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青训教父:培养出杰拉德们让我自豪,香克利在天有灵会满意的

史蒂夫-海夫威,利物浦的传奇左边锋、传奇名帅比尔-香克利的“门徒”、利物浦柯克比青训营的奠基者,这位老人曾一度觉得自己与这家俱乐部已经没啥关系了。

2016-11-23 14:00 来源:肆客足球App 0 32404



本文翻译自《每日电讯报》,Chris Bascombe系来自默西塞德的足球名记,曾为《利物浦回声报》工作过,也是卡拉格自传的作者。


译注:史蒂夫-海夫威(Steve Heighway)年轻时曾在利物浦俱乐部效力过11年,这位爱尔兰国脚经历过利物浦俱乐部在上世纪70年代的那段全盛时期,随同球队2次称雄于欧洲冠军杯,并4次举起了英格兰顶级联赛的冠军奖杯。退役后,海夫威开始帮助利物浦俱乐部筹建青训营,培养出了杰拉德、卡拉格、欧文、福勒等球星。


回归


史蒂夫-海夫威,利物浦的传奇左边锋、传奇名帅比尔-香克利的“门徒”、利物浦柯克比青训营的奠基者,这位老人曾一度觉得自己与这家俱乐部已经没啥关系了。


红军青训教父:培养出杰拉德们让我自豪,香克利在天有灵会满意的

利物浦传奇球星、青训教父史蒂夫-海夫威


海夫威曾以球员、教练、青训主管的身份为利物浦俱乐部服役了40多年,2007年他决定卸下一切职务前往佛罗里达养老。但在地球的另一端,耐不住寂寞的老先生又组建了一支名为“克利尔沃特突击”的俱乐部,主要负责教当地的孩子学踢足球。


他留给利物浦俱乐部的“遗产”,被继任者们以各种方式继承了下来——但大部分人的做法,都偏离了海夫威的初衷。一直到两年前,海夫威突然接到了由利物浦现任青训主管阿莱克斯-英格尔索普打来的电话。


英格尔索普希望邀请海夫威重新出山,让他再用自己毕生精力再帮助利物浦培养一批青年才俊,就像他昔日的学生杰拉德、卡拉格、欧文、福勒、麦克马纳曼那样……


红军青训教父:培养出杰拉德们让我自豪,香克利在天有灵会满意的

福勒与麦克马纳曼都是利物浦的名将,但很少有人认识他们的恩师海夫威


他与英格尔索普谈了许多。当年导致海夫威离开俱乐部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在美国商人希克斯与吉列共同掌权时,俱乐部内部曾产生了激烈的内耗,这也令海夫威彻底寒了心。


两人相约在姆比高尔夫俱乐部进行面谈,这里距离柯克比青训营仅有很近的一段车程。


“当时,我压根就不认识阿莱克斯,”海夫威回忆道,“但通过第一次见面,他就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希望了解我是如何看待利物浦俱乐部的价值、道德和标准的。尽管有些东西只存在于理想之中,但他还是希望能将长久以来存在于这家俱乐部内部的一些最基础的东西,给重新找回来。”


“后来,他邀请我来帮忙指导一些12、13岁的小孩。即便没有薪水,我也愿意来——能与年轻人一起工作,这本身就是一件乐事。我仿佛又经历了一次童年。”


从上赛季开始,英格尔索普给海夫威安排了一项正式工作——负责指导俱乐部各个梯队的教练和球员。海夫威因此又成为了利物浦俱乐部的全职员工,又要从俱乐部那里获得薪水了。“这次重新回归,我究竟应该如何行事?为此我想了许久。这个青训营曾是我设计建立的,但现在阿莱克斯是俱乐部的青训主管。他才是老大!”即将迎来自己69岁生日的海夫威告诉记者。


“我对那里是很有感情的。(重返利物浦)对我的家人也有很大的意义,他们都激动不已。”


海夫威归来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安菲尔德的老英雄回家了”,更象征着俱乐部传统的陆续回归。


