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体育基金总裁范南:体育=体验+培育,以经济学思维评估体育资产

“体育=体验+培育”这句话道尽了体育产业投资的精髓。

2016-11-28 15:56 来源:中国证券网 文/聂品 0 56970


“体育=体验+培育”这句话道尽了体育产业投资的精髓。


从小对于体育运动的热爱,加上对金融市场风向的敏锐嗅觉,金融学博士、应用经济学博士后范南毅然选择了转型体育产业投资,投身国内首个由金融机构设立的体育专项产业基金,现任光大体育基金总裁兼首席合伙人、文资光大文化基金总经理、光大泛娱基金总经理、光大资本副总经理。


为人低调的范南曾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多次强调,基金选择投资标的的首要原则是“小而美”,不喜追逐名气颇大但价格虚高的项目。不过,近期市场热度极高的项目如匹克私有化、体育PPP中总能看到光大体育基金的影子,将光大体育基金推上了风口浪尖。


究竟是什么让投资眼光精准又略显神秘的光大体育基金选择高调现身?投资方向和策略又有哪些新的转变?基金评估体育资产的方法有着怎样独特的逻辑?


高调助力匹克私有化


“体育产业投资的终极目标,是投到有足够规模和利润的公司,匹克就是这样一块大蛋糕。”范南认为,国内体育产业最成熟的板块即是体育用品公司,恰逢大型体育产业类公司私有化渐成大势,“庞然大物”匹克从香港的回归,对所有产业投资人而言都是绝佳的机会。


如同很多国际体育资源掌握在耐克和阿迪手中一样,匹克作为国际化程度最好的中国体育用品公司,掌握着世界篮球和网球等多样资源,从体育用品向赛事等多元化发展的想象空间足够大。“从投资人角度看,体育公司的私有化价格和内地A股相比非常有吸引力。”范南如是解释他的投资逻辑。


匹克回归的时机也恰到好处。不仅估值得到一致认可,而且匹克对港股同行业公司回A将起到重要的定价和示范作用。范南透露,目前匹克私有化过程顺利、进度极快,如能按照计划表执行完毕,将会是资本市场的代表性案例。


不过,在此之前,投资“小而美”一直是光大体育基金的座右铭。光大体育基金的三方股东被范南称为“铁三角”——由作为光大证券直投公司的光大资本绝对控股,与中国奥委会控股的华体集团和作为LP募集的利得财富在资金募集、项目筛选和基金运作方面进行互补。


基金的投资对应国家体育总局11个产业分类各有代表项目。范南表示,去年创建的基金首期已投完,主要集中在健康管理、健身培训、电子竞技、体育赛事、体育用品、体育器械、体育新材料、体育建设、智能装备与互联网、体育表演和户外运动行业。他还透露,目前基金平均已浮盈2-3倍,所有项目都在进行证券化准备。


投资风格由“点”转“面”


在完成11个基础大项的投资后,范南的投资风格也有了新的变化,似乎在专挑“难题”下手。从今年中段开始,光大体育基金的触角从股权投资的单个“点”,转向多基金共同发展的整个“面”。“首先,在体育地产业务的基础上发起体育PPP基金,目标针对体育基础设施和场馆;其次,在体育旅游等方面与多家上市公司确立了并购基金;第三,在已投资项目行业整合的基础上开始做国际并购。”范南坦言,转变为多角度发展的初衷是为了投资人,需要从各角度借力以保证投资安全性。


10月底,光大体育基金与浙江昆仑控股集团共同发起设立国内体育产业首支PPP专项基金,首期规模100亿元,一时引爆整个体育圈的热议。“都说体育PPP业务难做,我认为主要难点在于第二个‘P’的体育社会运营方是否真正有能力把原属于公益性的体育基础设施管理成为有足够现金流的商业资产。”范南坦言,目前国内体育PPP中的第一个P需求旺盛,配套第二个P的资金也比较充足,但体育PPP业务难做是因为合适的社会运营方稀缺。体育场馆的运营要求较高,不仅需要体育运营,还需要文化演艺运营,能否卖出和巩固冠名权更看运营方长期的内功和管理。范南在分享经验时说到,适度用商业地产角度考虑体育PPP,寻找有组合型的社会运营方,才是体育PPP的出路所在。


谈及并购业务,范南认为难点在于该资产到底能不能真正“装入”上市公司。据范南所知,目前已有不少投资案例的情况并不乐观,首当其冲就是价格问题。体育公司的一级市场价格几乎都超过了20倍PE,价格倒挂严重,如果是以现金收购,体育公司大股东若套现走人则对上市公司来说极为不利。其次是业绩持续性的风险,尤其是赛事服务类公司的年收入仅依靠1-2单生意,常有青黄不接的情况。其它如地域特点、同业竞争、监管政策等也是痛点。“目前我们倾向于关联行业并购、控制价格、控制资产类型等的操作想法。”范南还透露,光大体育基金将探索新的领域,联手业内知名大佬进行国际并购。


经济学思维评估体育资产


目前我国资本市场上的体育公司如雨后春笋,且投资价格普遍较高。然而,体育公司的估值到底如何评判?范南给出了自己的独到见解。


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原因,范南选择了以他的老本行经济学来描述:“经济学上最基础的理论表明,商品价格不仅由供求关系决定,流动性也将直接产生溢价。而流动性加强的很重要的因子,即是‘被关注’。”换句话说,不少业内知名的体育公司尽管还未上市,但其受关注程度远大于很多上市公司,那么体育公司的一级价格高于行业公司平均的二级市场价格也不无道理。


“目前体育公司PE确实偏高,但关键问题不是P太高,而是E太少。”相对于中国文化行业和国际体育公司,拥有巨大市场的中国体育公司为什么不值几个亿?范南以其它文化子行业对比分析:在我国证券上市的额度制时期,代表地方政府的旅游公司上市较多,2015年的前十大上市旅游公司的平均收入为58.5亿,平均净利润4.1亿。审批制之下轮到出版行业进入上市潮,2015年的前十大出版上市公司平均收入72.9亿,平均净利润7.7亿。随着近年来电影电视行业公司的踊跃上市,2015年的前十大公司平均收入是23.8亿,平均净利润是5.2亿。而目前已上市的体育公司远远达不到上述数字,一级市场上超过3000万净利润的体育公司仍然较少,也导致了体育公司PE偏高。


其次,市场上目前对于体育投资的概念极为多元,估值体系更加多元。范南发现,从事不同体育行业的人,对体育投资的角度也不一样,不同的说法导致了体育公司估值体系的“关公战秦琼”。他坦言,“政府单位和体育局的投资是有公益和财政色彩的;互联网和房地产大佬公司更多的是指向引流效因;赛事活动中各品牌对体育投资的描述是指赞助;媒体和文化等相关公司做的则是业务合作;另外还有为加强政企关系的体育投资等等。而我们的体育投资则是如何帮助企业证券化。”


对于基金所投项目,范南都亲力亲为深入研究,“不懂的不碰”成为范南的口头禅。综合长期积累的实践经验,范南预见三类体育公司将占得先机。“首先,是有明确主业并和体育结合度高的大型综合性公司。其次,擅长并购和整合子行业、并能熟练使用金融杠杆的传统体育公司。最后,拥有较高体育体验门槛的公司。”范南同时建议,体育行业发展空间极大,机遇与风险并存,脚踏实地“钻”下去才是正道。


声明:本文转自中国证券网,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文标题:光大体育基金总裁论道体育产业投资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