,经常获得以小打大的胜利,甚至战胜过鲁能00年龄段的男足。但缺少了世少赛这个炼金石,这一批队员也失去了最好的成长机会。


对于中国的女足运动而言,金钱能解决很多的问题,但不是全部。


声明:本文转自乐视体育,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文标题:年度盘点之女足:球员收入增长 贫富加大基数堪忧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