红军青训教父:培养出杰拉德们让我自豪,香克利在天有灵会满意的

负责俱乐部青训工作的英格尔索普,在与克洛普进行交流


海夫威上一次离开俱乐部时,青训主管与一线队的主教练几乎从不说话,更别说共同讨论培养年轻球员的心得了。2004年的时候,利物浦决定要模仿阿森纳的“法布雷加斯模式”,准备从海外挖掘一批即将度过青春期的青少年球员。这种做法,让柯克比青训营感到绝望——土生土长的利物浦本地少年,都认定自家俱乐部已经彻底封死了他们发展的前路。这一现象,似乎又将我们引入到了一个哲学观点的讨论循环之内:英格兰年轻球员缺少的究竟是天赋?还是机会?


“我从来不愿让自己卷入这旷日持久的思想论战之内。看到俱乐部的青训已经走上了另一条路,我知道‘是时候要离开了,’”海夫威告诉记者。


“当时,贝尼特斯在一线队的梅尔伍德基地组建了一个‘小青训营’。在这儿(柯克比青训营)的孩子们,连被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了。我们与贝尼特斯之间没有发生过冲突,只是从不交流。”


“作为一名主教练,他必须要确保一切都要听他自己的。如果主教练有一种想法,其他人想的却是另一回事,为什么董事会不支持自家主教练呢?(进行抗争)这没有意义。”


“我可不是含恨离开的。我需要先休息一段时间。我太累了。经营这座青训营,实在太辛苦了。”


“从1989年开始,利物浦的青训部门就搬出了梅尔伍德,一群教练因此来到了这个地方。1999年当柯克比落成后,我成为了这里的负责人。但我并没有接受过管理培训,一切都只能慢慢摸索。就这样一直干到了2007年,我确实需要停下来休息一段时间了。”


红军青训教父:培养出杰拉德们让我自豪,香克利在天有灵会满意的

海夫威年轻时代表利物浦踢球的英姿


“育儿”心得


海夫威的回归,并非是笼络球迷感情的作秀行为。英格尔索普认可的是他这个人:一位富有经验、具有智慧的长者,一个能将现代利物浦与过去辉煌时代对接的理想人选。更重要的一点,他是一个好人!


接受自己的新职务前,海夫威也曾犹豫过。但没过几分钟,他就想通了——他相信教育利物浦的下一代球员,其实不是他的工作,而是他的义务。


他是一个愤世嫉俗的理想主义者,也是俱乐部青训系统的忠实捍卫者——虽然他并不喜欢“青训学院(academy)”这个词。


“鼓弄出‘学院’这个词的家伙,绝对是个傻瓜。应该叫青训中心才对。”


无论应该叫什么,这些机构反正每隔两年——英格兰在重大赛事遭遇失败之际,都会被外界齐声声讨一遍。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英格兰队一输球,就会将罪责扣在青训的头上。因为英格兰队99%的成员都出自这一系统,”海夫威说道,“我们不需要批评,只需要他们能带来不同的思路。你总得让这些孩子有踢球的地方吧,除了学校、星期日联赛(英国级别较低的业余联赛)球队然后就是这里……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多,这是一定的。比如说,为什么不用最好的设施、最优秀的教练来为他们提供更好的环境呢?”


“我听过有人说,要严明纪律、让球员变得更强硬。说青训系统培养出来的球员都偏软?我肯定不会同意这种说法。只要有孩子跨进这道门,我们就会让他遵守纪律、努力工作、保持正确的态度。这些孩子们应该得到何种对待,我一直都有自己的原则。如果他们违纪了,我肯定是毫不手软的。”


“这群孩子们,憧憬着一种富裕却又艰难的生活。等到他们过了34岁,他们还得要为重新融入这个世界而努力。”


“严格教育的火候是需要好好把握的,而且必须要提早开始。你不能在他们10岁、11岁时啥也不管,而等到13岁时,就突然要给他们定规矩。各个年龄段都应该有它的底线。你不能制造一个绝对宽松的环境。我始终都是一个严格的人。我希望这里能充满尊重。”


“我总结的箴言是:参与、面对、挑战、激励。在我重新回来之后,我发现这里已经养成了无论做什么都必须先握手的习惯,一天下来要握手好几百次。训练开始前,相互握一遍;训练结束后,还得再来一遍。我问道‘搞这么多握手形式,究竟是为了什么?’”


“每天当我第一次见到某人时,我会握手问好;每天最后一次见,我也会跟他握手道别。但其余时间?对我来说,搞这种握手的形式就是为了逃避交流。我只会鼓励大家有话直说。”


“我痛恨‘老式学校’这个词,因为过去的许多经验放在现在也依然适用。即便这个社会再匆忙,你也不能把孩子与洗澡水一起给倒出去吧?你不能否定一切。并不是上世纪60、70、80年代的所有东西,都变成了废物。”


工资帽


因为坚守着一些“天真的理念”,利物浦才会决定:给签订职业合同第一年的自家年轻人,设定一个4万英镑/年的“工资帽”。这种做法虽然得到了好评,但海夫威却不相信其他俱乐部也会效仿这种做法。


“只要能帮助这些年轻人保持脚踏实地的态度,任何做法都是值得尝试的。限制收入就是一种尝试,”海夫威表示。


“如果这种做法能在足坛中广泛得到推广,这自然会很棒,但你是不会看到这种现象的。在未来,只会有人从中获利。他们会告诉年轻球员‘别去利物浦,在那儿你一年只能赚到4万英镑,我们能给你10万’。”


“目前足球面临的问题是:没有一个真正为这项运动着想的权力机构。现在这些机构看中的全是利益,它们参与进来的主要动力就是为了赚钱。我感受到了危险。如果真能有一个负责制定游戏规则的监管机构,并与这项运动不存在太多的利益牵连,情况就会截然不同了。足球圈内有许多事情都需要保持一致,比如说控制球员的年薪、限制他们进入职业圈的年龄。”


“足球圈需要改变的事情,可不只有一两件而已。当一个孩子的职业生涯刚开始时,就给他套上一个‘工资帽’则是绝对正确的选择。无论从事任何职业,在你成功之前,你都需要不断获得奖励。而在足球圈里却根本没有这样的阶梯,相反,只有让你迅速堕落的诱惑。你获得的奖励太快、也太简单了。而我们却要帮助这些年轻人为退役后的生活做点准备,这是我们的责任。”


“虽然利物浦已经做出了表率,但其他一些俱乐部却是‘野心家’。(招募年轻球员时)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诉他‘利物浦需要你,你应该来利物浦’,我们的资本就是俱乐部的声望、实力和身份。但如果有人想要的是其他什么东西,那就由他去了……我们愿意让自己变得更有吸引力,但只有那些真正属于这里的人才有可能踢出来。我们希望球员的父母们能够理解俱乐部的用意,别让他们的孩子去其他什么地方。”


恩师


在青年梯队工作了多年,海夫威相信自己是在为俱乐部培养人才,而不单单是职业球员……


他告诉记者:“看到从这里走出的球员们,取得了那么高的成就,我当然会深感自豪。但更令我骄傲的是:我能见到作为电视嘉宾的卡拉格在镜头前侃侃而谈;杰拉德和欧文他们,只要有时间就会过来看看;我们还会经常与麦克马纳曼、福勒一起共进午餐。他们一直都属于这里。”


“当我第一次见到卡拉格、欧文和杰拉德时,我就喜欢上了身为球员的他们。但换成其他身份,他们也都很特别。如果与他们共处一室,他们也都是最为显眼的那群人。其他一些人,虽然知名度赶不上他们,但也是同一类型的,包括:沃诺克、大卫-汤普森、斯皮林,还有在低级别联赛踢过球的史蒂芬-达比。”


“我的工作就是帮助年轻人。我对他们向来严厉——有时候,严厉得有些让人难以接受。我可能会故意找他们的碴,但没有人会顶撞我。我的工作是奏效的,这就是我的风格,令我感到自豪。”


“并不是每件事都能通过技术评估来搞定。明白你是谁、你是干什么的,可能要比你能做什么更重要。”


“一名职业球员是如何成就的?在一群技术更优秀的球员之中,他们为何能能脱颖而出?为什么特里能行,而与他同期的那批球员却不行?”


“你是无法把这种事情量化出来的。通过科学或者数据来研究,也行不通。考察一名球员的天赋,你需要关注他们的身体、心理和个性。如果在这些方面不行,你就不行。我不理解现在这批教练的工作方式,每个人都在搜集录像带或书面报告。足球可不是纸面上的东西。”


最近,利物浦青训营有可能会面临改变。一线队主帅克洛普已经确认,他计划要将俱乐部的青年梯队与一线队重新集结于一个基地里。那个地方可能是现在的柯克比,也可能是考察中的其他什么地方。


早在1999年,海夫威就曾向俱乐部提出过这种建议。“在讨论选址的问题时,我曾亲口问过董事会成员你们确定要把他们分开吗?、确定一线队真的不来柯克比吗?”海夫威对记者说道。


“这件事当时就能搞定,但答案却是NO。我们在这边,现在还留着两英亩的土地可以利用。倘若俱乐部决定不换地方,这可以成为一大优势。球队聚集到了一起,你就可以直接步行来看小伙子们的表现了,而不是提前预约……”


一个挥之不去的问号,始终萦绕在我们的脑子里。那就是:经历了上世纪90年代的那拨人后,为什么没有其他新人能接班杰拉德?为什么那些青训球员都无法在一线队立足了?


“现在的环境变得更困难了。球员的市场,其实已经紧缩了,”海夫威解释道。


“90年代的那阵,是几百名年轻球员来为几百个顶级联赛一线队的位置而竞争。而现在,则变成了世界范围内、数以千万计的年轻人一起为这些位置来竞争。你必须要特别优秀才有可能获得一次机会,因此属于英格兰球员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这就是主要原因之一。其实,有些球员直至他们走出球员通道,你都说不准他是不是足够优秀。现在,他们连走出通道的机会都没有了。无论通过何种途径,成才的几率都在降低,因为大环境已经变得更困难了。有些人讨论要设定‘配额’,但这根本行不通。你要如何干扰俱乐部的用人决定?谁会拥有这种权利?”


“眼下,你无法做出任何改变。谁知道怎么弄?你所能做的就是根据你的想法、根据俱乐部的要求,将一位你认为足够优秀的17岁小将引荐给克洛普。至于克洛普如何来做,这就是主教练的事儿了,他必须要根据全局来做出最佳选择。”


克洛普与红军


稍微令人欣慰的是,克洛普本人倒是有栽培利物浦本土球员的强烈愿望——其中的一个例证就是:德国人在上周与两位青训队走出来的新人亚历山大-阿尔诺德、伍德伯恩都签订了新合同。当下的利物浦俱乐部里,克洛普就是绝对的当红人物。


红军青训教父:培养出杰拉德们让我自豪,香克利在天有灵会满意的

一代名帅香克利,曾亲自动手给海夫威进行放松按摩


海夫威最后点评道:“当代足球与香克利时代的足球相比,确实没有太大的联系了。但这并不意味着,过去的人物就不能在这家俱乐部中留下自己的印迹。”


“利物浦俱乐部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不过,我对于俱乐部目前的发展、我们一线队目前的表现,是欣赏的。如果香帅还活着,我相信他也会表示欣赏。”


“他(香克利)重视品德、重视工作效率、重视一线队的踢球风格,他会满意现在的情况的,也会满意我们这种青训模式。他应该会喜欢,非常喜欢。”


声明:本文转自肆客足球App,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文标题:红军青训教父:培养出杰拉德们让我自豪,香克利在天有灵会满意的

声明:配图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禹唐体育原创文章未经同意不得转载,转载/合作请加禹唐微信小助手,微信号:yutangxzs

帮找
项目

禹唐体育公众账号